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最后的和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田代司令官阁下,嫡讨西北的斡旋,宋哲方新沂被馏背“府正式授予了第六路军总指挥的职务,所部第出军也正式一分为二扩编为第曰军军长张自忠和第力军军长冯治安两个军,因此哪怕是面对田代皖一郎这个咄咄逼人的日本驻军头目,脸上也是带着笑容。“关于龙烟铁矿的协议暂时有些困难。不过,沧州石门铁路已经没有问题了,相关的协定马上可以签署。”

    “沧石路能定下来,的确是可喜可贺啊虽然日本国内政坛出现了一股对华怀柔的风潮,但日军少壮派军官已经抱定了在中国大打出手的宗旨,以至于田代这个司令官也不得不游走在两种势力.最后的和平的中间。“不过,仅仅一个,沧石路的建筑并不足以表明两国之间的亲善”。田代由于有严重的心脏病,因此发紫的嘴唇艰难的吐着含混的字样。“塘沽筑港、、白河水利、龙烟铁矿、井险煤矿等诸多两国合作的项目还请宋将军多多催促才是

    “关于塘沽筑港的问题,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宋哲元微笑的回应着,通过华北主要指挥官会议后的私下会见,他已经弄清楚了戴季良的心思,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能拖一天是一天,这也合了他自己的心思。“只是还有若干细节问题需要再一步的进行磋商。”宋哲元一副很乐观的样子。“估计再有十天半个月,双方也能敲定下来田代微微的颌了颌首,宋哲元腹诽着,但脸上的笑容却更盛了。“白河水利、井险蝶矿和龙烟铁矿则涉及到地方民众及最初实业者的切身利益,因此还要再三说服为好

    “这可是不是拖定的理由田代还没有说话,陪同会见的天津日总领事崛内干城突然插了一嘴。“现而今有多种不利于两国友好.最后的和平的传闻。为了避免两国之间因为误会而发生不愉快的事件,贵方应该尽早答应我方合作的意向

    “总领事的话,我是明白的虽然崛内干城的话听上去有些威胁的成份,然而这却是他为了避免日军内部强硬势力挑起战争而处心积虑想出来的唯一解决办法,在他看来,只要中国在经济上成了日本的傀儡。那么战争自然也用不着打了。对此。显然宋哲元走了如指掌的。

    “不过,事情要一件一件办,只要双方都抱定东亚和平的思路,双方总归能谈妥的

    鉴于中国和交通两家银行最终未能彻底在南京手中,又鉴于西北票的强势地位冲击了:行发行的弱势法币,因此,南京决定正式组建中央储备银行,试图以此为新的央行,并在适当的时候将发钞权从三大行手中回收,从而创造出一个,能和西北银行对抗的国家银行。

    然而,对于南京的图谋来说,困难的不是西北银行的抵制,而是日本人在华北及福建沿海的走私活动。据南京财政部的统计,光民国二十六年前三个月,就已经累计查获日韩浪人走私的各宗铜圆近十五万元的面值。这还是查获的部分,没有查获的。和查获后暴力冲击海关缉私人员的走私铜圆的数量据说更是高达已经查获部分的五倍以上,这就愈发的让现有法币的地位变得更加炭妾可危了。

    非但南京的中储行设立因为铜圆走私有夭折的危险,中国民间各银行和小型钱庄更是在铜圆走私的冲击下陷于了破产的边缘,以至油横滨正金银行总经理、日华贸易协会会长儿玉谦次率领的日本经济考察团刚到上海,就被设宴款待的上海商会会长周作民抓住这个问题狠狠的责问了一通。

    “校长戴笠向蒋中正报告着。“根据军统的调查结果,自从中央和西北的协议确定之后,截止到这个月月底,西北已经先后从上海、广州、武汉、安庆、杭州等地运走了近一千八百万元的各种机械,有些厂子甚至连同工人、家属都被搬到四川戴笠偷眼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蒋中正,继续报告着。“至于从平津一线撤出的工厂数目也不在少数

    “人家在为中日开战做准备呢。”蒋中正放下手中的波璃杯,微微眯上眼睛,若有所思的扫了眼西北方向。“雨农啊,你的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派人和宋哲元、韩复桑他们联络了庞炳勋的力量太弱。东北军和第口军跟西北的关系太紧密,而晋军阎锡山绝不会轻易上了南京的当,因此只有宋哲元和韩复桑这两个承袭了冯玉祥衣钵的势力可以利用了。

    “两个人也表态了,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会按照中央的意思行事。”当然,对于这两个人的话。戴笠是不会全信的。“军统的人也已经潜伏下去了,若走到时候宋、韩狐疑不定的话,我们也有补救的机会。”

