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499.人事变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湘低着头从戴季良的指挥部里走了出来,他明白,别看戴季良刚才跟他说了那么多,但是这贵州省主席不一定会落在自己的头上。(wWw.sUImeng.COm)戴季良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赏,谁在清剿川东赤匪的战斗中功劳最大,谁就有机会带兵以追缴赤匪的名义进入贵州,谁也就能顺理成章的接掌黔政。因此,指挥不动剿总下属各军的刘湘要想得到这顶官帽子,还得让第21军和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剿匪第二支队卖死命才是。

    “这不是甫澄兄嘛?”刘湘正在一边走,一边想着,突然迎面过来的人打了一个招呼。“怎么,这么晚了还来拜访志翔兄啊。”刘湘一愣,站定脚跟,放眼望去,在月色的映衬下,他看到了老对手那张熟悉的脸。

    “我道是谁呢。”刘湘淡淡一笑。“原来……是子惠兄啊”作为速成系的两大巨头之一,杨森可是刘湘最大的敌人之一,同样也是目前争夺豁省主席的最大竞争对手。“子惠兄,不也是这么晚来拜访志翔兄的嘛?”所谓听话听声,锣鼓听音,杨森称呼戴季良为志翔兄无非标榜的是他和吴佩乎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密切,期望以人情牌为进阶,换取戴季良首肯其入主贵阳。不过,事情有这么简单吗?刘湘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可惜,子惠兄。这次又落到了兄弟我的后面。”说话间,刘湘紧走两步,在与杨森擦肩而过之时,顺便丢下这句一语双关的话。“兄弟事情已毕。就先走一步,不过,我看志翔兄也一路鞍马劳顿,子惠兄可不要让志翔兄过于操劳了啊。”

    “我日你先人板板。”杨森转过身子,看着刘湘的背影就是一口唾沫啐到地上。“还以为第引军是”中最强呢,咱们走着瞧,这贵州到底落在谁的手上还不一定呢。”骂完这一句,杨森脸色一变,挂上笑容,随着前引的副官快步的走向戴季良的会客室。

    民国二十三年6月力日,和川军方方面面许下诺言的戴季良离开重庆,在西北军驻川部队的护卫下经合”南充、南部、阆中直抵广元,随即在宁羌上车沿天(水)广(元)北行,终于回到了阔别半年的兰州。

    “钧座。”看着在皋兰火车站月台上站得整整齐齐的部属,戴季良庄重的向他们行着军礼,于是,一时间整个火车站内臂举如林。“欢迎钧座回家。(WWW.suiMeng。COm)”双方礼毕。张宾南、张自力等高级军官就立刻簇拥到了戴季良的身边。

    “你们不是想要礼物吧。”戴季良枰趣着。

    “礼物没有,但班加西沙漠石油公司的股票一人可以送一点给你们。”看着愕然的众人。戴季良依次和上前和众人握手拥抱着。“具体的,回去再说,但是我可以保证,这次出洋。咱们西北的收获是极大的!”

    对于戴季良如此肯定的话,一时间众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过还是何偶才会来事。“富贵不富贵都是钧座给的,不过,钧座这一路上也肯定劳累了,咱们就不打扰钧座休息了”说到这,何偶才向戴季良征询着。“钧座,要不,过两天军政署再召开高级军官会议如何。”对此,戴季良自然无不可,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然而,戴季良回家后,并没有马上休息,离开这么多日子,对于西北的现状。他自然需要重新掌握,于是宋成、贾肠芷、褚有龄、郭司南、赵俊达等情治头目被一一传唤了过来,问询一直持续到了晚饭之前才结束,随后戴季良这才安心的和家人齐集一堂。

    “念薇的事后来怎么定的。”晚饭之后。戴季良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这才转进正妻的被窝,不过,在困意上来之前,戴季良终于想起来自己该问些什么。不过,老大戴纪柳还在东北军那做顾问,一时应该来没来得及相亲。^^  **所以,重点就在大丫头的身上了。

    “这个丫头大了。”李浇躺在戴季良身边抱怨着。“给她安排了十几次,她都不满意,不是说人家木讷就是嫌人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哎,我这个当娘的就不知道什么是共同语言,我跟爷这么一辈子也没见得没有共同语言就不能过了在李流的絮絮叨叨声中,戴季良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渐渐的,他睡了过去。

    在家里和妻儿们好好欢聚了两天的戴季良终于忍不住要工作了,虽然,南京并没有恢复他西北边防军总司令官的职务,然而。谁又能阻挡他以一介白身来掌握这种中国最强大的军队呢。“宾南兄、朴初兄、光夫兄、之长兄,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在军政署召开的高级军官会议还没举行之前,戴季良和几位最高层坐到了一起。

