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436.上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虫就到了测河,一作为海市民义勇军的员。江春朱孙不只是一个苏北逃荒而来的小木匠,原本只是给十九路军、西北军带带路输运些补给品和慰问品的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也要上战场了,这一路上七上八下的腿肚子也在打颤。打手 我的妈啊”。看着沿途一具具包裹着白布的尸首和那些疼得哇哇直叫的伤员,江春来的脸越发的煞白了。

    “于旅长,这些是师部千方百计找来的补充兵。”师部的参谋指着江春来等人向于起鹏介绍着。不过。这些站得七歪八扭的小市民们怎么看也不象一个受过简单练的军人。“是上海市民义勇军参谋向于起鹏解释着。  436.上海“这已经是师长最大的努力了。”

    打手 来人不过参谋却没有注意到于起鹏发亮的眼睛,是的,这个时候还挑什么,有人补充给你已经很不容易了。“在道。”于起鹏命令着身边的安在道。“你立刻把他们分配下去不过看着这些人手中的武器,于起鹏眉头一皱。“告诉接收单位把他们的枪都换了安在道了然的点点头。这些刚网从老百姓转化过来的兵也不知道之前打过几次靶,让他们用步枪和鬼子对射,谢天谢地还是算了吧。”收集冲锋枪和手榴弹给他们换上。

    “苗参谋看着安在道把这些心惊胆颤的新兵带下去。于起鹏扭指着网刚开来的卡车对师部参谋说到。  “反正重炮营已经没有炮可以拉了,所以等一下要麻烦你把那些重伤员给带回去工小。事实上在日本人的炮击和轰炸下。重炮营的输弹车和拖曳卡车也已经损失了半数以上,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至少趁着日本人空袭的间隙,这些重伤员可以安全的转移到后方。“还有炮手也全部带走

    “我436.上海不走,我的部下也不会走接到于起鹏命令赶回来的魏思业却意外的不愿意离开前线”“虽说咱们炮不多了,但给杆步枪还能对鬼子打几枪呢,连义勇军都能上战场,为什么咱们这些受过刮练的却不能留下呢

    “胡闹于起鹏真想对着这头倔驴破口大骂一番。然而他还是忍住了。打手 。魏思业还想拒绝,却被忍不住的于起鹏劈头盖脸的骂了回来。“你以为我是在照顾你嘛,我告诉你,钧座培养你们是多么的不容易。你们炮兵的职责就只是开炮。大炮边上才是你们的岗位。没有炮了,那你们就没有必要待在战场上!”

    ,“那好吧魏思业想了想终于退了一步。“我可以安排营里的其他军官和炮手先撤不过,我是不会撤退的魏思业毫不示弱的和于起鹏对视着。打手 我是炮兵营长,只要还有一门炮我就要坚守岗位。现在不是还有三门万公厘山炮和一门好公厘战防炮嘛,我怎么可能擅

    “我就留下两组炮手和半个排的辐重兵吧王明达则是另一种回应。打手 指挥权我也可以马上移交给魏营长。不过我有个条件看着诧异的于起鹏。王明达解说着了“卫队旅炮兵营配属的驮马、曳马不是用不着了嘛,我希望能调拨一部分给我,虽然我的营丧失殆尽了,但西北还有两个营的日造重炮,而咱们的日造重炮弹又不多了,我想尽量的多带回去一些

    进攻方可以安然的休整。然而守备方,特别是劣势的守备方却不能安然入睡。于起鹏飞快的调整着手下人的部署。“茜泾要隘不能守了即便加上补充的炮兵和义勇军,于起鹏手中的兵力加起来也不过两个残破的营一千二百余人,自是不可能继续坚守第一线了。打手 “撤退至浏河、南翔公路上的南周和徐庙,同时通知师长立刻转移到嘉定县城

    “轰!”还没等于起鹏部开始移动,日军的飞机就再一次出现在了原来阵地的上空。不过这次日本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通过巧妙的配合西北军三个防空连形成了一次完美的绝杀。只见一架八八式轻轰网刚投下一串炸弹。里面而来的几条火链就迫使他不得不立刻转向,然而无论日机转向什么方向。另一组火网又从一旁覆盖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日本人猝不及防顿时被打成了筛子,飞机凌空解体,瞬间在空中炸出一朵美丽的烟花。

    前面战机的教刮让这群敌机一下子慌了手脚,然而还不等他们作出反应,西北方向的天空中又出现了中**队的飞机,只不过这次不是苏州的西北飞行队而是南京方面出动的机群,饶是这样,也让这些日本人不得不狼狈

