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20.翁照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邸锡侯技个废物。(WWW.suiMeng。COm)”张宾南捏着寺中的电报骂骂咧咧心。,一个军5个师旧个团近五万人,居然被小股袭扰的赤军打得晕头转向。”西康方面求援的电报如雪片一样向兰州和昆明呈递,甲挂寺、理化、雅江相继失陷,康军主力不的不退守康定、沪定,而赤军前进路线上的道乎、炉霍、甘孜一线已经完全出于不设防或防守极其薄弱的状态之下。“还要咱们派兵相救,这样的话,他这个建省委员会主席的位置还不如让出来给咱们的人呢

    “那锡侯到西康也没有多少时日,何况当下失陷的各地多系藏区,他调度不灵也属正常鄂涛倒是替那锡侯说了几句好话。“而且他的第飞军一方面要抚守大渡河防线,另一方面又要参与滇西剿赤,所以顾此失彼也是非战之罪

    “康定、沪定都在我军银鹰总队的打击范围之内”张自力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慢慢的说道。“再加上那锡侯部主力靡集两地,所以暂时还没有失陷之虞。但是,现在的关键在于,这部赤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在西康建立新的赤区?是途径西康向青陇袭扰?还是以少部游兵分散昆明剿赤的注意力?。张自力喝了口浓茶,这才把彻夜工作的疲倦驱走了一部分。“可能性太多了,咱们不能不提早作出应对。”

    “朴初兄,现在又不是战时,记得下次千万不要熬夜了。”戴季良看出张自力的身体状况不好,因此出言劝慰着。“咱们也都是知天命的人了,可经不起这么折腾,再说和小日本的最终决战还没开始,路还长着呢,千万要悠着点。”张自力苦笑的点点头,戴季良可以做撒手掌柜,游戏花丛,可是他却不行,不过,戴季良这番话也是真心,他只能心领了。“不管赤军怎么行动,咱们尽管镇之以静。”戴季良同意也知道张自力未必听得进自己的劝告,但是做大佬的姿态总要摆出来的,这不,稍稍几句之后,他就把话题转了回来。“先让第3军抽调一两个团的支队前出至雅安,作出增援那锡侯的姿态。先安安这支水晶猴子的心。再命令军情局立兹动员在陇南、川北等地藏区的情报员全力侦查赤军的动向,有了确实的情报,咱们再选择下一步的行动吧

    对此,二张和鄂涛倒是没有不同的意见。“那好戴季良接下去说着。“再来谈谈关于翁照桓的人事安排翁照桓原系陈炯明辖下陈铭枢部连长、营长。后来曾赴日本士官学校深造,也算得上是戴季良的学弟,此后又转赴法国摩拉纳航空学校学习,归国后先任保安团长又任第旧路军第厉师第坠旅旅长,在一二八泓沪抗战中坚守吴巾要塞到战局最后一刻,有能攻善守之美誉。(Www.Suimeng.cOM)接下来又在长城抗战中出任东北军,口师师长有着不俗的表现,不过最后因为出任福建“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的福州城防司令、第六军军长,而南京政府的通缉,不得已出洋避难。虽然这个人跟西北系统素无渊源,但因为其之前跟东北方面的关系,最终被张学良推荐给了西北。到现在,翁照垣已经在西北陆校里交了一年多的书了,接下来怎么安排就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之长兄,你是军政署长,人事由你负责,你先说说看呢

    “这个人是打将,若是安置在办公室里,很明显将不利于咱们继续招揽其他派系有用的人才翁照桓是个人才,可是正因为他是人才。所以才能以安置。给他领兵吧?人家原先做到过师长、军长,是不是至少也要给他一个师长的头衔呢?可到现在为止非西北体系出身能一步做到师长的也只有刘玉春了。但刘玉春跟翁照垣又不一样。毕竟他知根知底的北派军人出身而且武汉一战显示出来此人既忠又勇可以信任。仙翁照垣的政治倾向却还混沌不明呢,又怎么可能授予这样的人以高位。但若是只给一个上校阶级的团长,又小看了人家,跟给一个办公室的职务又有什么两样。因此,站在鄂涛的角度来看,他也是极其为难的。

    “之长兄你可别看我啊。张宾南如是对鄂涛说着。

    “军械署是不可能接受他的。”的确,军械署是西北最核心的机构,所有人不是有这方面的专长就是西北一步一步培养出来的,就连张宾南也不过只是挂名而已,因此绝不可能,也不适合让翁照垣进入。“朴初兄,你这边不是还缺好几个兵种司令部的参谋长嘛,要不让他先在你那过渡一下”。张宾南算是把翁照垣推给张自力除了暂时不能带兵之外既有面子又有里子,还能给咱们足够的考察时间,这样岂不是一举三得了

    “你们不要,我可是双手欢迎的。”张自力笑了起来。“不过,就如刚才之长兄所言的。让他一个打将坐办公室,是不是太屈才了,万一,人家心里有疙瘩了,事情就反而弄巧成拙了说着,张自力看着戴季良。“钧座心里一定有盘算的,不如听钧座的安排吧

    “你们呢,瞻前顾后的。我就一。在咱们西北军的体制下。翁照垣一个单干户能翻天了必良摇了摇头,随即拍板着。

    “给他领兵”。当然。不可能上来就是一个师长。“让他以中将身份接任陇海铁路督办兼铁甲总队总队长铁甲总队目前有五列铁甲列车,外加两个步兵团。实力相当于一个师,因此正适合翁照垣的身份。“泽刚”戴季良关照着正在一边记录的宋成。“记的给南京打个招呼,让他们立刻撤销了对翁照垣的通辑令!”

