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42.稳定(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督办,外面有两个人自称是您的兄弟,接到您的邀请从北京和上海赶了过来,这是他们两人的名帖。(Www.suimeng.Com)”司马恭恭敬敬的站在戴季良的面前,随手递过来两张名片。

    “交通部曾志生,上海业鑫船厂顾长清。”戴季良拈起来一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没错,这是我的两个结拜兄弟,赶快派人引接,不,我亲自去。”戴季良站了起来,自己攻陷西安的第二天电报就已经发出去了,到现在一个多月了音信全无,却没曾想到两个人会结伴而来,这两个混蛋等一下一定要他们好看。

    怀着这样的念头,戴季良随着司马快步的走出办公室,出现在了铜圆局的前门厅。“长清、志生。”不过一看到两个比邻而立正四面观察铜圆局情况的家伙,戴季良不由得将刚才的念头抛到了脑后,大笑着上前将两人一把揽到了自己的怀里。“两个臭小子,是不是商量了一起来气我的。”

    “哪呢,不是听说大哥当了陕西督办,我们紧赶慢赶这才在灵潼会的合,若是大哥又不想见咱们了,二哥,要不,咱们就走吧。”曾志生油腔滑调的说着,一边还夸张的挤眉弄眼,仿佛受了天大的冤枉。

    “大哥恭喜你了。”还是顾长清这两年富贵易体,整个人稳重多了。“这离咱们回国还不到五年吧,真没想到啊。”

    “走,别堵着大门了,咱们进去聊。”戴季良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捶了捶两个兄弟的胸膛。“今天晚上,咱们抵足而谈,好好聊聊这两年分开后的情况。”

    “大哥说吧,这次把我们叫过来有什么事吧。”回到戴季良的办公室,勤务兵端来清茶,闲杂人等都退了出去,这时顾长清才开了口。“噢,对了,”他先从随身的皮包里递上一张支票。“这里是二十万,算是大哥这两年的分红。”

    “二十万分红?”戴季良疑惑的看着顾长清。“该不是老二,你补贴我的吧。”戴季良摇摇头,将支票推了回去。“我这个陕西善后督办可不缺小钱。”都是自己兄弟,戴季良也不遮遮掩掩。“长清,这钱我不要了,有两件事,你看看能不能答应我。”

    “大哥说吧。”顾长清也不接过支票,反而随意的回答着。“能办到的我一定答应大哥。”

    “这就好。”戴季良在桌子上翻了翻,又在身后的博古架上找了找,这才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叠纸。(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这是我和陕西商界达成的协议,一共订购差不多二百万的机器,你替我在上海、天津想想办法,最好,年内都给我送到西安来。”

    “纺织机、织布机、磨面机,还有洋灰厂。大哥真想在陕西大展拳脚了。”顾长清翻看着手上的订单,笑了笑。“这么大的生意,怕是还要到洋行里想些办法,多谢大哥了,这笔生意可挑我大赚一笔了。没问题,我一回上海就替你问问姨父。”说到这,顾长清仿佛想起什么。“光有机器怕是还不成吧,是不是还要些熟练工和机器技师啊,这个难度就高一点了,毕竟没多少人愿意从上海这个花花世界到你这荒僻的陕西来。”

    “没关系,我这边压着厂主都答应了。”顾长清真的和以前不同了,戴季良感叹着,不过感叹归感叹,他还是立刻伸出两个手指头。“起薪就比上海那边高两成,你这个船厂大亨看看,够不够请人的了。”

    “两成?这个就没问题了。工人嘛在哪不是求一碗饭吃,在陕西过得更好,是我也会来的。”顾长清点点头。“大哥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准和机器一起进陕的。”

    “好,不过长清,你的佣金我不能给你现钞,没办法这些钱都要实打实的变成机器。”戴季良伸手阻止了顾长清的辩解。“不过大哥不会让你白辛苦的,这样,每个厂子建好之后,你有一帕的股份,你看怎么样,对了志生啊,我也给你一帕,咱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嘛。”

    “无功受禄,大哥不好吧。”顾长清还没有回答,曾志生就抢先开口了。“我不要了。”

    “我也不要。刚才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大哥你不要真的放在心上。”顾长清也推脱着。

    “不,一定要,以后仰仗你们的日子还在后头,今天你们不要,日后我这个大哥怎么开口。”戴季良坚持着,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他不想让别人说自己只会利用结义关系。“好了,就这么定下来了。”

    “大哥,你不是说两件事嘛。那另一件事是什么。”顾长清看看一旁的曾志生,曾志生无所谓的耸耸肩,于是推脱不掉的顾长清只好暂时转移了话题。

    “长清啊,我想让你卖了船厂。”顾、曾两个人顿时大吃一惊,就听戴季良继续说着。“我想在陕西开一间银行,怎么样,过来替我做这个总经理吧。”

