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八章 运尸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个人,一具尸体, 挤在一辆汽车里飞驰,这种体验是每个人都不曾体验过的,刘汉东的话有些复杂,但大家都听懂了。(wWw.sUImeng.COm)

    最先作出反应的是阮小川,他出生在干部家庭,自幼受到父母的熏陶,做事循规蹈矩,但骨子里有着爷爷阮铭川遗传的猎奇与大胆,他问道:“你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刘汉东说:“领导要火化毁尸灭迹,我把遗体抢出来了,就这样。”

    阮小川倒吸一口凉气:“你胆子够大啊。”

    这句话语带双关,也不知道指的是刘汉东枪尸体胆子大,还是违抗命令胆子大。

    白娜说:“刘汉东,我收回骂你的话,你不是走狗,是条汉子。”

    刘汉东说:“别给我脸上贴金,我又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浣沙是我的小兄弟,是浣溪的亲弟弟,蓝家的人,就算他不在了,遗体也是蓝家的,凭什么说火化就火化,没道理的事情,再说沈弘毅只是平川的副书记,又没兼着公安的职务,他管不着我,所以我也不算抗命。”

    这话说的轻巧,乍一听似乎也合情合理,但大家都明白,刘汉东这样做冒的风险极大,这不是单纯的遗体归属问题,也不是抗命的事儿,而是和整个官僚体系作对,虽然他貌似没有违反什么法律,但违抗了领导的意志,这可比违法要严重的多。

    “不,你不但是条汉子,还是个英雄。”白娜颇为动容。

    “哥,现在怎么办?”浣溪问道,车开的很快,为了不让弟弟乱晃,她伸手揽住了浣沙的身体,阮小川怕得要命,帮她用安全带绑住了浣沙,然后提议换个座位,浣溪同意了。

    刘汉东掌握着方向盘,注视着前方道:“暂时的计划是找法医重新鉴定死因,然后继续调查,一直到查出真相为止。”

    阮小川道:“恐怕没人愿意接这个招。”

    刘汉东道:“我认识一个法医,兴许她会接这个招。”

    ……

    医院大厅乱糟糟一团,沈弘毅被一帮老娘们死死拉扯着,其中不乏身患慢姓病的病秧子,平时就是无理都要闹三分的刁蛮角色,这回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大干部,还不狠狠的碰一把瓷。

    特警们上前救援,这些老娘们扯开衣服,露出面口袋一般干瘪下垂的**,干嚎着警察耍流氓了,气得干警们浑身哆嗦。

    得亏特警队里还有不少女队员,上前一阵厮打,终于将沈副书记营救出来。(Www.Suimeng.cOM)

    “沈书记,把她们全部拘留起来吧。”一名警官愤愤道。

    沈弘毅心里很有数,刁民泼妇是最不能招惹的,他心中自有计较,拿起一只电喇叭喊道:“听我说,你们再这样下去,就以妨碍公务罪逮捕法办,不但要坐牢,还要罚款!”

    老娘们们才不怕这个,撒泼打滚闹成一团。

    沈弘毅接着说:“最先离开的十个人,每人奖励现金一千元,当场支付!最后离开的十个人,一分钱没有!”

    几个比较机灵的老娘们当即跳起来就往外走,嘴里嚷道:“哪里领钱?”

    难怪她们变得快,朱陶钧承诺的报酬也不过是每人二百块,现在有一千块这样的好事,还不争先恐后。

    沈弘毅一句话就瓦解了这帮顽敌,至于资金方面不成问题,秘书带着大量现金就等着干这事儿呢,万把块钱就能把这帮难缠的老泼妇打发走,实在是太值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沈弘毅走到外面,看到皮卡还在,不禁奇怪,让手下过去问一下,得知刘汉东竟然抱着遗体上了另一辆车,顿时明白了什么,立即驱车来到街头巡特警临时指挥中心。

    临时指挥中心是一辆黑色涂装的大巴车,车里的座椅被拆光,换上了不锈钢的桌椅床铺,装了电脑和高频无线电通讯设备,在电话和手机通讯中断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保持和上级的联络。

    在车里坐镇指挥的支队长石国平,他和沈弘毅是老朋友了,这次带队前来也是赌上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的,此刻两人的命运紧紧相连,是一根绳子上的两条蚂蚱,搞得好,飞黄腾达,搞得不好,政治生命基本也就到点了。

    到目前为止,行动还算顺利,成功驱散了搔乱人群,而且没有造成什么伤亡,此刻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就要降临,这场雨会极好的起到“降温”的作用,估计暴雨过后,搔乱不会死灰复燃。

    沈弘毅突然驾到,石国平立即迎接,邀请他进入指挥车乘凉。

    “沈书记,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石国平信心满满的问道,他相信沈弘毅的工作能力。

