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84.三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时我们大多是留着泪挥别在北干的,队的,大多数人跟我一样,觉得前途未卜。(wWw。SUiMenG。com)有些人想投笔从戎,一开始宋哲元的部队也招收了一些大学生,然而很快他们就因为西北国防政府的命令被遣返了回来,乃至已经上了火车,还有人在不停的咒骂,认为西北政府是在扼杀他们爱国抗日的热情。火车开得不快,沿途不断有逃难的民众企图登车,然而荷枪实弹护卫我们的士兵们坚持不让拖家带口的难民上车,很多同学都跟他们理论,学校的教授也帮着劝说。最后那些当兵请示了上级之后才适当的接受了一部分家庭,得到胜利的消息,我们都欢呼了起来

    很多同学走得太急,身边都没有几毛钱,正在我们觉得要饿肚子的时候,沿途停靠的车站无偿的给我们送来了烙饼和饮水。不过也不是所有车站都能保证,而且那些接收的难民家庭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那些饿的脸色发青的孩子我们中不少人省下自己的口粮送了过去,虽然自己挨饿,但是看到这些孩子吃饱后的笑容,我们就非常的满足了

    南下的火车不断为北上的兵车让路,就这样。我们足足花了十几天才进入了西北的腹地,进入灵宝的时候车上做了一次检查,那些被我们带上车的难民全部被清空了下车,听说他们将后续列车送往宁夏、青海和新疆屯垦。我们由衷的祝愿他们好运。

    。车子是夜里过的西安,对于这座据说是西北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我们一点印象都没有,其他车厢倒有几名西北籍的学生,不过他们眉飞色舞的讲解大多数人都不相信,的确比北平还大。比上海还繁华,这又怎么可能呢

    “    不过后来我们都相信了,因为在宝鸡到天水的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如此众多的工厂,远远望去。西北钢铁厂如林的烟白不但给了我们,也给了学校的老师们以强烈的震撼,原来西北已经完完全全的走到了国内的前头。。

    火车进入西北以后,节奏似乎一下子快了许多。我们特意向车上的列车长了解了一下。(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原来和国内大部分铁路相比西北所有的主要铁路干道都已经建设了复线,而且西北的铁路四通八达也进一步的分流了输运的压力,更让人吃惊的是,西北还不断在进行大规模的公路建设,同样缓解了铁路输运的负担

    。火车又经过了兰州这座西北的政治中心,不过很可惜,我们还是没有停下来,又开了两天的时候,在谁都没有听说过的青海省的省会西宁终于按下了脚步,我们彷徨的从火车站出来。迎接的卡车已经到了,又开了大约二十几里路,一座据说原本是青海第一高级中校的校舍出现在一片白杨树林畔,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了。。

    虽然不大宿舍里要塞好个人,为此每2个人才能共用一个储物柜和写字台,但是我们已经很满意了。而令我们更加满意的是,刚刚抵达学校,西北教育委员会青海分会就给所有人发放了棉大衣、毛巾、牙刷、牙粉、肥皂、厕纸等生活必需品,同时宣布所有人都可以申请无息的学贷金用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于是所有人都跑去申请,不过申请的条件很是苛玄,不但每年不能任何的一门功课不及格,而且拿到毕业证书之后还要为西北政府服务十年。然而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谁也没有办法了。因此除了几个身边还有钱的,还想找到自己家庭的以外,所有人都签字了

    开学了。然而让我们很受伤的是,我们遇到了这座学校原来的主人,这些青海的高中生是回来搬运学校器材和书籍的。跟他们交谈的结果是,在西北,除非是学习不好的高中生被迫选择文科以外,绝大多数的人都眼里只有西北理工、西北军医大、西北农林水利大学、兰州铁路专门学校、天水电力专门学校等所谓的理工科名校。而即便是那些最终选择了文科学习的学生,绝大多数人也只向往进入兰州法律专门学校、迫化外国语专门学校、酒泉师范大学之类的功利性大学。至于我们这些北平知名的文科大学却被人批评为华而不实和毕业后最多只能去当记者

