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章 宋法医力挽狂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弘毅看看腕子上的天梭石英表,距离下个会议还有一段时间,他决定立刻前往高市长家里勘查现场,轻车简从,就自己一辆车,司机秘书,加上宋法医。(wWW.sUImEng.cOM)

    宋欣欣坐在后座,望着窗外景色默默无语,沈弘毅问道:“最近过的还好吧?”

    “还行,你呢,新婚燕尔就舍得把老婆抛在近江。”宋欣欣反过来问他。

    沈弘毅结婚是保密的,而且速度迅雷不及掩耳,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江大在读的女博士,二十八岁,人长的不差,而且家庭也小有背景,两人闪电结婚,连酒席都没办。

    宋欣欣是资深法医专家,业余也研究一些心理学,她能猜出沈弘毅闪电结婚的最根本原因,单身汉当秘书还说得过去,但出任地方官就有些不妥了,古代讲究父母官之说,如果一个男人三十岁还不结婚,未免给领导留下不稳重不成熟的印象,当然这话她不会说出来。

    “她有课题研究,忙。”沈弘毅简单回答。

    两人又沉默了。

    平川城区不大,很快来到西郊经济适用小区玫瑰园,这里安保等级提高了许多,门口站着四个保安,配备警棍和头盔,见到市委牌照的轿车立刻立正敬礼,放行。

    来到十六号别墅前,门口拉着警戒线,有警察和保安把守现场,屋里影影绰绰有人在翻着什么。

    “从昨天夜里到今天上午,你们平川公安就拼死的打我的手机,威胁利诱,害的我不敢开机。”宋欣欣笑道。

    “他们找你干什么?”沈弘毅有些怒了,动魏金发的念头更加强烈。

    “因为,我是和刘汉东最后通话的那个人,他们通过手机重拨找到我的,当然,他们不知道我是近江市局的人,要不然兴许会派人去抓我的,呵呵,我相信你们县里警察干的出来这事儿。”宋欣欣冷嘲热讽,丝毫不给沈弘毅面子。

    沈弘毅下了车,想给宋欣欣开门,结果被秘书抢了先,他的秘书虽然年轻,但眼里很有水,看得出这位女警官和沈书记关系匪浅,还不得仔细伺候着。

    两人下车,秘书上前交涉,轻轻一句沈书记来了,警察立刻立正敬礼,保安们更是腰杆笔直,不敢懈怠。

    沈弘毅带着秘书和宋法医进了别墅,不禁赞叹:“咱们平川的经济适用房标准放的比较宽松啊。”

    秘书说:“这还是赵书记在任的时候上的项目,最初是农家乐别墅群式宾馆,后来政策不允许,就用经济适用房的名义上马了,说是为了改善市里副处级以上干部的居住标准。”

    沈弘毅摆摆手,他没兴趣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什么,眼下最重要是找到高傲的犯罪证据。

    屋里有几个警察,穿着鞋套,带着薄膜手套,拿着小钳子小凿子之类工具在地板缝隙里慢慢搜寻着什么,他们见到沈书记突然驾到,都有些不知所措,沈弘毅大手一挥:“你们继续,我带省里来的宋主任勘察一下现场。(Www.suimeng.Com)”

    有个机灵的警察立刻跑出去,给魏金发打了电话。

    魏金发接到意识到不妙,赶紧报告高市长。

    高市长当即驱车回来,专车里冷气开的很足,可他的后背都湿了。

    别墅里,宋欣欣直接上二楼,来到一间卧室门口,试图推门进去,可是门被锁上了。

    蹬蹬蹬一阵响,一个年轻警察上来了,很客气的劝阻:“这上面是高市长的寝室,和案件没有关系。”

    宋欣欣说:“不存在什么谁的寝室的问题,这里是案发现场,我怀疑这里面有重要的线索。”

    年轻警察挡住门:“可是……高市长交代过,谁也不许进去。”

    宋欣欣亮出自己的警官证:“我是近江刑警支队法医鉴证中心副主任宋欣欣,我现在要检查这间卧室,如果你执意阻挠,我怀疑你试图包庇掩盖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秘书也质问起来。

