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十章 大状出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宋剑锋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新来的省委徐书记表现的很弱势,朱省长似乎掌握了大权,开始重新部署人事,收复失地,而作为前任省委书记嫡系的宋剑锋就在被清理之列。(www。Suimeng.coM)

    清理需要过程,毕竟是省公安厅长,不能说免就免,这个窗口期,宋剑锋也要进行博弈,不会轻易就范,让他退下来可以,但必须有个交代,不能亏待了下面的人,安排好下属的归宿,就是宋剑锋下台的交换筹码。

    在宋剑锋的这份要照顾的名单里,刘汉东的名字排在最后。

    ……

    刘汉东从督察队出来,先给耿直打了个电话,报告说自己没事了,耿直让他立刻滚回来,一大堆事等着呢。

    打车赶回大队,就听到会议室里的掌声,走过去一看,表彰会结束了,一位穿白衬衫的三级警监在众人簇拥下走来,看见刘汉东停下脚步道:“这就是奔雷手刘汉东?”

    “报告,我是刘汉东!”

    “小伙子很有干劲嘛,好好干。”领导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走了。

    刘汉东问后面出来的方正:“那是谁?”

    “支队长。”方正小声答道。

    领导走了之后,耿大队又召开小会议,话就一句:“大家辛苦了,回头到内勤那领奖金。”

    一阵欢呼声。

    耿大队又安排了几个人值班,宣布散会,过来问刘汉东:“督察那边怎么说?”

    “例行公事,把事儿说清楚就行了。”

    “行,你也辛苦了,今晚上别值班了,放你一晚上的假。”

    刘汉东苦笑,进了缉毒大队,自己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了,比在防暴那边还辛苦。

    因为破了一桩大案,捣毁了制毒工场,市局奖励了一笔钱,分到每个人头上也有二三百元,刘汉东领到了二百块钱,到了下班时间,耿大队倡议大家一起吃烤串去,干警们纷纷响起,让耿大队请客。

    “没问题,我请!”耿直拍了拍钱包。

    忽然手机响了,耿直看了看来电号码,赶紧毕恭毕敬接了:“领导好,领导辛苦,有什么指示?”

    大家就都窃笑,刘汉东拿胳膊肘捣了捣方正:“谁的电话?耿大队这么严肃。”

    “嘻嘻,还能有谁,他媳妇呗。”

    耿直打完了电话,一脸苦相:“对不起同志们,晚上吃不成烤串了,得回家一趟。”

    大家又起哄,说耿大队多久没交公粮了,嫂子空虚寂寞冷了,再不回去,头上就得绿了。(Www.suimeng.Com)

    耿大队也不生气,拿起皮包下班回家,刘汉东今晚不用值班,也跟着出去了。

    “小刘,你住哪儿,我送你吧。”耿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因为缉毒工作的特殊姓,他开的是公车,但上的是民用牌照。

    “我住铁渣街。”刘汉东说,自从前天赶到缉毒大队报到以后,已经两天两夜没回去过了。

    “正好,我住黄花小区,上来。”耿直打开了副驾车门。

    刘汉东上了车,两人驱车回家,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到了黄花小区门口,耿直忽然降低车速冲着路边一群小孩喊道:“耿楚涵!”

    路边蹲着玩耍的小男孩回过头来,兴奋万分:“爸爸,爸爸!”扑过来拉开车门,要拖耿直下去。

    耿直熄了火,下车,被儿子拖到一群小朋友面前。

    “这就是我爸爸!我是有爸爸的,你们相信了吧。”小男孩骄傲的说。

    小朋友们点头如捣蒜。

    “儿子,咱们回家。”耿大队抱起儿子回到车里,刘汉东已经下来了:“耿大队,我先走了,很近了,我走过去就成。”

    “行,明天见。”耿大队发动了汽车。

    ……

    宋欣欣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打开门一看,酒店式公寓的房间里黑漆漆的,没有毛丫的踪影,吓了她一跳,到处找了一下,发现毛丫躲在桌子底下,很惶恐的样子。

    “毛丫,怎么了?”宋欣欣蹲下柔声问道。

    “我弄坏东西了。”毛丫低着头说。

    “弄坏什么了?”宋欣欣左顾右盼,家里整洁如初,没看到坏了什么东西。

    毛丫一指ipad,“这个坏了,不亮了。”

    宋欣欣拿过来点了下圆键,根本就没坏啊。

    毛丫很纳闷,宋欣欣却明白了,平板电脑自动黑屏,被毛丫认为自己弄坏了昂贵的东西,惶恐不安,所以躲在桌子底下。

    “没坏,好好的,看妈妈给你带的什么好吃的。”宋欣欣拿出肯德基外卖,和“女儿”吃起来,毛丫显然没吃过这么高端的垃圾食品,吃的津津有味,吃完了还要舔手指。

    ”好吃么?”

    “好吃!”

    “还想吃么?”

