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27.万耀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其实不用日本人进行挑拨。(WWW.suiMeng。COm)南京跟西北的关系已经势如冻伏。民国二十五年3月7日。南京任命张发本为闽淅皖赣边区清剿总指挥,任命唐生智派大将刘兴代理云南绥靖主任,撤销马鸿宾成都市长,改任四川省府委员贺国光继任,随后又接着任命卫立煌为豫鄂皖边区清剿总指挥,由此一道无形的封锁线已经在西北的外围构筑了起来。

    然而由于西北跟列强之间的良好关系,再加上国内舆论的牵制,因此南京还不敢对西北及西北物资进出的交通线下手。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南京已经准备翻脸,那西北也立刻还以颜色。3月。日,绥远省主席李世军下令绥东四旗(既察哈尔右翼四旗)各总管由接远省政府指导管辖。口日,西北应察哈尔省主席傅作义之请,以驻大同之飞行队对侵扰张家口的伪军李守信部进行了轰炸,同日绥远和察哈尔两省联名对建立所谓蒙古军政府的李守信和札萨克和硕杜棱亲王德穆楚克栋鲁普进行通缉。

    这样一来,西北就通过对伪政权和汉奸的打击占据了道义的高度,接下来,对付南京的后手就源源不断的施了出来。3月占日,成都警察和官员集体闹饷,包围了贺国光的市长官邸。同日西北军以发现中央军输送物资中存在大量烟土为名拦截了对康南的薛岳部的补给日,西北蒙疆委员会外交委员会发表宣言,反对日本外务省前日声明反对南京政府已经接受要求中国停止抗日活动,抛弃依赖英美政策,与日本合作;承认伪满洲国;与日本合作,“防俄防赤”的广田三原则。3月7日,西北第一商业电台播发了《政府公债之用途》的评论员文章强烈抗议南京政府将以各种建设为名发行的公债券挪用为军费,这篇文章随即被全国新闻界所引用,从而引发了对南京政府新的一轮口诛笔伐,致使南京新近发行的铁路建设债券和统一债券的发行陷于了困顿的局面。

    随后,西北又与刚刚回国的胡汉民进行了联系,虽然,胡汉民也反对西北开放党禁实行议会直选,然而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盟友,因此在两广实力派的撮合下,西北最终和胡派达成协议。胡汉民由此在报界发表声明,认定西北由政进入宪政的尝试是符合孙文遗教的,是符合三民主义根本目的的。

    胡汉民的声明让南京蒋陈一系的党人慌了手脚,同样也让在法国治疗枪伤的汪兆铭有了新的想法,随后汪兆铭指示其党羽与西北恢复接触,经过几次私下会晤,在确认西北将继续履行对汪派成员的财政援助之后,汪派人物也公开宣布西北的作为与最终的目标不相矛盾,而且他们相信西北党部势将在西北直选中获得最终的胜利。(wwW.sUiMeNG.Com)

    胡派、汪派的相继倒戈,让南京蒋派人马为之惶恐不安,蒋中正立玄作出了反击的回应。3月旧日,在南京宣布将康南薛岳所部撤回东南之后,冯玉祥在泰山宣布就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第二天,阎锡山也在太原宣布就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一职,不过他同时宣布就任由蒙疆委员会任命的察哈尔蒙古政务指导委员。

    “删”西北的苍蝇又来了看着小半个,终点、就要在头上出现一次的西北飞行编队。浑身不自在的追剿军的官兵们不由得发出一连串的咒骂和抱怨真是…丧气,现在都把咱们当赤匪防呢,早知道会受着窝囊气还不如留在湘赣享福呢

    “就是嘛,一路上没吃好,没睡好,走一路跟赤匪打一路,现在倒好,被人灰溜溜的哄了出去下面的连排长们的忌讳根本没有上峰那么多,只知道自己受了委屈的追剿军上下都是怨声载道。

    “就是贩些烟土也是上面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西北居然拿着鸡毛当令箭,断水断粮还不算,还要训武装押送出境,真当咱们是赤匪了。##  Suimeng.com.。首发##”连排长们大声的宣泄着自己的不满。“不干了。大不了老子不走了,看西北军敢拿枪跟咱们比戈嘛

    “就是,就是,咱们手中也不是烧火棍嘛。”吵嚷声越来越高,再这么下去就有哗变的可能了。“人都是肉长的,我就不信西北军三头六臂,能一下子吃了咱们这8个师一个支队

    “一帮蠢货!”正说着兴高采烈,打马过来的营团长们的马鞭就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都吃饱了饭,力气没地方使去了,在这磨牙呢地位相对高一点的长官们知道的事情其实更多,因此对于这种无益的抱怨显得十分的恼火,他们生怕自己的部队真的发生了兵变,那么西北接下来动手可就名正言顺了。“打,打,打,就知道打,你们以为西北是丢了老家的赤匪呢。难道委员长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嘛,要是真。女员长会这么憋屈的把咱们给撤回去嘛?薛总指挥会这么儿比个发的让兄弟们转身就走?”也许西北军在川中不过三、四个师,但是川西北一仗中铺天盖地的轰炸机对任何人都是一种震慑。“有力气说废话,还不给老子多走几步路,等回到湖北再骂娘不迟

