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34.接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匹寿年这次来西北当然是为了找,条晋身之道。(wWw.sUImeng.COm)然而对带必反复小人,戴季良颇有些不喜,甚至暗地里还有宁用黄伯韬不用区寿年之语,不过,这也是一句笑话,黄伯韬现在是徐源泉第旧军下属第山师第凶旅少将旅长,属于中央军的系统。根本属于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回事。但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乐怡悄悄记下了这件事,并且通过自己在交际处的旧关系找到了在陆大特别班第三期学习的黄家人,这才又惹出来一段官司。不过,这是后话,现在戴季良苦恼的是如何安置区寿年。这种人不能重用,又不能不用,否则就败坏了西北海纳百川的名头。于是,经过和鄂涛的多次协商。这才定下来青海省保安司令部参谋长(西北除野战部队外都改行参谋长负责制)这个地位不上不下却绝对是冷板凳的位置。

    当然,作为外来户进入西北军必要的流程,两年的西北陆校教官是绝对少不了的,若是连这一关都熬不过,那区寿年自己也无话可说。

    正当戴季良头疼如何安排区寿年之时,进入西藏的三部赤军又重新回师了,不过,这么一来粮食就愈发的显得紧张,因此是继续向西冲破高原禁区杀入新疆打通国际交通线。还是乘势杀向拉萨建立西藏苏区就成了原本就有心结的赤军第一方面军和第四方面军之间继续针锋相对的话题。几经争执,最终在赤军第二方面军领导人的调和下。中央作出了兵分两路的决策,以赤军第一、二方面军为主组建北路军继续向西。首先控制藏区要镇那曲,然后再伺机西进;而又以赤军四方面军为主组建南路军,折向西南发动拉萨战役。当然,对此西北自是一无所知的,然而这并不妨碍青海玉树支队沏余人越过青藏边境紧跟着赤军的后卫收复昌都地区。

    “刚小鬼子的飞机居然又越界了。”对于中国政治版图上日益形成的东西对峙的情况,日本人自然乐见其成,趁着西北跟南京之间彼此牵制,日本人加紧了对河北的分离活动,而作为预防的行动之一,日本人的飞机多次对察东南进行空中侦查。甚至还多次进入接东,这就触犯了西北的逆鳞。“头,上面怎么回复的,是打还是不打?”

    “侯子刚”我跟你说过了多少回了,不要着急虽然周达对下属的毛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然而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跺步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真实的思想。(wwW。SUIMENG.COM)“戴司令官刚刚才上任。部队的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所以很难下决心的正说着。电话铃向起来,周达冲上去一把抓起电话。“我是周达,司令官。是,卑职明白,是

    “联队长,刚才是司令官的电话?”联队飞行长侯子刚少校一脸紧张的看着刚刚放下手中电话的顶头上司。只见周达轻轻的点点头,侯子刚的心顿时一沉。“那司令官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让咱们出击打鬼子?。

    “这怎么可能呢看着部下一脸沮丧的样子,周达顿时笑了起来。其实他刚,才的那副样子是装出来的,为的就是看看侯子才失望的样子。“咱们西北银鹰什么时候受过光挨打不还手的窝囊气看着因为大起大落而说不出话的部下,周达脸一板。“司令官命令,不但要击落任何来犯的敌机,而且我联队要做好出击的准备,随时准备掩护匆(轰炸机)联队对察北伪蒙军政府进行的打击行动。侯少校,你还有地方不清楚的。”

    “报告,联队长,没有了侯子刚知道这是周达故意的,因此双眼一瞪,立刻人挺得笔直,同时用一种古怪的声调说着,若是不仔细的话,还可能直接听从联队长没有了呢。

    “好你个,臭猴子,居然敢诅咒长官可是这种游戏周达跟他玩了不知道几百上千次了,因此一听就明白了侯子刚的用意。“明白了还不快滚,要是下面任何中队没有做好出击准备,你这个飞行长就准备留下来看家吧。”

    “这个就是刘湘当年留下来的江防舰队?”看着眼前几艘简单加装了一门乃公厘或歹公厘火炮及刘易斯机枪八挺的铁壳船,安在道的嘴顿时张得大大的,看着船壳上直掉铁锈的这几艘威武战舰顿时他连死的心都有了,虽然早知道这次领受任务的艰巨,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艰巨法。“重庆有船厂嘛,还不拉过去重新油漆一下