    “钧座这是说的哪家话。都是为了西北军这个团体,我们这也是应该的。”几个人众口一词的说着,张宾南期期艾艾的开口了。“钧座。既然钧座回来堕心个副总司令、代总司令的职务是不是可以交卸了。”说实在,张宾南现在的处境还真的挺尴尬的,他的职务只不过是戴季良在自己不在时上的一道保险,既然戴季良已经安然的返回了,自然,保险也就不再需要了,而戴季良是什么性格,在座的又不是不知道,连夜召见各情治主官就说明了一切,为此张宾南宁可主动说出来让位,否则,要是等戴季良开口就不美了。

    “宾南兄无需耍如此”戴季良摆摆手。“我现在还不想复起,所以暂时还要委屈宾南兄继续挑着这副担子。”戴季良的话让众人一愣,不过,随即在戴季良的解释下了然了。“到了我这个位置,其实有没有名义已经无所谓了,当然,现在我没有这个名义。南京也不好进一步的压迫什么。因此与其得了虚名而丢了实利,不如暂时这样,也好从容应对。”

    “这?”张宾南一时间有些犹豫,他到没有想到,戴季良这是存心让他在火上烤着。让他不上不下在半空吊着,他只是想到了自己喧宾夺主的后果。“这不太好吧,名不正言不顺的,让下面的弟兄们知道,还以为我老张起了坏心呢。”

    “呵呵”戴季良笑了起来。“宾南兄多虑了。下面有什么闲话,尽管让他们冲着我来好了。”在戴季良的百般安抚下。张宾南总算不再坚持辞职了。不过,隐隐约约觉得不妥的张宾南还是决定,从现在起自己放弃一切职权,做一个甩手掌柜,却没料,这正是戴季良所希望的。“光夫兄。处置了张宾南,戴季良的目光有移到了何偶才的身上。“南京在陕西、陇上诸省市长的任命上闹了个大笑话,这虽然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然而国内舆论却有些微词我的意思,趁机对人事进行刷新一番。不知道,光夫兄有没有兴趣担任陕西省主席一

    “陕西可是西北第一大省”何偶才不愧为素来圆滑之称,戴季良的话一出口,他就明白,戴季良准备对军队和地方就行一次新的整肃,所以当即作出一副欣喜的样子。“钧座把陕西交给柬职,换到前清也算是起居八座、开衙建府的方面大员,卑职还有什么好不满意

    。

    “那就这么说定了。”戴季良冲着何偶才笑了笑,顿时让何偶才心头一跳,他明白。自己的小心思肯定被戴季良看穿了。“之长兄还是回任军政署长。”说实在,戴季良认为鄂涛在教总监的位置上做的很不好,但军政署长却很称职。“晋升寿明为中将。让他来挑一下教总监吧。”当然。这个决定毫无异议的得到了通过。“青藏集群交给牛策勋,第四军军长?”驻守北疆的第四军军长刘玉春因为一不注意在高原上得了感冒。一时间病得还不轻,自然不能再担任军长的职务。“把刘玉春调回来养病,任命尹同愈接任吧,至于牛策勋和尹同愈两个人的遗职。之长兄,军政署拟个人选上来吧。”戴季良三言两语之间就完成了西北军中初步的人事调整,也就是这些西北高层跟了戴季良多年都知道他的秉性,否则换成国内的任何一家,一场轩然大波是肯定的了。“朴初兄,百里学长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蒋教育长当年可是做过保定军校校长的”张自力知道戴季良怎么调整都不会调整到自己头上,因此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自然是驾轻就熟,手到擒来,到参谋学院学习的校官们的反应很好,军校里的教员也非常佩服百里兄的学识。”

    “这就好。”戴季良仿佛没有听出张自力的深意,反而自顾自的说着。“我在出洋的路上一直再想,咱们的军校教育是不是还有所不足,到了德国,我请教过以前的学长和担任过德**校教官的德军将领,我最终得到一个认识,咱们的军校数目不足以支撑起未来大战的需要,因此,我建议立刻在平凉、西宁和迫化新建三所分校,并且还要在参谋学院的基础上增建一所更高级的战争学院,专门培刮将官一级的学员。”看到张自力和鄂涛眉头紧缩的样子,戴季良哈哈一笑。“这只是初步的计划,具体的还要跟百里兄商议一下”戴季良想了想。“参谋署、军政署和教总监部也要被人来参加这个军校改革小组的工作,这件事当提到西北军最优先级刷上来。”

    “钧座、参谋长、副总司令。”正说着,宋成走了进来,他指了指手表。“还有五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

    “我们也要守时啊。”戴季良停下来。“走,开会去!”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