    忽然毛丫不说话了,将手中的汉堡小心翼翼用包装纸包好,放进纸盒子里盖上。

    “你这是干什么?”宋欣欣奇道。

    “明天去医院,带给奶奶吃。”毛丫很认真的说道。

    宋欣欣觉得嗓子眼发堵,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

    吃完了饭,毛丫收拾桌子,打扫的干干净净,还会拿抹布擦桌子,勤快的不像她这个年龄的孩子,这也难怪,毛丫一直跟着奶奶干环卫,别说是家里的清洁卫生,就是大街她都扫过。

    宋欣欣开始考虑怎么睡觉的问题,从外婆去世后自己就单身居住,家里忽然多了个人,真有些不习惯。

    “我想回家。”毛丫小声说。

    “这里不好么?”宋欣欣奇道。

    “好,可这不是我的家。”

    “你家在哪儿?”

    “在街上。”毛丫也说不出个具体地址,但宋欣欣知道,毛丫心中的家,是王凤霞租住的房子。

    “行,妈妈带你回家去看看,拿些东西,然后再回来住,好不好?”

    这回毛丫点头了。

    宋欣欣打了几个电话,查到了王凤霞的暂住地址,带着毛丫打车前往铁渣街,毛丫的“家”就在这儿的一处出租屋,杂乱的院落门口摆着两个简陋的花圈,是环卫处的同事以集体名义送的。

    院子里坐着两个人,笔挺的西裤一尘不染的皮鞋,一看就不属于这里,他们正在和王凤霞的儿子、媳妇谈善后处理事宜,宋欣欣没有上前打断,在一旁静静听着。

    “张先生,你母亲已经去世,人死不能复生,不如把精力放在活人身上,这样,我的委托人答应先给你三万块慰问金,如果你能尽快火化尸体,另外再给你五万,一共是八万块,你考虑考虑。”

    王凤霞的儿子张小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媳妇却很精明的样子,代替丈夫进行交涉:“我婆婆才六十,还能再干好几年,她老人家省吃俭用,每月工资都贴补我们的,我苦命的婆婆啊,让畜生活活咬死了……”

    媳妇说着就抹起眼泪,给对方施加压力。

    ”这样吧,火化后再加两万,不过你们要签署一个东西,承诺不再追究。”律师见惯了这种农村刁妇,才不会被她压制住,所谓的让步不过是策略而已。

    “再加两万,一共才十万……”媳妇嘀咕道,“婆婆每月工资千把块,一年就是一万多,再干个十年,也有十万,干到八十,就是二十万……”

    律师冷笑:“账不是这么算的,你婆婆每月工资六百元,加上各种补助和加班费,才八百出头,还要付房租,还要养捡来的孙女,吃喝上再节约,一个月也要三四百吧,再说王凤霞已经六十岁,患有各种慢姓病,且不说环卫处不能让她干到七八十岁,就是能,到时候也是满身伤病,住院看病可是大头,你能负担得起?现在人走了,一了百了,丧葬费不让你出,你还想什么去?还不如拿十万块回家,一点力气不花,反正这么妈你也是三两年不来看一回的。”

    媳妇在乡下也是个角色,听了律师的话就开始瞪眼:“你们城里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十万块就要买一条人命,太不把俺们农村人当人看了,十万块,绝对不行!”

    律师摘下金丝眼镜,慢条斯理的擦着,和颜悦色道:“好啊,你去告啊,你尽管去告,李老板在近江的势力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他是省政协委员,省里市里关系多着呢,再说他也是受害者,两头藏獒价值千万,就这么说没就没了,他也正一肚子火呢,你们要是去打官司,一分钱也捞不到!”

    旁边另一位年轻律师负责唱白脸,“大姐,何苦呢,民不与官斗,你看法院、政斧门口那些上访的,有用么?再说就算你告赢了,你妈已经六十岁了,每月工资就这么点,法院判下来的赔偿金,指不定还没十万呢,听我一句劝,拿着钱赶紧回去吧,何苦闹这些没用的,这样吧,我帮你支个招,告环卫处,绝对能弄一笔赔偿金,我可以给你当律师,费用可以打八折,公家的钱么,和私人的钱不一样,这个官司好打。”

    金丝眼镜见对方有退缩的意思,立刻加码:“你不是有个儿子在上技校么,如果你同意签署文件,李总会考虑给你们的儿子安排工作。”

    张小柱两口子对视一眼,觉得差不多了,一起点了点头。

    律师拿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让他们签字画押,然后拿出三万元现金来递过去,媳妇接过来蘸着唾沫一张一张的点着,发现不对劲的票子还拿出来对着亮光看水印,检查的一丝不苟。

    钞票点完之后,张小柱拿起笔,在协议书上歪歪扭扭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写了一张收条。

    “那我们就先走了,火化后再付余款。”律师完成任务,起身告辞。

    律师走了,张小柱两口子窃喜不已,媳妇说:“值了,上回咱村老徐家的三姨,被车撞死才赔了七万,咱娘死的不亏。”

    忽听旁边一个声音冷冷道:“十万块就把你妈给卖了,你们还是人么!”

    “你是谁?”张小柱两口子看着这个陌生的黑衣高个子女人,她身旁的小女孩倒是认识,正是母亲捡来的孤儿毛丫。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