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410.零比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局势坏在继续恶化着。(Www.suimeng.Com)吊然日本政府及外交人员的各种典制爪体和军部扩大军事行动的实际作为构成的双重外交让日本人在国际上陷于不利的舆论当中。然而国联除了派出观察员了解东北真相以外就只有休会静待日本停战一途,而美国人也以不的给予日本政府压力以期该政府能约束日军行动为由袖手旁观,而曾经为了中东路跟张学良大打出手的赤俄这次面对日本却宣布绝不开入中东路。

    外交上陷入死胡同,军事上又宣告失败,在顽强抵抗了半个月之后。通辽守军张多峰旅终于不支败退。通辽沦陷。同日,日军军舰集聚上海及长江沿线,日本公使重光蔡奉命对中国中南部之抗日救国运动向国民政府发出恫吓,而日本驻沪也致函上海市政府以自卫护桥相威胁。这一切的一切又一次的论证了弱国无外交这个普世公理。

    “副总司令,西北通报咱们,他们的飞行队已经到了郑州锦州天天挨炸,然而南苑的东北军飞行队却一直接兵不动,现在西北大张旗鼓的援军到了,再不给个说法,恐怕东北飞行队就会不战自垮了。“您看怎么安置?。

    “西北不是要和日本见仗嘛?。面临着日本人在长安街上的武装演习。张学良现在可谓进退维谷。“就让他们直开漆州、山海关不过西北军飞行队的到来,让张学良也涌现了一个念头,既然地面上暂时动弹不得,那么不妨让飞机试试。“陈鸿陆第一队进驻锦州,姜兴城第二队和葛世民第三队陪同西北军飞行队进驻澡东

    汪兆铭等到沪上后。立即前往会见胡汉民。一进门,汪马上装出一副谦虚诚恳的样子对胡汉民说道:“中山先生在日本时,我就是小兄弟。现在经过多少离合悲欢,回想起中山先生,真是痛心!我情愿听老大哥的教刮。”

    胡汉民则公然用老大哥的口吻说了几句批评汪精卫的话。然后胡、汪、孙(科)3个,人合照了一张相,三人表示从此要团结起来,共同从蒋中正的手里夺取中国的军政权力。

    民国二十年口月7日,宁粤和谈在上海开始进行,和平会议正式开张。然而会议自始起,宁粤双方就各不相让,蒋介石自是要把住军政大权不放,而粤方则要和蒋中正分权。起初,蒋表面上曾作考虑下野的表示,暗中又授意何应钦等人以“军难方殷,元首不可轻易。(WWw.suiMENg.coM)发出通电。向粤方施加压力。后见通电不起作用,蒋于是不再掩饰,以南京中央新闻稿方式宣布:“坚持中枢不宜更动,政制未宜轻改,党统不能有问题

    蒋的这一宣布在粤方引起强烈反应。在粤之李宗仁、陈济棠等人以非常会议名义连拍两电,致在沪代表,要其对宁方所提条件“万勿退让。”而蒋介石干脆集自出面。在南京国府纪念周上,以强硬态度声称:“之前曾有辞职之意,现在已打消,决不去职。”

    由此,宁粤和谈陷入僵局。

    “德庵兄,你可以告诉志翔兄,对于他保全山西种子我是一直充满感激的。

    。宁粤和谈陷入了僵局,不过西北跟山西的接触却了有了成效,急于收回山西权力的阎锡山对于西北两个索价甚高的要求基本表示了同意。“现在西北要跟山西共同开发资源、共同建设,我认为是一件好事看上去一副书斋先生打扮的阎锡山貌似诚恳的向金树仁许诺着。“山西原本就缺乏资本,现在有西北的加入,我想肯定可以事半功倍的。”

    “百川兄既然这么说,是不是可以让徐主席代表山西省政府跟西北有关单位立刻签署协议呢金树仁也是老江湖,自然不会因为阎锡山说得好听就完全相信了对方。“还有军事合作怎么落实,不要西北军一撤出山西,百川兄就立刻变卦了。”

    “哪里的事阎锡山急忙否认着金树仁的推测。“德庵兄请放心。山西和西北合作是真诚的,至于军事方面,顾问团的名义是不是可以改改。用联络团怎么样?”顾问团改成联络团两个字之差性质就变了。一个是指导顾问、另一个只是联系通传,可见阎锡山骨子里还是不想让任何人染指他的命根子的,然而西北现在又实在强势,不得已他只能软言相求。“另外西北陆校是不是可以接收山西的学生

    “先解决了经济问题吧。”事实上戴季良着紧的也是经济问题,所谓军事顾问团不过是漫天要价的手段而已。“至于军事问题,我说了也不算,还要请钧座裁定。”