    “大哥,这?”顾长清的船厂借着欧战的东风正坐的风生水起,现在戴季良要让他放弃,一时间他转不过这个弯来。

    “长清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船厂既然这么赚钱,放弃了岂不可惜。”戴季良站起来,给两个人添上茶水。“欧战已经两年多了,虽然同盟国还不见颓势,但协约国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这仗什么时候是头,咱们不知道,但是一旦结束了,大萧条可就在眼前了。”戴季良也算语重心长,他自是不可能将他预知的历史都吐露出来,否则他就无法解释了,但是他从一般经济理论上的推导却是也不容反驳的事实。“剩余物资一旦全部进入民用市场,你以为你的船厂能和欧美日的大厂竞争吗?以我之见,还是见好就收吧。”

    “大哥。”顾长清虽然很难接受戴季良的推断,但是理智告诉他,戴季良说的是对的。“让我考虑考虑吧。”这么大的事,顾长清绝对无法一个人做出决断,回上海和岳父谢志庚商量是必然的事。

    “也好。”戴季良明白这需要时间,于是他转头面向了曾志生。“志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啊。”

    “我?我能帮什么忙,大哥你说吧。”曾志生吊儿郎当的样子,绝对不像一个正经的铁路工程师。“我绝对是一帮到底。”

    “你也三十多岁的人了,整天没正形的样子,不知道改改。”戴季良一脸无奈的看着曾志生,潜意识里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小弟弟。“你去部里问问,若是陕西自己借债建铁路,部里会同意嘛?”要致富先修路,戴季良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借债建铁路。”曾志生一下子挺直了腰杆。“借谁的债?这路从哪修到哪?”

    “内债、外债都要借。”戴季良看了看顾长清。“长清,你回上海顺便替我和欧美的洋行接触一下,看看有没有意思合股在陕西建设铁路,告诉他们路权我是不会让的,但是红利可以给他们大头。”看到顾长清明了的点点头,戴季良接下去对曾志生说着。“西潼路,交通部已经借了比利时人的洋债,这个主意我打不了,但是省内的其他铁路我总有机会吧,我打算先在西(安)耀(州)路上试试,若是行得通,西(安)商(南)路、蓝(田)(安)康路、汉(中)(安)康路,总之我要在陕西建立一个大的铁路网。”戴季良真可谓是雄心壮志啊,要知道整个民国一共才造了多少铁路,他一个地方政权居然就规划了上千里,用大跃进来形容也不过分。“你放心,若是部里有什么要求,你都可以来跟我说。”戴季良当然知道交通系的厉害,这可是从北洋到南京都顽强存在的政治力量,他已经决定付出必要的代价。“只要你帮我疏通了部里,这个建设总办我就留给你了。”

    “大哥,这个总办我做定了。”曾志生嗖的一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大哥,我先回北京了,这件事,你等我的好消息吧。”说完转身欲走却被戴季良一把拦了下来。

    “我说志生,别这么听风就是雨的,这是八字还没一撇,别激动,别激动,咱们哥三还要合计合计,这个招股计划、股权分配、红利派发比例、线路设计等等等等,怎么做我还摇头雾水呢,这个你们还得帮忙弄得好看一点。”一份良好的计划书是成功的开始,戴季良自然明白事预则立的道理。

    “好啊,大哥,你可是剥削阶级啊,敢情叫我和二哥过来是为了压榨我们的。”曾志生也清醒过来,一下子又故态复萌了。“不行,这西安有名的馆子,你可一个个的请过来,什么大雁塔、小雁塔、华清池的你也得一个个的陪我们玩过来。”

    “好,好。”戴季良举双手做投降状。“这个我认罚,认罚。”

    “报告。”正在几个兄弟嬉闹的时候,一声报告声在门外响了起来。

    “进来。”戴季良正了正自己的军服,威严的说着,随即门被推开了,陕军通讯参谋宋成走了进来。

    “报告督办,北京国务院急电。”

    “念。”

    “兹任命戴季良为汉武将军、陆军中将,并授陕西督军一职。国务总理兼陆军部长段。”

    “恭喜大哥了。”顾、曾两人立刻笑了起来。

    “宋成,给总理发电报,就写八个字。”戴季良站起来转了个圈子,这才命令道。“旦有所命,无所不从。”既然未来四年皖系在中国都占有绝对的优势,戴季良不介意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是。”宋成退了出去。

    “对了,志生,你回北京后帮我做件事。”戴季良这才想到,这件事可以交给曾志生来做。“这是国务院徐树铮秘书长寓所的地址,”戴季良拿出纸笔写了一排地址。“你去煤市街我那个大舅子那里取五千块,不够我会电汇过去的,你记得,用钱砸也要把小徐给我砸开了!”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