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28.背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事实证明一旦关系到自己的官位,中国人还很能拼命的。(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自打戴季良在宝鸡城里的一通折腾,刘世杰和他的第三旅就如上了发条一样,准备着将一腔怒火发泄到白朗匪军的身上。1914年6月7日,经过七天的精心准备,陕西陆军第三旅和第七师独立团终于在陈仓以西的平原入口堵住了东返的白朗。

    “第三旅的主力压得太前面了,告诉弟兄们万一前面顶不住了,还得靠咱们自己。”从望远镜里遥眺着一手握刀,一手持枪的悍匪,戴季良不动声色的命令着。他的独立团自然是这一仗的预备队,但鉴于第三旅单薄的火力,独立团还是将整个机关枪连和炮兵连先搬上可以俯瞰整个战场的四一高地。“通知第三旅刘旅长,让他的炮连先开火阻击。”不一会,第三旅两磅炮就漫无目标的响了起来。“陕军炮兵的准头怎么这么差。”戴季良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他就又放下心里,就在这毫无威胁的炮火中,白朗开始冲锋了。

    “姥姥的,”看着夹杂在马队中一往无前的悍匪们,已经压在第一线的刘世杰,手心里也直冒汗。“命令炮兵狠狠打。”说着这位江湖气很深的刘旅长一跃站到战壕上,大声嘶叫着。“弟兄们,大总统有令,悬赏十万要白朗的人头,这笔横财,咱们陕西第三旅绝不留给其他人,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顿时枪声大作,而刘旅的几个护兵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将这位大旅长扯了下来,按到在安全的地方。

    “刘世杰旅还是很能打的。”张自力眺望着远处的战线,在望远镜里不少的土匪被这顿乱枪打到在地。“不过白朗左右两翼只不过派了两三百人做牵制,他那两营不是太浪费了。”

    “何止是浪费。”戴季良点评着。“第三旅第三团两个营堵在新街一线,第二团三营两个连留在宝鸡城里,在这里不过是六个营多一点的兵力,再分两个放在两翼,还要保留预备队,姓刘的这是在演戏给谁看呢。”正说着,白朗军终于闯过了那段近三百米的死路,一头撞上了第三旅的防线,随即喊杀声响彻云霄。

    “给我挡回去。”刘世杰挥着刀,他身边那些刀客出身的卫士和白朗的趟匪也是棋逢对手,不过相对于武装到牙齿的独立团,第三旅在刺刀上也有不足,不少普通的战斗兵一见对方气势汹汹的扑了上来,一个个丢下步枪,撒腿就跑。(wWW.sUImEng.cOM)“督战队,再有逃跑的,格杀勿论。”刘某人的汗都出来了,没有想到白朗的一个冲锋就要自己的部队陷入了尴尬的苦战。“独立团呢,赶快派人去独立团求救,预备队,预备队反击。”

    刘世杰这边张皇失措,白朗那边也唉声叹气,谁知到看似气势汹汹的陕军居然如此不堪一击,早知道就全军突击了,此刻肯定已经突破了。“大都督,咱们全军突击吧,再加把劲,陕军就不行了。”几个匪首围住白朗,他们身后不远,毅军等其他北洋各部正在兼程赶来,实在是不易久留啊。

    “也好。”白朗想了想,不过他还是保守了一点。“全军分为两队,依次突击,冲开陕军防守之后,不要恋战,大伙直奔眉县,到时候再行整队。”一声令下,悍匪们有如打了鸡血,顿时又分出一群直向第三旅的中央扑了过去。

    “什么,见不到戴季良。操他姥姥的。”刘世杰脏话连篇。“见死不救,存心想把老子的第三旅打光啊。”话虽如此,但是刘世杰不敢不尽心竭力的支应着眼下的战线,要知道万一白朗从自己这边突破了,那他的第三旅损失会更惨。“拼了,拼了,打光算数。”他招招手,命令着。“两边不要管了,让小马和老吕那两个营赶快来支援老子。”战局愈发的焦灼了。

    “陕军两翼放弃阵地向中间回援了。”居高临下的张自力第一时间发现了变化,于是立刻建议到。“机关枪应该立刻准备封锁近端,炮兵也要做好发射的准备。咱们的人也该进入戒备状态了。”戴季良点点头,于是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了。

    “从两边冲过去。”彻底调动了陕军,白朗这才放下了一直不安的心,显然陕军没有后手了,要不然怎么连两翼的预设阵地都放弃了,他一勒马缰。“走,咱们杀回老家去。”顿时人喊马嘶,大股的匪军如狼似虎的窜了出来。

