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66.战平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田口廉也最近有点烦,诵讨日本驻北平的情报机关的 激报,他凡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整整三个旅的中**队已经把自己团团围住在了永定河东岸这片丰台西南至宛平东南的平原之上。若是第一联队实力一如开战之前那般完整,即便是再有一个旅的中**队加入,他也无所畏惧,然而在开战时就已经被抽调了三个中队的第一联队在之前的几天中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尚未补充完毕,又遭到了杨虎城部的包围突袭。时至今日分散在这周遭七八个村落里的日军加起来不过7个残破的步兵中队、2个丢盔卸甲的机关枪中队及3个炮小队和若干个工兵、插重兵小队和医566.战平津护兵分队,总兵力已经萎缩到编制兵力的强,更致命的是机关枪和火炮的数量更为不足,幸而还有一个配属的装甲车分队2辆作为移动火力支撑点,否则这仗也不用打了。

    更让牟田口心烦意乱的是,援军第二联队正在和南苑一线的杨虎城部另一个军对峙,而驻屯军总部和旅团部也在穷于应对第殇师在天津的反攻,不克分身,也就是说,一切只能靠自己这点残兵坚持了。也许明天就好了,牟田口自我安慰着。但他心里明白,就算明天力师团高木支队和第师团的先遣队能开赴天津,但轮到自己这边至少还要一段时日。也许这里就是自己为帝国尽忠之地了。虽然有了如此的觉悟,但牟田口并不甘心,他只想活着佩戴金星。而不想死后享受特晋的殊荣。

    “长官。”扭曲、弹跳的火光倒影落在一旁的牟田口的脸上,显的格外的狰狞,正在他绞尽脑汁考虑怎么绝处逢生的时候,一名少尉电信军官匆匆的跑了过来。“接到松室机关长的急电。”说着少尉把手中的电文呈566.战平津了上去。“今夜,支那军队将对我军进行夜袭。”

    “大刀队。”牟田口装出一副威压的样子接过电文低头仔细的看起了无耻汉奸出卖给松室孝良的最新机密。“立玄通知各大队、中队做防炮击准备。”只不过看了第一眼。牟田口就跳了起来,看玩笑,杨虎城部和冯治安部加起来一共有四五十门各式火炮,这样的火力密度又怎么是自己只有6门们公厘步兵炮和4门纽公厘迫击炮的小炮队可以直接抗衡的。“命令执旗官,做好焚毁联队旗的准备。”

    “长官。”牟田口身边的日军军官一听不干了,军旗可是军队的象征,焚毁军旗表明这支军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虽说日后还可以打肿脸充胖子重建起来,但传出去。在别的部队面前可要矮人一头了。

    “我知道,不到全军玉碎,我不会命令烧掉联队旗的。”牟田口摆摆手。“现在给我各就各位,支那军队的进攻随时随地会开始”牟田口煽情的说道。“为了不使联队旗蒙羞,诸君,今夜将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夜晚!”

    “为什么要我们离开。”就在日本人如工蚁一样拼命加筑永定河东的防御工事的时候,南苑第6集团军内的学兵团驻地却吵吵嚷嚷开了。“国难当头,大学生就不能投笔从戎,这是谁家的道理。”对于戴季良要求宋哲元执行的将国家复兴的种子强制送往后方的决议,非但已经将这些大学生视为自己未来统治地方骨干的宋哲元万分不满认为戴季良是从中截胡,就是这些热血的爱国青年也感到军方高层看不起他们的力量是对他们辛勤操练的不公。“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不走的”说到这,几个学兵代表冲着身后的那些学兵们大喝着。

    “起歌!”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四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们齿军不是孤军。看准那敌人,把它消灭!把它消灭!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激昂澎湃的歌曲唱出了年轻人的心声,看着饱含着热泪的这些大学生们,负责主持学兵团工作的第 丑师师长赵登禹也露出了一丝不忍的神色,然而军令如山,更何况他也明白一个大学生在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同学们,战士们。”赵登禹站到了人群的前列。“我理解你甘的心情,但是,请你们也理解上峰的这道命令。”赵登禹斩金截铁的说着。  “国家和你们父母培养你们到现在是极不容易,你们的才能不能浪费在普通士兵就可以胜任的战场上,后方有更多、更重要的位置在等着你们。”赵登禹情深意切的说着。“我也就比你们年长几岁,听我这个大哥的话,立玄后撤。”

    “轰!”震耳欲聋的炮声次第响了起来,从方向和时间上来看,这是对牟田口联队的炮击开始了。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学兵们翘首仰望西南面此起彼伏…棚诈产生的耀眼白光。吊然他们并不知道战局的具体发灿刚驯二少人还是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这是对日军一个联队的围歼的开始。“打得好。狠狠教这些王八蛋。”