    “最近冯焕章的动行…报告嘛。”冯玉祥现在看卜去是枯木逢春了,不但复甩个寸委会的副委员长,又成了五届三中全会的主席团成虽,一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样子,若是仅仅如此,蒋中正还不至于如此忌惮,更关键的是,这个冯焕章不但跟赤俄大使眉来眼去,而且还几次三番跟孙连仲等旧部联系,其野心可想而知。

    “冯玉祥似乎从赤俄方面搞到了一笔钱。”正如德国人曾经在南京、西北和广东三方面同时押宝一样。赤俄也是同时开展了多方面的游说和谈判,不过比起远在欧州的德国。赤俄的条件有利得多,非但有亲自秦养的忠实信徒,而且还有一大帮旧人情在,而且赤俄又舍得花钱,所以才会造成了某些人的野心复燃。“所以不但封官许愿,而且出手大方,一次就给了孙连仲十万元,而且还答应从赤俄运来的军火中调拨一部分给第茁路军。”

    钱到无所谓,不过十万元,激不起什么浪花,但是军火就不一样了。要知道第劲路军辖第刃、第勾军和张华棠独立第必旅在内的三个师又一个旅,系中央军序列中少数极端杂牌的队伍,非但轻重机关枪和各型火炮的数量少得可怜,就是步枪到现在还在使用老套筒、曼夏利、金钩步枪、粤造六八步枪在内的七八个型号,因此,这才是致命的诱惑。

    “除了和孙连仲联系以外,冯玉祥还和孙良诚、石友三、鹿钟麟等人多有书信来往”。这些人在直鲁多少有些旧关系,只要有钱、有枪,拉出几千号人的队伍以壮声色也不是不可能的。“甚至冯玉祥还以回泰山旧居整理旧物为由,上个月潜入山东,试图联络宋哲元和韩复桑拥戴自己东山再起,不过,韩复集根本没有见他。”这是想当然的,连南京和西北韩复集都再三提防,又何况自己这位老上司呢。“宋哲元也只派了萧仙阁出面敷衍

    “孙连仲这边你要盯紧一点。”虽然对冯玉祥的图谋有所警惧,然而对方现在居然试图给西北捣乱。蒋中正当然乐见其成的。“至于华北方面则不要影响大局戴笠会意的点点头。“另外赤俄大使已经告诉我,莫斯科答应放经国回国了。你去溪口文昌阁之后替我建一间房子,让他回国后好好闭门念书。”

    “是。”戴笠当然明白这是蒋中正对蒋经国在赤俄的时候公开发表断绝父子关系责骂蒋中正为新军阀的处分。“请校长放心。”话虽如此,但戴笠脸上却是一阵苦笑着。这是什么到霉事,虽然这体现了蒋中正对自己的信任,然而自己一个外臣参与到帝王家事中去,其后果恐怕绝对不会有想象中那么美妙。“学生一定会替经国安排好的。”

    民国二十六年明中旬,终于突破藏北无人区进入南疆的赤军残余主力心口余人再次翻越阿拉塔格山。并沿着嚓拉咯什河谷出现在了和阅、墨玉南方的乌鲁瓦提地区。在的到少量的补给物品之后,他们继续北进,很快跟闻讯而来的西北军守备部队发生了战斗。

    虽然赤军从容歼灭了不到刃余人的守备马队,然而西北一个守备骑兵连里居然配置有四具掷弹筒和大量花机关的事实提醒他们,未来要直面的敌人力量的接大。

    为此,赤军马上在郎如召开了会议,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不少与会的中央委员提出,在人生地不熟的少数民族地区,以赤军现在的力量,哪怕是杀敌一千自损只有一百也是不能接受的。有鉴于此,赤军终于作出北上获取相当的补给品之后,立玄回师群山之中,利用莽莽大山掩护,再向西行进。

    于是月旧日,赤军发动和阅战役。以一部包围和阅和墨玉两城,以主力攻克四周各独立乡镇,在获的了数目不菲的粮秣之后,赶在西北军自叶城一线出动的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安然的再度退入南方山区。

    “扒打小闹,无伤大雅。”接到报告,戴季良如此评论着。“既,是得逞一百次,只要一次被粘上了,就是死路一条

    “更主要的是维区补给不足。现在这点收获绝不够赤军掉头回师的。”张自力补充着。“这就意味着,赤军必须选择一个方向不断前进。”张自力的手划出一条细线。“只要守住皮山、叶城、和阅、于田这条南疆要道,赤军迟早会自投罗网的

    “恭喜钧座,恭喜参谋长。”戴季良还待说些什么,突然一个大夫出现两人的面前。“少夫人安然产下一子,母子平安。”

    “朴初兄,咱们可有孙子了!”戴季良大喜过望,随即拉着同样狂喜的张自力向病房走去!涧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说阅读奸去外!!!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