    口月口日,太原学生举行抗日救亡的示威游行,遭到山西省党部的镇压。有多名学生被枪杀或枪伤。为此阎锡山指使太原清乡督办杨爱源封闭山西省党部并逮捕其负责人,并恶次密电西北愿在抗日问涧书凹(甩凹咖)厂告少,事斩由”、谎事多腆“以西北马首是此契机。西北在落实了双方有关凶救,西实业公司的协议之后。西北军开始经由山西开赴绥远,在事实上默认了阎锡山对山西统治的恢复。

    月力日,在西北和东北的联手疏通之下,考虑到华北的实际情况,并出于削弱西北、缓和西北攻击政府的调门等诸多方面的考虑,南京中央政治会议宣布恢复阎锡山的中央执行委员的资格,至此阎锡山重掌山西大权的最后阻碍也被扫除,现在一切的一切就只缺一个最后的名义了。

    鬼子的飞机又来了。”凄厉的警报声中,锦州街头的行人四散奔跑,街头的残垣断瓦已经证明了日本军人的残暴,面对这种从天而降的死神,无可奈何、无法抵御的人们只能选择各自逃命。

    “来犯敌机刃架。”不过今时不同以往,随着东北第一飞行队的进抵锦州,人们终于可以看见中国自己的飞机了。“经通报应该4架八八式侦察机”接八八式轻轰炸机和6架九一驱逐机。”事实上,不算东北刚刚购买的福克从。驱逐机和法制德瓦蒂纳。轻型战机以外,也只有西北抵债的飞龙改能够对抗日本人的战机,而原先东北军所装备的“焦代诺田牛堡尔包代兹”等各型战机都不是日本人九一驱逐机的对手,应付八八式也极其勉强,不过就是这样的窘境,英勇的东叱空军还是决议腾空而起。“弟兄们,为了沦陷的国土,为了受轰炸的锦州民众,打下偻寇战机!”

    “还真是英勇啊。”透过望远镜,几双不属于东叱空军的眼睛紧紧盯住天空中的厮杀。虽然东叱空军的意外出现打乱了日本人的飞行阵形,然而除了杨逢春、孙炎等人驾驶的少量飞龙改能应付九一驱逐机外,其他的人只不过是完成了一次追逐,迫使日本人把炸弹丢到了城外的荒地里狼狈而逃罢了。“但就是飞机太差了。”

    “张家父子对航空队的投入已经算愕上很多了,就是南京这个中央政府也没有这么多的飞机。不过”说话的人有些不屑。“不过,一味的向国外采购飞机却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一则洋鬼子不可能出售最新式的飞机给你。二来现在现在飞机制造技术日新月异,你一买来就成了淘汰货,还不如咱们想办法吸收技术来得妥当。”

    “说到未雨绸缪。谁又比得上咱们钧座。”虽说西北目前主打的驱逐机也不过是飞龙改和苍龙,但是西北军新的战机又在研制之中,自是比东北军的胡乱采购高明一线的。“听说没有,三原厂新型的战机将试验装备,刀公厘美制机关枪,等新机出来,咱们现在装备的这些飞龙改、苍龙也都该淘汰了。”

    “那正好卖给东北军。”有人没心没肺的开着玩笑。“那用来打鬼子就正好不过了。”

    “不要小看了日本人。”最初说话的人纠正着自己人的口无遮拦。“人家的底子比咱们厚多了,咱们现在也是借着当初跟老毛子斗的先手在飞机上有一点点领先罢了,随时随地鬼子就能超过咱们,所以”说话的人一指天空。“好好看看,鬼子的战术和飞行技巧吧。”

    “周中队长说得对。”这次西北军派到滦东的是一支混编大队,下辖一个驱逐机中队和一个轰炸机中队,其中驱逐机中队的中队长就是曾经首开记录击落俄机的周达。“咱们要承认日本的国力比咱们强,伊是国力强并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大队长卢足垫鼓舞着众人。“现在东叱空军已经给咱们作出了表率,接下来咱们要做好准备,随时随地上阵作战!”

    “零比零,这个开头不怎么好啊。”锦州匕空的一幕很快就传到了戴季良耳里。“幸好丢人的不是咱们,否则人家还以为咱们对付老毛子的战报是注了水的呢。”

    “钧座说得是。”宋成赔笑着。“北平已经紧急通报咱们订购二十架飞龙改,看来少帅是铁了心要跟小鬼子干一场的。”这个勉强算个好消息,因此戴季良脸上倒是一直带着笑,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钧座,广州的消息不太好”宋成偷眼看了看戴季良的反应,这才继续说下去。“广州警察因为学生发起拒买日货的运动,开枪镇压,打死了十五人。打伤了八十几个。”

    “好,好得很。”戴季良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怒意。

    “李德邻、陈济棠口口声声要抗日,难道就是这样抗日的,很好”戴季良一下子站了起来。“电告李德邻,让他立玄归还欠咱们的几百万,顺便告诉他。西北有钱,但绝不借给镇压爱国学生的刽子手!”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