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章 这是我丈母娘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凌见状立刻明白了,老妈这回血本无归,她也没办法,只能等父亲回来再说。(随梦小说网www.suimeng.com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过了一会儿,马国庆下班了,进门就说:“玉兰,上次让你把放出去的钱收一收,你收了多少了?”

    没人应声,桌上饭菜齐备,马国庆犯了迷糊,推开卧室门,没人,再推开女儿房门,就见娘俩正相对垂泪。

    “玉兰,凌儿,怎么了?”马国庆道。

    “老马,钱没了。”王玉兰哭道。

    马国庆一跺脚:“早让你撤回来,你就是不听我的!后悔了吧。”

    王玉兰大怒:“我怎么知道这么严重,你早怎么不提醒我!亏你还是干公安的,一点警惕姓都没有,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起早贪黑,买菜做饭,还得护送女儿下班,你这个男人问过家里一点事么,我为啥投资?家里住房条件这么差,人家老张老李都换了大房子了,就你没本事,住个七八十平方的破屋……”

    一阵连珠炮般的责问,让马国庆无言以对,老婆历来就是这么不讲理,他早已习惯,再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把损失减到最小。

    马国庆是警察,比起那些没权没势的退休人员来强了不少,他饭也顾不上吃了,拉着老婆女儿去了派出所,上内网查到了钱眉和吕建贤的家庭住址,打车直接奔过去要说法。

    先到了钱眉的家,楼下已经有不少人聚集,一打听才知道都是小钱的亲戚朋友,钱眉忽悠他们买了几百万的理财产品,现在正堵着门讨债哩。

    马国庆带着王玉兰往前挤,发现楼道里也全是人,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家里更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钱眉的父母愁眉苦脸,不停的赔礼道歉说小话,欠债的亲戚们横眉冷目,非要钱眉出来说话。

    “孩子吓着了,她才二十多岁不懂事,没经过这个啊。”钱父陪着小心道。

    “忽悠我们的时候可挺懂事的,让她出来!”亲戚们吵嚷着,看架势不出来就要打人了。

    马国庆亮出警官证,四下晃了晃,群众们果然静下来。

    “让小钱出来把话说清楚,大家也不会为难她的。”马国庆道。

    钱父无奈,去敲女儿房门,敲了一阵子没人应声,有人嘀咕:“不会跑了吧?”

    “明明在屋里的。(wWw。SUiMenG。com)”钱父有些担心,加大拍门的力度,依然没反应,转动门把手,是反锁的。

    钱母翻箱倒柜找出钥匙开了门,只见钱眉躺在床上,两眼紧闭一动不动,桌子上倒翻着安眠药瓶子,还有一份遗书。

    “快救人!”马国庆喊道,拿出手机拨打120,钱父将女儿抱到楼下,送上急救车送医院洗胃去了。

    救护车警笛声渐渐远去,讨债人群也都散了。

    “钱眉,钱眉,这回钱站的没了。”王玉兰喃喃道,精神有些恍惚。

    马国庆再带着妻女赶去吕建贤家,但身份证地址并不是吕建贤的居住地,这里只有他的父母,同样也面对大批讨债人群。

    “我儿子不住这里,他很久没回家了。”吕父向大家解释着。

    “打电话让他回来,不然我们就不走了。”大家七嘴八舌,怒容满面,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得知,最少的都损失了七八十万,王玉兰那二十万根本不算事儿。

    马国庆见状拉着妻女退了出来,这种情况下就算吕建贤出面也解决不了问题。

    “等明天去经侦支队报案吧,走法律程序。”马国庆安慰妻子道。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马国庆和同事倒了班,带着王玉兰去市局经侦支队找熟人,他公安学校的老同学现在是经侦支队的副支队长,说话比较管用。

    “老马,今天光这个案子就接待十几批人了,暂时还不能立案,因为汉威公司并不涉嫌欺诈,我建议你们去法院起诉,强制执行,这样还靠谱点。”副支队长推心置腹一番话,马国庆深以为然,道了谢,奔着法院就去了。

    法院门口同样人满为患,都是来起诉汉威公司的债主,法院工作人员应接不暇,劝大家先回去,整理资料聘请律师,一步步按照正常程序来。

    没辙,马国庆两口子只好先回去收集证据,正好所里出点事让马国庆过去处理,王玉兰一个人在家里整理材料,她心里堵得难受,中午饭也没吃,整理了合同正打算去小区门口复印,忽然楼下上来一群人,看了看门牌号码说就是这里了。

    “你们找谁?”王玉兰莫名其妙。

    “你是房主?”来人问道。

    “是啊,怎么了?”

