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23.奔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戴季良拜访地方豪强的行动还是颇有成果的,仅仅花了几条警卫军怎么也看不上眼的旧枪以及部分不配套的子弹,不但得到了唐河、泌阳两县士绅大量的粮秣菜品,而且警卫军第二团里也多了近二十号精壮的豫西汉子。(wWw。SUiMenG。com)更让他感到满意的是,警卫军再也不是睁眼瞎了。这不,白朗刚准备西进,戴季良就得到了部分的消息。

    “少族长,你这个消息可是及时雨啊。”戴季良握着大河屯林家少族长的手感谢着。“司马取五百块现洋来,替我赠予林少族长。”

    “戴团长客气了。”这位林少族长不动声色的从戴季良那边抽出了手,戴季良的热切让他很是有点吃不消。“白朗和我林家有血海深仇,我大哥、三弟都是死在他们手上,团长即是真心剿匪,要我林家往火里来水里去都无二话,这钱就更不必了吧。”

    “好好,”戴季良解开自己的武装带,上面挂着一只白朗宁的手枪。“林家既然如此义士,我也无以为赠,这支M1911式.45口径半自动手枪是我心爱之物,还望少族长不要嫌弃。”

    “多谢团长。”乱世之中没有比枪更好的礼物了,而且这种目前世界上最新式的手枪,可不是一个豫西南土豪有钱就买得到的。“事不宜迟,我林家上下愿为团长前驱。”

    “来人,请参谋长和三位营长过来,今夜,我要夜袭张店。。。。。。”

    夜色沉沉,万籁俱寂,只有骚动不安的夜枭还在扑着翅膀寻找着同样夜不归宿的猎物,突然明亮的月亮下面,沉重的脚步声响了起来,警卫军二团夜袭的部队以两列纵队的形式狂飙突进着,这骇人的气势惊得一地的飞禽走兽都躲得远远的。

    “长官,已经过了唐河县城了。”虽说白朗早就放弃了唐河县城,但是被群匪祸乱过的唐河早就是一座死城了,第二团自然不可能再将其作为自己的基地。“再有三十余里就是张店了。”

    “加快步伐,务必在拂晓之前赶到张店。”戴季良自然是不可能全信林家的话,因此出击支队不过是一二两个营的半数以及半个机关枪连而已,当然林家也派了近百人的庄丁,不过戴季良对此并不报以太大的希望。。。。。。

    天渐渐的泛白了,濡潮的露水浸湿了警卫军官兵的军衣,所有人都在抓紧时机休息着,一晚上连跑六十里,这个记录在这个时代也是空前绝后的了。(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然而士兵们能休息,但军官们却不能。“少族长,你的人到哪了?才到陈庄。太慢了。”戴季良临时召开了一场战前的军议,,果然不错,关键时候这些由老百姓刚刚转职的杂兵还是掉链子了。“我估摸着他们是赶不上了。”戴季良摇摇头。“算了,尹海,你刚刚抵近侦查的结果是什么?”

    “我凑近看了看,匪军的防备很稀松,不过再过一会估计都要醒了,可能就比较麻烦。”团情报参谋尹海在泥地上随手用树枝画了一个简图。“张店是个大镇子,四面都是出口,咱们不可能都堵上了,林少族长之前介绍过,镇子里大约有四五百号土匪,另外还有些肉票和攘携的老百姓,但最多不过近千人,咱们有差不多六百人,装备比他们好,打垮他们应该不成问题,但关键是要全歼,这个有些难度。”

    “听好了,”戴季良接过树枝。“张店南面是汤庄,虽然庄子也被打开过,但是毕竟有围子,若是让土匪突进去,咱们就麻烦了。”戴季良,命令着。“张副团长带一营一连配一挺机关枪在南面布防,一是要阻断悍匪难逃之路,二来也要防备其他方面匪军支援的可能。”看到张宾南点点头,戴季良继续布置着。“二营用一个连在东北两面虚张声势,这样剩下两挺机关枪也配给你们,任务和张副团长的一样,其余由我带着,布置在西面,务必要全歼这股匪徒!”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原本死寂的张店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人叫马嘶一片嘈杂。突然间,枪声响起了来,北东南三面顿时打成了一片。“官军来了。”镇子里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即几个匪军小队反击出来,大有鱼死网破的意思。但是很快,土匪们的妄想很快就落空了,机关枪的威力实实在在的给他们上了一课什么叫现代战争。“官军打着刺刀冲上了。”惊恐的叫声更加刺激了匪徒的神经,终于按捺不住的大队杆匪丢下少数弃卒一脚踏进了戴季良围三厥一的陷阱。

    “预备,放。”看着望远镜中惊慌失措的群匪,戴季良冷静的命令着。一排子弹过后,匪徒已经彻底乱了阵脚。“上刺刀,全体冲锋。”戴季良杵着军刀远眺着,他已经是团长了,没有必要像小兵一样自蹈险地,当然那个林少族长也被他留在后方,至于是不是作为人质,那只有戴季良自己心里清楚了。

    两个连的白兵冲了上去,李过更是一马当先的要雪洗前耻。很快李过就发现一个极好的目标,大个子的土匪原本骑着马,不过现在已经滚到了地上,饶是如此,还一手执着左轮短枪,一手拿着大刀,东一枪,西一刀,倒是打到了几个警卫军的将士。

