www.dafa888bet

第三十三章 砍手党覆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在此人的手掌就要碰触到金属管尾部的一瞬间,段二炮忽然侧转了身子,这样就从瞄准后心变成了臂膀,杀手动作转换的极快,迅速匿了管子,装作没事人一样溜达开去。(Www.suimeng.Com)

    迪吧里喧嚣无比,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钢管舞女,没人留意他的动作。

    段二炮喝的有些多,迪吧里的芝华士兑红茶喝的膀胱涨得难受,需要去厕所放水,他带着四个形影不离的血卫前往洗手间,刚走到门口,从厕所里钻出来一个一手拿烟,一手打电话的小子,正撞上段二炮。

    “我草你妈的,瞎了!”段二炮勃然大怒。

    撞他的小伙子十七八岁,身板瘦的跟搓板一样,虽然也刺龙画虎,但气场明显较弱,他立刻服软:“大哥,不好意思。”并且掏出烟来敬上。

    段二炮一巴掌打飞他的烟,对血卫们说:“处理一下。”

    小伙子可怜巴巴的说:“大哥,我错了还不行么,我打电话没注意。”

    厕所里又出来三四个人,和小伙子是一起来的,都是二十岁上下的毛孩子,见状上前推搡,血卫们也不含糊,当即从包里把双筒猎枪拽出来了,顶着对方的脑袋说:“妈了个逼的,知道我们是谁么,血魂堂的人也敢惹!”

    小伙子们立刻吓尿,段二炮的血魂堂横空出世,极其霸道,专砍人手,绝非他们这种小痞子可以抗衡的。

    “妈的,都跪下!”血卫们喝道。

    小伙子们乖乖跪下,赔礼道歉:“大哥,对不起。”

    “自己囫脸,不许停!”

    厕所里,段二炮站在尿池子前,惬意的掏出老二放水,听着外面囫脸的啪啪声,心里充满了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霸气与唏嘘,没有敌手的人是寂寞的。

    血卫们是背对着洗手间的,而这个下跪的小子却是面对着厕所,他们一边扇着自己的脸,一边眼睁睁看着厕所大号隔间里出来一个人,手拿金属管朝着段二炮的后心拍了一下,管口喷出一股火焰,然后段二炮就栽进了尿池子。

    厕所里的声音惊动了血卫们,回头一看,大哥躺尿池子里了,一个精瘦的中等身材男子一跃就从洗手间窗户翻出去了。

    “抓住他!”血卫们一拥而上,从窗户探头出去,外面空调外机,各种排水管,电线,那男子竟然如履平地,蹭蹭几下就落了地,跨上一辆电动车不慌不忙走了。(wwW.sUiMeNG.Com)

    血卫们虽然能打能杀,但是不擅长轻功,只能隔空大喊:“有种别走!”

    “给我追!”身后传来段二炮的声音,他已经从尿池子里爬起来了,踉踉跄跄像喝醉了酒,伸手艰难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一手的鲜血,“妈的,中招了。”说着向外面走去,挤开迪吧里拥挤的人群出去了,血卫们赶紧跟上,只留下跪在地上的几个毛头小子面面相觑,今天他们算是开眼了。

    段二炮跌跌撞撞穿过人群走出迪吧大门,进电梯的时候还清醒,到了楼下停车场就走不动了,小弟们七手八脚将他架上车,风驰电掣开向最近的医院,五分钟就到,把伤员架进进诊室,小弟们亮出双筒猎枪和大砍刀,学着电影里英雄的作派直接顶着医生的脑壳说:“救活我大哥,不然爆了你的头!”

    护士吓得尖叫,医生默默无语,开始救治,小弟们就等在手术室门口,只要医生胆敢说什么已经尽力,立马劈死他不带商量的。

    十分钟不到,接到报警的巡特警赶到医院,黑头套、冲锋枪、防弹钢盾牌,立刻将血魂堂的小弟们拿下。

    四小时后,段二炮才推出手术室,这颗简易击发装置射出的51式子弹经过改装,弹头挫开露出铅心,变成一颗杀伤力极大的达姆弹,段二炮的内脏被打得乱七八糟,好在送医及时,侥幸没死,但大量失血依然命悬一线。

    段二炮进入重症监护室,外面站了两名特警,他涉嫌数起故意伤害案,已经被巡特警支队控制起来了。

    这案子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巡特警支队长石国平本来在家睡觉的,接到报告后赶到一线亲自指挥,调集两个中队的特警,根据“血卫”的供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打掉“血魂堂”在郊区的总部,抓获犯罪嫌疑人二十五名,缴获管制刀具三十把,猎枪一把,火铳两支,雷管炸药若干。

