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13.纳妾(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志翔,这几个月兵带的不错。(wWw。SUiMenG。com)”陆建章合上手中的报告,经过两次突然袭击,他显然已经认可了戴季良带兵的能力。“除了射击,这个需要大量实践,其他诸如越野行军、刺杀格斗什么的都有明显的提高。”其实陆建章更好奇的是戴季良这份报告上量化指标的科学性,不要说北洋军阀都是愚昧的,至少袁世凯带出来的人前瞻意识都不错。“你这个环比报告做得好啊,很新颖,很直观,若是段总长看到了,说不定要后悔把你这个将才就这么拱手让给了警卫军了。”

    “多谢统领谬赞,若是没有手下弟兄的鼎力相助,志翔也做不出这个成绩。”戴季良前世读过金庸自然知道花花轿子抬人便是抬己。

    “好就好,没什么谦虚的。”陆建章摆摆手。“现在各部都在补充整训,警卫军自然也不能落人之后,你好好做吧。”陆某人画了个大饼,自然戴季良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对了,你提名李过为连长、楚敢为副连长,这个我批了,马康晋升少校也可以马上办下来,还有什么要求,你一并提出来吧。”

    “统领,能不能想办法搞些手榴弹来,这东西无论攻防都是好东西。”戴季良头疼的就是警卫军没有重武器,一旦打起来这可就吃大亏了,若是一人发几颗手榴弹,那么至少能顶些用的。

    “手榴弹?和民党的炸弹队一样的东西吧。知道了。还有嘛?”陆建章点点头,顺便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了一笔。

    “丁保年和盛保亭都离队了,卑职想替补两个上来,还要老总批示。”戴季良有些得陇望蜀,他想借机调整人事,把教导队的几个勉强算得上自己嫡系的安插到各连上。

    “你打个报告上来,我来批。”陆建章现在对戴季良是有求必应,显然这和老板对TOPS百依百顺是一个道理。“对了,今天晚上大总统在新华宫宴请各国公使、咱们北洋几位大佬也要参加,你回去把鄂涛也叫上,五点钟到我这来,我带你们几个进去长长见识。”

    国宴?让我们去?戴季良疑惑着,但是他没有犹豫,一个立正。“是。”

    “怎么不见公使们呢?”等到戴季良他们到达新华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七点了,不是现在北京的交通有多么的拥堵,关键在于除了陆建章和几位大佬以外,其他随行的北洋各级军官每进一道门都要搜身,今天来的人又多,一来而去等到戴季良他们进去了,这晚宴也差不多要结束了。

    “估计都在里面和大总统密谈着呢。”简单的扒了几口饭,侍者们就来收盘子了。“几个大佬看样子也在其他的房间呢,咱们这不过是些小人物。”鄂涛看上去很是熟稔,但估摸着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按照惯例,接下去应该还会有一场舞会,听说志翔跳得一手好舞,今天可以一睹为快了。”鄂涛笑呵呵的在戴季良耳边说着,说实在以他们的身份,能进新华宫已经是异数了,再能搂着洋婆子跳西洋舞,传出去还不得羡慕死几个同僚了。

    “拉倒吧。”戴季良眼光四面一扫,心已经瓦凉瓦凉的了,且不说四周的交际花一个个涂粉抹脂,妆画得跟鬼一样的,就是那些簇拥在她们身边打情骂俏的各路军官、政客们看上去也不是好惹的,再有就是那些白种女人,一个个鼻孔朝天,一副仿佛是在殖民地的腔调,让戴季良倒足了胃口。“最近累得不行,没兴趣也没气力跳这个。”

    “施坦因伯格中尉,噢,现在是中校了,能在这碰到你,真是让人高兴啊。(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突然一句德语在两个人的耳边响了起来,戴季良定眼一看,曼海因这个日耳曼大块头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谁说这里都是些小人物的,真是晦气,没想到自己躲在这么隐秘的位置,居然也被这个大块头发现了。戴季良暗暗骂着娘,但是脸上却露出真诚至极的笑容。“真没想到,能在这遇到长官您,真是太巧了。”两个人用德语没有营养的谈着,不一会,在曼海因的刻意引导下话题开始深入了。

    “不,不,不,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壕堑战在欧洲已经是一个过时的战法了,棱堡已经不能抵御大口径攻城炮了。”曼海因对戴季良所谓的欧洲大战一旦开打必然演化成血腥的壕堑战的观点嗤之以鼻。“铁丝网?地雷?那都不是问题,大炮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切。”

    “那么青岛呢?按中校您的观点,青岛的防务是不是也是不堪一击呢?”戴季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日本的280MM攻城炮和305MM以上的海军重炮是不是可以轻易的撕开俾斯麦山和毛奇山上的防线呢?”

