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344.迷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口前李宗仁第八路军第纵队吕焕炎为南京收买叛削飞”杨义第三师,蒙志第二师投敌。(www。Suimeng.coM)”虽然北方磨刀霍霍,但是由于严酷的冬季,所以前先开打的倒是南方桂系和张发本的力量,不过由于广西民穷地薄,给养艰难,且粤军卫土寸步不让,因此并没有实现速决速战的预订目标,反而在不得已中形成了对峙。“所部兵力只剩下四、五万人,而当面之敌为粤军第六十、第六十一师、湘军刘建绪第二十八军第十五、第十六、第十九师、李韫所第十六军五十二师、鲁涤平第九路军所属第十八师等部,实力当在八万左右。”

    “南面走动弹不得了,就不知北线谁能先打破僵局。”事实上,蒋军的策略是先行击破冯玉祥在陇海路的防御,一旦陇海路在手,南京就有底气跟西北谈条件。所以当前的重点在徐州、新安一线,蒋军的嫡系第二路军也在这个要点。

    “现在杨虎城第十七路军和夏斗寅第十三路军在颖上、卓阳一线直面石友三。”原来第十三路军的番号就是属于石友三的,可是他降而复叛,所以这个番号就落到了任劳任怨的夏斗寅的头上,不过番号是给了,但实际上夏斗寅部到现在还只有一个。师,到是杨虎城部,利用俘获的唐生智部的武备扩充之后现在有了一个实打实的军。“陈调元第一路军在蒙城、涡阳方向,陈雪暄的对面则是赵承绶的晋军第二路军。韩向方的第三路军主力孙桐莹第十二军跟孙楚在固始、阜南之间保持对峙。至于刘春荣、刘桂堂、万选才、刘茂恩冬部潢川跟韩复杂的第六军形成一条犬牙交错的战线。”

    “这一路都是杂牌,应该提醒阎锡山。”戴季良看着地图不由得紧缩,这是一场超过百万人的大会战,各种势力都卷了进来,其中不乏浑水摸鱼和心怀鬼胎之辈,要是晋方一味优容,恐怕接下来就有不测之灾。

    “书霜兄,军座是拍拍屁股走了,眼下这副烂摊子就交给俺们兄弟了,俺这人书读愕少,接下来你可要多帮衬兄弟一把呀!”被阎锡山任命为安徽省主席兼十四军军长的万选才志得意满的拍着刘茂恩的肩,说实在的,他这个从局丁出身的悍匪根本看不起附着刘镇华余荫而于他平起平坐的刘茂恩,不过为了实现自己一省省主席的迷梦,不得已需要仰仗对右手中的实力。(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

    “那是自然,大家都是吃阎总司令的饭嘛。”其实镇嵩军解体后,刘镇华在壁垒森严的晋军中混得并不如意,就拿他的队伍来看,缩编的永远是第一位,而扩编的时候就根本轮不到他们,要不是之前还有些老底子,又跟西北有烟土上的交易,恐怕也撑不到现在,所以这也是刘茂恩最终选择接受南京指挥的原因之一,不过,更重要的是因为,万选才凭着自己在刘部中的影响硬生生的从自己手里夺走了第十四军军长的职位。“不过得英兄,咱们的力量还是太薄弱了,要是冒然投入跟韩复集的对抗中,恐怕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咱们啊。”

    “这个,俺也老早想到了。”万选才能打拼到现在当然也不单单是一个只凭血气武勇的莽夫。“俺已经派人去招当年那些老兄弟了。”大家都是匪,张锁能招安,万选才也能使出这一手。“只不过徐总指挥催愕急,不能不做出点样子出来。书霜兄,你看,是不是你的部队先派上去冲杀一阵。”

    “我的部队。”刘茂恩恨的牙根直痒,凭什么你要当省主席却让我的部队去流血,不过此刻他身在万选才的司令部,当然不能作出反对的选择。**  **“也好,先让我的师去冲一阵,要是不行就等得英兄亲自上阵了。”

    “师座。”刘茂恩从万选才的司令部出来,脸色阴沉的吓得,只有张锁派过来联络的副官还能保持着微笑。“军座怎么说。

    “上马回司令部再说。”隔墙有耳,刘茂恩干的是杀头的买卖当然要小心谨慎,于是一行人驱马直行,直到一口气跑出十里地以外,这才勒住了马。“你去跟伯英兄通报一声,我的决心已下,万选才让我打头阵,接下来他肯定还会来督战,到时候,我绑了他直接东投,请他跟韩向方的人交代清楚,不要到时候误会了!”

