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121.顾长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是军阀  121.顾长清

    长清!”戴季良狠狠的抱着了对方。(WWW.suiMeng。COm)“太好了。”松开手。仔细的端详着对方。“瘦了。不对。怎么白头发也出来了。”

    “看大哥说的。”顾长清挥挥手。王顾左右而言着。“这是刚才染上煤灰了。”说着。他和边上的曾志生也拥抱在一。“老三。你也黑瘦了。”看着两兄弟抱着一起的亲热劲。戴季良笑了笑。顺手一勾。顿时大力的将两人统统勾到了自己的怀里。

    “松手啊。大哥。不要这么用力。我要喘不过起来了。”曾志生装模作样的大叫着。顿时戴季良和顾长清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发大笑。

    “志生啊。现在同蒲路的资金已全部落实了。”坐在汽车里。戴季良没有直接关切顾长清这两年的情况。其实从顾长清头上那星星点点的白就可以看的出情况好不到哪去。因此他只是握住对方的手。和曾志生交代起来。“不过我总觉同蒲路和西耀路不连总不是个道理。今年西路要开始设了。陕西铁路总有一天要形成四通八达的局面。你看是不是将同蒲进一步延伸。脆直接上马咸同路。”

    “二哥。你看大哥念念不忘的就是剥削我。”曾顾长清扮着鬼脸。随即他向戴季吐了吐舌。“大哥。现在关|是材料。虽然部里面已经多次给汉阳钢铁厂发文了。但是汉厂年产轨不000多公吨。断不可能全部销陕西。你的计划虽好但是无米之炊啊。”“西路和西宝不是比利时人定进口法国钢轨嘛。现在战后第一次经济危机已经在美国爆发应该进口钢轨要比国产的还要便宜。”戴季良边说边偷|着身边的顾长清。果然他的脸上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戴季良于是马上明过来了。“你向部里疏通一|。只要部里给执照这米不就有了。”

    “这倒是了。我么没想到。等二等部里同了。意我可照顾你了。”别看曾志生大大咧咧其实戴季良注意到的。他也注意到了。因此才有这么一说。

    “好现在说。有什么到家里慢慢谈。”城门口到陕西督军府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wwW。SUIMENG.COM)戴季良见顾长清有意思接口。于是立马打断曾志生的话。“大哥。当初真该听你的话。”过晚饭。两家的女人凑在一起说闲话去了。戴季良拖着两兄弟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到了这顾长清犹犹豫豫的终于把来意吐了出来。“大战结束后。欧美对华大举倾销这个价格压低啊。别人我不知道。就我那个厂子。不但把这几年赚的利润都赔进去了。而且还从之前代理陕西进口时赚了那些都填补进去了。现在几个大股东都要求退股。实在没办法。只好过来求大哥帮帮忙了。”

    “那嫂子他娘家不是有钱嘛。家伙。这个时候想起兄弟了。早哪去了。于是曾志生第一提出了异议。“二哥。怎么不找你岳父帮帮忙啊。于情于理他都该拉一把的。”

    “别说了。不是我岳父不肯帮忙。是炒公债大输了一笔。到现在若不是我这边还撑着。北四川路的房子都要归别人了。”顾长清苦笑着都是自家兄弟都这个时候了。他也顾不丢|的事了。

    “你那个厂子还能船用发动机嘛?”戴季良不动声色的问着。“是烧煤的吧。”顾长清茫然的点点头。“这样。你把,子搬到陕西来。所有的技师技工一个不要辞退。我陕西全要了。至于你这个厂子。还欠股东多少钱。我让人打过。”

    “多谢大哥。”但是这样一来。于船厂被戴季良收购了。顾长清这几年的苦斗是白干了。一时间顾长清的心头有些空荡荡的不知所措。

    “当初。我请你过来办银行。这提议还有效。”戴季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谢家那丫头不是倔嘛。现在还有本钱嘛。他就不信了习惯锦衣玉食的。有多少人愿意回到一贫如洗的生活。“至于。你那个岳谢志庚嘛。”戴季良的记性很。这么多年了还叫的出谢某人的名字。“怕是在洋行也待不下去了。这样吧。过几天。我有几个代表要去欧洲谈一笔商务买卖。请他做个顾问吧。给他出洋津500块一个月够了吧。”

    “够了。

    ”虽然之500块根本不入谢志的眼。但是在。已经走投无路的翁婿两人怎么可能挑挑拣的。于是顾

    机立断的替他应了下来。

    “那好。你先好好休息两天。等一下。我会派人和你一起回上海把这件事的首尾办清楚的”戴季良拍了拍顾长清的肩|。“你个糊涂蛋。难道你忘了。当初我怎么跟你说的。”说着。戴季良自己都大笑了起来。

    “糊涂蛋?”顾长清莫名其妙的看着戴季良。再看看同样一脸迷糊的曾志生。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哥。你在说什么呀!”