    “小日本?”曼海因不屑一顾的说着。“我国提尔皮茨提督曾经说过,没有一个军的兵力,休想攻下这些要塞。我以为若是日本人想打青岛的主营,那么我们不介意让他们享受一下旅顺的待遇。”

    “可是日俄战争最后是日本人笑到了最后,而且日本最不缺的恐怕就是炮灰了。”戴季良眼尖,第一时间发现了一个日本陆军中佐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于是他立刻改了口。“而且我个人不认为德国远东舰队有对抗日本联合舰队的能力,没有了制海权,青岛不过是块死地吧了。”此言一出,曼海因有如斗红眼的公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过由于戴季良所说的确实有理所以一时间就冷了场。

    “两位再谈什么呢?”一个预期中的声音终于插了进来,显然这位耐心的听众在一旁听了不少,直到双方之间告一段落才插的话。“刚才在下不巧正好听见两位有谈到我大日本皇军,那么这次谈话在下能参加嘛?”

    “本庄繁中佐,我们只是闲聊一下。”曼海因的话音落地,戴季良的眼神就是一凝,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日后关东军司令官,九一八的发动者。

    “怎么?两位的话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嘛。”当然此刻的本庄繁不过是日本驻华的副武官,所以他玩弄起外交辞令来也蛮像样的。“这位中校怎么称呼?华军中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军事天才居然能把伟大的德意志帝国的陆军中校说得哑口无言。”本庄繁的话颇为恶毒,若不是这是外交场合,说不定曼海因会跳起来暴揍他一顿。

    “见过本庄学长。”现在是装孙子的时候,总有一天会和你们日本人好好算算账的,抱着这种心思,戴季良冷冷的给本庄繁敬了一个礼。“在下是日本陆士二十期的。”

    “原来是陆士的学弟。”本庄繁大笑,面对戴季良的日语,他满意的也用日语回应着。“怪不得能压倒德国人呢。”

    “对不起学长,在下也是德国陆军中尉,”本庄繁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不可思议的眼神紧盯着戴季良,对此戴季良当即决定无视。“刚才在下和曼海因长官谈论一点战术上的问题,没有注意到引用了旅顺的战例,请学长赎罪。”戴季良知道本庄繁听得懂德语,所以又改了回来,这两不得罪的话立马让剑拔弩张的双方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好意思,下官还有公务,”看到大厅里众人的眼光越来越多的聚集到自己这个方向,戴季良决定实行上计了,他一扯鄂涛的手。“实在抱歉,两位武官大人,咱们后会有期。”

    “有意思的支那人,还是陆士毕业生。”本庄繁玩味的看着落荒而逃的戴季良的背影,对着身边的德国佬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看来要查一查,支那人当中怎么又出了一个蒋方震似的人物。”然而,回报他的却是大块头的一记白眼。。。。。。

    “志翔啊,后来,你跟小日本说了些什么啊。”虽然不满意戴季良匆匆撤退,但是鄂涛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好奇的问着后面发生的事。

    “没什么,啊,之长兄,你听得懂德语,好家伙,深藏不露啊。”戴季良猛地立住脚跟,不敢相信的看着鄂涛。“说吧,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我在贵胄学堂也不是白学的。可惜啊。”鄂涛落寞的低下了头。

    “之长兄对不起了,”戴季良真诚的道了声谦,看看已经出了新华门,于是手一扬。“马车,去前门煤市街。”

    “别送了,我自己走回去就成了。”鄂涛一听就知道戴季良这是要送自己,肯定是知道自己身边没两个钱,不会打车,这才南辕北辙的先去煤市街。

    “别争了,这一路步行回去,虽说不远但一个钟点总归要的。明天营里还有正事,我可不想让你精神不好给耽误了。”戴季良坚持着,鄂涛也只好听之任之。

    “没钱?卖房子买人,你家都得把债给还了。我可告你了,你哥哥欠的可是驴打滚,利滚利。今天再不还清了,明天将你们一大一小两姐妹都卖窑子去。”刚到胡同口,鄂涛打开车门就听到不远处吵吵嚷嚷的。

    “怎么回事?”戴季良也会了账下来了。“逼良为娼,这还了得吗?”当然他只不过是在鄂涛面前显个好,毕竟这边上住的不是鄂涛的亲戚就是同在旗的,否则他才不管呢。“走去瞧瞧。”

    “周胯子,怎么回事啊。”两个人挤了过去,显然鄂涛是认识要账的。“齐格家的欠了你多少钱,非要驴打滚弄得人家家破人亡啊。”

    “哟,鄂爷。”这个周胯子显然也是个滚刀肉。“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的事,谁叫他家老大欠了咱们鲁爷的烟钱,已经三个月了,到现在不还,拉他两妹妹去抵债还算便宜他了。”

