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十五章 学籍不好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觉得小腹很疼,这种感觉就像当年他上初中的时候被街上的混混用台球杆狠狠捣了一下那样,这一刻他知道,自己中弹了。(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

    驾车的男子惊慌失措,并没有继续开枪,而是挂倒档仓皇离开,刘汉东强忍着剧痛拔出七七式手枪,枪没上膛,他知道这种枪是可以单手扣动扳机护圈上膛的,以便增加实战中的效率,抢得先机,可是扣下去之后只觉得护圈回弹的力度很大,手都打得疼,连续开枪,砰砰砰,子弹打中了汽车的引擎盖,因为子弹威力太小,大概只是打到了风扇,汽车的行动并未受到影响,怪叫着逃离。

    工厂里冲出战友,端着自动步枪向汽车射击,可是距离已经很远,没打中关键位置,汽车在开阔处一个甩尾摆正方向,加大马力逃窜了。

    因为车不停在附近,同事们没法追击,只能恨恨收枪,耿直过来查看刘汉东,只见他坐在地上,背靠着电线杆,防弹衣的半圆形下摆上,嵌着一枚已经变成蘑菇状的手枪子弹头,青烟袅袅,子弹头陷进去一半,要不是这件防弹衣规格较高,刘汉东就得重伤。

    “奔雷手,怎么样?”小方上前要搀扶刘汉东。

    “别动他,先缓一缓。”耿直制止小方。

    这颗子弹打穿了车门再打中防弹衣,动能被消耗了许多,但依然强劲无比,小腹又是人体最柔软的部分,里面是肠子,经不起重击,刘汉东脸色很难看,扭头呕吐起来,吐了几口才舒服,解开防弹衣,慢慢站了起来。

    “车号我记下来了,是江cwz235,车型是老款别克君威,右车门上有弹洞,大概三十来岁,戴眼镜,蓝色竖条纹衬衫,三七分头,大众脸。”

    刘汉东慢慢说道,耿直听完,立刻请平川同行进行协助,全市缉拿这辆别克君威,并且请当地公安机关提高警惕,这是穷凶极恶的毒贩!

    方正要搀扶刘汉东,被他拒绝:“屁大点事,又没打着。”自己拎着防弹衣走了回去,找个地方坐下,从防弹衣上抠出蘑菇弹头,又拿出昨天的手榴弹保险销,不禁苦笑。

    “刚到禁毒大队不足一天,就收到两份礼物,怎么样,开心吧?”小方坐过来,递给他一支烟。

    “简直爽死了。”刘汉东说,他也是战场上过来的人,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但是对缉毒警这种整天游走在死亡线上的生活还是有些不习惯。(WWW.suiMeng。COm)

    方正抽了口烟,悠悠道:“其实我也遇到手榴弹,是耿大队救了我,他一脚把我踹开,扑在冒烟的手榴弹上……”

    “怎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刘汉东不解。

    “那是一枚哑弹,二战时期的家伙,失效了。”方正拍拍刘汉东的肩膀,“奔雷手,放宽心,越是不怕死的,子弹越是绕着你走,也活该你倒霉,我们攻坚的一个案子正到了冲刺阶段,最近特忙,平时也不是天天枪战来着。”

    远处耿大队和当地缉毒中队的警察发生了争执,大概是关于管辖权的问题,耿大队要把人犯和罪证都带走,当地警察说他们也盯了这个地方很久了,坚决不放。

    “好吧,我让禁毒总队的领导和你们领导打招呼。”耿直拿起了手机,可是打了几个电话未能奏效,因为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找不到大领导进行协调。

    协调需要时间,耿直留下看守的人员,让弟兄们进城吃饭。

    民营工业园很萧条,方圆几公里没有卖早点的地方,方正带着刘汉东和几个伙计,驾车在附近转悠,发现一处卖包子胡辣汤的摊点,于是停车吃饭,点了几斤包子,每人一碗汤,刘汉东四下打量,这里是平川市郊,时间尚早,街上门面开的不多,对面是一所学校,挂着平川第一高级中学的牌子。

    咦,浣溪不就是这所学校出来的么,都说平川一中是北清学子的摇篮哩,穷地方的学生就知道拼死学习,升学率比省城这些名牌高中都要高,基本上九成学生都能上大学,每年都有好几个被北清大学录取的好苗子,不过真没听说这些学生毕业之后有什么大成就,估计是过于刻苦的学习耗尽了灵感和想象力吧。

    早点摊开在一所旅社的楼下,这旅社是面对陪读的学生家长的,平川一中校风极严,学生谈恋爱的情况几乎没有,所有并不像其他学校附近的旅馆那样,名为旅馆,实为学生廉价炮房。

    旅馆是24小时开门营业的,此时从里面出来两个人,刘汉东不由得站了起来:“梅姐,浣溪。”

