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421.上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刁二十年?月?日,蒋中正由武汉饭回南京,中央阮,二占学校教育长张治中向蒋表示:“我们中央的部队必须参加泓沪战斗才好,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我愿意去。”

    而出于了解西北军真实战力、削弱西北军的实力等不可告人的目的,已经首肯西北派兵援助泓沪的蒋中正,并不甘心把民族英雄的头衔就此让给粤系和西北这两个潜在的、现实的敌人,为此他当场点头。,“很好随即蒋马上指示何应钦调动散驻京沪、京杭两线上的第刃、岛两师合成为第五军,命张治中为军长率其参战,就这样,国内的三大派系第一次站到了一起,共同对付民族421.上海存亡的重大危机。

    虽然蒋中正已经安排了张治中率第五军参战,西北也调动了西北军委会卫队旅、铁甲总队马普仁部和银鹰总队泓沪特遣飞行队南援,不过显然日本人的准备更充分小机动能力更好。就在蒋中正答复张治中的当日,日军从国内增调航空母舰2艘、各型军舰口艘、陆战队心人援沪。蒋光辑则急调所部第的、第6打手 师立废参战

    2月3日,日军破坏停火协议再向闸北进攻,又被守军击退。日本内阁遂增派第现队和临时组建的陆军久留米混成旅团援沪,由第3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中将接替盐泽少将指挥。2月7日,刚刚接过指挥权的野村改变攻击重点,命令混成第出旅团久留米混成旅团的旅团长下旋,熊弥少将陆大飞期直攻吴松配合海军陆战队进攻江湾,企图从十九路军右翼突破。

    不过初来乍到的野村并不清楚十九路军已经因为兵力不足实行已经收缩了防线。于是下元就率领他的久留米混成旅团,坐着巡洋舰,在海军的护卫下,从421.上海长江口进入黄梢江,然后在张华涣铁路码头不发一枪一弹的轻松登陆了。可这一轻松登陆,却使日军内部海陆军固有的矛盾立囊凸显了出来。

    下元熊弥认为既然日军已经登陆,那么吴泓炮台已经无足轻重,久留米混成旅团应该立剪投入对市区的进攻,而不该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吴泓方面。于是下元就发挥了日本陆军“下克上。的传统,越过野村直接打电报给东京的参谋本部。陆军参谋本部当然是相信自己人的,再加上对这次将陆军配属在海军之下的不满,参谋本部便向军令部提出,部队归你指挥没错,可你得指挥正确才行,象这样连作战方向和重点都搞不清楚的糊涂决策,我们陆军恕不能奉陪。

    军令部听了心里当然不服。可是现实比人强,海军方面已经两次进攻两次失败了,为了尽快在上海方面打开局面,也只能依靠陆军方面的帮忙。不得已军令部直接下令野村改变原来的作战命令。

    野村接到军令部的指示当时就晕头了,他根本没有想到陆军是来拆台的。然而自家的老大已经发话了。他也只能拉下脸以中将之尊去讨教下元这斤,少将。占了上风的下元想当然的大笔一挥,递给野村一份作战方案,兵分两路,一路监视吴泓炮台,一路强渡蕴藻涣,攻取江湾镇,直抵上海市区的苏州河。

    对于这斤,看似两面兼顾,然而事实上根本行不通的方案,野村当然予以否决。作为日军在沪的最高指挥官,野村综合了各方面情报,认为江湾地区已成险地,有中**队重兵驻守,且水网纵横,易守难攻,是块极难啃的硬骨头,很难在此地突破。

    应该说,野村虽然海军将领然而他还是在陆战上有些眼光的。要知道泓沪铁路又名吴泓铁路,从市内的上海北站出发,沿路经过天通庵站、江湾站、张华涣站小蕴藻涣站、吴泓站,最后一直到长江边上的炮台站连同沪宁铁路构成了环绕上海的交通大动脉,切断松沪铁路,就等于是抚制住了大上海的主动脉。而这个时候蔡廷错已把旧路军的三个师都部署到了上海战场,并排出了三个基本作战区域:区寿年师一部和沈光汉师驻守闸北;区寿年师翁照恒旅和毛维寿师一部协防吴泓、宝山两镇;毛维寿师警备江湾镇。