    抽大烟?戴季良一脸厌恶的看着缩在后面的瘦竹竿,这是个无底洞,看到吧害人害己。

    “你胡说。”虽然看模样大姑娘家只有十六七,眉目也算得上清秀,但是凶起来可厉害呢,抄起笤帚一横。“我哥不是你们诱着去烟馆的,现在倒好,谋起我家来了,街坊邻居三老四少,你们说说有这么昧良心的嘛。”

    “好了,齐格家欠多少钱,我来赔。”鄂涛一脸的黑线,虽然关系有点远,但是旗人已经这样了,总不见得当他面再被人欺负吧。

    “利滚利,十八块现洋,您老给了吧。”周胯子背后的鲁爷显然很有势力,不但街面上警察踪迹全无,而且面对鄂涛这个粮子,周胯子也能面不改色。

    “十八块,你抢啊,鄂大哥,别,我哥不过才借了一块多洋钱。”大姑娘脸涨得通红,若不是自己哥子不争气,她真想将眼前几个地痞打了出去。

    “够泼的,不知道到了窑子里跟客人泼不泼。”周胯子当然无视女孩子这点狡辩。“鄂爷,真想拉这架子,您就给钱,要不然,不算完。”

    “这?”一听十八块,鄂涛一下子傻眼了,两块钱自己挤挤还能拿出来,这十八块。鄂涛看了看身边的戴季良。“营长,要不借我两钱,慢慢的从饷银里扣。”

    “之长兄,你想好了,这可是无底洞啊。”戴季良指了指女孩子身后躲在的男人。“今天你替他还了,明天保不准又去了,你还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下。”话音刚落地,戴季良冷不丁发现一个十一二小丫头从后面怯生生的钻出来,抱着前面那满洲大姑娘的腿。戴季良猛的刹住了话,那小丫头长得,太,太狐媚了,一张小小的瓜子脸,捎带着一双带电的大眼睛,虽然现在还没长成,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日后肯定是个祸国殃民的主,怪不得这帮地痞下这个套呢,原来是为了这个小的,前世看光绪那些嫔妃的相片还以为满洲人里面没俊俏的了,看来还是自己一叶障目啊。

    戴季良还在想着,身边的鄂涛却唠唠叨叨的说道起来。“能帮则帮吗,谁叫这家老人过去的早,我又和他家沾亲带故,事到临头,你说能不管嘛?说实在的几兄妹熬到现在不容易啊,以前虽然旗饷总要被上面克扣,但是总归还是有几分指望的,现在倒好,铁杆庄稼没了,老大想不通就去抽了两口,嗐,造孽啊。”鄂涛叹着气,显然他对这家的情况很熟悉,不过他很快也发现了戴季良的不对,斜眼瞅了瞅,一个念头不由得从脑海里翻来出来,听说这位在日本可是个风流人物啊。想到做到,他把戴季良拽到一旁。“志翔,是不是看中那家姑娘了,别,别直接回了我,听我说下去。我知道你太太也在京里,让那丫头给你做个外室怎么样,就算帮帮他们家吧,这也是积德啊。”

    戴季良哭笑不得,哪跟哪的事啊,但是看着鄂涛热切的眼神,再回过去看看眼前那双眼睛,戴季良心中一动,都说小姨子半个屁股是姐夫的,花点小钱一箭双雕。想到这,戴季良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点点头。“做小啊,不知道人家姑娘家愿不愿意呢。”

    “这个时候了,不做小,难道还真想进窑子嘛?”鄂涛拍着胸脯,他也是一箭双雕,即解了这家的围在邻居这落个好名声,又通过给戴季良纳妾密切了彼此的关系,这种好事怎么容它溜走。于是他先和周胯子小声的交谈了两句,随后把兄妹三拉进房里谈了半天,这回到戴季良身边。“谈妥了,不过这丫头一口咬定,她哥哥妹妹要你一同养着,钱不多,每个月十一二块就能打发了。你看?”

    “多谢之长兄了。”不过首付十八块,再每个月按揭十一二块,这对月收入五十一块四毛八的戴季良来说不过是个小数目,连老本都用不着拿出来就淘换一个小媳妇外加一个可期待的萝莉小姨子,怎么说都是赚了,还是万恶的旧社会好啊,否则这种好事怎么能落到戴季良的身上。“成啊。”戴季良在怀里掏了掏,先摸出二十块的银圆券来。“这件事先搞定了再说,剩下办事也要钱不是,明天我再送二十块过来,以后的事就拜托之长兄了。”

    “放心,一定帮兄弟办得风风光光的!”
    《我是军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