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公孙止的诡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金辉洒向人间,脚步声激烈的原野上持续,随着途中斥候遇到西撤的幽燕步卒,得到公孙止在后方与袁绍的兵马周旋的消息,平坦的原野上,一万四千数量的黑山步卒已经开始检查身上的装备,皮盔、皮质连着布帛的甲胄、环首刀自他们入驻上谷郡后,大量的郡兵配置移到了他们身上,虽然算不上精良,但也比过去衣不遮体,手持石斧、木棍要强上许多。?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让下面各头目给自家兄弟打气,随便说点鼓励的话。”

    知道公孙止以身犯险拖延袁绍兵马的主意后,于毒索性抛弃了原在五阮关汇合的计划,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便是让众人做好求援接应的准备,随着命令下去,黑山步卒并未露出胆怯,反而是积极的响应。

    毕竟,他们的亲人大多都在上谷郡有了新生活,也入了户籍,好不容易从贼匪变成了良民,若是公孙止出了意外,他们又有可能会过上往日那种躲躲藏藏的生活。

    鼓励话语声在队伍间传递,曾经在黑山中挣命的匪类,除去官军的纪律和战阵之道外,骁勇是毋庸置疑的,砰砰砰万余人碰撞着兵器,粗犷的吼叫,身上那股属于贼匪的凶性让人血脉喷张。

    于毒拔刀站在高处,心潮澎湃。

    随后,脚步声蔓延东面,上万人的进击,覆盖了原野原有的声音。

    相对于西面的黑山步卒正在赶来的途中,东面,两军对峙着,这是袁绍感觉最难熬的时间和选择,时间逐渐过去,天色越来越亮时,他的后方,名叫田丰的谋士骑马跃出军阵,打破了这片迫人的沉默:“主公,公孙止之计,非在高览、高槐二位将军身上,乃是为他前队步卒争取撤走的时间——”

    话语提醒了所有冀州兵将,前阵数骑中,战马咆哮嘶鸣一声,刨动泥土冲出阵来。

    金背大刀悬提,颜良上前抬起刀尖指去对面:“公孙止,敢用小计诓我家主公,简直讨死!”

    暴喝声之中,旁边,袁绍皱眉望着对面,默许了他的行为,下一秒,对面数骑里,持双戟的恶汉拨马杀出来,声音如雷:“使刀的!上次还未打完,咱们再来啊!”

    “原来是你这恶汉,上次坏我宝马,今日非取你首级偿还!”颜良怒目瞪过去,陡然一夹马腹。

    在话音落下的一瞬,两句“驾!”从不同方向爆发出来,提刀提戟纵马直面对冲,俩人身影已出两丈,刀身探出马侧,开始倾斜,“啊啊啊!”的怒吼发出,刀光轰的斩出。

    呯——

    对面,奔驰的战马,典韦陡然跳马,天光中,刀锋划过眼帘,双手往上一抬,将刀锋驾在两戟之间,火星溅起的同时,双脚轰得落地猛踩,两人都是勇冠三军之辈,力道非常人能及,四臂肌肉鼓胀,都在朝对方压过去,兵器在巨大劲道中摩擦着发出扭曲的吱嘎声响,长兵下压带来的力道颇大,让典韦受力瞬间脚掌陷入泥土。

    “贼汉子,你武艺不错何必跟着公孙止,投靠我家主公,将来也好封侯拜将!”

    “教你武艺的师傅没告诉你,厮杀别乱说话!”

    典韦缓过对方前力后,身形暴涨,双戟哗的推将大刀推开,粗壮的大脚抬起,一脚蹬在马匹的后腿,战马长嘶一声,硕大的身躯轰然向另一边侧倒翻滚,溅起灰尘弥漫,四蹄挣扎时,颜良坠马并未真的摔下,借力落地后双脚踏踏踏的后退,反手一刀插在地上,,猛的稳住踉跄的身形,一撬刀柄,刀尖挑起泥沙飞过去,拔刀,蹬脚陡然前冲。

    两阵之间,持刀枪的双方众人捏紧了缰绳,视线注视着俩人捉对厮杀,那边,文丑轻轻磕了一下马腹,马蹄微微上前半步,声音低下来:“主公我弟步战不是这恶汉对手”视野对面,颜良拔刀猛进,刀锋劈过弥漫的尘埃,有金铁交击发出惊人耳膜的巨响。

    另一边,白色的战马打了一个喷嚏,赵云捏紧了枪杆,目光注意到了缓缓走出半个马头的袁将:“那人叫文丑吧也是使枪的,倒是可以领教。”

    厮杀的战场上,典韦挥舞一对铁戟,巨大的身形犹如洪荒巨兽,恐怖的力道直接砸开刀锋,身形突进碾向颜良,大步跨出,瞬间拉近距离,双戟猛的向内横挥对砸。

    颜良看着对方贴近过来,长兵横砸碰撞时,左臂跟上,手掌按出去把握对方想要劈下的手腕,俩人同时抬脚朝对方蹬去。

    步履对步履。

    嘭——的闷响声,俩人的身影在灰尘中都结结实实的蹬中对方,颜良的身影被踉跄的向后倒退,而这边,典韦本身就身怀巨力,只是微微晃了晃,抓着铁戟犹如战车奔驰的碾压过去。

    附近,马蹄声骤然而起,黑缨龟陀大枪挥舞,马背上文丑的身形纵马冲向恶汉,重枪呼啸,嗓音沉闷如铜钟:“休伤我弟——”

