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123.会吴(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23会吴(2)

    志翔啊,你可是早来了。”站在开封督军府的大门笑着向刚刚翻身下马的戴季良迎了过去。“吴子玉这会还在汉口找不到车皮呢。”

    “吴子玉不是找不到车皮吧,估摸着直隶的老巢被边防军鸠占了,在找落脚地吧。”戴季良也笑着给赵倜行了个军礼。“不过人家可是有一师三旅,他这个师长带的兵可比我小小的陕军加起来都多,这样的师长,换在前清,志翔也该递手本候驾着。”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得非常近了。“不过有劳周帅亲自迎接,志翔这个晚辈怎么担得起啊。”

    “志翔哪里的话,你当年可是以123.会吴(2)一旅之众平定陕西,连先大总统都交口称赞的人物,比之吴子玉又有何不如啊。”听着戴季良的话,赵倜眼里掠过一缕阴霾,不过却若无其事的抓住了戴季良的手,热切的摆了摆。“走,咱们里面谈。”

    “当着周帅这样的老前辈,志翔愧不敢当啊。”戴季良也用力的回应着对方的热情。“不过恭敬不如从命,还请周帅先请啊。”宾主谈笑甚欢的走了进去,随即屏退左右,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到了一起。

    “志翔,刚才你的意思是?”既然四下无人,赵倜也撇开了往日那副老实巴交的面孔,直截了当的向戴季良征询起来。

    “没错。”戴季良点头。

    “和直系、系相比,咱们都过是游杂之辈。”戴季良指了指头顶。“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志翔和周帅相比还有一个好处,陕西毕竟是偏僻,周边又有大山大川阻隔,只要关起门来,自说自话倒也是可能的。周帅不一样啊,河南四战之地,一马平川,督办窥视定就不窥视嘛。”

    123.会吴(2) “坏了。”赵倜:想越有道理,戴季良的实力不足,再加上又有镇嵩军隔着,自然是不可能打河南的主意的,因而说出来的话才更可信。“我已经同意吴子玉以三师全部驻郑州,第一旅驻许昌,第二旅驻驻马店,第三旅分驻顺德、磁州,骑兵团驻黄河桥,步兵八团驻新乡县了道真的就请神容易送神难了嘛。”赵倜一着急,脸色就变了。

    “周帅不必过于着急了。”戴季良摆摆。“直一战势在必行,但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就算直系最终胜利,但他不要时间嘛。”戴季良是在睁着眼说瞎话,不过赵倜却很以为然,毕竟参战军不是白练的倜还是很看好其战力的。

    “老弟的话,咱们是要两面下注嘛。”赵倜神色游移,显然说出来的和他真实要表达的绝对是两码事。“可脚踏两条船,一个不小心会淹死啊。”

    “周帅这是在考我呢。”戴良笑了起来。“两面下注。怎么可能呢。”戴季良给赵倜分析着。“这场仗还没打。段督办已经输定了。这铺咱们怎么两面押注呢。要押也只能押在吴子玉身上嘛。”

    “志翔何出此言。”赵倜死死地着戴季良。要知赵倜之所以站到直系一方不过是系想要剥夺他豫督地位子而不得已地举动不是对天下大势有了多少地明了。被戴季良这么武断地一说。他自然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合理地解释。

    “周帅请看。”戴季良用手蘸水在茶几上画了起来。“张勋臣虽然手里有七八万人马。但是**掳掠。三湘百姓深为其苦。且南军众志成城。一旦没了咱们吴子玉这位大将败亡也是指日地事。”戴季良知道这番分析还有些欠缺。所以特意加强着。“王子春地湖北梗在背后。不但不会支援。这冷刀子倒会给两下吧。”

    “有道理。”这么一说赵倜恍然大悟。不错系绝对会坐视系在湖南失败地。

    “再说吴光新地长江警备军。”戴季良画了一条线代表长江。“可惜。”戴季良接着又画了南北两个箭头。“吴光新是客军是不但起到牵制地作用。反而白白地给王子春和周帅送礼来了。”

    “不错。”被戴季良这么一说倜顿时眉开眼笑。吴光新部可有几万人呢只要捞到一点油水。这一票就是赚了。

    “再说洛阳的边防军。”戴季良点了点。“督办也是知兵的人,绝对不会讲这支孤军陷于我陕军、周帅的宏威军、吴子玉的直军三面大包围之间,收缩回北京一线是唯一的选择。至于豫西一线的镇嵩军嘛,这个时候天下动荡,神器易主,刘镇华也不是蠢货,不看清风