    “两个都是糊涂蛋。”戴季良把一都看在眼里。立马给两个人一人一个暴栗。“当初我怎么说的。都了。我可是说过。只要是你帮忙进的机器。陕西每建一个工厂。你和志生都有一帕股权。”顾长清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别高兴太-。这一你只分红的。”

    “大帅。”慎钱选敲敲门。这么了还有电报。道又出什么大事了嘛。戴季良招招手。是慎钱选推门走了进来。向顾曾二人歉意的点点头。伸手将一|电文递给了戴季良。

    “部票已经到手。”季良笑了起来。“钱选。你份电报转给司马。他会知道怎么做的。”戴季良随手在电报上了几个字。交还过去。“没事先下去吧。”看在慎钱选的背影。戴季良想了想。“长*。我把陕西的状给你交代一下吧。”

    民国九3。吴佩派人把他部队的眷属七百余人护送归。从这个行动上可以明确的揭示着。第三师北返在即了。

    “大帅。老朽负重托啊。”南下岳州一几个月。现在终于回来了。

    “衡玉旅途劳。真是苦了。志翔感激莫尽*。”对于这位老。戴季良特意站在大门口迎接着。“请。请进来说话。”戴季良当然不会当着张瑞说。他还派人到北方活动了。所谓给人面子。这就是了。

    “衡玉先生。吴子怎么说。”等双方在小会客室里落座了。戴季良才故意急切的问着。其实他已经接到刚刚抵达奉天的王丹萍的电报。直系的代表和他相谈甚欢。双方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

    “大帅。吴子玉希望和大帅在河南唔。”对于戴季良作出的这番后辈姿态。张瑞很是满意。他捋了捋飘逸在胸前的胡子。好整以暇的回答着。“关于东军不叩关。陕军不出关的建议。帅还是很认同的。各人各守几境。国岂有内战说。不过。”张瑞顿了顿。看着戴季良略显急切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大帅之素来还督办走近。还想知道大帅的诚意啊。”

    “和玉帅见面不是不以。”当然了。人家虽然在还顶着师长的名头。但是人家手下一师三个混成的兵马可不是陕军这半吊子的三个多师可以比拟的。摆谱也不是件说不过去的事。“不过。”戴季良还有些犹豫。“现在说这话是不有些过早了。”戴季良当然明白。吴佩虽然有雄心壮志。但是他上还有一根缰绳。和他私下接触会不会让保定吃酸呢

    “当然早了。”张瑞自以为明白戴季良认为自己以一届督军屈尊拜望一个师长抹不开面子的心思。“不过。等到玉帅移兵河南。这就差不多了。”是啊。一旦吴子玉顿兵在河南。那主客之势就逆转了。谁主动谁被动。外雾里看花。自是不会轻易堕了戴季良的面子。

    “衡玉先生说的有道理啊。”戴季良抚掌大笑。确。现在何必发愁。等吴子玉到了河南再说吧。说不定那个时候王丹萍早就搞定了保定呢。“来人。备席。我要请衡玉先用饭。”

    “大帅。”好不容易送走了张瑞。戴季良总算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了。这个时候副官方钦走了进来。

    “怎么啦。”戴季良看方钦一脸古怪。不由的有些奇怪。

    “大帅。梁家牌楼|面刚刚来人通知。”梁家牌楼戴季良包养的那对母女的住处附近。通常也就作为戴季良外室的隐晦称呼。方钦这么一说。戴季良神色就是一变。就听方钦继续说。

    “今天早上开始。姨太太就肚子疼。估计可能要生了。大夫已经去了。问您怎么办?”

    “备马!”戴季良腾的一声站了起来。紧走了两步。随即想起什么。“立刻派车把四太太送过去!”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