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370.落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东北动手太快了。(wWw。SUiMenG。com)”戴季良看着面前依次摆放的东兆札八也电、阎锡山发给自己的密电以及鄂涛和张群关于西北出兵条件的最后确认电。不由的感叹了一句。根据西北和南京达成的秘密协定,包括佞远将发入西北军政委员会的管辖范围、在编遣晋军阶段西北可以暂时占领管理山西等西北之前大部分的要求南京都予以满足了。不过在最后一条灾民安置补偿费上,西北却没有达到既定的要求。这固然是因为南京财源枯竭。拿不出太多的钱来,也是因为东北军的通电打乱了西北的节奏,不过八百万现洋和天津市长却也算得强差人意。至少西北在冯玉祥身上的投资算是回本了。

    “告诉李过。“欲求不满的戴季良摇摇头,光明正大跳出来反蒋的各派军阀,除了李、白、黄、张利用滇军的冒进和湘军、粤军的迟疑各个击破,暂且保全了广西一省外,一个个不是身死军灭,就是下野出洋亦或是朝素暮楚暂且偷生,算来算去西北还赚到大便宜了,也该动手了。“以第四师和第五师组成接远支队,立穷进占包头、归接一线。”新任副官叶奕秋记录着。“命令第二师和第六、第十二师分别进入山西、河南。”

    民国十九年8月万日,东北军于学忠部经沫东、唐山逼近平津,同日下午西北军一部自宁复溯黄河北上准备接收绥远。由此拉来了抢夺中原大战胜利果实的序幕。出日上午,西北军第二师自河津进入山西、第六师自风陵渡过河进入永济,这一天的下午,第十二师自渑池西进抢占蒋军各部之前进入郑州。与此同时,在阎锡山的示意下,阎军各部纷纷脱离正面战场。以急行军的姿态向郑州、新乡汇集,以达到向西北军请降的目的。

    “次辰兄、星如兄。”虽然李过才是第二军的指挥官,然而受降和接收地盘却不是一件简单的军务,因此作为戴季良全权特使,鄂涛将和原驻晋代表金树仁合作,以完成收编力余万晋军的艰巨任命。“阎总司令现在何处?”

    “之长兄,阎总司令已经去了天津,不日就要流亡日本。

    徐永昌虽然被阎锡山任命为晋军警备司令部司令,不是他的职务只不过是事务性的,而真正握有军权的则是身为副司令的杨爱源。(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之长兄请放心。杨爱源当然知道鄂涛问这话的原因。“总司令临走之时交代过,我们会一切听从之长兄的指挥的。”

    “那好啊。”鄂涛点点头。“也不瞒两位,西北派在徐州的部队只有一个师万五人枪”徐、杨自然晓得鄂涛这是在炫耀。“而且不可能久留,因此,咱们要尽早把各部整顿撤回山西,现在咱们就开始工作吧,先列一个优先顺序,决定那些部队先走。”

    “关于这个问题,我和星如已经事先商量过了。”徐永昌和杨爱源对视一下,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西北军真的能托庇晋军了。“周子梁的炮兵能不能先撤走?”即便是晋军能自造各种火炮,但周玳的7个炮兵旅也是晋方多年以来想方设法积累下来的宝贵财富,自然是排在第一位的。“还有赵承绶的几千骑兵能不能也优先考虑。”

    “这个没有问题。”鄂涛才看不上所谓的晋造大炮呢。“子粱兄的炮兵可以排在第一位。”随即鄂涛在公务上书写着了几笔,交给徐永昌。“不过印甫兄的骑兵却要点检一二”看着脸上有所疑虑的两人,他解释道。“要是一个兵都不裁,即便中央没有疑心,但也要现在的山西能养的起的。”这么一说,徐、杨二人频频点头,于是鄂涛趁热打铁。“不但是骑兵,其他各部也要留强汰弱,军要缩成师、师要简编为旅、团。营连一级要进一步的充实。”

    “裁撤后还能保留多少编制?”杨爱源明白无论鄂涛嘴上说得多么好听。可一到实际操作,眼下还有二十余万的晋方恐怕连三分之一都未必能保存得下来,既是为了防止各军因此哗变而引来更大的麻烦,同样也是为了保全嫡系各部,杨爱源用探询的目光看着鄂涛。“还有,那些裁下来的老兵怎么处置?”