    蒋中正的调兵行动根本瞒不过赤军的电台监听,自从发现越来越多的新番号出现在敌方电台之中,滇西的赤军终于坐不住了。为了打破蒋中正策动的第二次滇西围剿,赤军抢先出击,在滇西南战役取得一定战果之后,赤军第二、四方面军立刻兵分酒路向楚雄、玉溪发动进攻,企图造成合围昆明的假象,以调动追剿军的行动。

    民国二十四只月丑日。薛岳在亲率吴奇伟、周浑元、万耀煌、陈芝馨、欧震、谢博福、萧致平、粱华盛等8个师增援玉溪,而龙云也以刚刚赶到的新黔军第万军及”军第好军并滇军两个旅向楚雄方向反击,由此拉开了滇西第二次围剿的序幕。

    进入旧月,川军第力军、第出军各一个师相继开到,驻防鄂北的徐源泉第旧路军所部第旧军2个。师和赣东北的梁冠英第万路军所部个师又,个,独立旅也次第进入黔东。张锁部第力路军5个师经由长江进入川东南,不日将抵达黔东北。

    “自乾兄,南京这次调集了刃万人进滇剿赤,恐怕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呢虽然遂宁是皿川的新首府,然而鉴于重庆的地理位置,所以,基本上几位”中巨头的集会都在重庆举行。“万一到时候鸠占鹊巢,咱们连哭的机会也没有了

    “子惠兄。西康和贵州方面也来过同样的电报。”刘文辉随手丢出一张牌。“他们也有这样的担心呢不过,刘文辉显然对此并不在意。“以我之见,滇黔两省或许有这个担忧,但是中央绝不敢在四川逾越一步。”

    “省主席是说驻扎在四”的那三个西北师吧。”孙震虽然现在是一军之长了。可是比起其他三个人还是小辈,因此吃牌也只能偷偷的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下手。“原来以为是太上皇,现在看来倒是定海神针了

    “东边老虎要吃人。西边的老虎也要吃人。”田颂尧踩了一脚孙震,示意自己这位老部下给自己放一张牌。“现在是定海神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催命的家伙了话虽如此,可是包括成都在内的西川已经彻底在西北的掌控之下了,仅仅以川军目前的十几万人,又怎么可能当面提出不满的意见。

    “丧气话不要说了”。杨森催着田颂尧快些出牌。“关键今年咱怎么过川南已经糜烂了,再加上西北严令川中逐年削减田赋以逐步清偿各年预征,因此”中各派手中都是紧巴巴的。“各军、各师的人马现在都满满当当的,可是每个师的军费却只有十万块一个月,这个,日子怎么过?难道真靠打麻将赢些补贴吗?胡了”。

    “你个杨子惠。生儿子没屁眼。”一看到杨森胡的牌,放炮的田颂尧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牌都胡,你抢钱呢。”田颂尧不痛不痒的骂了几句,结果杨森不为所动,他也只好将牌推倒,重新洗了起来。不过,田颂尧还是气不过,因此说话中就带着刺了。“西北不是让你投钱参加四川实业公司了嘛说到西北实业公司,田颂尧更是一肚皮的火,西北以势压人迫使川省授予四”实业公司长江航运的免税免检特权,而仅此一项就让重庆和万县的税收少了一大半,当然,名义上田颂尧可以通过分红的到些补偿,然而期间的差距也是极其明显的。“只要,你杨子惠把身家性命都披上西北的战车,西北自然不会薄待你,说不定龙云倒了,还要给你杨子惠一个滇省省主席的位置呢。”

    “省主席。我是不想了。”跟刘湘争夺黔省的结果已经让杨森大失所望了,更何况更加富庶的云南呢。“能维持眼下的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们知道嘛。南京允许咱们在上海募捐的一万万四川建设公债有多少是西北购买的?”此言一次,牌桌上的众人顿时一惊。“人家一手出一手进,可是从四川赚了大钱的,单就这一条,西北也不会放弃四川,因此,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人,准备在西北的卵翼下做个顺民吧

    “龟儿子的,西北要挖咱们的根子”。田颂尧看看手中的破牌,一下子气愤的把牌全数扫到池中。“大不了,老子投靠南京

    “你个。田冬瓜。你诈赌啊!”刘文辉一把好牌被田颂尧给搅了立马不干了。“管你投靠南京不投靠南京,这把算你输了,给钱”。

    “就是不给!”顿时赌桌前吵闹了起来!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