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19.船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了参谋长张自力,戴季良的工作压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这个弗吉尼亚军事学院毕业的家伙的确有两把刷子,虽然现在手下只有四个兵,但是作战参谋、情报参谋、通讯参谋,甚至连国内从来没有建立过的士兵参谋先后被他组建了起来。(Www.Suimeng.cOM)还开设了参谋教学班,开始系统的培训起包括各营主任参谋在内的各级参谋人员。此外,这个精力充沛的家伙还雷厉风行的和戴季良一起商议了月度编训计划、季度演练计划,半年考评方案等一系列制度化、正规化的作训大纲。

    得益于这样一个有力的干部,戴季良才有大量的时间下到各营、各连,去强力推行他的培训预备干部的士官教导队和提升全团素质的扫盲队的方针。

    而就在警卫军第二团掀起练兵**的时候,南方的战局已经尘埃落定了。在江西方面,北洋第一军于7月25日占领湖口,8月18日占领南昌;在江苏方面,黄兴看到大局无望,遂在7月28日离宁出走,民党全局动摇,各地相继取消独立,虽然8月11日南京第八师等部下级军官及士兵再次宣布恢复独立,但由于缺乏统一指挥陷入了各自为战的窘境,到了9月1日北洋军攻克南京,至此被国民党方面大肆宣扬的二次革命宣告彻底失败。孙中山、黄兴、李烈钧等国民党上层逃亡日本。。。。。。

    “团长,家里派人来说有急事请您回去。”

    马弁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的时候,戴季良正穿着一身士兵服装和第三营第二连一同操训着,由于李沅已经差不多足月了,心中担心的戴季良顿时脸色大变,他急急忙忙和连长严实打了个招呼,换了军服,头也不回的骑上马就闯了出去。

    “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子。”回到家里一看,戴季良这才把心安了下来。原来是去南方的曾志生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而且把顾长清也一并勾搭回来了。“我是长清,这次是来度蜜月还是考察北地银行啊,臭小子想吓死我呀!”戴季良狠狠的锤了每人两下。“馨芬呢,没跟你一起来嘛。”

    “馨芬在里屋陪嫂子呢。”出乎戴季良意料,顾长清表现的并不是十分亲近。“这次咱们投机赚了不少钱,所以特意给大哥送过来,大哥看看吧。(wWW.sUImEng.cOM)”说着顾长清递过来一张支票,嗯,看抬头还是汇丰银行的。

    “长清这是在搞什么鬼?”戴季良小声的问着一旁的曾志生,但是曾志生也只是耸耸肩,表示他一无所知,不得已,戴季良只能自己开口询问了。“老二,你对大哥我有意见?还是什么原因咱们兄弟起了生分。”

    “戴大哥,我问你,你是不是知道宋先生会遇刺,你是不是知道北洋军会攻打南军。”还没等顾长清开口,一个质问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抬眼一看,已经是妇人打扮的谢馨芬掺着李沅走了出来。

    这个疯丫头,都已经是人妇了,还真么风风火火的,亏得你嫁的是老二,否则这个时代怎么容得下你。戴季良腹诽着,但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的不满。他先扶着李沅坐了下来,然而微笑着示意其他几个人也都坐下来。“馨芬啊,你以为我戴季良这么伟大,能轻而易举的接触国文总理和大总统嘛?”戴季良假意自嘲的笑了笑,是的,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的确是知道“宋案”必然会发生,也知道“二次革命”一定会失利,但是他能对别人说自己前知一百年,后知一百年嘛?那还不被人当成了江湖术士了。“再说了,调兵遣将,你大哥我还不够这个资格,看见没有,”他一指自己军服,“刚刚升的团长,军衔还是两毛二呢,有什么资格参与到兵家大事上去。”

    “那,那你怎么会预先安排咱们家囤积物资的。”虽然戴季良的解释已经非常到位了,但是谢馨芬还是有些怀疑,毕竟太巧了,曾志生前脚来的上海,物资刚买下,宋案就发生了,接下去南北开战,虽然谢家跟着戴季良三兄弟赚得脑满肠肥,但是这实在是让谢馨芬这位铁杆的革命女性心生疑虑。

    “这个我不是在信里写得清清楚楚了嘛。”戴季良叫起冤来了。“我说长清,你看看你老婆,怎么,把我当成嫌疑犯啦。告你吧,我是在陆军部和段总长、徐处长闲聊的时候,听到那么一句,借款的事基本差不多了,这才安排志生出的京。你们要不信,我也没办法,咱们兄弟就此恩断义绝吧。”戴季良作出一副苦恼的样子。“走走走,既然不信我,还待在我这干什么。”