    “混蛋的刘珍年,吃了枪药了。”虽然陇海路上枪炮声不断。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向被视为杂牌之一的第十七军刘珍年部在海州方向

    ”同属石敬亭第一路军的过之纲第十五军的防线上,敌对的双方甚至还做起了互通有无的生意。老子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个疯子,还走过老二命好,遇上孙殿英这个大麻子,这回是发达了。”

    “清源兄。你就别发牢骚了。”第十六军军长王冠军翘着二郎腿,歪戴着帽子。一副兵痞的样子,他举了举面前的小酒盅。“人家有个,好哥哥嘛,再说。老兄你的命也背,刘珍年可是胶东土著,现在南京许他回去当胶东王。那人家还不拼命嘛,不过你放心,刘儒席虽然号称一个军,可是也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第二十一师。等攻上两回,碰了钉子,自然会缩回去的。”说到这,他一仰脖,滋溜一声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来来来,壶中有乾坤,喝了这一杯,什么烦心事都没

    “屁话。要是队伍都没了还凭什么喝酒。”门致中一巴掌砸到桌子上,激的碗筷叮叮当当的直响。“川,再要这么打下去,刘珍年是不攻了,老子也该哭了。”不过,事情的发展并不由他控制,无法阻止对手强攻的他发泄了一通也只好无力的坐了下来。“这是什么事嘛,咱们根本就没整补完备,就这么匆匆忙忙的拉上来,现在还碰到一个。拼命,这日子怎么过啊。”

    “说什么呢。难道我的队伍就补充完了。说是说一个军,可是才八千人,还比不的对面刘儒席一个师呢,还要枪没枪、要炮就更别想了。”提起这事。王冠军也是一肚皮的火气。“宋总司令在的时候是一个主张,冯总司令又是一个主张,石总指挥又是一个屁都不放,咱们这帮做小的也就剩下用命的份了!”

    “唉,要不咱们兄弟跟过老二谈谈,听说那边孙大麻子可是用快枪、子弹付账啊。”门致中压低了声音。“听说孙大麻子被西北讹了一笔,不过还算好。搞到了不少枪弹,只要咱们能搞来紧俏的物资,对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绝对没有二话的。”

    “孙殿英想要什么紧俏物资”王冠军也来了兴趣,对于这些丘八来说,有了枪就有地位,有了队伍就要什么有什么。“按说苏北什么没有,柴米油盐纱布,应有尽有,孙魁元会要咱们这边的东西?”

    “当然了。蝶。”现在两个人像地下工作者一样窃窃私语了。“枣庄的煤现在南面可以卖大价钱,再有就是烟土。

    王冠军一激灵,虽说冯部也做鸦片生意,然而冯玉祥却是假清高,在队伍中根本不准提这件事,所以高级军官都知道这个忌讳。“别傻了,当年石汉章、韩向方不都干过这买卖,谁看见他们受罚了,难道就合着咱们这些杂牌该倒霉嘛。再说”门致中指了指西南。“过老二,不也再干嘛,这些道瞒上不瞒下。”

    “听哥哥的话。兄弟我干了。”王冠军一使劲,手中的酒杯也被生生的捏碎了。“要是真被发现了,大不了老子带着队伍投到南边去!”

    “跟紧了。”刘芳秀打着手势,他是南京航空署第三航空队的队长,虽然蒋系空军编有五个航空队,但是真正能拉上战场的不过只有寥寥几架战机,而最关键的对空作战又由德国顾问一手操办,所以侦查和偶尔的轰炸是他们唯一的业务。“方向西北。”随着刘芳秀的手势,两架西北飞鹰式的原型,容克斯贸双座侦察尸轻轰炸机迈着缓慢的鹅步向西北飞行而去。“那是什么?”耀眼的阳光之后刘芳秀仿佛看到什么,但是不真切,于是他引领着自己小小的机群向那个方向继续飞行了一段。“这是?该死,是福克。”刘芳秀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影子代表着什么。急切之中,他几乎是站起来向僚机比利着。“撤退,快。撤退!”

    “该死。”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对面的敌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快,拉起。”要用强只有1的最高时速跑过平均时速超过的对方。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今之计只有利用毖的升限较高。来试图摆脱对方了。至于用机上三具机关枪的火力干掉对方,那更是天方夜谭一样的奇幻想法,刘芳秀根本不会去尝试的。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