    由于兵力配备捉襟见肘,蔡廷错采取了顾两头、舍中间的办法,即死死卡住站上海北站和天通庵站和终点站吴泓站和炮台站,主动放弃中间站张华兵站和蕴藻涎站。在下元登陆之前,蔡廷错已在江湾站和江湾镇郭署重乓并层层修筑防御,而言连。如果口牛冲贞动江湾的脑筋,或许还有空子可钻,但现在,已经晚了。

    不过野村的解释,下元一句也听不进去,或许他认为海军要么又是在瞎指挥,要么就是怕陆军抢了海军的风头,夺了海军的功劳,因此久留米旅团开始独走了。久留米旅团的第一个目标是蕴藻兵,蕴藻兵是上海除黄埔江、苏州河之外的第三大河,与京沪铁路沪宁铁路、泓沪铁路正好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张华涣站距蕴藻涣站仅有打手 公里,而蕴藻涣站距江湾站8公里,如果能顺利突破江湾,一路南下,到泓沪铁路的站只需旺公里。久留米混成旅团的对手正是防守该区域的十九路军第引师。

    第引师是旧路军的头块牌子,第一主力师,部队里清一色都是广东老兵。曾在陈铭枢担任代理行政院长的时候作过南京的卫戍部队。不过当时师长毛维寿正好生病,所以这关键的一战其实是由所属打手 丑旅旅长张炎代为指挥的。

    胡日,久留米混成旅团偷渡蕴藻涣。就在发起偷渡的前一天,下元向正在在海中航行的第师团师团长植田谦吉中将发出一份急电。在这份给自己人的电报中,他说了一句实话:“上海方面告急!”

    实际上,下元选择偷渡的时机恰到好处。渡河,特别是在敌方部队已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强渡,实际上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特别是如果对方倾全力半渡而击,河中间的人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成功的例子不是没有,只是微乎其微,失败的例子倒不胜枚举。但是这天起了大雾,并逐渐弥漫了整个河面。中国守军严阵以待的心理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松懈。好天鬼子都没敢渡,何况这么恶劣的天气?

    而这正是下元所想要的。除留下少数部队及归其指挥的海军陆战队据守南岸外,久留米混成旅团精锐尽出,立即登舟强渡。强渡的过程中还施放了大量烟幕弹。等到北岸守卫部队发现时,已经迟了,错过了最有利的阻击时机。随后的短短几斤小时之内,纪家桥、姚家湾、钟家宅等几道阵地先后被日军前锋部队突破。前沿部队伤亡殆尽,形势发炭可危。眼看江湾也要不保,张炎以代理师长身份亲自督战,整师压上,拼着老命才夺回了钟家宅。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三点,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久留米旅团终于停下了脚步。

    “艾夜,引师的壮士慷慨请决死”宋成向戴季良报告着泓沪方面通报的最新战况,不过其中文字颇有些家的格局。  “引师遂内外夹击,大破日军,败亡之日军仓惶北顾,及溃至蕴藻涣畔,复遭对岸日军己方火力攒射,尸横遍地、血染江河,我军乃规复江湾之阵地

    “一波三折”。戴季良的观点却是从另一个角度出发的。“军中误伤问题对咱们来说也是应该值得重视的。对了,培模和于起鹏他们到什么位置了?。

    “陪师长他们已经到了苏州,最晚今天就可以到了上海。”这次西北虽然只派出一个旅又一个团,但是却派出一个师级指挥机构,原因无他,终有一天西北军会跟日本人正面对上,现在应该让师一级的主官了解一下日本人的战术,而陆士出身的培模就是最好的人选之一。“银鹰总队方面还要两天才能进驻苏州光福机场。

    “那日本方面有什么新动向戴季良继续问道。“金泽师团第九师团到什么位置了?”

    “金泽师团第九师团已经进抵上海了,另外日本宣布再次易将。”久留米旅团的失败被日军参谋本部理所应当的认为是海军无能的结果,在陆军省的强烈建议下,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中将陆大引期接替指挥野村,成为日军的第三任主帅。“估计日本人的进一步行动很快会展开

    “现在咱们跟南京的部队都已经进入上海战区了。”戴季良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咱们力压山西不得接受络远省主席、又吓得贺耀祖不敢宣誓就任陕西省主席,一准有相当的人认为咱们跋扈,能以合作。”戴季良张开眼睛。“再次电告培模,服从蒋光猜的一切指挥,哪怕瞎指挥打光了,咱们回来还可以重建”。!!!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