    “老爷,长清好不容易来一趟北京,你赶他们干什么。”这个时候李沅出来挽留了,当然作为大家闺秀出身的李沅是不应该在男人说话的时候插嘴的,不过戴季良示意的眼神,她这个同床共枕了许久的妻子还是看得懂的。“我不管,馨芬妹子要留下来陪我。”

    “大哥,别生气了,二哥二嫂不是这个意思。”曾志生也开口劝道。“自己兄弟,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事情莫名其妙闹个生分有什么意思。”听这话,显然曾志生也是站在戴季良这边的,不过此言一出顾长清和谢馨芬的脸上就尴尬了。

    “大哥,是我的不好。”顾长清咬咬牙,也站出来说了软话。“不要生气了,要不这样吧,我和馨芬这就走。”

    “走,除非你不认我这个大哥。”戴季良脸色转变的很快,当然原来他就是演戏。“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一天乌云都散了,陈四,去全聚德订一个鸭席面回来,要快。”戴季良命令着自己的马弁,当了团长就是这点好,不但有了副官,而且还有了贴身的护兵。“听着,你们两个不准走,家里还有房子,在北京,你们就住我这,你大哥我在部队里的时间多,你们就陪陪你嫂子。”

    “那就听大哥的安排吧。”顾长清这时候终于表露出一家之主的威严,也不看垂着头的谢馨芬,一个人拍板了。“大哥事忙就尽管去,让志生陪我们逛逛这皇城根就可以了。”

    “长清啊,这次来北京不是单单兴师问罪的吧。”戴季良笑着打开了那张支票,才看了一眼,到嘴的话就变了。“怎么这么多,我记得只投了五千块,能有一倍利已经了不得了,怎么现在是三万块,你们不是自己贴钱了吧。”

    “没错,是三万块。”顾长清解释着。“姨夫通过关系,用五千块钱做抵押,借了二万块,这一倍不就是四万了嘛,再扣掉利息,三万块不算多。这次托大哥的福,我赚了五万块,志生也赚了五千块,姨夫那边赚得更多,估摸着至少有二十万吧。”

    乖乖隆的咚,该不是用了空手套白狼的手段吧,先以本金为质从钱庄里借来高利贷,再投到市面上抢购物资,对,只能是这样了,否则绝对是没有这么大的赚头,但这风险。戴季良心有余悸的点点头。“我想我的赌性已经够大的了,没想到长清比我还厉害,幸亏赚了,下次可别做这种投机生意了。”

    “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顾长清说这话似乎有些心虚,刚刚才指摘人家的,现在又要开口,实在是抹不开这面子,不过对面是自己的结义大哥,他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大哥,这次我是想跟你借些钱。”

    “借钱?你想好了。”一提借钱,戴季良马上意识到自己这个兄弟还在坚持自己的固有主张。“那说来听听,你准备开什么工厂。”

    “我准备开个船厂。”说到自己的计划,顾长清显然有些兴致勃勃。“我和姨夫考虑过了,上次大哥那番话的确有道理,要赚钱,纺织什么的的确比不上重工业,但是目前国内底子薄,能介入的不过就是寥寥几个行当,思来想去,也只有造船是一本万利的。”

    “造船?”戴季良想了想。“船用发动机,能自己造嘛?钢甲板有着落嘛?这造船可是技术活,你这边工匠没有问题了嘛?”

    “江南制造局改制了造船的部门,现在叫江南造船所,我和舅父从中拉了些人。”改制嘛,又是一场国有资产的流失。“其中有一个能造船用锅炉的工程师,还带着几个学徒,估计一年下来能造三、四台1000马力的三涨式蒸汽锅炉出来。这个马力用在长江轮和沿海轮上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另外我找到一个爱尔兰技师,也能搭上一把手。至于船甲板用钢,姨夫在汉厂有关系,一年两三百吨应该还是有把握的。再说了,一开始也不可能搞那么大,一年能造三四条已经是大有赚头了,慢慢来,以后会更好的。”

    “那好,既然你都考虑清楚了,我也不拦你。”戴季良沉思了一会,抬眼看着满脸急切的顾长清,终于还是点头了。“钱不多,也不知道能帮你多少。”戴季良毅然决然的把还没有捂热的支票推了过去。“我相信我兄弟,一定会做出一番大事业来了。”

    “多谢大哥。”虽然在开设船厂的庞大费用中,三万块还不到十一之数,但是戴季良能这么信任自己,也不问回报就把钱递了过来,他还是很感动。

    “扭扭捏捏像什么样子,以后大哥可要靠着你这个业界巨子了。”戴季良站起来,“好了,咱们吃饭,边吃边聊!”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