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51.为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戴季良和李根源虽然话不投机半句多,但毕竟是陆士的同学,面子上也不能太难看了,这不,两个人在铜圆局戴季良办公室里茶叙了一会,就算正式交接了陕西省政府的工作,再等到李某人向省议会那么一述职,他这个陕西省省长的位子也算尘埃落定了。(wWw。SUiMenG。com)但是李根源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事情又有了变化。

    “省长,这个人一定要见您。”李根源和韩望尘正在早餐,由于在戴季良主政之前两任陕西都督都是兼的陕西民政长,所以都督府就是省政府,而现在都督府却基本毁于战火了,戴季良自己都挤在铜圆局办公,所以没有办法,李根源这个新科省长只好先在客栈里委屈着,吃饭前两个人还在合计,到底把省政府放在哪里呢,一个不速之客就自行登门了。

    “对不起,打搅了,您就是李根源先生吗。我是陕西省议会的涂言,我奉省议会的命令请李先生到省议会解释一下,为什么罔顾省议会的命令,带枪硬闯西安城。”这个人的官话很标准,很有派头,难怪李根源的卫队不敢阻拦的,一边说还一边把一份报纸递了过来。“李先生还未正式上任,就藐视本省议会,这不是很好吧。”

    李根源和韩望尘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既然递过来一张报纸,两个人于是不约而同的去伸手去接,不过临到手韩峻忽然想起什么,手一撤,报纸就落到了李根源的手上,韩峻凑过头去一看,头版上赫然印着:“强权大于众议,李省长怒斥省议会决议是狗屁。”

    “无耻!”韩峻猛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不过转过头,对着涂言的时候,他脸上已经平静下来了。“兄弟可以保证李省长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还请老兄转告省议会诸公,这是小报记者的诽谤,是政治诬陷。”

    “诽谤也好,政治诬陷也好,还请李先生到省议会当面讲清吧。请。”涂言却扳着脸,丝毫不把韩望尘这位陕西浦城东阳高阁的韩家后人当回事,他死死的看着事件的主角。“怎么,李先生认为咱们陕西省议会没有监督政府之职责嘛,既然如此,兄弟告辞了。”

    “慢。”李根源大喝一声,回过头看了看韩峻,用日语说了句。“别担心,我这个省长总要见见公婆的,望尘兄还是和我一起去吧,这陕西话,我还不会说呢。(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

    李根源自是陷入了戴季良精心设计的圈套,还没上任就和省议会扯起了皮。不过当李根源在省议会用日语答辩而被议员们群起而攻之的消息传到戴季良的耳里的时候,戴季良却高兴不起来。原来他刚刚得到北京的消息,奉天郑家屯事件最终又以中国方面的退缩告终了,奉军已经被迫撤出郑家屯和四平街至郑家屯沿线区域,中国已经为数不多的主权再一次遭到了日本强权的破坏。

    “国家落后啊。”戴季良倒在办公椅上,皱着眉头苦笑着,看来不发展重工业不行可,再有二十几年,全面战争还是会在敌人一步步的紧逼下报复的,没有重工业就没有现代化的军工业,中国人还是会流更多的血。但是要发展重工业,这钱从什么地方来呢,区区十几家近代化的工厂就榨干了陕西的大部分的现金,若不是自己最后下令本省钱庄可以直接办理存款转股业务,恐怕至少前后至少要开倒了十几家大小钱庄。再说了除了办实业,自己还要有钱强军呢,没有了军队,即便是你创造出了财富,也守不住啊。“只有二十几年了,矛盾啊,真TMD为难呢。”

    “志翔为难什么呢。”王丹萍敲敲门走了进来,他正好听见了下半句话。“别为难了,财神爷来了。”一句话,就让戴季良猛的坐直了身子。

    “财神爷?”戴季良疑惑不解的看着王丹萍。“姐夫说笑了吧,哪来的财神爷啊,莫不是山西晋商吧,不会的。”戴季良自我否定着。“阎锡山这个学弟,不会有那么好心让晋商来支援陕西的。”

    “那交通银行算不算呢。”王丹萍笑着坐到了戴季良的对面。“你呀,就喜欢钻牛角尖,除了晋商天下就没有钱人了?给你,这是刚刚接到的你那个拜把子兄弟曾志生的电报,交通系准备派人过来探探风,好好的跟咱们谈谈你的那个铁路计划,顺便准备把交通银行西安分行给开起来,以后你就不缺钱了。”

    “姐夫,来开银行的人是谁?”戴季良一听大感兴趣,当然他的兴趣主要还在开银行的人身上,若是来的人是个干才,他不介意亲自撬交通系的墙角,办银行有大利益,与其便宜交通银行不如便宜了自己,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

