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396.除马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认又新垮着脸在二千英尺的高空巡视着。原本应该纵横尖赏刚大鹏鸟现在变成只能在家门口穿梭的小麻雀,这让所有参战的空勤机师和地勤技师们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当然这个原因怪不到他们头上,实在是因为马麒发动叛乱的速度太快,原本的前进阿克苏基地已经变成了不安全的战区。而在上面的长官们顺手派出的也不是兀鹰这种已经淘汰,但航程极远的重型轰炸机。飞鹰式双座侦察,轻轰炸机,一听这个名字就该明白,这是一型速度较快,但载弹量和直线航程较小的轻型飞机,所以短腿的他们也只能在库尔勒至轮台之间撒网式的日夜巡逻着,协助陆地上的友396.除马麒军防范马家军可能的袭扰。

    “注意了被后座机枪手大声提醒后惊醒过来的铁又新这才发现长机上分队长那张要吃了自己的脸,不对,这个愤怒好像不是针对自己的,铁又新顺着长机指示的方向看去,浓浓的黑色烟柱直冲云霄。这分明是燃烧的迹象,啊!马家匪军!铁又新顿时觉得肾上腺分泌出紧张的激素。然而还没等他作出进一步的反应。就见分队长做了一个跟我飞的手势。于是他一堆驾驶杆,两架飞鹰一前一后的向目标区疾驶了过去。

    “近了、近了”。铁又新自言自语着,机师那双敏锐的眼睛让他在常人不可企及的高度就发现了敌人的踪迹,还有那四散奔逃的维民和他们四散倒毙的尸体。“王八蛋”。铁又新看着长机斜压机头,于是急忙跟了上去。“打死你们这帮祸害。”

    “飞机!西北军的飞机!”正在祸害这个维民小村的马步洲部马廷俊字善卿,河州人团的哨兵发出凄厉的惨叫,然而已经迟了,人的反应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航空汽油推动396.除马麒的现代化杀人机器。只见两枚的磅航弹一经脱离机身,顶端的风轮在自由落体的作用下发出尖啸的吼叫,随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爆炸发生了。四散的弹片迅即将川网爬上马的马家军们如果割麦一样锄倒在地。但这不是结束,长机的炸弹刚刚投下,接下来铁又新的两枚航弹又降临到了马嘶人吼的匪众当中。“轰!

    ”。

    “上马,快走”。由于不知道飞机的厉害,所以马廷俊下达了错误的命令,随之大队的马军集合起来,顾不得死伤惨重的同党,飞也似的向外逃去。可是打手 马力怎么和旦马力相比,等他们刚刚撤出村口,一圈兜回来的双机又一次君临到他们的头顶。“轰!轰!轰!轰!”又是四枚航弹次第在马队的周围炸响,这一下马廷俊可吃了大亏,不但四分之一的手下非死即伤,而更多的马家匪军们彻底的陷入了混乱。囤读最斩章节就选泪书吧一甩幽鹏姗芥全

    “该死,飞机又来了眼尖的匪军看着飞机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子,又向自己的方向恶狠狠的扑了上来,顿时连惊叫声都变调了。“兄弟们散开来逃啊幸好有机灵的大叫一声。“往塔里木河跑,咱们到河边碰头

    “想跑。没那么容易飞鹰式能带六枚的磅航弹和一千八百发七九风冷机关枪枪弹,足够这些马匪们喝上一壶的。“分头追铁又新用手势跟分队长交流着,于是两架飞鹰兵分两路对准两队人数最多的马匪直冲而去。“轰!轰”。又一次发生的爆炸逼着大队马匪再次分化,而清脆的机关枪声又给这出血色的歌剧带来一点跳跃的音符。

    “看来是地头了。

    。就在马廷俊部遭受上天予以的惩罚之际。马猜和马天世的两个旅追击着西北军诱敌的团到了阿克苏东南绿洲和荒原交接的地方,一看到场景的变幻马销和马天世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示意手下勒住了马。“玉山兄打手 咱们可是网刚疾驶了一眸子,真要是对上了,这马力可不如人家啊。不如缓缓进军

    “我也是这个注意啊马镶点点头,随即两个旅的骑兵变幻成一个由四个团组成了平行方阵,马猜旅在左,马步青旅在右。“不出所料”等二马的骑兵越过一出高高的沙丘,顿时西北军同样整整齐齐的四个骑兵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过他们却没有发现这四个骑兵团中并没自己网刚追击的那支部队。“最东面的团应该是七个营,其他三个团应该是各六斤,营靠在识别连队旗,马稍快速估算了一下对方的实力。“纯臣兄,这是恶战呢

    “把眼前的这帮家伙都干掉,西北军恐怕一时间也调不过来第二支骑兵了对手两千出头不算少,但自己这边则更多,足足二千五百多人,单从兵力来看就完全有能力顺利击溃对面之敌,否加上马麒部一向看不清马鸿宾旧部的战力,种种因素加起来让弓天世觉得己方还是有很大赢面的。“打还是不打,玉山兄,我可惟命是从啊

