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34.封官许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戚参谋,第二旅现在到什么地方了。(www。Suimeng.coM)”虽然民党还在富平整合,据说连领头人都没有选出来,但是陆建章还是心急如焚,这子午谷虽说是横贯莽莽秦岭,人迹罕至,但自3月20日的号电发出,已经大半个月了,怎么爬也该爬出山了,到现在二旅踪迹不现,显而易见是出问题了。

    “二旅在汉中的留守处发报说,戴旅长已于上个月25日自洋县出发,现在到了哪,他们也不知道。”参谋一脸苦相的看着头发花白、青筋暴起的陆建章,袁世凯已经退位了,陆某人这个伯爵自然也是一个空头支票了,不但如此帝制元凶的名头已经永远挂在他的身上,怎么不让暂时失去独子的陆屠夫心力交瘁呢。“二旅还上报,说是现在军心不稳,物价腾飞,希望大帅能再次下拨必要的军费。”

    “混蛋。”陆建章猛的一掌击在了桌子上,碗盏磕碰,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又要钱,这已经是第四回了吧,他戴季良今年上半年的赋税都扣下没有上缴,他还缺钱,老子不给了,宁可给民党也留给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人都是这样的,只记得自己对别人的好,却从来不记得自己对别人的坏。“一旅二团呢,张宾南这个混蛋呢,现在我也调不动他了,是吧,你们TMD都想造反是吧。”

    “大帅,大帅。”看着陆建章两眼充血,参谋知道不好,于是马上做了鸟兽散,幸好这个时候何偶才走了进来,否则陆建章就要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了。“刚刚接到的报告,陈树藩到了富平。”

    “混帐东西。”陆建章一手掀翻了眼前的一切。“都TMD是叛徒,都是叛徒。”

    “大帅,还是给第二旅拨款吧。”戴季良的同盟者小心谨慎的进言着。“子午谷年久失修,的确难行,说不定过两日戴旅长就到了,眼下连四旅都反了,再不给钱,万一二旅知道了缩回去,咱们不就是连最后的依仗都没有了吗。”

    “钱、钱,咱们北洋就坏在了这个钱上了。”陆建章萎了下来,脸上一片落寞。“我给你开官贴,告诉那帮王八蛋,这是四十万是最后一笔了,省库一分钱都没了。”

    “光夫明白。”嘴上明白,心里却是鄙视之极,省库是没钱了,你陆老总、陆都督的私库里可是金山银山,别的人不知道,作为心腹副官长的何偶才会不知道嘛,你陆建章至少有几千万的身价,几千万呢,一个中央师一年不过一两百万的开销,你都够养十几个师了,还哭穷,简直是铁公鸡一个。(wwW。SUIMENG.COM)“对了,都督,张团长也在闹着要开拔费和补给,要不,咱们发一批军火安抚一下吧。”何某人可是全部豁上了,要知道戴季良的使者就在家里坐着,日后的富贵就在此一举了。

    “拿着,这是都督大印和我的私签,这个都督让他们做吧。”陆建章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一路上还犹自骂骂咧咧的,也不知道是在骂贪心的戴季良和张宾南还是在骂造他反陈树藩,当然也有可能是造成他现在窘境的北京的老袁。

    “大帅,大帅。”何偶才捏着着两样东西看着陆建章的背影急切的呼唤着,然而,陆建章始终没有回头,既然如此,那何偶才就当仁不让了,反正省库里可以跑马了,那么就动军械库和物资库的脑筋吧,送给戴季良总好比给了陈树藩。。。。。。

    “报告旅长,陕西第一混成旅第二团团长张宾南率全团及本旅山炮第一连参见戴旅长。”宝鸡的城外,张宾南带着整整齐齐的队伍恭候着急行军而来的第二旅北上支队。“全团应有一千五百人,实到一千五百人。”也别怪张宾南会投向戴季良,他当年虽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独立团,却也只是个过渡,一待陆承武切实掌握了独立团,他这个碍事的副团长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虽然后来看在老乡的份上赏了个第二团团长的职位,但是军饷军械无一可以和中坚团相比的,这一比较就分出了亲疏远近。再说了戴季良现在兵强马壮,绝对不是自己第二团可以抗衡的,与其成了第一个开刀的目标,还不如就此卖身,也好谈个价钱嘛。

    “张旅长客气了。”果然戴季良一见面就给了一个甜枣。“虽然第一旅在富平为小人所趁,但是我相信在张旅长手下一定会重整旗鼓的。”不过话虽如此,戴季良却不愿意让张宾南的第二团成为自己背后的芒刺,那么最妥当的做法就是消化了他。戴季良拍着张宾南的手。“我把李过的第二团交给你,这样两支部队交流一下干部,等一下打起仗来也好配合。”看着有些诧异的张宾南的脸,戴季良当众解释着。“宾南兄,咱们现在是背水一战,一旦拿不下西安,咱们就是孤军了,我绝不是希望背后还有一只黄雀。”说到这,戴季良紧紧抓住张宾南的手。“你今天能响应二旅,我很感激,我戴某人今天就把话搁这了,只要有我戴志翔一天,没有人可以取代你的位子。”

    “多谢志翔兄。”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宾南也不得不动容了。“放心,有你这句话,这仗我包打了。”

    “好。”戴季良大笑,随手找过站在张宾南身边的那个高个子军官。“你是?”