    “总队长”随着安在道加入这个,四川辑私总队的几名西北炮手脸色也难看之极。“这中小船还有必要维修嘛”吧渝号炮艇、长江号炮艇、嵯峨号武装商船、绥靖号巡逻艇,这些舰只听起不剧漆威武不凡,事实上最夫的也不过百十来吨的排水量。跑脚凡不快。根本就三等残废的样子。“咱们也不是钱多了烧手,还不如拆卖了。再买新舰划算

    “这?”安在道只觉得身上的没有取出来的弹片又隐隐作疼了。“全卖了咱们可没钱买新的”虽然西北军政署给自己开了每个月旧万的军费,但是购买一条新船再配上合用的武器的价格就足以让安在道在半年顿顿只吃稀饭的了,在这种情况下。有所取舍也在自己的权力范围之内。“把巴渝号和长江号重新油漆。至于绥靖号艘巡逻艇和嵯峨号武装商船,名字就难听,看看有没有买家,便宜的卖了吧。”除了油漆船只以外,船上的武备也要更换。“再让船厂把那些刘易斯给拆了,我再想办法搞几挺防空机关枪过来换上。”

    “安总队长,要是这样的话,那顺便把现在船上装的大炮也给换了吧除了配给安在道若干名炮手以外,当年跟着顾长清的上海船厂老技师,这次也特意请出来给了安在道几个,也许亲自上船操纵已经不行了,但眼光还在,知道怎么给两眼一抹黑的安在道提出合理化建议。“否则这船的吃水就过深了。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防空机关枪最多安装5挺,至于大炮就用以前江南厂的知板炮换上

    “知板炮。”安在道暗暗记下。“几位老师傅尽管直言,在道这方面是门外汉,所以还要多多仰仗才是。”是的,机器、操舵、一水、二水、大副、二副,这一切都需要慢慢的招募起来,安在道的征途还漫漫无期呢。

    民国二十五年口月底,已经失去口中央确切消息的王明在莫斯科以口中央委员会的名义通过潘汉年致书有关两党谈判的单位,认为蒋中正在五届二中全会报告中所作政策解释非常必要,和过去相比有了若干进步的地方,对此表示诚恳欢迎意赞(成并帮)助建立全中国统一的民主共和国,拥护抗日救国代表大会,及全国统一的国防政府,苏区可成为这个民主共和国的一个组成部份,结成一个革命的统一战线,在此基础上和口两党重新合作。

    对此,已经平定了两广事变的南京方面则没有作出正面的回应,这也是想当然的事,在赤军全部被逼入康藏地区之后,南京已经认为已经失去了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相应地位,即便还有反弹,也是微不足道的了。

    不过,南京不做回应,王明就把主意打到了西北的头上。口月岔日。驻北疆的赤俄商务代表通过西北外交委员会向戴季良递交了一份口的声明,并承诺赤俄政府愿意遵守双方之间的秘密约定在可能的条件下帮助西北共同抵御日本方面的野心。

    “口和赤俄倒是好算计所谓冰炭不同炉,收容了赤俄认为的托洛斯基分子外加在外蒙羞辱了对方的西北已经注定是斯大林政权不共戴天的敌人,这个时候赤俄却向自己的敌人伸出所谓的友谊之手,张自力深深的怀疑他们的用心。“无非是借刀杀人而已

    “还有可能是削减咱们的戒心。”张宾南忙不迭的补充着,对于这个举起屠刀残杀自己人的政权,他同样没有一点的好感。“到时候要是咱们上当把兵全部抽到东线来抵抗日本人,我敢保证,第二天赤俄就开进蒙疆三边了

    “至少是一石三鸟。”鄂涛也当然同意两人的观点。“赤俄还顺带着帮已经山穷水尽的口给解围了。”虽然玉树支队只是跟在赤军的尾巴后面慢行,然而藏区的情报却也源源不断的通过英国人传递了过来。若是赤俄在英国外交都有间谍的话,他们自然会知道他们朝思暮想的中国革命在一省首先胜利即将在西藏这个边区实现了。“说不定还可以顺带卖给咱们一点高价的军火,真是精明过头了。”

    “俄国人的军火我是不要的,不过俄国的钢铁便宜之极,若是在南方通道全部被切到之后,赤俄还能愿意出售一部分铁矿砂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跟他们接触的。”戴季良盘算着,所谓人谋虎,岂知虎亦谋人。国与国之间唯有利益,所以赤俄这种举动也很正常,不过尽管赤俄的动作显得附合国际政治的实际。但戴季良却只想和对方虚与委蛇。“至于他们的要求嘛,这就要咱们交际处想想办法,传递到日本人手里,我倒想看看,日本人有什么回应!”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