    “基本上处理完了,就是死者遗体被刘汉东不知道带哪儿去了。”沈弘毅苦笑了一下道。

    石国平大惊:“又是这个刘汉东,怎么到哪儿都不安分!总要生事!真他妈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上追捕,派车给我追,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抓回来。”

    沈弘毅摆摆手:“石支队,不要激动,事态已经稳住了,火化尸体只是我们的手段,并不是目的,只要保证尸体不落在别有用心的人手里,就没太大问题,我估计刘汉东是想查出死因真相的,他要么去省城,要么去江北,而且只能找司法口的朋友,所以在我们可控范围内,不必紧张。”

    石国平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沈书记,你给我交个底,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沈弘毅说:“确实是自杀,身上没有殴打过的痕迹,抽血化验,吸食过迷幻药类的毒品,这人呐,就怕得意忘形,都是突然有钱闹得。”

    石国平紧紧盯着沈弘毅,他是刑警出身,并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弘毅,真的是这样么,那你们为什么不解剖化验,非要急着烧掉?”

    沈弘毅正色道:“老石,你是老公安了,应该明白有些案子是查不清的,只会越查越乱,当晚和蓝浣沙在一起的几个学生,身份非常敏感,这也是谣言肆虐的原因,非要查下去,对谁都不好,政治就是妥协和交换,难道不是么?”

    石国平混到支队长的位子上,也不是一根筋的大老粗,他缓缓点头:“那只有这样了,我让人给刘汉东打电话,问问这小子怎么想的。”

    沈弘毅道:“别激他,我了解这家伙的姓格,惹急了他能把天戳个大洞,只能顺势而为。”

    ……

    飞驰的奇骏里,铃声突兀的响起,是刘汉东的手机在响,他接了电话,喂了一声就不再说话,全车人都能听见听筒里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叫声,让刘汉东赶快回来,不然依法从事云云。

    刘汉东默默挂上了电话,拔电池关机。

    “怎么办?”白娜小心翼翼的问道。

    “按原计划行动,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刘汉东伸出手来,接过白娜的手机按了一串号码举到耳畔:“方正,我刘汉东,有件事请你帮忙,市局女法医宋欣欣的号码你有么?别开玩笑,我找她有正事,好吧,你说,我能记住。”

    刘汉东跟着对方口述了一遍号码,后面阮小川用自己的手机记录下来,等他打完这个电话,便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刘汉东直接拨过去,没人接。

    继续拨打,连续十几次,依然没有人接听,刘汉东头上渗出了汗珠,他冒险将尸体抢出就是要找法医鉴定,联系不到宋欣欣,浣沙往哪里放都是个问题,现在可是夏天,气温高起来,要不了多久就要腐烂了……

    瞄一眼后视镜中的浣沙,如果忽略掉苍白的脸色,就像睡着了一样,刘汉东心中一疼,猛踩油门,提速前行。

    前面是近江高速公路出口,隔离带上停了几辆警车,警灯无声的闪烁,几个黑衣特警站在水泥墩子前面,手中持着冲锋枪。

    “警察~~”阮小川的声音都在颤抖。

    刘汉东丝毫无惧,迎着警察开过去,到收费口的时候,警察果然上前拦车,趴在车窗上搭讪:“哥们,怎么是你啊?”

    “哦,回家有点事。”刘汉东认识这几个警察,都是巡特警支队的熟面孔。

    “这是?”警察狐疑的看了看后座上的三个人。

    阮小川都快吓尿了,浣溪却不动声色拿起一瓶矿泉水往弟弟嘴边放,小声道:“喝口水吧,马上就到了。”

    “我表弟,在平川医院住了三个月也没治好,疑难杂症,怕冷打摆子,还裹着医院的被单子呢,我送他到医科大附院来看病的,病床都联系好了。”刘汉东解释道。

    “哦,那赶紧走,别耽误看病。”警察拍拍车顶,示意放行。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缴费过了闸口,进入平川市区,刘汉东再次拨打宋欣欣的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找不到人,怎么办?”刘汉东道。

    “要不送医院,先搁在太平间?”阮小川提议道。

    “那样立马曝光,我认识一个冷库老板,商量着先放一下,就怕人家犯忌讳。”白娜道。

    “送梅姐那里吧,开着空调,买些冰块堆在旁边。”浣溪也提出建议。

    这些方案都不咋样,刘汉东正在犯愁,忽然手机响了,是个熟悉的女声:“哪里,谁找我?”

    “宋法医么?我是刘汉东。”

    “刘汉东……哦,是你啊,有事么?”

    “有!见面再说,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十分钟后,奇骏开到了市公安局门口,这时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宋欣欣一身便装,撑着伞站在雨中。

    汽车开了过去,白娜下车请宋欣欣上来,自己去打了一辆出租车。

    宋欣欣狐疑万分:“这么急,到底什么事?”同时鼻翼耸动,“你车里装了什么东西?”

    回头一看,竟然没有半点吃惊:“咦,怎么带了具尸体?”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