    “钧座的意思是,晋军可以缩编为五个军十个师,每师九千人。”一听说只裁撤一半的兵力。徐、杨顿时舒了一口气。“另外原本的炮兵司令部、骑兵司令部和航空署都可以保留下来”戴季良此举是包藏祸心的,以山西现在濒临破产“屋说”小“引川汉是绝对养不起十余万人和如此重多的特种兵。不过曲坪1一是徐、杨二人现在就可以领会的。“至于裁撤下来的老兵嘛”。鄂涛笑了笑。“都交给西北吧,咱们正好缺人实边呢

    “这?小,徐永昌还在犹豫,突然杨爱源扯了扯他的衣襟,猛然间想明白过来的徐永昌不禁打了个冷战,没错,鄂涛这话听起来平常,实际上可是杀机毕露的,话里话外无非就是一个意思,你们想不想排除异己,若是想,西北绝对可以助上一臂之力,若是不想,很好,你们很团结。那么西北就连锅端了。

    “万一这些人闹将起来?”别看现在郑州只有一个,师的西北军,可要是自己真的不答应,转眼间西北就能沿着陇海路再派出十万人来,以十余万严阵以待的精锐对二十余万胆气具丧的败兵,还会有什么其他的结果呢。有鉴于这个唯一的答案,徐永昌不得不低下头试图用婉转的表达打消西北方面的执念。

    “平头小老百姓,无非就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两个人的小动作鄂涛都看着眼里,因此他解说着。“咱们西北有《宅地法》又不收人头税和田赋,多少人在大灾之年吵着闹着要进入西北,现在给他们这个机会,算是便宜他们了。”当然,西北在让。西的问题上还需要他们两位的配合,自然不会让两人留下心结。“次辰兄也不要急。来去自愿,若是家里拖家带口的不愿意走西口,我们也不勉强,一个人发2块钱西北票,接下来自生自灭也就走了。”

    “自愿?两块钱遣散费?”战败方难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部涛的话已经算是极大的面子了,杨爱源也只得苦笑着点点头。“行啊,先把部队收拢起来。点检、整顿,接下来再按之长兄的意思来办吧。”

    “不速之客。启予兄可千万见谅啊。”由于阎锡小的战败下野导致了太原城里的一片混乱,因而对商震的监控也明显放松了不少,再加上西北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成为山西的太上皇,所以金树仁堂而皇之的直接找上了门。

    “德庵兄可是贵客。”对于这位在太原城里活跃一时的西北使者,商震当然是熟悉的,不过自己形同的软禁,和对方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交集,今天居然亲自上门,显然其中必有文章。“平日里我盼都盼不来,又哪里来得见谅不见谅啊。请,快请上座。”商震招呼着。

    “来人,上茶。”“屋说”小“启予兄。说来你也是钧座的老熟人了。”商震也是陆建章的部下,当年也官至团长,可惜他和戴季良之间并无直接的联系,陈树藩之乱发生后,他也没有选择背水一搏而是越河投了山西。虽然之前顺风顺水,可是总比不的戴季良在西北的风光,因此商震从来不提自己是警卫军的出身,也是为了避免触景生情。“说来说去,阎百川的格局还是小小了一点。容不得你这条真龙啊。”

    “德庵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金树仁一匕来就连挑商震两处伤疤,不得不使商震对他的来意产生了怀疑。“有什么蒋就直说吧,绕来绕去云山雾罩的,我听不懂。”

    “启予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金树仁端起下人刚网摆放好的茶碗。揭开茶杯盖,好整以暇的吹了口气,品砸了一口。“好茶。色香浓郁。不愧是上好的花茶。”金树仁意有所指。“可惜,再好的茶。品的人心不在焉,也品不出其中的深意。启予兄,有没有想过到西北去发展?”

    “去西北?”商震顿时一惊,自己可只是一个空头的山西省主席,令不出省政府大门,这个时候戴季良招揽自己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西北想把山西吞下去消化了?“德庵兄,去西北如何,不去西北又如何?。

    “西北的体制是军人不干政、政客不干军,启予兄允文允武,想当省主席也可以,若是要执掌军权那也是至少师长阶级的。”

    “师长?省主席?”现在西北才三个军长,能一去就当过师长商震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不过他却摇摇头,“西北人才辈出,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商震想的明白,机会失去了就是失去了,现在再吃回头草已经晚了。“还是说说我不去西北,戴委员长会怎么处置在下?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