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09.修工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伊加尔-多里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他张大里眼睛,微张着嘴,有如搁浅的鱼一样不停的喘息着,这个时候同样被惊醒的妻子靠了过来。(随梦小说网www.suimeng.com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亲爱的,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妻子了然的点点头,是的,现在已经不在德国了,多里把头靠在枕头上,双眼直视着被石灰水刷得惨白的房顶,这里是陌生的中国西北,再也不担心那些疯狗似的冲锋队员对自己的家庭造成伤害了,再也不要穿着标着黄色大卫星的羞辱性的衣服在路人鄙视的目光中穿过大街了。“亲爱的,我们还有多少钱?”

    “钱?”妻子突然一愣,虽然夫妻两个通过身体藏金的办法从德国带出了差不多几百美元的黄金,但主要的家财和在德国的住所已经被纳粹们查封被没收,当然,这也是唯一可以……离开那个地狱的途径一**裸的离开。“亲爱的,怎么突然想起钱的问题了。”

    “要去找一份工作了。”身边爱人的气息让多里平静下来。

    “咱们现在住的,房子、吃的东西都不是免费的,若不尽快去赚钱的话,咱们还得给人赶出去。我们倒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小莎藉,我们可爱的女儿总不能让她跟我们一起饿肚子吧。”多里微微的叹了口气。“另外沙比们想在街口东面建一座小教堂,需要各家捐助一部分,另外还要帮助其他同胞逃离那个地狱。”多里一家算是还有几个。钱,所以才能成为戴季良戈林协议最早的一批受益者。“多多少少也要资助一点,还要去学中文,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妻子保住多里的胳膊。“逃出来就有希望,不是吗?”

    “是啊,逃出来就有希望。”多里重重的点了点头。“睡吧,明天我会去中德犹太人协会的办事处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你说得对,希望就在眼拼了。”

    和多里一家充满对明天的希望不同,董子楼这位中华民国驻德国汉堡总领馆的签证员此亥正汗流浃背的坐立不定,是的,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www。Suimeng.coM)“严先生,您还是放过我的,钱,钱,我退给你,这事我真的不能再做了。”

    “怎么,怕了?”对面的严先生却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个月开三千张签证嘛?德国方面我们已经敲定了。绝对不会有人因为你多开了几张签证就吵吵闹闹传到外交部去的。再说了,就算吵到外交部去,我们大老板也能摆平的。”

    “严先生,您手眼通天,但我不行呢,这一个月三千张可不是单单汉堡一地啊,你们这个中德犹太人协会在慕尼黑和拍林两地也是一个月红口张签证,加起来可就有化凹人了。”董子斌一边抹汗一边说着。“这还不是一个月的事,从去年的八月份到现在已经整整5个月了,旺人呢,暖凹张签证。别说外交部。就是委员长也要被惊动了。”

    “不过就是匈四张签证而已,你慌什么。”严先生不屑的扫了扫对方。“这样吧,一张签证一个马克,你签多少,我付多少的钱,这样即便将来有事,你也赚够了下辈子的钱,到时候大不了拍拍屁股不干外交官喽。”

    “我就怕有命赚,没命花。”董子斌这是实话,他当然不知道操办这件事的是德国的第二人。不过,即便知道,他也害怕国内类似机构的小动作。“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了。”

    “你说算了就算了嘛?”严先生冷笑一声。“我说过,德国方面我们已经落实了,你签这个字还好,不签,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严先生把底牌翻了过来。“你不怕死嘛,我就实话告诉你,这件事关联两国高层,你既然已经涉及了,若不按我们的意思行事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就是南京的人也救不了你。”

    “严先生,你,别吓我。”董子斌原以为对方只是侗吓,然而那个严先生好整以暇的样子。又不象是在作假,一时间他头上的汗就冒得更多了。“高层,有多高。”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觉得虽好弄清楚严先生背后的人物,再决定是否继续参合下去。

    “等同于汪院长”看到董子斌忽然轻松下来的神色,严先生立妄又补充了一句。“蒋委员长。”董子斌顿时浑身一颤,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对方。“我说的是实话。”严先生举手保证着。“我们大老板的身份跟这两位别无二样。”

    “你是西北的人。”董子斌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咋了起来,他能出任签证员当然也绝不是纯粹的酒囊饭袋,对方的话一出口,他立复联想到了前不久戴季良的欧洲之行。“你是再为西卜册务,不,不”董子斌立刻意识到自己宗蛋了,没错。暖扒门良的权势碾死自己确实跟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两样,但问题是自己是南京政府的外交官,一旦南京知道自己为西北服务了,这个叛徒的下场也是可想而知的。“完了,完了!”

