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8.卖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帅,韩望尘最近在关中各地活动,似乎在到处拉人搞什么保安团队的事。(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最近戴季良新成立宪兵司令部,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窍,但郭司南怎么会不懂,这是戴记公司的另一个特务机构,至于这个机构现在是对内还是对外尚不得知,但面对未来的竞争,多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总归是件当务之急的事。

    “保安团队?手脚也不慢嘛。”戴季良想了想,这也是个引蛇出洞的好办法,即便换了牌子,民团还是民团,有两万大军在手的他并不在意这一点小小的威胁。“你继续监视,等一下把名册准备好,这些可是肥羊啊。”戴季良意味深长的说着,郭秉昌理了然的点点头。“对了,宋泽刚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广野的那批电台已经到货了,陕军的电讯培训班也开的红红火火的,宋成的事再不落实这密电码戴季良也用的不踏实。

    “已经派人去宋参谋的老家和武汉陆军第三中学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确切的消息。”郭司南低着头。“另外,司令部里其他几个部门我也派人查了查,似乎有三个上尉股长和两个少尉科员有些问题的。”

    “查清楚了嘛。”戴季良揉了揉眉心,真没想到啊,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查清了,有两个是陆老总留下的暗棋,还有一个是和镇嵩军有关系的,剩下两个都是国民党员,应该是收编第四旅和民军时混进来的。”

    “很好,镇嵩军这边你可以放长线钓大鱼,”虽然刘镇华一直图谋向陕西发展,但是此刻的戴季良却是一点不惧,毕竟现在中央权威尚在,而且戴季良手中两万人也不是吃素的。“陆老总的两个人,你替我礼送出境吧。”戴季良考虑再三,日后这样的事肯定只多不少,要做出点规矩出来,否则以为他戴季良好欺负呢。“民党这边你做的干净一点。”

    “卑职一定让他们死的比较意外。”郭秉昌明白戴季良不想搞得满城风雨,再说了有些要放长线钓大鱼,自然不能过于打草惊蛇。“大帅,是不是省政府和其他几个厅里也查查?”

    “暂时不要。”戴季良摆摆手,李根源的事还没有解决,下面的各省厅里几个民党骨干不是厅长就是科长什么的,怎么查,一查准出问题。“你可要在省警察厅内部先排查一下,不过不要动手,等知会了何厅长再说。”

    “是。(wwW.sUiMeNG.Com)”郭司南当然知道何偶才在戴季良集团的中的地位是自己不能比,因此也不敢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不过我建议不要把全部的事都告诉何厅长。”

    “你当我不知道嘛。”戴季良瞪了郭秉昌一眼。“好了,你先下去吧。”看着郭司南卑谦的鞠躬退下,戴季良皱皱眉,想了想,站了起来。“姐夫,”戴季良推门走了出去,转个几个弯就进了王丹萍的办公室,一看王丹萍要起身迎接自己,戴季良马上说道。“不要起来了,我说几句就走。第一,司马暂时回不来了。”第一次徐州会议才做出尊重清室优待条件、保全袁世凯家属生命财产及其身后荣誉、抵制暴烈分子参预政权、中央如有弊政,应合力电争、固结团体,遇事筹商,取同一态度等十项议案,转眼间第二次会议又在筹备,为了不两头跑,司马不得不留在了徐州。“所有暂时陕福公司的事务还要你来负责。”

    至于烟土销售的问题,由于各省的情况不同,暂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不过陈广还是带回来部分好消息。其中豫督赵倜已经同意用一块六毛钱的价格部分收购陕土,也同意其他陕土过境不再收取额外的费用。而鄂督王占元方面也同意开放长江水运,只要每箱货让他抽240元的过境税,就可以在汉口上船,直放上海。至于上海黄金荣方面,他已经派人送去回信,请他安排挂法国旗的免检货船在汉口接货,这样至少上海方向的销售已经布局完成了。

    不过这件事戴季良是不会再交代给王丹萍的,一方面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另一方面戴季良也不会将全部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第二件事,我看你的秘书处需要增加人手编制,先编制两个科吧,你安排一下人选,我来签字。”

    “谢谢,总算大老板开恩了,”王丹萍长出一口气,自己这几个月忙的团团转,终于可以解脱了。“我不多要,一个档案科,一个电讯科,你看怎么样。”

    “早知道你看上我新买的电台了,不过这批货你不要拿,原来还有台50瓦特的老机器,你先用着,等手头宽裕了,我第一时间给你换上。”虽然王丹萍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但有了总比没有好,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于是戴季良接着说道。“看来咱们也要向上海订几套德律风了,每次跑来跑去的真耽误时间,姐夫,你看看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打秋风的,现在手头紧,先宰几个不开眼的再说。”

    “有,当然有,”跑官买官的事历朝历代都少不了的。“你别急,我查查看。”王丹萍从贴身的衣兜里翻了翻,掏出一本小本子,打开看了看。“对了,有一位出三万块求省模范监狱监狱长的。”