    敢轻易动弹嘛。而安徽的安武军,”戴季良冷笑一己家里还在打架呢,根本抽不出手来帮段督办一把的。”

    “那关键还是在第三师和边防军的较量喽。

    ”说到这,赵倜也早就明白过来了,不过边防军人多势众,兵器精良,赵倜并不是很看好吴子玉的北归直军。

    “没错。”戴季良点点头。“可是,边防军还是两面作战呢。”戴季良手一点。

    “奉张!张胡子!”赵倜倒吸一口冷气,当下摸着脑袋就嚷了出来。“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个胡子绝对是会趁火打劫的。”

    “靳总理可是张子的姻亲啊。”戴季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如此一来,咱们该怎么办,岂不是已经摆明了嘛。”

    “志翔不愧是是接受过日和德**事教育的大才。”赵倜被戴季良一阵忽悠,顿时赞叹起来,不过这个赵周人能把老袁捧得开开心心,又能在直之间走钢丝到现在,自然是他的一套,嘴甜之外,还会做人。只见他对戴季良深深的一辑。“不过,之后该怎么办呢?志翔可要救我呀。”

    “如此大礼,帅怎生使得。”戴季良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把扶着赵倜,虽然他明知道赵倜这是做作,但是结好赵倜,以利于陕西进口物资的转运是戴季良既定的方针,因此他不可能不说些什么的。“来,咱们坐下说。”好不容易把赵倜劝到了凳子上,戴季良这才开口。“第一,周帅必须在这次直大战之际做点什么。”

    “明白。”赵倜点点头,原本他是打算在之间骑墙的,既然戴季良说么透彻了,他当然明白该怎么做。“志翔放心,我宏威军还是能打的。”

    “,我自然信得过周帅的部下。”戴季良暗地里吐了吐舌,要是宏威军能打,赵倜早就收拾了刘镇华的镇嵩军了,不过,当面他是不这么说的。“打有两个好处,第一个结好了直军,第二个可以收编一部分实力充实自己,这个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真的。”戴季良语重心长的说着。“再说了,巩县可是周帅的地盘上的。哪怕只掌握一个月。”戴季良笑而不语。

    “志翔放心,你的人就等巩县,等我接管了巩县,枪弹咱们一人一半。”赵倜貌似慷慨的挥挥手,戴季良明知道这个许诺是空的,但是感觉上也不错。

    “志翔,这就多谢周帅了。”戴季拱手致谢着。“除了要和军打一仗之外,对于吴子玉这个人物,周帅,咱们还是要在他将起未起之际,施之以好啊。”锦上添花怎及雪中送炭,这个道理赵倜不是不懂,只见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于是戴季良继续说了下去。“这最后,不是兄弟自夸啊,要保得贵我两省人事不易,你我联手才是最重要的。”

    戴季良此言一出,赵倜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志翔,你的心思我明白,放心,不就是陇秦豫海铁路的事嘛,有我在,一准保你铁路早日通车。”

    赵倜这也是空头人情,中央借的比利时人的洋债修的这条铁路,断不可能罢手停工的,再说了风云突变之后,赵倜能不能在河南保持话语权还是两可的事呢,戴季良自然不会孤注一掷。“多谢周帅的好意。”不过戴季良不会傻得现在就拂了赵倜的面子。“铁路其实对贵我都有好处,陕西的矿产丰富,出省不也是一笔钱嘛。”说着说着,戴季良突然冒出个主意。“周帅,不是志翔夸口啊,这两年投资陕西实业的各个都赚了大钱,天津的几位前清贝勒爷也前前后后投了600万,要不,你也投一点。”

    “投资陕西?”赵倜眼中精光一闪。他弄钱不少,用钱却很吝啬,连最亲近的部下很少得到他的好处,所以遇事也不肯替他卖力,不过对此,戴季良是不知道的。“容我再想想。”

    “这个不急。”戴季良笑了笑。“周帅,话也说完了,乘着吴子玉没到,这几天要叨扰了。”

    “地主之谊,理所应当。”赵倜笑了起来,他打开紧闭的房门,陪着戴季良缓步的走了出来。“等一下,我给介绍介绍我家老三,宏威军现在的司令,不太成器,不过吃喝玩乐倒是一流,赵杰,你给我过来。”!!!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