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3.墙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光阴飞逝,转眼间李根源来到陕西也快一个月了,然而这一个月里,他几乎没有一天是顺心的。(wWw.sUImeng.COm)且不说进城伊始就被省议会拉去质询,就是这些天了,连他的省长办公室都没有落实下来。说来说去,两个字“没钱”。他一连批了几次要求省财政厅拨款,都被顶了回来,韩望尘这个他新任的财政厅厅长下去过问,人家拿出一叠宗卷出来叫苦,说是陆建章、陈树藩之后陕西的财政完全靠的是陕军军费垫款,现在即便是秋税收上来了,首先要做的也是偿还陕军军费,接下来就是开拨教育费和其他各项专用费,全省官员的薪金还没落实呢,你大省长要建办公室也得等着呀,除非你截下陕军军费不发,不过你敢嘛,一旦军人闹饷,西安城就要遭兵灾了。

    “算了,望尘兄,我看过了都督府还有几间房子可以住人,等一下派人收拾一下搬过去就可以了。”李根源和戴季良不同,他习惯留着一把当时流行的八字须,不过最近他也无心打理了,脸色看上去也有些黯淡。“不搬可不行啊,我这个学长高风亮节,体谅陕西省库空虚可以不要今年的俸禄,我可撑不下去啊,再住在这,我可要破产了。”这也是戴季良恶毒的地方,他身为陕军总司令,自然还可以再拿一份优厚的薪水,但李根源不同,若是没了省长薪金,他这个小队都能维持下去。“别劝了,你韩家虽是大户,但家里也不是只有你一个,这点苦算不上什么,还能比陆士读书时更苦嘛,戴学长想逼我走,我偏不走,我不会辜负了先生和雨岩学长的一片苦心的。”

    “印泉兄。”韩望尘苦涩的点了点头,自从和陕北的民党闹了生分,回到西安和李根源一起孤军奋战的他也没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堂堂一个省财政厅长,连一个手下也调不动,当然这也不是戴季良经营日久甚是得力的原因,实在是这些人都被那个实业计划收买,或多或少有些股份在手,看在赵公元帅的面上自然是对和戴季良对着干的某系人马心中不满。“对了,我有一个计划,他戴季良是督军不假,但是各省不是有保安司令一职嘛,咱们陕西也可以弄一个出来,我已经看透了,没有兵权什么都不是。”

    “保安司令?”李根源叹了口气。“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呢,没有钱,这个保安司令不也是空的嘛,算了,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还是应该坚持合法斗争,我看等上海的第一期机器到了,咱们就可以把陕福公司的事给抛出去了。”

    “陕福公司的黑幕要揭,但是即便揭开了,戴季良两万大军在手,又能奈他如何。”韩望尘已经认清了这个世道,没有枪杆子,一切都是空的。“我倒认为这个保安司令不但不会花钱,而且能搞来钱。”他详细解释着。“现在地方民团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相应的名分,鱼龙混杂的厉害,我们可以找一些倾向革命的授予他们保安团队的编制,这样一方面可以获得一部分资金,另一方面也可以拥有部分和戴季良分庭抗礼的实力。(wwW。SUIMENG.COM)”

    “这样啊,让我想想。”李根源坐了下来,陷入了思考当中。

    “大哥,这位是部里的赵司长、这位是王科长,这位是交通银行的周经理周作民先生。”就在李根源煞费苦心欲和戴季良周旋的时候,戴季良在临潼城里迎来了交通部的大佬们。

    “欢迎啊,欢迎各位莅临陕西啊。”戴季良热情的和各人打着招呼。“陕西比不得北京城呢,各位远道而来,这份情志翔心领了。”

    “督军客气了。”显然这个队伍明面上是由那位赵司长带的队。“咱们来陕西也是为了公务,并不是图这吃喝玩乐嘛。”

    这话一出,戴季良眼神顿时一凝,这是什么意思,公开索贿嘛,戴季良不悦的想着,但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表示。“好,好,好,司长说得好,来,诸位请,陕西别的拿不出来,这西凤酒和羊肉席总归有的,几位鞍马劳顿,先用了再说。”说着,戴季良让王丹萍作陪着,自己却扯过曾志生在一旁闲聊着,部里的人知道戴季良这是想要摸底,于是相顾一笑就自顾自的入席去了。“志生,部里面谈下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部里的意思,第一,陕西可以自建铁路。”不花国家一分钱,自建铁路自然是交通系乐见其成的。“第二,路权必须是国有或者说是陕西自有,至于洋债的担保不能让中央出面,陕西必须自己解决。”曾志生找了个平坦的石头坐了下来,也不管身上的西装是40多块买来的。“第三,铁路必须由部里派人管理,而且铁路的收益必须先行解部,然后通过交行再转回陕西。第四,建设经费必须走交行西安分行的账。”

    “条件很苛刻嘛。”戴季良打断了曾志生的话,再有什么第五、第六,这铁路还是不要建的好了,请人帮忙请来一帮老爷,任谁心里也不会痛快的。“好了,我知道了,反正长清那边愿意投资的洋商还没落实,先晾他们几天吧。”戴季良想了想。“不过线路勘测要抓紧,你看,是不是你来把前期做做。”

