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六章 盛夏的狂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很惊讶,死了一个学生竟然能引起搔乱,而且需要省城的防暴警察增援,这得多大的乱子啊,但是具体细节原委林连南也不清楚,不光他不清楚,带队领导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wWw.sUImeng.COm)

    雨还在下,特警们在雨中集合登车,浩浩荡荡开往平川,刘汉东在车上换了制服和皮靴,和战友们挤在一起,大雨倾盆,苫布被淋得啪啪响,车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雨雾,道路阻塞,半天都没前进一米。

    刘汉东百无聊赖,拿出手机上网,想搜寻平川搔乱的蛛丝马迹,可是任何渠道都没看到,别说,平川当局封锁的真好。

    “兴许等咱们到了地方,人群已经被暴雨淋散了。”林连南说,没人搭理他,大家都在闭目养神。

    在交警的大力疏导下,道路终于畅通,车队冒雨疾驰,火速增援,三小时后抵达平川,夏天的暴雨总是局部有雨,两百公里外的平川依然是酷热难当的炎炎夏曰,空气中弥漫着焚烧轮胎的焦糊味。

    警队在马路上扎营,当地领导前来慰问了参战干警,来的不是市委书记和市长,而是专职副书记沈弘毅。

    沈副书记以前当过公安厅长的秘书,和省城警界的关系比较熟,由他来接待协调近江特警是很合适的。

    但刘汉东心中却有疑惑,按说地方上出了乱子是要尽力压下的,家丑不可外扬,闹到要请外地警察协助维稳,这不是嫌自己的乌纱帽戴的太久么。

    沈弘毅依然是白衬衫一尘不染,西裤笔挺,他和带队领导握手之后,立刻上了指挥车商讨下一步行动方案,特警们就地休息吃饭,饭菜是当地政斧提供的盒饭,十五元一份,有荤有素,还有上百箱的娃哈哈纯净水随便喝。

    特警们饱餐战饭之后,领导们商讨的差不多了,大队长传令穿上护具,准备行动,大家互相协助着穿上黑色的护甲,戴上封闭式头盔,手持盾牌和警棍列队,大夏天整这么一身,汗水哗哗的流淌。

    大队长训话,介绍了一下案情,数曰前发生一起自杀事件,死者家属不满意警方结论,聚众闹事,围堵国家机关,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挑唆下,大批群众走上街头打砸抢,情况非常严峻,必须立刻恢复正常秩序。

    近江来了两个大队的人马,防暴大队是重装部队,顶在第一线,后面是穿蓝衬衣的巡特警,头戴玻璃钢头盔,手持警棍;第三层是平川当地武警中队,穿迷彩服戴钢盔,拿的绿色盾牌和应急棍;最后是当地民警组成的阵列,徒手没有武器。

    四层阵列在马路上摆开阵势,等待领导的号令,刘汉东和林连南并肩站在一起,他们手中握持的是聚酯碳材质的长方形透明盾牌,上面印着警察的字样,手中是橡胶警棍,盾牌组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线,不动如山,气势万钧。(WwW.SuIMENG.coM)

    他们前面不远处,是搔乱人群,整座城市已经疯狂,大街小巷全是攒动的人头,街头是点燃的轮胎,黑烟直上天空,马路上是推翻的汽车,玻璃全被砸烂,轮胎被拆掉。

    “我艹,这是索马里吧?”林连南扭头道,声音隔着头盔面罩,听的不太真切。

    刘汉东没说话,盯着百米外蠢蠢欲动的人群,很多青少年赤着精瘦的脊梁走来走去,捡着矿泉水瓶和石头砖块,积蓄着弹药,看他们兴奋无比的神情和穿着打扮,可以猜出这些人和死者应该没什么关系,他们只是平时混迹于网吧的无聊青年,压抑着荷尔蒙和网游pk养成的暴虐情绪,如今终于可以尽情发泄。

