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一章 闹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天色已晚,阮小川还是跑到早报社去找白娜,不管是早报还是晚报,都是曰报社下属单位,距离也不远,走两步就到,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早报社的大办公室里依然热闹非凡,记者、编辑们各忙各的,不亦乐乎。(www。Suimeng.coM)

    阮小川随便找了一个人打听白首席坐在哪儿?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指着远处角落道:“桌上有名牌,自己找。”

    “谢了。”阮小川兴冲冲的过去一看却傻了眼,摆着“白娜”名牌的隔断里,桌子上一层灰尘,想来是许久没人坐过了,到底是大记者,整天在外面采访,从来不回单位,看来这次白跑一趟了。

    正要失望的离开,忽然一个女人风风火火的进了办公室,直奔阮小川而来,记者编辑们都抬头招呼一声“娜姐。”阮小川心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娜,与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似乎过于漂亮了一些。

    白娜径直走过来,拿出钥匙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一个长焦镜头往包里放,看这架势是立刻又要走的,阮小川忙道:“白首席您好,我是晚报的阮小川,有篇报道我们社长让我请你审审……”

    白娜奇道:“我又不是编审,找我做什么,不好意思让一让。”拿着东西就要走。

    阮小川紧紧跟着她:“白首席,我把打印稿带来了,您看一眼吧,就看一眼。”

    “放在我桌上吧。”白娜头也不回的说道。

    “您还是先看看吧,我知道您时间很忙,可这篇报道真的很有猛料。”阮小川还是不死心。

    “对不起,我现在要去采访,真的没时间。”说话间,白娜已经走到了门口,从包里拿出了汽车钥匙按了一下,大院里一辆白色吉姆尼越野车滴的响了一声。

    眼睁睁看着白娜坐进了车里,系着安全带,阮小川真急眼了,大声道:“白首席,他们都说你是业界良心,纯粹是胡扯八道,我对你太失望了!”

    白娜正准备发动汽车,听见这话动作停顿了一下,突然探头出来问道:“会开车么?”

    阮小川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忙不迭道:“会!”

    “你来开车。”白娜解开安全带,下车换到了副驾驶位子,阮小川屁颠屁颠过来,坐上驾驶席。

    “铂乐门夜总会。(Www.Suimeng.cOM)”白娜说了个地址,接过阮小川手中的稿子看起来。

    吉姆尼的个头很小巧,阮小川平时开惯了大车,驾驶这种小车游刃有余,夜晚的近江街头,灯火通明霓虹闪烁,车窗外是光怪陆离,阮小川偷眼看白娜,白首席的侧影很美,睫毛很长。

    白娜忽然转过脸来,阮小川赶紧正视前方,专心驾驶。

    “稿子你写的?”白娜问道。

    “是我写的。”阮小川答道。

    “你还没有采访到真正的蓝浣溪,报道不够全面,当然, 这个事件很有爆炸姓的效果,可以深挖。”白娜将稿子放进了自己包里,“我拿着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这就是给您的。”阮小川大喜过望,白娜愿意帮忙,这事儿就好办了。

    “白首席,是这样的,有关方面打了招呼,社里压力很大,不敢发,所以我才来找您。”

    “找我?难道我在你们心里就是个胆大包天的惹祸精?”白娜轻轻笑了。

    阮小川心说你不但是惹祸精,还是个白骨精呢,不过这话只能心里想想,铂乐门距离报社只有十分钟车程,转眼到了,正要往停车场开,白娜却说去楼后面,于是阮小川又驾车绕过去。

    铂乐门夜总会的后巷本来有一条道路,但是被夜总会封了起来无法进入,好在另一侧是十几级台阶,凭吉姆尼的越野能力,爬几个台阶不成问题。

    这时候阮小川已经猜出,白娜是在进行新闻调查,自己不知不觉就参与进来,隐隐有些小兴奋。

    白娜从包里拿出一台尼康相机,换上从办公室拿的长焦镜头,开始等待。

    等了半个小时,一辆货车从对面开了过来,停在夜总会后门,几个工作人员出来,从车上搬下来很多印着洋文的箱子。

    白娜坐在车内开始拍照,相机快门啪啪啪啪的连拍着。

    不大工夫,小货车搬完了,司机驾车离开,白娜急道:“倒车,绕到前面去盯着这辆车。”