    “让他再出3万块就卖给他,”这监狱里的猫腻可不是一点点,这个位置甚至要比省城警察局长的位置还要吃香,不但没有风险而且有大把的油水,所以这价格才更高出一筹。对于这样一个可能弊情不断的地方,戴季良此刻却视若无睹,因为在戴季良的认知里没有一个国家的监狱是不黑暗的,既然如此,有人愿意花钱他自然愿意卖。“等他出了钱,你引荐给何厅长,你跟他说,这钱是用来买德律风的,有了机器警察厅是第二优先的,叫他就不要再跟人家要了。”

    “知道了,对了,还要一个要买省高等法院法官的,不过出价不高,才3000块。”陕西的司法改革是从戴季良入西安后才搞起来的,不过刚刚起步,成立省高院是第一步,也是最轻松的一步,日后还要建立地方法院剥夺各县知事的审判权,那才真正困难的,需要大量的人才不说,和地方势力的冲突也不可避免。

    “什么出身,有法律学位嘛。”戴季良宁可卖监狱长、警察局长,但法官他却不太愿意卖,毕竟直面普罗大众的司法的公正性还是要有人来维护的,否则全陕西都是一片乌烟瘴气,他这个督军的位子也是坐不稳当的。

    “有英国律师学院(Innsofcourt)的证书,不过有些可疑。”王丹萍没有直说是假冒就很好了,不过饶是这样,他自己也笑了出来。

    “这个就算了。”戴季良摇摇头,转身就要走,但是却被王丹萍叫住了。

    “还要一件事。”王丹萍翻了翻手中的本子。“乾县县长郑学斌强迫种植鸦片一案,初步定的是死刑,这不,人家求上门来了,只要免了死罪什么都好说。”

    “死有余辜,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就算陕西省高院和地方法院都建立起来了,这最终的处置权其实还是在戴季良手中的,所以只要他一句话,这个案子改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问题是这个案子一则是郭希仁下乡调研水利时亲自揭发出来的。而来戴季良刚刚才在省议会说了要减少鸦片种植,这顶风作案的乾县县知事不是当面打他的脸嘛,有了这两项,戴季良说什么也不会干预的。

    “那就可惜了。”王丹萍砸吧砸吧嘴。“不过,那家的丫头还真是我见犹怜呢。”王丹萍是见过戴季良房中那四个女人的,也知道戴季良的喜好,能从他嘴里说出来我见犹怜这四个字,这可信度就非常高了,就这一句话立刻钉住了拔腿欲走的戴季良。

    “我说姐夫,你该不是为我再拉皮条吧。”戴季良狐疑的看了对方一眼,他虽然没有政治洁癖,但是有些事太过界了,也是他自己所不容许的。

    “哎,我说志翔,姐夫什么地方说过要给你拉皮条了。”王丹萍装出无辜的摊摊手。“别瞪我,好,好,好,我说,我说,这家婆姨出了500块让我给你递句话,只要人能活下来,什么都可以答应。”

    “真的什么都可以答应嘛。”戴季良有些心动了,不过他还是克制了**站了起来。“过几天再说吧,我现在没空理这些乌七八糟的事。”说着说着,戴季良仿佛想起什么。“这件事就到处为此,姐夫,家里面就不要再提了。”

    “知道,我还怕你姐姐收拾我呢。”王丹萍摆着手将戴季良送出了门,看着戴季良的背影,他得意的眨了眨眼睛,有了香馍馍还钓不起戴季良这条大金鲤嘛,他还真不信了。当然他这么做也并不为了那500块钱的酬金,实在是这几个月来,戴季良虽然对自己幕僚十分信任,但却没有达到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地步,再加上几次进言都被戴季良驳了回来,这愈发的让王丹萍产生了某种危机感,既然有了这个送上门的机会,王丹萍自然是愿意投其所好的。

    “藤武。”戴季良自然不知道王丹萍的心思,正如他所说的,现在他忙也忙不过来,哪有心思考虑其他的。“你宪兵司令部组建的进度如何了。”由于机构的不断扩大,铜圆局已经容不下其他的部门了,为此,戴季良决定重新安置所有的机构,其中陕军司令部将迁到他现在居住的藩司衙门正对面,政务处和秘书处干脆搬进了藩司衙门的前几进,而军医处、军法处和军需、军械处留守铜圆局,宪兵司令部则被安排到了钟楼边上的南大街。

    “报告大帅,已经从下面抽调了200名得力的兄弟初步组建了第一支宪兵队。”得到戴季良马弁提前快马通知的腾武已经迎候在门外了,他一边接过戴季良的马缰一边回报着。“不过咱们都没有学过怎么干宪兵,所以,一时,一时有些赶鸭子上架了。”

    “你去找省警察局郭副局长借几个侦讯的人才过来,让他们给你上上课。”戴季良走进去到处打量着。“不过记住了,他的人不可全信,你的服务主要是针对咱们陕军内部,别传出去让人笑话。”看着腾武肃立不语的样子,戴季良上前拍拍他的肩。“我知道,没人是天生干这个的,我信得过你,你能做好的,对了。”戴季良想了想。“除了防谍以外,你得把军纪也给我抓起来。”

    “是!”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