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44.殷汝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宗墨啊。(wwW.sUiMeNG.Com)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建右所谓漆东防赤自活制;的原漆榆区行政督察专员温州平阳(苍南)金乡人殷汝耕一边用力的拍着身边同为汉奸的温州平阳水头人池宗墨,一边用充满酒臭的大嘴四处喷吐着毒气。“这次翼东银行的开办,皇军可是给予了极大的希望的。”

    “政务长请放心。”池宗墨虽然不像殷汝耕一样娶了日本妻子而的到日本人的极大信任,但他毕竟是先后毕业于东京高等卑范学校和明治大学,再加上曾帮助殷汝耕包养情妇、又是同乡因此也属于殷“最可信赖”的亲信之一,并籍此担任了滦东防赤自治政府的委员兼秘书长,并为日本人的走私品搅乱华北的市场作出不少的贡献。“卑职一定不负政务长和皇军的重托,一定大大的发行货币,大大的为皇军搜罗物资。”

    “这就好啊。”殷汝耕打了个饱嗝,手一挥,一部黑色的轿车就悄然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张贺轩呢?”殷汝耕没有立玄上车,反而用牛眼扫了扫身边,结果被他发现伪涤东政府保安处处长兼第一总队总队长居然不见了。“这小子哪去了?”

    “张总队长已经不行了,正在茅房里吐呢。”当下就有人如是报告着,顿时引发了这群汉奸们的歇斯底里的笑声。“这小子的酒量差得很呢。”

    “那就让他自己回家吧。”摇摇晃晃的殷汝耕摆摆手,冲着身边人交代一句,这才钻进日本人送给他的车里。“走,回公馆。”

    “他们走了。”殷汝耕,走,所有的小汉奸们立刻星散。又过了一会,号称正在茅房呕吐的张庆余却一脸清醒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护兵面前。“走,咱们也该走了”说着,他骑上军马,拨转马头。“冯(治安)主席的人还在等着咱们呢。”

    沈钧儒、李公朴、沙千里等七人的被捕,很快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民国二十五年口月飞日,上海特别市市政府发出布告。宣布他们7人的“罪行”:“李公朴等自从非法组织所谓“上海各界救国会。后。托名救国,肆意造谣,其用意无非欲削弱人民对于政府之信仰,近且勾结赤匪妄倡人民阵线,煽动阶级斗争,更主张推翻国民政府,改组国防政府,种种谬说均可复按。”

    政府的说法一经抛出,顿时引来了举国的非议。(Www.Suimeng.cOM)要知道沈钧儒等七人都是文化界的知名人士。他们从事的抗日救亡活动,顺应民心时局。代表民意民情。政府罗织的“罪行”说到底无非只是“谬说”以言论治罪本身违反法制。何况种种“谬说”未必可以“复按”

    由此,全国哗然一片。

    北平文化教育界进步人士李达、许春裳等四人;天津文化界、星罗(今泰国)华桥文化界劲余人;新加坡全体华侨纷纷致甚南京政府。要求立即释放他们。著名作家罗曼7罗兰、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等世界名人也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了抗议。北平各大、中学校的学生听到这个消息,特地罢课两天,派出铭代表赴南京请愿。口月刀日,北平学生举行大示威,高呼“争取爱国自由、释放爱国领袖”等口号。全国许多报纸把他们称为“七君子”把他们的案件称为“爱国无罪”案。

    而在这些反对、抗议的声浪中。西北舆论界的声音更为的强烈,他们纷纷攻击南京因言治罪违背民权。其中甚至有不少报纸提出立玄觉行国代选举,推翻卖国政府的主张,更是为这场风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口月飞日,张学良以武汉行营主任的名义敦请南京释放爱国人士,戴季良于同日跟进,随后阎锡山、刘文辉、刘湘、龙云、邓锡侯等也纷纷出面要求释放沈钧儒等人。南京政府对此硬着头皮表示要加强侦办。而为了在即将到来的西北国民代表的选举中获得多数,西北各党部向五届中央监察委员会提出弹劾,并严厉宣称。若中央监察委员会无力干预的话,西北各党部将集体退出组织。

    对于西北方面的步步紧逼!南京则也立玄组织了相应的反击,南京中央政治会议随即决定以五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的名义开除反对中央政策、攻击南京政府的西北各党部领导人,由此双方矛盾进一步的升级。

    “子逸先生要搞什么革命委员会,第三党也改称了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看着南京一步一步的把反对者赶进了西北的怀抱,戴季良笑也笑不动了。“友仁兄。关于跟赤俄的谈判进行到了哪一步了?”