    “可以,在欧洲学的东西这些年不用都有些生疏了,正好练练手,不过我一个人可不行啊。”曾志生倒是充满激情,要知道为国家建一条铁路可是他在欧洲留学时的夙愿,现在总算有了眉目,怎么不让他全心投入呢。

    “这样,我把陕军参谋处测绘科的参谋全派给你,另外,我的卫队给你一个排,各县民团、警察随你用,这下总可以了吧。”戴季良是下了很大决心的,陕军的测绘人才本来就少,好不容易从周边各省招揽了几个不得志的军校生,现在一股脑都给了曾志生,他心中也甚是肉疼呢。

    “行,我干了。什么开始。”曾志生点点头,他明白戴季良的难处,也不多讨价还价了。

    “别急,远道而来,休息两天,我这边人手调派一下,这样大后天你到陕军司令部去领人。”戴季良拍拍曾志生的肩。“走,咱们陪几位老爷吃喝去。”

    和交通部磨牙的事自然由王丹萍领人挑头在做,戴季良这边也不空着,这不,鄂涛回来了,不但他一个人回来了,身后还有不少人呢。“之长兄,总算把你盼回来了,这些是?”

    “大帅,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培模培子清,这几位都是保定的高材生。这两位是我挖了第三师的墙角,保定一期的李树春上尉,张樾亭上尉,他们两个都是步兵科的,这位是一期工兵科的李必蕃李子祺,湖南人。这位是一期炮科的李兴中李实甫,中央正在通缉他。”鄂涛一一指着众人给戴季良介绍着,看来这次是收获是极其丰盛的。“这是保定二期的于起鹏,这个大帅的老乡,同样也是保定二期的朱棠。”

    “好极了,咱们陕军就需要你们这些干才啊。”戴季良大笑着,一个个的握着手,看着一张张充满希望,充满活力的脸,戴季良当场就拍板了。“树春和樾亭是第三师的精英,这样先委屈带少校的牌子,我看过了,陈友良的四团和王保元的八团作训还差一点,两位就先到那去当个副团长吧,不过咱们陕军的体制和其他的不一样,就不知道你们两个愿不愿意啊。”

    “报告大帅,愿意。”废话,一来就立刻升了少校,谁还不愿意,再说了虽然陕军的团长比不得第三师的,但是总比营长要大吧,现在是副职,既是赏识也是考较,如果陕军还有上升的空间,那么团长也是指日的是,李树春和张樾亭怎么会不愿意。

    “子祺,咱们陕军工兵力量薄弱,你就先在工兵总监上就职吧,对了现在陕军随营学校初建,你过来兼个工兵教员。”戴季良接下来看着湖南人李必蕃。“辣不怕,这个怕不怕。”

    “报告大帅当然不怕。”李必蕃笑了起来,这个长官还真有意思,跟着他前途看来是光明的。“子祺一定竭力将陕军的工兵作业带上正轨。”

    “带上正轨还不够,还要积极学习西方先进的土木作业。”谈到正事,戴季良的脸就板起来了。“欧洲现在壕堑战打得尸横遍野,这个咱们要追踪,要学习,要转化为适宜陕西,乃至中国的战法,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是。子祺明白。”李必蕃一路上已经听鄂涛说过这个长官的一切,现在看来果然是强人。“一定不负大帅所托,带出现代化的陕西工兵来。”

    “好,子祺,你就先带中校的牌子吧。”此言一出,其他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李子祺,当然这也是应该的,谁叫他顶着总监的名头呢,不过这一顿请是逃不掉的了。“起鹏和朱棠先到参谋部干两天吧。”戴季良想想,参谋部还是有待充实的,于是他安排着。“先更升一级,当个上尉,干好了再说。”

    “遵命。”两个人一起给戴季良敬了个礼,陕军对参谋的重视他们在路上也听鄂涛说了,高级参谋能直接任命一方主官,这是全中国目前也独一份的,因此他们对戴季良的安排并无异议。

    “子清啊,不要看着他们,”戴季良转到培模的面前,捶了捶他的胸。“我把新兵团给你。”培模的眼睛顿时一亮,团长,要知道副团长和团长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权力和在陕军的地位绝对相差甚远。“以后陕军的新兵一律从新兵团里调派,”戴季良这是彻底堵住了下面自成体系的道路。“子清你重任在肩,要辛苦你了。”

    “学长放心,子清也是陕西人,自当效力桑梓,”培模立的笔直。“学长的恩遇,子清没齿难忘,自当肝脑涂地。”

    “肝脑涂地就不用了,西安城里你还有一位学长正闹得欢呢,希望你自己明白,不要选错了路。”戴季良语重心长的提点着。

    “子清明白。”

    “还有实甫啊,你到炮一团跟邓总监帮个手吧,少校副团长,你看呢。”

    “兴中一定不负大帅的信任。”英武的年轻军人身子挺得笔直。

    “好啊,有了你们这帮保定生加入,咱们陕军一定会兴旺发达起来。”仿佛预期到日后自己的麾下雄兵百万,戴季良情不自禁的大笑了起来。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