    “志生的电报没有说明白,不过我猜应该是周作民,这可是个人物,在交通银行里一身肩挑总行稽核课主任、国库课主任、芜湖分行经理、蚌埠分行经理四个要职,深得前行长梁士诒的信任,据说和徐树铮的关系也很密切,更重要的是他在皖省这两年,安徽全省财政收入激增,交行在安徽的两个分行盈利也直线上升,倪嗣冲的安武军上下可都把他当成宝了。”王丹萍把曾志生的电文递给戴季良。“你这个铁路计划可是块大肥肉,交通系不派个得力干将过来也是说不过去的。对了志生这次也会陪过来,你赶紧催催上海方面,借不到洋债靠咱们自己的钱修这个铁路可不成啊,不要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啊。”

    “姐夫说的是。”戴季良脑子急转,来的显然是个八面玲珑的政商,这样的人走到哪都是宝啊,戴季良已经决定了,若真是这个周作民来陕西的话,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他过门的。“你等等,我这就给长清拟电报。”不过话是这么说,戴季良却没有马上动笔。“对了姐夫,我想了想,现在咱们陕土要卖个好价钱,除了要落实下家,这一路上各家诸侯也一定要拉进来,你看是不是让司马在徐州找张广建、倪嗣冲、赵倜、曹锟、冯国璋的代表谈谈,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张广建?”戴季良的意思王丹萍听得懂,他口中的这几位,可是包揽了京津和上海两大鸦片消耗区沿途的所有实际控制者了,但是张广建。“志翔啊,你这可是嫁祸江东啊,按你在省议会的说法,每年都要减少陕西鸦片种植的面积,这样没几年陕土就产量大减了,你把货源定在甘肃,这转转手钱就来了,你就不怕甘肃那边跳脚啊。”

    “现在陕土不过卖五毛钱一两,他甘肃的卖价难道不比陕西更贱。”戴季良算是默认了王丹萍的推测,只要中国还没有全部落在一个政权的手里,那么彻底禁绝鸦片就是一句空话,这样与其将到手的钱白白推出去,还不如以邻为壑呢。“我这也是为他张广建考虑,他收上来卖给我六毛钱,我卖出去两块,赵倜和曹锟再各加一块,拿到京津去也不过四块钱,还比市价便宜呢。”让戴季良不种可以,但让他不卖可绝对不成,一想到前世那些曝光的资料显示日本人也在这上面赚钱,戴季良更加不愿意放弃这个可观的市场呢。

    “我看行啊,你就给司马打这个电报吧,不过走电报怕是容易泄露消息,这个可见不得光啊,要不,你再派个人吧。”王丹萍老成持重的替戴季良考虑着。

    “让陈广去跑一趟吧,”戴季良有些后悔让司马走的那么急了,没办法的他只好再派一个副官出去,不过这也提醒了他。“姐夫,咱们给新来的李大省长出道题目吧。”看着王丹萍探询的眼神,戴季良干笑了一声。“你让咱们在省议会的人发动一下,等时机合适了,就请我这个陆士的同学下令在陕西全境禁止烟馆贩烟、民众食烟吧。”说实在的,戴季良一见到遍布整个西安的烟馆也气不打一处来,他也恨不得全陕西立刻变成了无烟区,但是此刻他提出这个动议却是不怀好意的,要知道这大烟生意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他这个督军尚且不敢在立足未稳的此刻就一力推行,那李根源无论是接招还是不接招,这个坑是落定了。

    “志翔,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王丹萍愣了一愣也哈哈大笑起来。“高,实在是高,看来你不当这个陕督还真是没天理,好了,这件事我来操作吧。”

    “报告,郭副局长求见。”陈广敲门走了进来,看来监视李根源和韩望尘的人有东西要报告了。

    “让他进来。”戴季良点点头,王丹萍也自觉的随着陈广退了下去。

    “大帅,”郭秉昌进门对着戴季良一个鞠躬,然后快步走到戴季良办公桌的对面。“我的人刚刚报告,韩望尘一个人出了西安奔陕北方向去了。”

    “吃了亏,想要找帮手了。”戴季良摸了摸新剃光的脑袋。“做的很好,继续保持监视,必要时,”戴季良顿了顿,“必要时可以对除了李根源以外的任何人动手。”

    “卑职明白了。”戴季良这话绝对是杀气腾腾的,郭司南得了尚方宝剑也不多说,再一个鞠躬就这么匆匆来匆匆去了。

    “来人。”戴季良一个人在房间里转着圈子思考了一会,又趴在台子上写了几行字,这才装在信封里把陈广叫了进来。“你挑几个人,连夜出发,到徐州找到司马处长,把信交给他后立即回来。”说着,戴季良把信封好了交给了他。“另外,通知左良,让他立刻准备好卫队,我要下去。”不管王丹萍的议案什么时候发动,现在的西安就是一个大漩涡,各色人等粉墨登场,戴季良才不愿这个时候深陷其中呢,不如跳出来,看看李根源怎么反应,后发未必制于人嘛。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