    “南京终于做了点好事指挥撤退的于起鹏当然不知道这是培模和张治中沟通的结果。为了不再3月4日日内瓦大会前出现意想不到的逆转。南京中央军事委员会力压空军方面一定要尽力支援浅河,所以姗姗而来的中央空军难得以大机群做了一次亮相。虽然没有打下一架敌机。但对淡河日军的轰炸却让日本人再一次托富了进攻的脚步。

    “开火”。不过托字也是有限的,下午3时,整修完毕的日耸再一次发动了对浏河的进攻。在持续三个小时的炮击之后,日本人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已经空无一人的茜泾营。吃了哑巴亏的厚东笃太郎恼羞成怒的发动的继续进攻。于是在于起鹏简单构筑的第二条战线上,枪炮声再次响彻云霄。“给我狠狠打

    也许是日本人的炮兵在之前也遭到了惨重的损失。也许是南周和徐庙已经远离了日军舰炮的火力范围。也许昏暗的天色让日军战机无法出动口可不管怎么说,这次日军的进攻绝对显得极其的仓促。就像拳击手一记势大力沉的直拳落空之后,再次挥舞的时候自然有些来不及调整一般软弱无力。整队的日本兵只能以猪突的队形盲目的死拼硬打着。

    打手 混蛋!”看着撅着屁股把头埋在工事边。只知道托举着花机关对外盲射的江春来。带兵的班长就气不打一出来。“还扣扳机,子弹都打光了。”没好声。没好气的班长飞快的挪到江春来的身后就是一脚。“快。扔手榴弹!”机械式听命的说,小笨蛋,你…是给日本人送武器呢。拉弦呢”。

    江春来还在疑惑班长对自己说什么,突然班长一个猛子扑了过来,随即一串子弹擦着头皮掠过,顿时小木匠看到班长头上冒出殷殷的鲜血出来。“班。班长吓得哇哇大哭的江春来直接用手去捂班长头上的血渍。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堵的上。“班长。你可不能死,啊”。

    打手 木匠,立刻明白了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别哭了班长挣扎的从帆布椅包里掏出一卷绷带来。“替老子裹上。擦破点皮。死不了呢!”

    战斗的**很快就到来了,随着十挺被置放到第一线的防空机关枪开始平射,日本人终于抵挡不住了,看着挨了一颗子弹就炸出一团血污的同伴。再强的武士道精神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而防空机关枪超过旧四码的有效射程又让日军的掷弹筒等武器无从发挥作用。于是乎,这次冲动的突击也不的不以失败而告终了。

    “快。补充弹药。整修工事,日本人很快就会再上来的。”幸存的连排长四周巡视、督导着。现在还不到高兴的时候。连场大战还在后面呢。

    “嘀铃铃刚网合上眼的培模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他一把抓过电话。“我是培模。噢。是贤初兄啊,什么日军已经全线退下去了,好啊,打得好啊”培模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正再战场日军的退却说明日本人已经没有力量在国联正式会议前结束泓沪的战事了。这样西北军的牺牲也就没有白费。“真是太好了。”

    “贤初兄是在问我们还能坚持多久吗?。不过蔡廷错随即问到了浏饵的情况。

    打手 不太好。可以说日本人再坚决进攻一次。咱们就守不住了。”培模诚恳的说着。他不能隐瞒,否则天塌地陷,第军和十九路军会吃大亏的“贤初兄。看来你和文白兄要做好撤退的准备了。”子清兄,你总得让我们睡上一觉再说嘛,蔡廷错爽朗的笑声,让心情沉重的培模就是一愣。难道事情有转机了?于是培模下意识的问道。“贤初兄,是援兵上来了?”

    打手 “给兰州直接发报。我军已近山穷水尽,故不得不自浏河之线撤退挂上蔡廷错的电话。培模心情越发的沉重了,是的,第军已经跟上官云相的第刃师主力取得了联系,然而这并不是蔡廷错乐观的原因。没有想到如此积极抗战的蒋光鼻、蔡廷错两人居然也会有国联关于上海的会议一开。日本人就不得不罢手的幼稚想法,一念籍此,培模不得不为暂编师考虑一二了”“命令洌河守军,以嘉定、葛隆之线为目标立刻转移。沿途道路尽量埋设地雷等爆炸物,并派出迟滞部队以确保全军后路之安全。”!!!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