    真是巧,梅姐和浣溪就住在这家旅馆,想必是到平川一中来办事,昨晚来不及了先住一夜今天早起吃饭去学校办事。

    “哎呀大东,怎么你也来了。”梅姐看见刘汉东,满心欢喜,浣溪只是在一旁静静站着。

    刘汉东招呼她俩坐下,又点了两份包子辣汤,方正也不搭话,只顾自己吃饭,他是刑警出身,梅姐一身风尘气怎么瞒得过他,为避免尴尬,还是别问的好。

    刘汉东倒没这些顾虑,他问起浣溪的学籍问题,梅姐立刻愤愤然起来:“现在的老师和我那时候真没法比,眼睛里只有钱,不给他们上供就不给办学籍,说是什么怕往届生影响升学率。”

    “往届生不占升学率的吧,只计算应届生。”方正插了一句。

    梅姐说:“我也闹不清楚,反正是老师也找了,教导主任也找了,校长也找了,就是不给办事,我还不知道,这帮道貌岸然为人师表的,就想着占便宜哩,要不然给钱,要不然给人,简直就是禽兽!”

    浣溪咬着嘴唇低下头。

    “还有半拉月就高考了,再不办学籍怎么行,白耽误一年,我找他们去!”刘汉东一拍桌子,盘子碗乱晃。

    “我看行,你穿警服去,有面子。”在梅姐心里,警察就是最大的,社会上不管是谁,都得给警察面子。

    刘汉东没说话,毕竟他还在执行任务之中,私自跑出去算怎么回事,无组织无纪律啊。

    方正拿起手机,打给了耿大队:“耿大,奔雷手有点事儿要办,能不能给他一上午的假?嗯,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笑呵呵道:“行了,帮你请了一上午的假,抓紧办事。”

    刘汉东左顾右盼,干咳一声道:“把家伙给你吧,我带着不方便。”

    他指的是配枪,那把七七式。

    “没事,你带着吧,别弄丢就行。”方正吃完了一抹嘴,拎着外卖的包子上车走了。

    七点钟了,平川一中的早自习铃声响起,三人吃了早饭,前往学校再次为浣溪申请学籍,重点中学的大门没那么容易进,门口站着俩保安,还有一位很负责的老大爷。

    刘汉东的警服果然好使,大爷和保安都对他客客气气,简单登记后进入学校,浣溪高中就是在这里读的,熟门熟路,带着他们来到高三年级组办公室,找到了自己曾经的班主任。

    这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戴着近视眼镜,她的态度很不热情,一口回绝:“老师管不了这个,上教务科找去。”

    于是又前往教务处找领导,路上刘汉东问浣溪:“丫头,你老师看样子不喜欢你啊。”

    浣溪说:“俺家太穷了……”

    “穷不穷有什么关系,老师不是喜欢成绩好的么?”刘汉东奇道。

    “我去年落榜了,耽误了学校的升学率。”

    “哦,这倒是有可能。”

    来到教务处,一位国字脸的中年教师正准备出去,衬衫雪白,西裤笔挺,还打着领带。

    “王主任,我们又来了,蓝浣溪的学籍还得麻烦您。”梅姐上前拦住此人。

    “我说过了,不好办,学校有学校的政策,再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报名都截止了,没法办,我要去教育局开个会,你们有事找别人吧。”王主任看看手机,匆匆走了。

    “等等,需要什么条件,您尽管开口。”刘汉东叫住了他。

    王主任看看刘汉东:“你哪个单位的?”

    “近江刑警。”刘汉东颇为骄傲的报出自己的单位。

    王主任显然对近江的警察没什么兴趣,如果是平川的警察他或许还能利用到,摇摇头道:“不是什么条件不条件的,是政策不允许,政策是学校定的,你们有意见就找校长去。”

    说完继续下楼,刘汉东束手无策,难道掏枪威胁王主任不成。

    一个瘦瘦的男教师路过,扶了扶眼镜道:“这不是蓝浣沙同学的姐姐么。”

    浣溪的弟弟今年上高一,也在平川一中,学习成绩极好,老师们对他都有印象,因为姐弟同在一个学校,所以老师们对这对姐弟有些印象。

    梅姐跟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抓住这位老师请求协助,老师摇头道:“我帮不上忙,学籍的事儿都是教务处管理的,高三年级组的还能说上话,我是高一的,挨不上边啊。”

    梅姐问:“到底有啥政策不让往届生考学啊?”

    老师说:“往届生当然可以参加高考,不过平川一中很重视升学率,应届生还管不过来,哪有精力管往届的。”

    梅姐说:“妮儿学习可好了,绝对能考上重点,不给学校丢人,还能给一中张脸哩。”

    老师说:“一中最不缺的就是好学生,再说往届生不占升学率,她就是考上哈佛牛津也没用啊。”

    梅姐都快急哭了:“妮儿苦读了一年,不能白搭工夫啊。”

    老师说:“你急的啥啊,高考不一定要有学籍啊,有同等学力的社会人员都可以报名参加,哪怕你八十岁了呢,只要愿意就能去考。”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