    “下官第一旅炮兵营第二连长盛春见过戴旅长。”这个人看上去很干练的样子,戴季良一看就心生好感。

    “让邓超群跑步过来。”戴季良转身吩咐着,第二旅虽然账面上一个炮兵营,不过一个三门制的两磅(37MM)炮连,一个四门制的三磅(47MM)炮连,威力最大的六磅(57MM)炮连也不过只有三门而已,现在一个完整的六门制75MM炮连放在他面前,怎么不让他两眼冒光呢。

    “报告。”邓超群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原本他是在部队的最后,能一气跑到这也亏得戴季良这一年多来不停的拉练了。

    “我来介绍一下,”戴季良指着两个人互相介绍着。“这位是炮团邓团长,”邓超群就是一愣,就听戴季良继续说着,“这位是你的副手,盛副团长。”两人又是各自一阵诧异,戴季良解说着。“咱们底子薄,就这几门大炮,希望你们能帮我带好了。”

    “属下遵命。”搞了半天是自己升官了,弄明白这个事实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给戴季良行了一个礼,跟着这位长官还真有前途,一炮未发已经升职了。

    “报告,西安急报,何副官长送来极大数量的军械及其他物资,还请旅长立刻派人接收。”极大数量,一句话,戴季良和张宾南等人的眼睛顿时一亮。

    “好啊,这下打西安,打民党就更有把握了。”

    马康一不小心脱口而出,而张宾南的脸顿时就是一凝。“打西安?戴旅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是要去救都督嘛?”

    “宾南兄,稍安勿躁。”戴季良拍拍张宾南的肩。“你还认为陆建章能守得住西安嘛?”戴季良紧盯着张宾南的眼睛。“老家伙们总归要下台的,咱们总不能让他们一辈子挡着咱们的路吧。放心,我不会伤害都督,民党也不会的。”

    “现在我们请陕西护**总司令陈树藩将军训话。”富平关于领头人的争夺已经尘埃落定了,在在胡景翼、郭坚等人的拥戴下,陈树藩终于以他的资历和实力无可厚非的夺取了最后的果实。

    “废话我不多说了。”陈树藩志得意满的站在阅兵台上,下面旌旗招展,虽然气势上还不能和老北洋的百战精兵相提并论,但这可是他陈某人割据一方的大本钱呢。“我宣布,陕西独立,咱们打到西安去,活捉陆建章。”刹那间锣鼓齐鸣,鞭炮齐响,欢声雷动,仿佛一切已经大功告成了一样。

    “笠僧兄,左翼支队长就麻烦你了,”回到小会议室,陈树藩开始对支持自己的胡景翼、郭坚两人封官许愿了。“你的人向西安以东地区挺进。方刚兄,你来做这个右翼支队长,从向西安以西地区挺进,切断宝鸡一线北洋军的退路从后面包围西安。余下的人跟着我向西安附近集中,我们对西安来个大包围。。。。。。”

    “怎么,没有捞到一官半职,心里吃味了。”送走了胡景翼和郭坚两人,陈总司令端着一杯茶笑眯眯的看着一旁郁郁寡欢的心腹崔式卿。“糊涂!”一声断喝,一下子惊醒了迷茫中的崔某人。“你是比胡笠僧能打,还是你比郭方刚更得民党的欢心?省省吧,出头的椽子先烂。”

    “总司令您的意思是?”崔式卿眼前一亮,陈树藩的这个表态意味深长,不得不使他想得更多。

    “你以为解决了陆承武,陆建章手里就没有底牌了?你以为老袁焦头烂额就真的会放任民党在陕西独大?”一连串的问题顿时砸晕了崔式卿那肤浅的大脑。“这是我写的密信,你跑一趟西安吧。”

    “西安?”那不是还在陆建章手里嘛,崔式卿有些糊涂了。

    “咱们不是还有一个大肉票嘛,这么大的筹码怎么忘记了。”陈树藩似笑非笑的说着。“让他们去拼死拼活吧,咱们兵不血刃进了西安,我做了陕督,你的好处还会少嘛?”

    “多谢都督提携。”崔式卿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我这就去办。”

    “快去快回,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呢。”陈树藩挥挥手,一场阴谋已经在倒计时中了。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