    “没有完!”严先生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没有人说,南京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嘛?”这又怎么可能,不过,严先生仿佛看出了董子斌的意思,笑了笑。“若是德国使领馆从上至下都拿了钱,还有人会把这赚钱的买卖捅出去嘛?”董子斌顿时精神一振,就听严先生继续说着。“即便事情传到南京外交部也没有关系,我说过你放心好了,汪院长现在不是兼着外交部长嘛,他会替你们把事情压下去的,若是还担心什么,等赚够了钱。直接把家里人往巴西一移民,南京还能到拉美去找你们麻烦嘛?”

    “是,是。”董子斌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过来。“请严先生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的,刃刀张绝对不够。”董子斌思来想去,还是严先生之前说得对,等自己赚够了钱,拍拍屁股在走人,南京还真能追到海外去嘛。“旦四”四四,只要是中德犹太人协会送来的签证要求,我保证,绝对不会隔夜的。”

    民国二十四只2月初,在春节来临之际的细细飘雪的掩护之下,赤军黔西北部队趁着滇军的步调和川军并不协调之际,突入滇境,随即越过金沙江再次进入川南,受到震动的”军和滇军立玄退回原防地,摆出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防止赤军进一步深入各自省境。2月日,中央赤军夺取安顺,从”军和追剿的中央军的包围之下跳了出来,而黔西北的赤军也随之呼应,连克凤网、绥阳逼近黔北重镇遵义。

    “南京又妥协了。”戴季良把报告砸在台子上,张自力和蒋百里不声不响的坐在他的身边。“妥协这个东西会上瘾,一旦开头了,就收不了了,自民国二十年开始,中央对日无一事无一日不妥协,数万将士的血都白流了!”

    “好了,志翔你也不要做慷慨激昂状了。”蒋百里忽然一笑。“不就是在察东不能驻军嘛。其实这倒是件好事”戴季良一愣,蒋方震解释着。“察哈尔不过是西北守住接远、山西守住大同、天镇的缓冲区,而要确保上述两地,察东根本没有意义,关键还在于张桓。”蒋方震走到中国地图面前。“傅宜生原本就实力不足,明着是一个军,其实在咱们那个学弟扯后腿的情况下也就一师三团而已,因此打打伪军还可以,但根本没有力量跑到沽源去跟日本人对拼。现在察东不能驻军,正好把兵力收缩回来集中在张垣一线,至多在张北再派一个保安团之类的监控日军动作。”

    “守张垣必先守南口”张自力插了一嘴。“现在就算傅宜生把兵力收缩回来,只要南口易手,日本人一样长驱直入,而且会产生两面夹击的形势。”他也走到地图面前,用手指点着。“除非,咱们的部队能快速的推进到察西、察中,而傅宜生又能在南线挡住日军,否则战线最终还要回缩至天镇、大同一线。”

    “一个关键是平绥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阎锡山不会不让咱们使用这条铁路增兵的。”蒋方震接着张自力的话头说着。“另一个是咱们的宁绥铁路,这个关系到后方补给和补充兵员能否上得去,不过这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日本人的全面进攻放在民国二十六年以后。咱们这条铁路就一定已经完成了。”这倒也是,数万铁路建设大军在黄河边日夜奋斗着,再加上现在西北在铁路建设上的能力,提早完成也不十分困难。“还有一个就需要傅宜生能在张垣一线设立永备工事。”

    “关键就在这里。”张自力摇摇头。“以察哈尔的财力光维持第曰军已经非常困难了,可是阎老西这边善财难舍啊”这到不是张自力说阎锡山的坏话,其实阎锡山已经根据西北的意见在大同、天镇一线建立永备工事了,确实是没有余力再支援傅作义了。“说来说去还是要咱们出钱呢。”

    “那就出钱。”戴季良一锤定音。“若走出了钱能让傅作义把鬼子堵在察哈尔那无论如何都是值了,若走出了钱还挡不住,咱们也算尽力了。也没什么后悔了。”戴季良随即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来人”值班的副官跑了进来。“转给司马局长,让他每个月给傅作义那边发四包水泥过去,就说是咱们助他在张垣修工事的!”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