    “我们跟赤俄方面一共进行了四次预备会议和六次正式会议。”在短短的时间内进行了如此众多的会谈,可见双方的紧迫程度。“双弃已经就铁矿砂、原油、圳办多原料的输入以及西北轻工业产品的输出达成了一致意兜,赤俄的意见是政治谈判优先,可是戴季良的意思是经济放在第一位,几番争论之后,需要西北牵制日本的赤俄终于再一次作出让步。“目前,双方正在进行关于削减边境驻军,撤除边境堡垒的谈判。”

    “这个。谈判要想办法无限制拖下去。”戴季良立刻指示着。“赤俄素来背信弃义,我很担心一旦咱们真的撤出了,到时候东面一开战。赤俄就会不宣而战。”对此。戴季良丝毫不顾及陈友仁对赤俄的好感。“对了,咱们的那份东西,俄国人有多少兴趣。”

    “钧座不说我也要汇报,咱们提供的那份勘探日志,俄国人十分有兴趣。”陈友仁摸了摸唇边的胡子。他并不知道戴季良提供的东西是伪造的。“不过俄国人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没有在档案中发现曾经有这样一支勘探队的痕迹。”

    “第一,这是一个家族自行的行动。”戴季良误导着。“第二,经过当年的内战,还有多少东西是完整的?”这两个解释,陈友仁很是以为然,不过在眼下大清洗的环境下,赤俄方面的专家绝不会轻易作出判定的,毕竟购买花钱是一方面。一旦投入下去却没有石油的产出。那任何人都逃不过斯大林的专政。“你告诉俄国人,东西是在俄国的土地上面,我们是没有办法搞到手的。但若是俄国人不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我们宁可把让它永不见天日。”

    “我明白。”陈友仁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报告。“另外,俄国人还转达了面的要求。”

    “面的要求?”戴季良打断了陈友仁的话。“你告诉那个巴萨耶维奇,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余地,只要放弃建立赤色中国的企图,不放弃武力推翻政府的图谋。这个“问题就没有必要提到谈判桌上来。”戴季良意犹未尽的说着。“西班牙共和政府内那些赤色分子的所作所为,我们是历历在目的,因此,这个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赤俄还向我们转达了一个建议。”陈友仁吞了口唾沫,虽然他认为欧美报纸上刊登的西班牙共和政府迫害天主教徒、杀害大有产者的报道是虚假和有偏见的,但是戴季良如此的斩金截铁,让他知道自己是无能为力了。“如果赤军能突破藏北高原抵达新疆的话,他们希望钧座能高抬贵手,将这支部队送往赤俄。”

    “倒是好算计”戴季良笑了起来。“即可以救了这支残军,又可以放出风声让我们陷于列强的责难,真是一箭双雕的好算计啊。”戴季良一下子收住笑容。“可惜。我没有那么愚蠢,不会做农夫与蛇的蠢事。”

    “巴萨耶维奇代表赤俄政府提议”陈友仁并没有因为戴季良的冷嘲热讽而停止汇报,反而他抛出一个重碎炸弹。“若是我方愿意放过这部分赤军,赤俄政府将释放包括马步英在内的我军于突厥斯坦地区被俘成员。”

    “马步英?”戴季良脸色顿变。虽然马步英去年年初在中亚全军覆灭的消息他一早就从英国人嘴里知道了,然而他却没有想到,马步英居然被俄国人生俘了,而且迟迟没有加以杀害,反而成了对方的有利筹码。“兹事体大。”戴季良陷入了深思,交换马步英是件有利有弊的事情,他绝不能草率作出决定。“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除了参与谈判的以外,应该没有人知道。”陈友仁这话有些模棱两可,其实参与谈判的除了外交委员会的人以外还有就是交际处和军事情报局的特务,显然,现在他们也已经知道了。“我已经下了缄口令。不过。”

    “我知道了,我会跟褚有龄和叶霜交代的。”戴季良再一次打断了陈友仁的话。“你就跟俄国人这样说,现在讨论赤军能否从藏北绝地逃生还为时过早,万一赤军在雪域高原不敌天威,现在的谈判岂不是做了无用功。”戴季良站起来,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关于马步英,西北希望立刻进行交还,当然,若是俄国人拿他当成奇货可居的话,咱们也是不奉陪的,这一点请;老毛子想清楚了再开口。”

    “是”陈友仁记录了几笔,随后也站了起来。“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友仁兄。

    ”戴季良走过幕抓住陈友仁的手。“我知道你对赤俄是有感情的,但我只是提醒你,在国与国的交往中,私人感情是不应该影响国家利益的。”说着戴季良重重的握了握陈友仁的手。“纯粹肺腑之言,逼请友仁兄见谅啊。”

    “钧座好意,陈某当然明白。”陈友仁苦笑着。“请放心,我一定把赤俄当成英国人对待!”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