    战马奔的瞬间,公孙止沉默的看着袁绍,只是简单的抬了抬手,旁边的白色身影轰然杀出去,径直奔去典韦身后,龙胆枪一探,呯的一下,将那杆重枪拦截下来,一触即分,枪杆飞旋,那杆重枪猛的砸过来,赵云策马侧跑动起来,枪杆挡了一下,身形在马上微晃,重枪顺着落地,将地面砸的迸裂。文丑“啊!”的一声暴喝,策转马头,重枪抬起朝着背影直直刺过去,赵云侧脸余光看了一眼,拔剑回斩,呯的将枪头斩偏方向,急拉缰绳调头的一瞬,长剑回鞘,披风在风里翻了翻,马蹄疾走,龙胆枪照着对面壮硕威猛的身形袭去。

    文丑摆正龟陀重枪与刺来的枪尖砰砰砰砰的发出无数碰撞,火花不断在两人长兵间闪烁跳起,座下战马化圆飞奔,枪影挑、刺、挥、砸,兵器卷动灰尘漫扬随着呼啸起来的烈风围绕二人周身,犹如旋风骤起。

    场上四人不知道交手了多少回合,论起打斗或许已经在某人心里并不重要了,也就在众人视线集中四人身上时,公孙止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过来。

    “袁本初,你家谋士都提醒了,我在拖延时间呐。”

    厮杀的场上,龙胆呯的砸在龟陀重枪上,另一边,颜良被扔来的战马撞的吐血摔出老远,狰狞的巨汉右臂、胸口染血,依旧煞气凌人。

    郭援等骑去抢人回来,袁绍目光抬起,点头:“从我答应见你,其实就已经中计了,原以为白狼只是战场狡诈,想不到也有急智,真是小看了你。”

    其实对于袁绍这番话,公孙止没有多少得意,阵前捉对单挑向来不是他提倡的,只是眼下不得不那样做,听到对方有些叹息,他心里便是有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情绪。

    一方面,他确实如之前袁绍那位谋士所言那样在拖延时间,能得到一万历经战阵的幽燕步卒殊为不易,要是尽折在这里,确实让人惋惜的,不免以身犯险留在这里周旋拖延,能让他们走远一点都是好的。

    而另一方面,他拖延的另一个目的,其实在等黑山步卒来援,毕竟全身而退是此次最好的结果,若能等到援兵,袁绍想要尽全功将他这支兵马悉数剿灭变得更加困难。

    毕竟,已经入冬了,再过一个月,严寒大雪就要降下,袁绍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若是冒寒冬追击,粮草够不够还是两说,但想要入太行山脉与黑山军对抗,显然有些痴人说梦了。

    呜呜呜

    短号的声音响起在山麓,天光下山的轮廓尽头,一条黑线蔓延进人的视野,旌旗招展猎猎,浩浩荡荡的推进过来。

    “于毒那支六万黑山军”袁绍微微有些失神,双唇呢喃着兜转马头,望着远方颇具威胁的兵锋,眼下他方才明白,为什么公孙止有恃无恐,敢在他数万兵马面前谈“买卖”。

    身后,马蹄声靠近过来,田丰看了一眼远方,眼神流露惋惜的神色,若是主公之前当机立断挥军杀过去,就算牺牲高览、高槐二将,亦是一战功成了,然而轻声叹了一口气,拱手低声开口:“主公,眼下对方援兵已来,可能是偷袭邺城的六万人马,算上一万幽燕士卒和两千多骑兵,人数已与自己这方几乎相当了,就算再开战事,胜算已是无知而且现已十月末,入冬了”

    “错一步步步错”袁绍捏紧剑柄,咬牙看着对面,随后大声喊出话语:“公孙止,既然你要走,好!我放你离开,把高览、高槐二将还来。”

    声音过来这边,战场上已经安静下来,各自回阵时,公孙止提着白驹剑整个人都在抖动,笑声自他口中发出。

    “哈哈哈哈哈”

    握着的剑缓缓抬起来,他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何要笑出来,然而就是笑了,笑的狰狞猖獗,双唇抖动:“好!这二人我还给你——”

    仿佛野兽的嘶吼,抬起的剑身猛的斩下去,血线唰的飚出,堵着嘴的头颅在地上翻滚,对面,所有人都骇然的看着一幕。

    袁绍咬牙怒瞪,竖起手臂时,旁边的田丰扑过来死死抱住:“主公,已经没有最好的时机,这仗打不了了!”

    “啊啊啊!”

    暴怒的袁绍发抖的指着对面那道有恃无恐的身影,对方后面,一拨一拨的黑山士卒正蔓延过来,黑压压的一片,在这秋日的晨光,暴怒的身形怒骂中,气的吐了一口血,被搀回了中军,对峙的冀州兵马开始有秩序的后撤

    整个天地,只剩下风的声音了,以及提剑大笑的身影。

    典韦掏了掏鼻孔,望了望身后的援兵:“要是袁绍知道,咱们援兵只有一万多人,他会不会被气死”
    《白狼公孙》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