    年轻警察是魏金发的远房亲戚,忠心耿耿的铁杆部下,但面对市委书记和省城高级警官的威压,体制中人天生的畏惧领导的心理起了作用,他不自觉的退缩了。

    可是门锁上了,这是一扇很厚实的实木门,怕是很难踹开。

    “钥匙拿出来。”秘书喝道。

    “钥匙在高市长那里,这门一直锁着的,罪犯从没进去过,真的没有检查的必要。”年轻警察一摊手,表示无奈,但眼中却闪着狡黠的光。

    宋欣欣冷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塞进门缝一别,门开了。

    三个人走了进去,宋欣欣四下看看,墙上有一幅莫奈的风景油画,虽然是仿品,但画的很细致,画框也很精美。

    宋欣欣摘下画框,从背面取下一枚粘着的黑色tf存储卡,把画框放下,在墙壁上摸索一番,按动机关,墙壁打开,露出里面的保险柜来。

    “这是某人送给你的礼物。”宋欣欣微笑着向沈弘毅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沈弘毅惊呆了,他立刻意识到,这里藏着的是高先县[***]的证据,大批美金欧元有价证券什么的,说不定还有外国护照哩。

    “你不早说,我就带纪委的过来了。”沈弘毅苦笑道。

    “现在叫也来得及,打电话就是了,对了,再叫一个开锁的过来,这种保险柜我可打不开。”

    沈弘毅示意秘书:“联系一下纪委梁书记。”

    忽然一阵楼梯响,高先显和魏金发冲了上来,高市长面红耳赤道:“沈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带人搜我的卧室,你经过组织程序了么?”

    沈弘毅面带微笑:“宋主任,你解释一下。”

    宋欣欣亮出手中的tf卡说:“我就是昨晚和刘汉东通话的那个人,自我介绍一下,近江刑警支队法医,宋欣欣,这张存储卡是刘汉东放在这里的,据说保险柜里有几十万美金,高市长是不是打开让我见识一下啊。”

    高先显很愤怒:“犯罪分子血口喷人,你们也能相信么,老魏,把证据接收一下,给宋主任打个收条。”

    魏金发上前伸手,宋欣欣将卡收起:“对不起,我不相信你们平川警方,卡我拿回去调查。”

    魏局长凶光毕现,但也只是一闪而过,他们没那个胆量。

    高市长气急败坏,但很快就回过味来,自己已经完蛋了,他擦一把冷汗,换了痛心疾首的表情说:“沈书记,我承认,保险柜里有一些家庭财产,但我以党姓保证,绝没有贪污受贿,这些钱都是我爱人投资房地产合法取得。”

    沈弘毅自始至终保持着微笑,他带着胜利者的矜持居高临下看着高市长,说:“先显同志,我今天来是勘察的,不是查贪腐,如果是针对你,我就带纪委书记和开锁匠一起来了。”

    说完向宋欣欣递了个眼色:“宋主任,咱们走。”

    宋欣欣冰雪聪明,既然沈弘毅不愿意追查,她也懒得管这闲事,跟着沈弘毅下楼,上车走人。

    tf卡装入手机,打开视频文件,高傲的惨叫声回荡在沈书记的专车里,沈弘毅皱起眉头:“刑讯逼供不能作为证据啊。”

    “真正的证据在这儿。”宋欣欣手指里绕着几根黑发,“高傲的dna比对成功的话,就是铁证。”

    沈弘毅还是有些疑惑,但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市委,宋欣欣借了电脑将视频文件复制并转发,办公室里没人,她问沈弘毅:“为什么不打开保险柜?”