    “同学们、士兵们。”赵登禹的话把学兵们的注意力拉了回来。“这是两个民众之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恐怕只有当其中一个民族彻底倒下了,战争才会结束,因此,这将是长期的抗战。”赵登禹的声音压到了雷鸣般的炮声。“你们是国家的希望、是国家的未来。我们不能浪费有限的希望,也不能轻易挥霍国家的未来。”赵登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所以,现在回去拿行礼吧,我会安排人护送你们回学校。然后跟着学校一起后撤。”看着还有人想争辩的样子,赵登禹脸一板。“我想你们在这些日子的练中应该已经学会了什么是军人准则。没错,服从命令最大的军人准则。所以,现在我命令,全体都有了,解散。拿行李!”

    “勉之兄,你们的炮击怎么停了。”虽然断断续续还有迫击炮弹爆炸的声音,然而这些却只是第歹师单方面保持着漫射的状态,不知所以然的何基汗带着一头雾水把电话打到了武士敏的指挥所。

    “不说准备射击半个小时的嘛。该不是炮弹都打光了?”

    “是岂标兄嘛,我是冯钦哉呢。”对面传过来的声音却让何基汗吓了一跳,居然是一军之长到了前线。不过想想也是,据说杨虎城都亲自到了最前线,以第7集团军身先士卒的老传统,想来这也是应有的事。“勉之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说,日本人好像有了防备,再加上天黑。炮击的效果不好。”冯钦哉还有一句话没说,日本人的阵地呈带状分布,虽然方便从中斩断,然而对于炮击的要求就相对要高了,万一延伸射击过头了,岂不是要砸在自己人头上,造成误伤了嘛。“所以。炮兵要移动一下阵个,抵近射击。”杨虎城部的炮兵部队中下级军官中有相当一部分曾送到西北陆校就读,因此抵近射击对他们而言可谓是最拿手的炮击方案。“另外不给鬼子出来放风机会,咱们怎么才能大量杀伤呢。”

    “冯军长这个主意高啊。”虽然不是一个系统,但何基芹还是对友军的长官小小的拍了一句马屁。随即又给出了一个更好的建议。“是不是,咱们派人虚张声势一下,这样就更容易把鬼子从乌龟壳里给调出来了。”

    “好!”随着这句好,停滞的喊杀声和噼里啪啦的射丰声又在夜空中响了起来。几乎同时,日军据守的所有村落都遭到了两军的攻击。虽然只是虚张声势,但不少地方还是打出了真火,这样也给日本指挥官一个幻觉,那就是中**人虚虚实实的确是有一举突破的打算。

    “乓!”一名正在冲锋的中**人被里面射来的一发日军六五弹打中了胸部,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反向退了半步,随即手一张,紧紧握着的步枪颓然的落在地上,在不足半秒中之内,士兵轰然的倒在了地上。“二柱!”谁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随着鲜血从胸口和嘴角溢出,他的思绪越飘越远,娘,儿子不孝了。  “杀!”一声微弱的叫声之后,这个连姓都没有留下的战士就倒在了血泊当中。然而在这个注定充满杀戮的夜晚,一个士兵的死,对大局根本无足轻重,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好极了,日本人的火力点基本上都暴露了。”隐蔽的观察哨发回来最新的情报,让杨虎城部的炮兵指挥官如获至宝。“立刻把参数报下去,命令各炮连,完成标定之后。立刻开炮,一定要把鬼子的乌龟壳给我砸了!”

    隆隆的炮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带着呼啸声降临的炮弹迸发出中国人复仇的怒火,在飞腾的火焰中,四溢的弹片横扫着一切,把行有阻拦的或试图阻拦的统统打成了碎片。

    “长官,络驻庄的三中队请求指导。”

    “长官,东老庄的高桥队的通讯中断。”

    “长官,榆树庄的炮兵第驯、队报告。一门刃公厘步兵炮被支那军炮火摧毁。”

    炮击过后华北驻屯军第 联队方面哀鸿一片。然而雪上加霜的是,中**队真正的打击开始了,矫健的大刀队员和提着刺刀的武士敏部发起了坚决的进攻,一下子,四面日本人告急。

    “清水节郎。”牟田口看着紧张的布满汗珠的情报军官,装出一副沉着的样子,命令着第三大队第八中队的中队长。“你带预备队去救援骖鸵庄”看着扎在月经带。领命而去的清水,牟田口摇了摇头。“命令,其余各部,击退当面之敌后向核心阵地转进!”,女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