    “这房子抵押给我们了,你赶紧搬走吧,腾空了我好卖房子。”来人道,后面跟着一帮人,刺龙画虎的都不是善类。

    王玉兰赶紧关防盗门,却被来人一脚别住,推开走了进来,亮出房证说:“汉威公司欠我钱,拿这座房子抵债,你是叫王玉兰吧,我这儿有你亲笔签名的授权书。”

    “汉威也欠我的钱啊,怎么能拿我的房子抵债!”王玉兰快疯了,屋漏又逢连夜雨,二十万存款打了水漂不说,连唯一栖身的房子都要被人收走,这还了得。

    她赶紧打电话给马国庆,平时老马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这会儿居然关机,急得王玉兰汗珠滚滚而下,又打给女儿:“凌儿,出大事了,一帮人来收咱家的房子!”

    马凌正在驾驶公交车,她临危不乱,问清楚情况之后道:“妈,你坚持住,我马上找人过去。”

    刘汉东正在厂里给学生们上课,他托关系从报废场弄来几台汽车发动机作为教具使用,听课的不光两个徒弟,还有阚万林等黑车司机,对他们来说,多学习一些汽车原理,关键时刻自己能修理是很有帮助的。

    忽然手机响了,刘汉东看了看号码,果断接了:“领导,有什么指示?”

    “有人到我家闹事,你赶紧去看看!”马凌的声音很急切,背景音是车水马龙。

    “好!”刘汉东挂了电话,拍拍巴掌,“伙计们,抄家伙,跟我处理点事去。”

    呼啦啦起来十几口子,汽修厂里不缺工具,大号扳手还不算凶器,拎起来就走,开了三辆车杀过去,横七竖八停在楼下,气势汹汹上了五楼,屋里吵嚷声不断,王玉兰势单力薄,难以抵挡对方,一见刘汉东上来,顿时喊道:“小刘,快来帮忙。”

    刘汉东一看着架势也吓了一跳,歹徒都闯入民宅了,这还了得!

    对方见王玉兰搬来了救兵,却丝毫无惧,他们早就预料到这一出了,所以带了几个社会上的混混过来,都是滚刀肉级别的。

    “喊人也没用,房证在我手上。”债主晃着手里的房证,情绪非常激动,“大姐你别吵,我也不想这样,汉威欠我五百多万,现在人都跑了,我有什么办法,对不住,你今天是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了!”

    刘汉东上前,眉头一皱:“干什么的,出去!”

    一个汉子上前推搡他:“没你的事,滚!”

    刘汉东闪电般出手,捏住汉子的手腕一个反关节擒拿,顺势一脚踢出,汉子当场摔了个狗啃屎。

    一言不合当场开打,太不给面子了,滚刀肉们暴跳如雷,恶狠狠扑上来,室内狭窄,人多不便于展开,这种近距离作战极考验人的格斗技巧,刘汉东早已将钥匙串捏在手中,防盗门四棱钥匙尖端从指缝伸出,铁拳落处,鬼哭狼嚎。

    几个回合下来,债主带的五个混混全都躺下了。

    债主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自己带来的打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他拿出手机:“我报警!”

    王玉兰也打了110,披头散发抱着膀子站在门口,如同守卫巢穴的母狼。

    不大工夫,花火派出所的警车到了,民警上楼一看吓了一跳,马国庆家里乱糟糟一片,楼道里二十多个人在对峙,一问才知道,是财产纠纷。

    “嫂子你没事吧。”民警先上前询问王玉兰。

    “马国庆死哪去了,电话也不接。”王玉兰怒道。

    “老马开会呢,手机都关了。”民警解释道,转而向门外一帮人说:“都别走,到所里做笔录,把事情说清楚。”

    “去就去,谁怕谁!”债主依然底气十足,对方是警察家属又怎么了,照样得欠债还钱。

    两伙人去了派出所,正好马国庆也开完会了,见状大惊,一问才知道,老婆背着自己私自把房子也给抵押出去了,人家是来收屋的。

    债主是开宝马来的,看起来颇有能量,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叫嚣道:“我法院检察院都有熟人,别以为当个警察了不起!”

    刘汉东说:“有熟人你去起诉啊,带一帮流氓来算什么本事,警察怎么了,警察就活该被你们欺负么!”

    孟所长亲自来调解,说这个事儿不怨你们双方,都怪汉威公司,经济纠纷还是走法律途径解决比较好。

    “谁不知道法院执行难,法律途径要有用,我还坐在这儿和你们废话?”债主气得七窍冒烟,敞着领子散热气。

    刘汉东一拍桌子站起来:“不愿意废话你就滚!都他妈的是受害者,有能耐你找正主去。”

    债主也站起来和他针锋相对:“你他妈的又是哪头蒜!”

    刘汉东说:“这是我丈母娘家,咋滴?”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