    沈弘毅说:“目前还不是拿下高先显的时机,我第一天履新,就把市长给办了,会让省领导认为我太擅长内部斗争,不会搞团结,如果上面要办他,这回就和赵默成一起免职了,说明徐书记对高还是抱有希望的,我不能打乱领导的部署啊。”

    宋欣欣说:“你确实不适合当警察,天生就是纵横官场的命。”

    沈弘毅含蓄一笑:“你住哪里?我让秘书安排吧,晚上一起吃个饭。”

    宋欣欣起身:“不麻烦了,我是请假出来的,对了,你照顾照顾刘汉东,别让他受太大罪。”

    “我会安排的。”沈弘毅也站起来,送到门口,安排司机送宋欣欣回省城,特别交代要注意安全。

    “不必了,我搭缉毒大队的便车回去。”宋欣欣婉言谢绝,又道,“你是怕有人杀我灭口么?放心,缉毒警带了冲锋枪来的。”莞尔一笑,飘然离去。

    沈弘毅有些怅然若失,回到办公桌前思索起来,他在考虑顶替魏金发的人员,自己手上没合适的人,只能从平川市局现有的人员选拔,想来想去有一个人比较合适,这人叫徐功铁,刑警出身,资历比魏金发老,业务能力也比较强,但一直被卡在副局长位子上。

    “联系一下徐功铁,我晚上见他。”沈弘毅安排秘书。

    徐功铁是平川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但一点权力都没有,公安局被魏金发搞成了一言堂,上窜下跳的都是一帮马屁精,真正有能力的干警反而被压制,得不到升迁和重用。

    徐副局长每天上班除了开会、看报、喝茶,基本没什么事儿,他早早就找个借口回家了,亲自下厨拍了个黄瓜,拌个拉皮,从锅里捞了一盆水煮花生毛豆,再从冰箱里拿两瓶冰镇啤酒,这叫一个滋润。

    老婆下班了,看见他自斟自饮,忍不住埋怨:“就知道喝,孩子上个重点学校你都搞不定,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一点出息没有。”

    “话不能这么说,我好歹落个清闲。”徐功铁徒劳的辩解着,他知道老婆怨气大,不但因为自己仕途无望,就连交公粮都力不从心,这也难怪,精气神没了,什么都跟着走下坡路。

    “屁,你个副局长还不如下面的科长说话管用,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老婆鄙夷道。

    忽然家里的电话响了,老婆过去接了,说了两句道:“找你的。”然后将电话撂下,煮饭去了。

    徐功铁回家就关手机,单位也基本不找他,一时间想不出是谁打的电话,慢吞吞走过去拿起话筒,干咳一声:“喂,哪里?”

    “徐局长么,我是沈书记的秘书小李,沈书记想和你谈谈,你现在有时间么?”

    “哪个沈书记?”徐功铁脑子还没绕过来。

    “是市委书记沈弘毅同志想和你谈谈工作方面的事情,你现在有时间么?”

    “有有有有有有,有时间,哪儿,我马上到!”徐功铁电话一扔,撒腿就跑,到门口才醒悟自己只穿着背心大裤衩子,赶紧回屋换衣服,警服没熨烫,先穿便服吧,西裤短袖衬衣,袜子没有干净的,直接赤脚穿皮鞋,胡乱系上腰带,拿起手机出门。

    “作死啊你!”老婆拿着锅铲子过来大骂。

    “有事出去一趟,不回来吃饭了。”徐功铁一溜烟跑了。

    傍晚时分,平川交通也和省城一样拥堵,徐功铁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奔到新区市委大楼,门卫差点没让他进去,亮出身份才进了门,上楼找秘书接洽,很快沈弘毅就接见了他。

    沈书记开门见山问道:“徐局长,你身体情况怎么样?”

    “我每天坚持锻炼,保持的很好,酒量也行,二斤白酒放不倒我。”徐功铁信誓旦旦道,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自己的春天来了。

    “很好,组织上决定给你加一加担子,我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沈弘毅相当直接。

    徐功铁就觉得一股热血涌到头顶,眼睛瞬间湿润了,沈书记和自己素昧生平,就是会议上见面点个头打招呼的程度,竟然如此信得过自己,士为知己者死,还有啥说的!

    “报告沈书记,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组织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绝没有二话!”徐功铁将胸膛拍的啪啪作响,豪迈无边。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