    眼见得就要突破了,突然机关枪断断续续的铜音响了起来,高速飞驰的战马仿佛被锤子重重打击了一样,悲鸣一声跪倒在地,一下子就把骑手掀了出去。紧接着,两磅、三磅、六磅,三种口径的大炮组成一个不算严密的火网,榴弹、霰弹、榴霰弹,四散的弹片播散着死神的邀请。

    “大都督不好了,北洋军,是北洋军。”北面山脊的背后杀出的蓝灰色的军服,顿时让匪军上下觉得大事不妙。

    “王八犊子,还他妈真是能忍。”白朗骂了一句,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呈现冲锋队型的匪军根本没有能力在战斗中变幻队型。“跟着老子,要活命的就加快脚步。”趁着北洋军还没有彻底封闭原来的两翼,白朗猛的加了一鞭。“冲,冲过去。”接下来一马当先的他带头发起了决死的冲锋。

    “那个家伙是白朗?”望远镜里看的清清楚楚的戴季良皱着眉头。“真是骁勇啊,不过这个时代可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能逞能的了。”戴季良操起一只步枪,稳稳的将那个马上的影子套上准星。“可惜太远了。”戴季良嘀咕着。“看看老天收不收你了。”

    “乓”的一声枪响,虽然戴季良已经计算了提前量,但是一阵横风掠过,出膛的子弹微微一沉,正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不过戴季良显然有些运气,没打到白朗,却一枪撩倒了他身后的一个土匪头目。

    “沈参谋!”白朗回首一看,不由得眼眉绽裂,连国民党的联系人都倒下了,自己这支孤军还有希望嘛。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快,快,快走。”他大喝着,群匪顺着这唯一的生路拼命夺路着。

    “来不及了。”随着两发如有神助的六磅炮弹,第二团的先头部队已经扑了上去。“命令骑兵连准备追击。”戴季良冷静的观察着,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惯匪已经被封闭在包围圈里面了,只要吃掉这些人,自己也可以向上面交代了,再说,陆建章这次涮了自己一把,他不能不想办法养贼自重。“记住穷鼠噬猫,不要追的过紧了伤了自己。”说完这话,戴季良看了看张自力。“朴初兄,下面就交给你了,刘世杰那兄弟还要去打个招呼不是。”

    1914年6月7日第七师独立团携陕西陆军第三旅与白朗会战于宝鸡硖石,是役歼灭白朗所部三千一百二十六人、缴获枪支一千余支、骡马近五百匹,而陕军损失逾千,独立团不过伤亡百人。

    “老兄的功绩,志翔自然会一一报于师长的。”打赢了,接下来就是分赃了,鉴于毅军和镇嵩军还有不到一天的路程,两位主官决定快刀斩乱麻。“伤残的俘虏可以上报上去,不过估计师长还是那句话,格杀勿论。”戴季良看着被流弹擦伤了脖子的刘世杰,脸上堆着虚情假意的笑容,虽然收了对方十万块贿赂,但是该争的还是要争。“至于,这批枪弹、马匹嘛,兄弟要带回西安作为战利品供师长检验。”

    “戴团长,志翔兄,你还让不让咱们第二旅有活路啊。”就凭自己都受了伤,哪个人还敢污蔑自己通匪,刘世杰因此底气大增。“还请你宽宽手,把这批军械留下了,让兄弟弥补一下这十万块的亏空吧。”

    “这一千多支枪啊,足足可以补充两个营,老兄是不是太贪心了。”戴季良自然不肯退让。“这样吧,我留三百匹军马给你,这个数不小了,我还要打点上面,老兄就这样吧。”

    “五百杆枪,至少要给第二旅五百杆步枪。”刘世杰讨价还价着。

    “这样,马都给你,枪一杆不行。”戴季良坚持着。“明天毅军和镇嵩军就要开到宝鸡了,这帮王八蛋,你镇的住他们?”这倒不是戴季良自吹自擂,他可是正牌子的中央第七师,毅军什么的杂牌看到他们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最少二百杆。”刘世杰咬死了不放手,这个乱世只有枪和烟土才是硬通货,刘世杰绝对不会因为戴季良的一句话就拱手让人的。

    “二百杆枪,三千发子弹,马只能给你四百匹。”戴季良算了事,给出了个最后低价。“这个数不少了,毅军和镇嵩军总还要分润一点,不能再多了。”看着还要强辩的刘世杰,戴季良摆摆手。“世杰兄,你一个报告上去,这个窟窿还不是转眼就填平了,就不要和兄弟争了。”

    “那这个报告兄弟你可要给我背书啊。”刘大旅长也不全是不学无术,这不,既然争不过戴季良,就想借此再磨些好处来。

    “没问题,兄弟一定鼎力相助。”戴季良冷笑的点头应承着。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