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个二个都是熊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安定王府之内。*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侧门处……

    黑衣少女轻轻的掸了掸自己身上的灰尘,一夜奔波,身上早已经沾染了诸多泥尘,若是就这么进去看她的话,说不得又要被絮絮叨叨的了。

    想起那个拖累了自己前半生的家伙,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带着几分暖意的笑容,那不过清秀的面容,随着唇角微弯,竟然透露几分惊心动魄的美丽。

    可突然,一声厉喝声响起,让她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

    “站住!!!”

    蕴着深沉的怒意……若是听到这声音的是李景仁或者李景恒,怕是吓的连胆子都要破了。

    可正欲进门的李清川面色却变都不变,只是面色恢复平静,止住了脚步,回头望去,正看到了自己那名义上的父亲李宗道。

    只是此时的安定王,却浑然不复之前那般威严满载的形象,眼底布满血丝,面色憔悴,胡须拉茬……看起来,就宛若一个宿醉未醒的酒鬼一般。

    他此时脸上带着不耐的神色,喝道:“清川,我应该跟你说过,女孩子闲着没事不要在外面随意抛头露面,这般毫无矜持可言,日后如何嫁的出去?你这几日里经常出去,今日里更是夜不归宿,莫非是把我平日里的教导给忘记了吗?”

    李清川挑眉,惊奇的扫了李宗道一眼,看着自己父亲的眼神就宛若看着一个陌生人,那眼神让李宗道心头一阵光火,而她口中的喃喃自语,更是让他瞬间勃然大怒,却是李清川低声道:“看起来,还是半点进展都没有,这都急的开始逮谁咬谁了……”

    李宗道怒喝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说,我~日后若要嫁人,怕也是你给我安排的政治婚姻,他们会在意我矜不矜持吗?便是我丑若无盐,恐怕他们也会千恩万谢的把我娶进门去吧?何况我长的也还算漂亮吧,姑且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你放肆!!!这是跟自己父亲说话的方式吗?”

    李宗道踏前几步,一股浓郁的酒气涌让李清川忍不住皱眉……脸上露出不快神色。

    看着自己女儿那看着自己的鄙夷眼神,李宗道眼底怒意顿时更为炽热,再也忍耐不住,喝道:“你们这些小畜生,我辛辛苦苦的把你们养大,一个一个的都来跟我作对!当真该死……”

    说着,举掌便往自己女儿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脆响……

    李清川动也不动,就那么受了这个耳光,半边脸颊立时肿胀了起来。

    轻抚自己唇角那溢出的鲜血,她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道:“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你给我的……似乎从来都只是这些东西吧?耳光?责骂……亦或者白眼?哦,是了,还有数之不尽的杂役重活,还有别的东西吗?”

    “你……你放肆!!!”

    李道宗看着自己女儿那淡漠的眼神,心头莫名的一阵慌乱,本来因为平日里对女儿的忽视而带上的些微愧疚立时自动消失不见,怒喝道:“当真放肆!想不到我竟养了你这么一个不知感恩的畜生……倒是正好,我大唐属国吐番如今为陛下祝寿,兼待意欲求娶我国公主和亲……我今日里便面见陛下,请求将你封为公主,日后远嫁到吐番去,也好让我眼不见,心不烦!!!”

    “好啊……我是没意见的,随你,谁让你是我的父亲呢?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李清川淡淡说道,竟然完全不将李宗道的威胁放在眼中。

    “你……”

    李道宗顿时语滞,本不过是为了威胁自己女儿一番,若李清川就此求饶两句,他说不得也就轻轻揭过,可听的她这般淡漠的反应……

    脑海中莫名想起了那才刚刚又被自己抽了一通的不孝子李景仁,而自己那个蠢二子更是因为他的兄长闯下了天大的祸事而在昨晚跑去青~楼庆祝,这两个小畜生啊,他们便不知我安定王府如今已然大祸临头了吗?

    两个儿子皆是如此不争气,女儿竟然也如此……你一介女儿身,莫非以为你便能同你的那两个哥哥一般恃宠而骄不成?

    “好!你莫后悔……日后,你与你母亲,再休想见上一面!”

    狠狠的拂袖而去,李宗道已经心头下定了决心,倒不如牺牲了这个素来不招人喜欢的女儿,也可勉强算是将功补过了,最起码,大子的性命应该是勉强能保住的吧?

    “随你……我自小便是这么个阴阳怪气的性子,你醉酒耍酒疯,找谁撒气不好,非要来找我,落的个更气的下场,却又怪的谁来,便是气死了,也不过是你咎由自取。”

    看着渐渐远去的李宗道的背影,李清川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道:“只是如此的话,那山河社稷图……可就没了。”

    短短一句话,却如雷霆轰鸣,响在李宗道的耳间。

    “你……你说什么?!”

    李道宗面色顿时大变,回过头来,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震惊道:“我……我应该从未曾说过,我丢失的东西叫做山河社稷图,你是如何知晓……莫非你知道那山河社稷图的下落?”

    “谁知道呢……这是我的事情,与你又有什么干系,你便去寻陛下吧,尽可以送我去和亲,但我知道的事情,却半点也不会透露给你。”

    “你……”

    李宗道顿时语滞,问道:“山河社稷图现在何处?”

    “不知道,抱歉……我还有很多衣服没洗呢,今日里怕是不得闲空跟人闲聊,请您让一让!”

    “清川!!!”

    李宗道怒道:“你可知道这山河社稷图关乎我安定王府的上下安危,你……你怎能在这等大事上跟为父耍女孩子脾性?”

    李清川淡淡道:“为父?这可真是罕见的称呼……我似乎还不曾听过有人这样跟我说话呢。”

    “告诉我,山河社稷图在哪里……你可知晓,我们安定王府已经大祸临头了?!就等着这东西救命……”

    “那是你们的安定王府,不是我的。”

    李清川鄙夷的望了李宗道一眼,道:“便是街边的小贩,也知晓想要买人的东西要付出代价,你便只跟我打感情牌就想得到东西,未免也太小气了吧?想要知道山河社稷图的下落吗?就在我这里,前提是……你得给我足够的好处才行!”

    李宗道一滞,道:“你……你竟敢跟我做生意?!”

    “别人做得,为何我做不得?”

    李清川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道:“好歹也是堂堂安定王爷,拿出你王爷的大度来啊,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大度量!”

    李宗道:“………………………………………………”

    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气吐血了。
    《无限气运主宰》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