    “当然要打”。马锯伸出舌头舔舔嘴唇边汗水结成的盐粒。“纯臣兄你不觉的西北军不配穿那么好嘛马猜说得没错,纵观双方的阵线就会发现西北军这方的一色的灰色军服和五色旗配十二芒青天白日,看上去煞是威武整齐。而反观马麒部却因为长官挪用军费购买军械弹药而忽视了部队的其他建设,结果时至今日非但军旗二在沿用清季的体制各营、哨骑兵采用三角形镶边旗体”旗杆边标字番号,正中写一个大“马”字外,全体官兵的服装,除了少部分改换新式陆军服装。绝大多数还是旧装或新旧参半,参差不齐心“还有军用水壶,稀罕玩意当然眼前的敌人中也只有第十师的骑兵团有这样完整的装具。但这并不能让马猜平息了心头的贪婪。“随身毛毯,这些好东西应该只要咱们才配得上。”

    “被玉山兄这么一说,我也眼馋了马天世手探到马刀柄上。“说好了,到时候见面分一半事实上马天世这么说也是配合马猜的作态,两斤小人都是老经战阵的,自然知道怎么激励其部属的士气,同时也是多留出一点时间让坐骑恢复马力或是期待以逸待劳指望着对方先行进攻。“玉山兄”。不过对手就那么好整以暇的等着,这不禁让马天世心中产生一丝不安。于是他进言着。“好像有些古怪啊;还是咱们先动手吧

    “这样也好”所谓一力降十会,既然自己兵力占优,马销自然同意抢攻。“命令”。马猜的身边的卫士把代表马锗的旅旗高高举了起来。“胡大保佑”。随着旅旗的放落,顿时狂乱的呼叫声充斥云霄。“出击

    从静止到加速。马麒部下的这些骑兵用的时间恐怕连成吉思汗的子孙都要叹为观止,然而随着他们的前冲,对手却一丝一毫的没有动作的意思。怎么回事,冲锋中的马天世心头的疑云越发的浓重了。“轰!”突然一声炮响。紧接着机关枪声也一时大作了起来。无数的马家军在冲锋途中被突如其来的枪弹打到在地,亦或是被哀鸣的战马甩落于地再被后来的铁蹄践踏而死。囤读最斩章节就选泪书吧一甩幽鹏姗芥全

    “该死,西北军骑兵中有机炮部队。”马天世这才想起来,西北军嫡系骑兵编制中每个骑兵团都配属有一个装备四挺机关枪和两具速射炮的机炮连,而自己面前这四个团的敌人当中就有一个是西北军的嫡系,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冲上去”。他不相信只有这样一个连能挡住两翼那么多人的冲击。  “他们的枪炮就不管用了。”

    “预备,射”。所有西北的骑兵都在各自长官的命令下,端起手中的武器,对着里面而来的敌人发射出心中的怒火。“西北天佑,我军必胜!”不过唐嗣桐还算清醒,他明白,单纯靠手中的马枪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此他只是让手下齐射一轮,以期打散对方第一波突前的攻击,随后他拔出战刀。“跟我冲”。

    交错的双方猛然撞在了一起,尖锐的马刀互相斩击着。顿时现场仿佛进入了牲畜的屠宰场一样,此起彼伏喷射的血污一下子将原本金黄色的阳光变成了恐怖的暗红!泪书吧甩幽凶田姗厂告少,噩斩由,噩多

    “杀透了。”双方几乎同时在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然而这个对西北军而言的确如此;但对马家军来说却不禁相同。“该死”。原来西北军的机炮连在双方突击开始之时就向后撤退了相当的距离。等马家军突破了西北军的阵线后还没来得及调转马头,这边的射击就又开始了。“不要管他们小咱们杀回去”。区区四挺机关枪和两门火炮要照顾整斤,战线根本力不从心。但要是为了他们分心的话,完成转向的西北军就变成了追击的势态,这样反而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于是马镶当机立断作出了沉痛的抉择。“快调转马头,杀回去”。

    于是又一次对撞开始了,只不过这一次双方的力量都缩水不少,西北军少了四百多骑,而弓销和马天世也丢下了将近五分之一的手下。“去死!”双方都不留后手的厮杀着,马彦新、冶成章、马玉麟这些宁马的旧部当然知道对方绝不会因为自己是同宗同信的同胞就手下留情,而第十师的骑兵更了解一旦落到马家军手中那恐怖的下场。“下地狱去吧!”

    “这帮吃里扒外的混蛋”。双方又一次的转换了阵地,不过这一次下来双方的数量也萎缩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马镶欲哭无泪的看着只剩下了不足一千五百骑的手下,咬牙切齿着,虽然对手更是削弱到只有一千一百多人。但他心中的杀意有增无减。“我要活录了他们!”

    “什么声音”。还没等马镶下达再一次突击的命令,耳边却传来隆隆的马蹄声,明明对方没有发动冲锋啊,哪来的声音。他回首一看。“啊!”透过单薄的阵列。他看到自己身后飞扬的尘土和隐约中那面五色加青天白日的旗帜。“上当了”。原来这才是引他们来的第九师骑兵团,他们悄然的绕了一个大圈子重新兜到马锯部的后方,这就是所谓压到骖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耗尽马力的马家军原本就是仗着自己人数上的优势和血勇在作战,现在一下子陷入优势敌人的合围之中,怎么不让他们士气一落千丈呢。“该死,冲,往前冲,只有冲出去才是活路”。久经战阵的马锯立囊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不过这已经晚了,没有了战马的助力,单凭两条腿又怎么能从这天罗地网中逃出生天呢。!!!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