    “伯答兄、兆贤兄、月涵兄”西北教育委员会主席刘治洲、副主席任鸿隽和西北理工的校长赵元任微笑着跟从平津撤出的北大、清华、南开的三位校长打着招呼。“说起来我们还要感谢日本人,若非他涧书晒加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阅读好去处。讲攻。我们西北教育界什么时候能捡到这么大的便…讥尽来也是,器材、资料倒也算了,三校数千名大学生也不过尔尔,但这数百名的教授、教师可是不可多得的一笔宝贵财富。“对了,三位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当然刚才那句话只能算是调解气氛的笑话,接下来才是重要的。“钧座已经说了,就算西北的家底全部打光了,借钱也不会耽误了西北的教育

    “戴总司令高瞻远瞩,实在让我等佩服张伯答原名寿春,字伯答,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南开女子中学就是他一手一脚建立起来的。他提倡教育救国,办学方针注重理工科教育,反对学生介入社会政治活动等等作法跟西北的教育宗旨不谋而合,因此一上来就感觉彼此之间非常的亲近。“说实在的,没有想到西北为我等做得那么好,要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那就有些过了”。说到这张伯答看了看其他两人。“既然定五兄问起来,我还是老着脸皮提上几个吧刘治洲点点头。    “第一,撤出平津的时候非常仓促,还有许多学生散落在华北。希望西北能予以联络、护送。”

    “这件事?”西北的三人对视一眼,张伯答的要求不简单呢,且不说这些召集离散学生有如大海捞针,就说现在华北战事正炽,西北方面哪有这么大的精力花在这上面。“我可以跟有关单位协调一下。”刘治洲当然不会直接跟交际处这样的情治单位打交道,但跟西北国防政府主席王丹萍说一声想来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有一,就有二,还请伯答兄继续。”

    “其二,听说西北有学生联合会、教师联合会这种的组织”。张伯答也不客气直抒胸臆。“我和兆贤兄、月涵兄都是做学问的人,不希望政治介入教育,还望定五兄能约束这些组织,请他们不要干涉三校学生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任鸿隽摇了摇头。“伯答兄这是掩耳盗铃呢的确,整个抗战方兴未艾。要让年轻学生关起门来读书这简直是幻想。“青年人热情如火,国难当头之际,想让他们不挺身而出是不可能的,而且真要是连国恨家仇都不顾了,这些孩子也就废了这个道理张伯答不是不懂,然而他的要求只不过是不要让政治纷争取代了学术自由。“我能理解三位的苦心,可是这些年轻学生们未必会理解,而且三位对西北的学联、教联怕有误解,这两个运动中的确有政府的影子,然而政府的目的是疏导而不是控制”任鸿隽也是个实在人,他并不了解学联、教联中有警务档案局的特务出没的实情,当然,在场的刘治洲和赵元任同样也不是很清楚。“也不会因此干预学校的正常学习。”

    “如此我等可要拭目以待。

    。蒋梦麟同样一贯不主张学生参加政治运动,认为这是“中国的成年人和老人不肯出来负责任的必然结果”而“未成年的一代人应该有安心求学的权力”因此任鸿隽这么一说,他倒也是将信将疑。

    “那我就再说说第三个要求。”虽然对方是婉拒了。但面子上给的足,张伯答等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因此只得继续着最初的话题。“我们听说,西北各校有许多的外籍教授、能不能请西北的同侪们帮帮忙,安排一下外籍教授到三校来授课

    “安排洋教授过去给三校生上课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可不是单方面的事赵元任笑了起来。“三校方面的教授资源,西北各校之间也垂涎:尺呢,是不是就请伯答兄、兆贤兄、月涵兄一并做个互相交流的计划,大家共同前进嘛。”

    “我看完全可以。”虽然梅贻椅在平津三校校长中是最年轻的,但是由于蒋梦麟的退让、张伯答的谦逊。因此反而是他来做这个主。“这样对大家教学质量的提高都有好处。”梅贻砖向来主张通才教育的。曾经有过“学问范围务广,不宜过狭,这样才可以使吾们对于所谓人生观得到一种平衡不偏的观念。对于世界大势文化变迁,亦有一种相当了解。如此不但使吾们的生活增加意趣,就是在服务方面亦可以加增效率。”这样的论点,因此支持三校跟西北各校交流也是顺理成章的。

    “这样的好事,你们可不要把川大给拉下了。”任鸿隽可是前任的四川大学校长,自是要为川中学子多考量一点的,一看这边都谈妥了。居然没有四”方面的事,不由得着急了起啦。“要进步,大家一起进步嘛

    “叔永兄,没有人会忘记四川大学的顿时室内一片笑声!,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章节更多,支持作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