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392.除马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卢实上张学良关于原冯部动向的揣测是正确。石友三反盾小巾单是石友三和张学成个人野心膨胀的结果,也不单单是石部被日方挑唆和利用。

    在这一事件的背后还夹杂有冯玉祥、阎锡山趁机夺回华北地盘联合两广反蒋势力消灭张、蒋联合的图谋。

    为此冯玉祥亲自给各的旧部将领写信,要求他们联合起来,共同出兵打张学良,又与阎锡山多次联络,敦请一致行动。在冯玉祥的军事部署中石友三部为进攻主力,从平汉线北攻石家庄,然后以大部兵力向保定、北平进攻,并分兵协同友军攻取天津。晋军则由张家口及北平迤西,保定迤北出392.除马麒只援助。韩复婪部由山东沿津浦铁路北进,攻取沧州、马厂,然后与石友三和晋军会师天津和北平。而在安徽参与剿赤的吉鸿昌、张印湘、葛运隆等部连同河南民军,袭取郑、汴,东进徐州,逼迫杨虎城并牵制西北军的行动。至于被东北方面收编的宋哲元、刘汝明、张自忠、冯治安、庞炳勋等部则于河北各地接应以上各军的行动并破坏道路阻击、牵制、迟滞东北军各部的行动。

    这个计划从纸面上来看。动员各部兵力总计约有坠万人以上,若各方亦能齐心协力,则确实能将张学良打垮。然而中原大战之后,冯玉祥的威信下降,旧部将们从保存实力出发,各有各的打算,不像以前那样顺从地听从指挥,而是观望不前。

    阎锡山也因为西北军一部常驻太原使其如敏在喉,再加上虽然前有商震离心离德裁撤村政处后有西北军以低价强购山西兵工厂,但由于戴季良承诺的保护晋军种子伺机安排他东山再起的承诺总体上并未违背,亦使他犹豫不定。而且晋军将领多反对392.除马麒为冯玉祥火中取栗,这更让阎锡山报定了暂时隔岸观火的打算。

    至于石友三和张学成之间的电报被提前截获,也让张学良得到了更加充裕的应变时间。随着他征询解决石部的电文,南京和西北相继回复表示乐见其成,因此民国二十年月旧日驻北平的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行辕正式下达了对石友三部的作战预案,关外援军纷纷开来,只待宋哲元等一干原冯军将领表明态度,东北军随即将进入作战阶段。泪书吧甩幽凶纪姗厂告少,噩斩由,噩多

    “你们立刻赶回去修复工事、整备弹药虽然不知道马麒军什么时候恢复进攻,但三处 邻的环形工事内,副营长祁英杰飞快的向身边的两位连长下达着命令。“注意,要保持饮水和干粮,咱们还不知道要坚持多久呢

    “看来马家军准备时机场围而不攻了。”注意到敌人开始移动火炮阵地,陈友良如此判断着。“通知马献文,今晚或明晨敌部可能对其展开攻击当然警卫团的守备也不能马虎。特别是商坪入口处的几处土木工事并不足以抵挡马家军可能的夜袭。“咱们也该准备一下,告诉唐嗣桐晚上小分队袭扰一下,省得这帮回回精神头太足了。”

    夜色慢慢统治了整天天宇,闪烁的星光下,一堆堆的篝火旁辛苦了一天的马家军们蜷缩在压实的皮毛内,早穿皮袄午穿纱,这南疆荒原的刺骨夜风可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就在这一片寂静中,突然奔腾的马蹄声响了起来,一下子把这些警觉的战士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快,快起来,汉狗子来了。”然而一阵折腾之后,马蹄声非但没有驶近,反而越行越远了。只是一场虚惊。“这些万恶的汉狗子。居然搞什么疲兵之计。”马家军中不是没有明白人,然而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无可奈何的他们只能加强警卫人手,扩大警戒范围来预防西北军可能的回马枪。

    “乓”。好不容易时间有悄悄的流逝了一个钟点,突然枪声响了起来,不一会就愈演愈烈,顿时打得不可开交。“汉狗子又上来了。”马家军再一次从地上跳了起来,可是不一会枪声又停止了,长官们循着枪声的方向派出搜索队,却发现自己的一组四人流动哨被偷袭的西北军干净利落的收拾了,顺带着还让五千多人的马家军再一次失去了休息的机会。囤读最斩章节就选泪书吧一甩幽鹏姗芥全

    “乓”。所谓过一过二不过三,马家军也不是吃素,他们在南疆多时,自然也算得上半个地主,因此反击的速度很快,这不,等西北方面第三次的袭扰网刚出现。已经预伏下来的几支马队立亥问询合拢过来,顿时兜住了西北军这支打手 卜分队。“杀光他们