    高音喇叭响起,是领导在下令人群散开,自然是没人听从的,答复是一阵雨点般的碎石。

    催泪弹发射,四枚弹药落在人群中,呛人的烟雾让人睁不开眼,鼻涕横流,防暴队伍向前推进了,石头砸在盾牌上啪啪乱响,但丝毫阻止不了特警的步伐。

    这种毫无组织的乌合之众一冲就散,二十分钟后,大街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满地狼藉,鞋子帽子碎石瓦块矿泉水瓶子。

    沈副书记指示,驱散就行,不要抓人,行动中警方一直保持着克制,所以并未有伤亡出现,特警这边略有损失,因为防暴护甲太过厚重加之天气酷热,体力不支中暑倒下,暂时退出了战斗。

    天上阴云密布,要下雨了,恶劣的天气是警方的盟友,也能浇灭那些精力旺盛的小年轻的火气。

    特警们继续在街头驻守,刘汉东所在的中队被临时抽调出来执行特殊任务,他们卸下护甲,狂喝水补充因汗水大量流失的水分。

    支队长石国平陪着沈弘毅来到大家面前,先是表扬鼓励了一番,沈书记和大家一一握手,点头致意:“辛苦了。”

    轮到刘汉东的时候,沈弘毅冲石国平点点头。

    “小刘,你出列换便服。”石国平点将道。

    “再来几个人,不要多,要有女同志随行。”沈弘毅道。

    石国平又点了几个人,都是队里的精兵强将,其中还有赵良璇,刚才中暑昏倒的也有她,不过这姑娘意志力坚强,一会儿就恢复了生龙活虎。

    来的匆忙没带便装,沈弘毅安排秘书带他们去了路边一家服装店,衣服鞋子随便穿,反正夏天衣物也简单,t恤加沙滩裤,运动鞋就行。

    这几名被挑中的特警配备了武器,电击器、手铐等,还有一把手枪,由中队长携带。

    换装完毕,大家登上一辆当地牌照的中巴车,刘汉东忽然发现几张熟悉的面孔,上次一起来近江的女记者竟然也在。

    白娜也发现了刘汉东,不过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寒暄。

    “你们俩,上我的车。”沈弘毅招呼道。

    刘汉东和白娜上了沈书记的帕萨特,沈弘毅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向他们介绍起情况来。

    “具体的来龙去脉,白记者应该已经掌握,小刘还不知道,我给你简单说一下,死的这个人你认识,叫蓝浣沙,是平川一中的学生,开学上高二……”

    刘汉东如遭雷击,浣沙竟然死了!

    “怎么死的?”刘汉东急切地问道。

    沈弘毅说:“初步检测是跳楼自杀,但死者家属不接受,纠集了一批人大闹医院,进而形成了大规模的搔乱,其中不乏别有用心的人挑唆生事,这几天天气炎热,人们脾气暴躁,再加上长期以来干群关系不和谐,积累了大量社会矛盾,一个火星就能点着,现在谣言满天飞,唯独没有真相,打砸抢的乱象你们也看到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你们俩的任务是,劝说蓝家人尽快火化遗体,不要再被人利用了。”

    “浣沙竟然死了?”刘汉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眼睛乌亮,坐在自己床边打扇的少年,那个志向远大,立誓要做科学家的少年,那个心地单纯,学习优秀,前途无量的少年,竟然已经与自己阴阳两隔!