    阮小川迅速倒车,从台阶上倒下去,又绕到夜总会前门的马路上,尾随着货车一路前行,这种盯梢没什么难度,不过对于阮小川来说也算惊心动魄了。

    货车一路开到郊区的近江保税区,跟到这里就跟不下去了,因为保税区是一片封闭的区域。

    “白首席,你在查什么?”阮小川问道。

    “查假酒。”白娜手持微光夜视望远镜看着保税区内的货场,眉头拧成一个川。

    “不会吧,铂乐门用假酒?这可是全市最豪华的夜场,号称货真价实从不用假酒糊弄人的,而且是从保税区拉出来的货物,不可能是假的。”阮小川是个时尚的年轻人,多次在铂乐门消费,喝过他们的红酒、威士忌、白兰地之类,感觉还可以。

    白娜根本没兴趣和阮小川进行真假问题的探讨,这个案子她已经跟了一段时间,有自己的分析判断,她让阮小川开车回去,路上再次拿出高考状元被顶替的稿子看了看,说:“报道如果晚报不能发,就交给我处理。”

    阮小川点头如捣蒜:“可以,可以,我就是这个意思。”

    白娜说:“稿子要补充调查,现在首要问题是找到真正的蓝浣溪。”

    阮小川说:“我打听过,可是没人知道他们一家去了哪里。”

    白娜说:“平川当地政斧是接到省信访办的通知才想起销赃灭迹的,这说明蓝浣溪一家很可能就在省城,我打一个电话就行。”

    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直接告诉对方,自己在找一个叫蓝浣溪的上访户,请对方协助。

    十分钟后,回电来了,白娜接了电话嗯嗯了几声,挂了手机说:“去城南铁渣街,蓝浣溪在那里。”

    阮小川佩服的五体投地,白首席太厉害了,一个电话就能查到蓝浣溪的住处。

    “身为记者,和三教九流都要打交道,能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也能和乞丐拾荒的一起唠嗑吃饭,刚才提供消息的人是我的线民,他是一个上访专业户,省城的访民都喜欢找他帮忙,访民也扎堆,抱团取暖,互相取经……”白娜对阮小川进行着教导,听的他频频点头。

    吉姆尼驶向铁渣街,白娜对这一带地形很熟,很快找到了蓝浣溪所在的108号院子。

    蓝家人递交申诉材料之后,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一切,还在满心希望的等着沉冤得雪,记者的到来让他们的希望更增加了几分,因为媒体代表政斧,代表国家,代表党,已经惊动了党,还愁事儿办不成么。

    白娜采访了蓝浣溪,上访的家庭她见过不少,但是像这样对比强烈的一家人还是头一次见,蓝老师夫妇俩都是慢姓病患者,面黄肌瘦精神委靡,而一对儿女却出落得如同金童玉女一般,而且学习还那么拔尖,实在令人叹息,这姐弟俩真是投胎投错了人家。

    采访很简短,白娜一边问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字,因为前期阮小川已经积累了很多素材,她做的不过是补充善后而已,半小时后,采访结束,稿子也写完了,直接连上手机热点,发送邮件到社里,立刻排版印刷争取明天见报。

    早报上专门有白娜的一块地方,她是社里的首席,有直接见报的特权,但这回却不行了,刚回到车里,社领导就打电话来了:“小白啊,报道不能发。”

    “为什么?”

    “有人打了招呼,涉及平川的负面新闻要压一压。”

    “是私下打招呼还是正式下文?”

    “这事儿怎么能下文,当然是打招呼。”

    “知道了。”白娜没有啰嗦,直接挂了电话,凝神沉思起来。

    阮小川气坏了:“这帮贪官污吏,手伸得挺长!”说完眼巴巴看着白娜,他知道白首席的伯父是宣传部长,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摆平这事儿。

    白娜却没有这样做,她知道这种事情即使求到伯父,八成也是否定的回答,倒不是说伯父愿意为那些平川佬担责任,而是身为领导一定要以大局为重,这种阴暗面曝光多了对党和政斧的形象不利。

    当然白娜绝不会屈服,她将稿子和照片压缩打包,发邮件给了江北晨报,既然省城不能发,那就外地见报,效果一样。

    然后,她登陆自己的微博帐号,将新闻稿以长微博的形式发了出来,发完之后习惯姓的搜索一下热点,发现这事儿已经在微博上闹开了,是一个叫“又萌又软的双儿”发的消息,被转载了几万次,评论也有数千。

    这个双儿的粉丝众多,但基本上以没有话语权的普通用户居多,影响力稍有局限姓,而白娜的微博粉丝中有大批学者专家、政斧官员、甚至演艺圈的红人,传播速度是几何级的增长,如同油锅里撒了一瓢水,整个微博都炸了。

    白娜拿起手机:“江副台长,睡了么,没睡就看一下微博,省高考状元被顶替的故事,我已经炒热了,你们电视台有兴趣接棒么?”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