    “兄弟们”看着四面围上来的马家军,带队的第九骑兵团的副连长就知道自己两个班是在劫难逃了。“敌众我寡,现在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一个。”副连长知道这个时候发动冲锋绝对是自取灭亡,然而马家军的暴行他不是没有耳闻。“宁死不要活着落到马家军的手里,兄”长安陵园相见吧,冲”。十五个甘陕汉子双腿用力一夹吐主的迎了上去。“杀”。先是一顿排枪,接着除了冲锋枪手还在射击外,装备马枪的西北骑兵丢下自己发射不便的武器抽出马刀直扑气势汹汹的敌人。

    血腥而惨烈的厮杀随即开始,双方的战刀在空中交错着,几乎听不见金属相交的声音。传来的都是利刃砍刺在脂肪上那惊心动魄的声响。“扑哧”。西北军的马刀割断了马家军的大动脉,而还来不及高兴的战士却被接踵而来的战刀带来了大好的头颅。惨叫声中一个战士捂着大开膛的腹部和流露出来的肠子从疾驶的马上栽倒而下。不过,还没有等他发出第二声痛彻心扉的叫声,随即而来的铁蹄一下子踩扁了他的胸膛,压碎了他的心脏。囤读最斩章节就选泪书吧一甩幽鹏姗芥全

    “孙子,陪你爷爷一起去死吧被对手砍断了一只手的副连长忍住痛一拔身边的弹弦,左手扯缰,一带马头,忠实的战友不明所以的带着主人向密集的敌人当中冲去。“轰!”在手榴弹爆炸之前已经断气的副连长可以含笑九泉了。

    “查一下。还有没有活口带队的马家军营长注:马麒部体制一个步兵营打手 力人,一个骑兵营的人,等同于西北军的连级编制,其营之下设旗、棚亦等同于西北军的排、班马万成字宝山,马麒的堂侄看着自己三倍于西北军的伤亡气得暴跳如雷。“给我活录了他的皮然而让他失望的,所有西北军的战士不是战死就是最后选择与敌同归于尽。“把这些王八蛋的尸首都带上”。马万成眼珠一转。“等一会丢到温宿城下,让那些跟汉人合作的混蛋看看跟咱做对的下

    天色渐渐亮了。露水凝重的蒙古包这个时候通常女主人应该起床煮起马奶茶准备迎接新的一天开始了,然而阿克苏的这个早晨却是血腥的。在马彪极力坚持下,马销不得不同意在马步青统率的后队赶到之前,让他先行进攻一下阿克苏县城。若是成了自然是最好,若是不成,也探明了城防的虚实。

    “轰”。一颗差不多打手 磅重的炮弹狠狠的砸在宿温的城头上,只这一下就把土木结构的一层望楼给掀飞了,熊熊大火包围了残损的廊柱,让这个略显阴沉的清晨顿时变得通透起来。“轰”。又是一炮,不过这发布是失的。高高越过城墙的炮弹坠落到狭小的城中。顿时造成了可怕的伤亡,数间土屋连同它们的主人完全被覆盖在了碎石瓦砾之下。“轰!轰!”接着两发炮弹鬼使神差一般落在了相邻的位置上,一下就在单薄的、原先只能防御普通马贼的阿克苏城墙上打出了一斤小明显的缺口。“轰”。这个魏敷泽的炮兵更兴奋了,只见四门2乃时们公厘山炮和门口公厘架退炮轮番瞄准缺口开火,不一会一个巨大的十坡形成了。“挞挞啮啮”。随后马家军的机关枪开火了,在机关枪的掩护下,几个营的马家军冲了上去。

    “射击!”马献文第一时间赶到了最危险的地段,他知道城破之后马麒人绝不会顾忌自己跟他们是同宗同信河州老乡的,因此他把阿克苏警备团的绝大部分重火力都集中在这个个置上,一见马麒军在自己的视线中出现,立刻下达了攻击的指令。只见一声令下,从残存的城头上,从土坡内侧的急设阵地中,步枪、冲锋枪、机关枪齐鸣,甚至宝贝一样的四门老式公厘炮也提供了近距离的支持。一顿夹枪带炮之后,马彪的这次进攻宣告失败。

    失败、炮击、再失败、再炮击。马彪的火气越发的大了起来,之前小小的飞机场拿不下来,现在眼看看到手的阿克苏也举步维艰,发起性子的他不顾马销的劝阻,几次投入自己的主力,虽然一时还拿不下城池,然而兵力上劣势的马献文却撑不住了。

    “咱们的火炮能封锁那段缺口嘛?”接到马献文求援的电话,陈前康不禁眉头紧缩。要是阿克苏陷落,那么飞机场和盐山就是无本之源,随即就会面临从粮食到水源的一系列问题,然而放弃预设阵地直面敌军可能的封锁炮火,这却是陈友良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他叫来炮兵指挥官征询着。如果不行,那也只能硬拼了。

    “只能说试试。”由于隔着商埠、再加上城池本身的遮挡,西北军的歹公厘虽然可以勉强用间接瞄准的方法封锁损毁的那段城墙,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精准度是不用再说了。“弹幕封锁也许有效

    “那就准备吧。”说话间马家军的又一波进攻开始了,陈友良凝重的命令着。“给我打掉他们的气焰!!!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