    “师座一个副官快速的打马从队伍的最前面兜了回来。“前面有一个排的西北军候在路边上。说着,他递上一封没有封口的信。“这是西北军让我转给师座您的,说是,您在鄂军中的老朋友给您写的信

    “老朋友?”万耀煌的脸色一变,他从民国十二年起就是夏斗寅的参谋长,一直在湘军中充当客军的他可没有什么鄂军的老朋友,不过,他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不禁又是一变。没错,西北军中可是有着一批鄂军军官,这些人现在最高的也已经是师长、局长了,不过,自己和他们可是没有什么交情的。现在给自己来信?万耀煌一面心思急转,一面随手扯出信笺就在马上读了起来,越读,他的脸色越差。“你们看看吧”说着他把手中的信件交到了副师长卢本棠的手里。“这是张自力的亲笔信

    卢本棠大惊失色,匆匆扫了一遍全文之后,又将信件递给了身边的旅长潘祖信,潘看完之后又交到了另一位旅长夏鼎新的手里。等几个人看罢,万耀煌掏出洋火将信付之一炬。“这件事。大家都闷在肚子吧,副官。”万耀煌冲着刚才驱马而来的副官吩咐着。“回去告诉对方,信我已经看过来了,对于张参谋长的好意,鄂军上下心领了,不过,鄂军上下都是党员,总理的信徒,绝不会作出反对中央的事

    “慢,师座”。看着副官准备打马而去,夏鼎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不管张自力是不是居心叵测,但是他提醒咱们要防备中央的鲸吞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梁冠英部的遭遇可是咱们的前车之鉴呢粱冠英部第万路军原本有个师又,个独立旅,可是刚刚入滇其中的郑廷珍独立第五旅就被分割给了周浑元纵队,而等到该路军从川中撤退到了湖北,梁冠英本人干脆被陆军整理处长陈诚一纸调令改改任为军委会高级参谋,其主力第红师也随即改头换面被彻底中央化了。“师座,为了保住咱们老鄂军这点骨血,您千万可要想清楚啊

    “咱们的家眷可都在湖北呢万耀煌幽幽的叹了口气,夏鼎新的提醒他并不是不清楚,然而要让他有勇气和南京对抗这几乎是强人所难了。“再说了。东面的老虎吃人,西北那条强龙就不吃人了?何况现在是两强相持,咱们绝对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与其背一个背主的骂名,不如老老实实的随波逐流。”这是万耀煌的心里话。“我想,就算南京看上咱们第十三师这点家底里,我也能想办法卖个好价钱,保住兄弟们的荣华富贵。”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万耀煌说得也是,南京真要是看上了第师。老鄂军自是无法逃脱被兼并的噩运的,但在这有枪就有一切的年代里真要让他们放下这吃饭的营生又让这几个,什么舍得呢。

    “师座”。卢本棠想了想。既然万耀煌这个,一师之主如此坚持,那也只好迂回前进了。“给张自力的信,咱们固然不能回,但能借着这机会跟西北搭上关系对咱们还是有好处的,别的不说,现在我看”军也有相当部分队伍用上了西北造。咱们师兄弟们手中的老套简是不是也该想办法换了

    “能搭上关系淘换些装备固然很好,可是钱从哪里来呢?。万耀煌皱皱眉头反问着,南京可是按二旅四团再给师发饷的,因此师的经费从来就没有足用过,没有钱又拿什么跟西北交还武器呢。“张自力也不见得会白送咱们一批军火的

    “其实,咱们可以换潘祖信压低了声音。“别看西北以查获中央军夹带贩卖鸦片为由切断了川军对咱们的供应,其实西北军自己也在做烟土的生意,只不过人家做得高级,只做吗啡和四号的生意。”潘祖信还鄂省的时候曾经跟西北的烟土商人打过交道,自然知道一点,其中的关窍。“而西北自己又在全境禁绝鸦片生产,所以他们需要进口烟土作为原料说到这。他的意思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咱们队伍里那批滇土来得容易,不如?”

    “换了万耀煌当机立断。“老潘你亲自过去一趟,那批货至少给咱们淘换500杆新枪回来。”而换下了的旧枪又可以在湖北找地方民团出手,一来一回,至少可以两个旅都装备上一个营的新枪了。“如果做得好,这笔生意咱们可以一直做下去!”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