    “白记者和小刘和蓝家人都比较熟悉,你们的话他们会听,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案件问题,而是关系到平川的稳定大局,必须以大局出发,尽快火化遗体,不要给个别居心不良的人以可乘之机,小刘,你的任务很重,这回完成任务,我相信谁也压不住你的转正问题。”沈弘毅目光炯炯道。

    转正,提拔,这是每一个聘用制人员梦寐以求的事情,刘汉东上回转正遭遇挫折之后,就断了这方面念想,现在希望之火重新点燃,转正为正式编制警察,意味着马凌母亲的阻力降到最低,工作稳定,工资调整,以后调职也不是难事,前途一片光明啊。

    “全靠你了。”沈弘毅看到刘汉东若有所思的样子,便拍拍他的肩膀,不再说什么,响鼓不用重锤,想必刘汉东心里已经有数了。

    车队行驶在路上,后面还跟了一辆卡车,坐满了全副武装的特警,想必是先礼后兵,谈不拢就直接抢尸体。

    车队开到平川第一人民医院门口,这里也是搔乱重灾区,医院大门外挂着白布黑字的横幅,上面写着“杀人偿命,还我正义”之类的话,还有几十个花圈横七竖八的摆着。

    只带了秘书、记者和刘汉东等四五名特警进入医院大厅。

    大厅已经被改成了灵堂,披麻戴孝的人一大群,一幅黑白遗像高挂,刘汉东看清楚遗像上的面孔,心头一阵黯然。

    遗像上的浣沙,面带微笑,栩栩如生,似乎对生活充满了希翼。

    浣溪一家人都在,母亲躺在担架上痛不欲生,父亲面无表情,精神恍惚,浣溪也痴痴傻傻的,整个人完全委靡了。

    旁边上蹿下跳的一帮人,虽然披麻戴孝,但是和蓝家人似乎没什么关系,没听说蓝家有这么多的亲戚啊,而且辈份还都比浣沙低。

    闹得最凶的是一个秃头,凶神恶煞面目狰狞,一看就不是善茬,他自称浣沙的舅舅,代表蓝家和政斧谈判。

    沈弘毅试图和他沟通,这人伸出五根手指:“五百万,一分都不能少,我外甥死的冤,他根本不是自杀,是被那帮[***]害死的!”

    “我不是来和你讨论赔偿问题的,如果死者是被人害死,也是由法庭判决民事赔偿,而不是政斧买单,而且你没有资格代表蓝家人。”沈弘毅鄙夷的看了朱陶钧一眼,示意刘汉东和白娜:“你们去和浣溪,天气炎热,遗体还是尽快火化,后续事宜可以再谈。”

    刘汉东明白为什么挑中自己了,沈弘毅想利用自己和浣溪的关系,迅速平息事态,为政绩加分,站在他的立场上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浣沙的死因到底是什么,似乎没人关心。

    白娜看了刘汉东一眼,心情复杂无比,前几天还欢蹦乱跳的少年,如今阴阳两隔,实在让人无法接受,作为新闻记者被人当了枪使,心中也有些不快,但事到如今,必须得顶上去,明眼人都能看出,蓝家人被利用了。

    刘汉东向前走了几步,朱陶钧挡在他面前:“干啥?”

    “我是他哥。”刘汉东道。

    浣溪站了起来:“舅舅,我认识他。”

    朱陶钧狠狠瞪了刘汉东一眼,让开了。

    这里人多眼杂,聚集了大批朱陶钧找来的三姑六婆,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连话都没法说,刘汉东低声道:“浣溪,你能撑得住么?”

    浣溪看看悲恸的母亲,呆滞的父亲,还有白布掩盖下的弟弟,家里唯一清醒的、能作出理智决定的只有自己了。

    “我撑得住。”浣溪站了起来,却摇摇欲坠,刘汉东一把扶住她向大厅一侧的急救室走去,白娜紧随其后,朱陶钧想阻拦,又找不出合适的名目,只好悻悻作罢。

    急救室里有氧气,但护士们已经跑光了,刘汉东将氧气管插到浣溪鼻孔里,让她平躺着休息,白娜打开手机录音功能,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浣溪眼眶中盈满了泪水,有气无力道:“放暑假了,浣沙和同学出去玩,一直到半夜也没回来,打手机关机,第二天才知道,说他跳楼自杀了……浣沙不可能自杀!一定是有人害他!”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