    “去死吧。”李过当胸就是一刺,匪徒猝不及防之下用刀一架,但是能战胜日本刺刀术的中国大刀法此刻没有诞生,匪徒也不是超人,就这一挑,刀就打着旋飞了出去。李过收枪又是一刺,大个子土匪连滚带爬的逃出李过刺杀的范围,举枪便射。只听一击清脆的撞击声,真是运气啊,居然没有子弹了。死里逃生的李过也不客气,一个大踏步进到土匪面前,全力的一刺,随即一拔,一丛鲜血随着血槽飚了出来,顿时结果了那个悍匪。

    “这个李德彪,真的发飙了。”戴季良从望远镜里看的明白,不由自主的夸赞着。“发信号,立刻突进镇子,肃清余匪。”看到大事底定,又看到有几个机灵的土匪又逃回了镇子顽抗,戴季良命令着,很快几个烟柱升上了半空。

    “团长,让我的人也去吧。”林家的庄丁终于赶到了,对于己方的姗姗来迟,林少族长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尴尬,于是自告奋勇的请求参与痛打落水狗,不过用的理由也光明正大。“镇子里还有肉票,万一贵军误伤了,岂不是误了长官的英明。”

    “林少族长,我部对于缴获有明确的规定,你的人能遵守嘛。”戴季良前次作战之后就草拟了关于战利品的规定,凡是军械一律上缴,凡是财物部下可以保留一半,其余也必须上缴,因此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想捡便宜的某人。

    “没问题,咱们林家的人和土匪仇深似海,就是什么也不要都成。”

    看来某人要公报私仇了,戴季良摸了摸来不及剃的短须,想了想,自己还要和豫西南的豪强合作,不如就遂了对方的意思吧。于是他点点头。“那就去吧,不过要注意,我的弟兄都是直隶山东的,别让他们误会你们是土匪就好了。”

    “没问题,我让我的人胳膊上都绑了红布呢。”办法很老套,但是也很实用。“团长,要不一起去看看。”看到庄丁也冲进镇子了,林少族长也有些跃跃欲试,于是抬起头期盼着看着戴季良。

    “也好。”虽然还可能有危险,但是听着越来越稀疏的枪声,戴季良还是点了点,于是两个人带着随身的??近随走进了张店。

    看着一路上到处散布着匪徒的尸首,林少族长的脸色也越来越亢奋,突然他掏出戴季良送的手枪,对着一个匪首模样的尸体“乓乓”就是两枪,顿时唬得戴季良的护兵将自己的团长围得紧紧的。

    “少族长,你这是。”看着对方戮尸的举动,戴季良颇有些疑惑不解。

    只见林少族长咕咚跪了下来,抓住旁边的沙石,以头抢地,痛哭流涕。“大哥,三弟,唐大麻子死了。你们可以瞑目了。”原来如此,戴季良吐着一口气,原来是找到正主了。

    “少族长节哀顺变。”戴季良亲自掺起对方,大度的说着。“这颗人头就赠给少族长了,拿回去祭奠亡者,也算戴某人一点小小的心意。”

    “多谢团长。”林少族长抹了抹眼泪,正要说几句感恩戴德的套话,突然一个林家的庄丁跑了过来,对着他耳边就是一阵窃窃私语,顿时林少族长脸色大变。

    “又怎么啦?”戴季良发现这家伙还蛮有意思的,一会阴一会晴,简直是四川变脸的嫡系传人。

    “这个,这个。”林少族长欲言又止,戴季良会意的遣开身边的护卫,这个自命为读过几年新学堂的新派人物这次一脸尴尬的讲着让戴季良感到不可思议的辛密。“家门不幸,我大哥就是在送大嫂回家省亲的时候遇到唐大麻子袭击的,大哥身死,大嫂也不知下落。原来家中上下都以为她死了,没有想到居然让庄子里的庄丁在这里发现了。”

    “什么?”戴季良也晕了,这是前世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不过结局可不会像前世那么美好,这种失节的妇人,唯一的结果就是浸猪笼,祭河神。“那?”戴季良也不敢多说了,言多必失,谁知道说了什么会犯忌。“还是先去看看吧。”戴季良提议着,于是不情不愿的林少族长让人领着两人走到一个显然是群匪们淫乐的场所,里面十几个赤身**的妇人,让周边那些憋了不少时日的警卫军官兵一个个吞咽着口水。“怎么回事?退下去一百步,面向外,不许看。”戴季良脸一板,顿时,警戒线被扩大了。“有军大衣嘛,脱一件下来。”于是一件大衣交给了林少族长。

    “嫂子。”不一会,林某人搀着一个裹着大衣面容憔悴的女人走了出来。“这是戴团长,若不是戴团长,大哥和三弟的仇还有你。”他的话说不下去了。

    “算了。”戴季良深深的盯着女人看了一眼,果然很有些姿色的样子,怀璧其罪,红颜薄命啊,戴季良感叹着。“少族长,快些送嫂夫人回家吧,什么事回去再说。”说着他继续命令着。“来人,给这些女人披上衣服,再问一问,有家的送回去,没家的,找个尼姑庵,你们那个敢打他们的主意,我废了他。”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