    段二炮是詹子羽的人,这在近江警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有这样的大靠山,派出所根本没法对段二炮立案调查,因为詹树森正在进行全市派出所长的竞争上岗,业务比武,名义上是提拔年富力强的新人,实际上就是洗牌,安插自己的铁杆,谁能巴结上詹家父子,谁就能上位,反之就滚蛋,但这一波风潮还没到达支队长级别,所以石国平暂时还有喘息之机。

    按说巡特警支队是不参与刑事案件侦破的,但也有一定的执法权,这回最先接警的是巡特警,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案子办下去,石国平很想借着这次机会扳倒詹树森,他脑筋一转,打电话给各路媒体,不经过市局宣传部门,直接发布消息,打掉了臭名昭著的“砍手党”。

    直到第二天早上,詹子羽才听说段二炮出事,被杀手打了一枪差点挂掉,现在已经被巡特警支队控制起来,血魂堂也土崩瓦解,气的他大骂段二炮不成器,又大骂石国平不讲究。

    不管怎么说,段二炮这枚棋子算是废了,但并不影响大局,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把龙开江留下的“金矿”挖空。

    ……

    段二炮被打成重伤的消息迅速传开,道上重量级的人物全都没当回事,这厮太狂了,肯定有人要收他,可惜的是一枪居然没干死他。

    消息传到江北,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卓二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轻轻松松就把段二炮给料理了,同时也给大家上了深刻的一课,江湖已经不是当年的江湖了,大佬们换了新玩法,直接找杀手解决问题。

    另一种解释是,段二炮先坏了规矩,怨不得他人下狠手,江湖自有游戏规则,违反规则的是必定被淘汰,这是自然规律。

    王星托人打听了一下情况,偷车的案子还是有挽回余地的,但老躲在江北可不行,必须回去把这事儿处理掉。

    于是他将妻儿安顿在江北,自己和刘汉东驱车返回近江,没敢回家,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然后联系了一些政法口的朋友商量,律师分析了情况说这根本不算盗窃,因为龙开江欠了一屁股债已经跑路,宾利车是遗弃在机场的,作为债权人的授权代理人,王星有权利取回债务人的财产,当然法律问题是很复杂的,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

    还是老朋友万旭东看的透彻,他说:“潜规则办事,明规则办人,现在是有人想借题发挥办你们,把这事儿处理好,官司的事儿就好弄了。”

    王星纳闷:“我没惹到不该惹的人啊。”

    万旭东说:“你是没惹,可你的搭档惹了,刘汉东在防暴大队的时候,打死李随风价值五百万的两头獒王,又抄了人家的场子,把人家儿子送进戒毒所,你觉得这事儿难道就算了?人家小账本上记得清清楚楚哩。”

    王星说:“这么说没我什么事了。”

    “你是被刘汉东牵连了,我早提醒你,别和他掺乎到一起,这小子就是个惹祸精……你想脱身也简单,作证把刘汉东的罪名坐实了,你就没事了。”

    “这事儿我干不来。”王星立刻摇头,从刘汉东单枪匹马营救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这个惹祸精是自己一生一世的兄弟了。

    “那就算了,你自己想办法吧。”万旭东悻悻走了。

    ……

    刘汉东暂时栖身在阚万林租住的房子内,他不敢回汽修厂,怕警察在那儿蹲坑守着自己。

    他也在考虑如何摆脱盗窃罪名,打了个电话给白娜请她想办法,白娜说我一直在跟踪调查龙开江非法集资的案子,听说你帮一些人讨回了欠款,正想采访你呢,约个时间吧。

    于是刘汉东就约她晚上见面,刚打完电话手机又响了,竟然是马国庆打来的:“小刘听说你回来了,你到我家来一趟,有话和你说。”

    马国庆说完就挂了,语气不是很和善,刘汉东立刻给马凌打电话问怎么回事,马凌也不明就里,说既然我爸找你那你就过去呗,老老实实听他骂,千万别顶嘴。

    于是刘汉东就去了黄花小区,刚走到楼下,从单元门里出来几个陌生面孔,穿便衣,挎着包,别人兴许察觉不到那种警察味道,但刘汉东可是当过警察的,立刻察觉不妙,回头便走。

    车棚里又走出来三个人,也是同样打扮,将刘汉东围住,亮出证件说我们是机场分局的,识相点别反抗,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刘汉东看看楼上马家的窗户,知道被准丈人给卖了,六个便衣把自己围住,真想跑估计也没多大问题,但跑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没有选择逃跑,乖乖跟着机场分局的便衣走了,上了一辆民用牌照的轿车使出小区。

    五楼上,马国庆望着汽车远去,心情非常复杂,他是不愿意诱捕刘汉东的,但身为一名老公安,一名党员,他没有其他选择。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