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一人之命亦非小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心儿,你在这里等我会儿。~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萧尘面带笑容,说完走到门前,轻轻叩了几下门环,片刻后,不见人来开门,又加重了力道,过了一会儿,两扇门才缓缓打开了。

    来开门的是两个小仙童,模样看上去只十来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定然不止。

    萧尘立即施了一礼,微笑道:“两位小友,我来找仙翁前辈,请问仙翁在吗?”

    那两名仙童眨了眨眼睛,左边的仙童道:“祖师三个月前外出云游了。”

    “出去了?”萧尘神情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又问道:“那仙翁可曾说过,他去哪了?”

    两名仙童脸色淡然,摇了摇头:“祖师外出云游,一向没有定处。”

    萧尘眉头紧皱:“那他可曾说过,几时归来?”

    两名仙童仍是如同背书一样道:“短则三五载,长则一个甲子。”

    萧尘浑身一颤,喃喃道:“短则三五载,长则一个甲子……”话到最后,向那两个仙童看了去:“你知道一个甲子是多久吗?啊?你知道一个甲子是多久吗!”

    那两个仙童被他的模样吓着了,皇甫心儿连忙走了上来,拉着他的手臂,双眉紧蹙,摇头道:“萧尘哥哥,不要这样……”

    “你们……你们是不是骗我?啊?他是不是在里面!”

    两个仙童有些害怕他,一人道:“请阁下十年后再来。”

    “十年后……”萧尘忽然大笑了起来,指着二人道:“是了!你们这些神仙,十年对你们而言,不过一梦一醒之间,但是……”

    “萧尘哥哥,算了……算了……”皇甫心儿双眉微蹙,拉着他,不断摇头。

    两个仙童彼此对视,有些不知所措,似乎这时也终于才注意到皇甫心儿,注意到她寿元将尽。

    萧尘看着二人道:“你们一定有办法传讯仙翁,让他赶回来,是不是?”

    “这……”两个仙童似乎有些为难,一人道:“世间一花一木,枯荣流转,皆为天地法则,每个人寿元皆有尽期,阁下勿须强求,只待来世,与这位姑娘再续今世之缘。”

    “来世……来世……”萧尘仰头笑了起来,两名仙童道:“盼阁下明悟。”说罢,二人对视一眼,又缓缓将门关上了。

    “开门!你们给我开门!”

    “萧尘哥哥,不要这样……算了,算了,没事……”

    许久后,门前风吹过,吹得萧尘的头发有些乱了,他看着皇甫心儿,脸色凄苦,声音也有些哽涩:“心儿……”

    “好啦,没事。”皇甫心儿轻轻一笑,刮了刮他鼻子,笑道:“说不定,仙翁明天就回来了呢。”

    ……

    两人离开了仙桃岛,来到附近一座青山,找了间山洞避寒,夜里冷风呼啸,萧尘在洞里扎了个火堆,又找了件外套披在皇甫心儿身上。

    此时皇甫心儿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但仍是面带微笑,伸手刮了刮他鼻子,调皮笑道:“好啦,大傻瓜,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难看死了,快笑一个……”

    然而此时,萧尘如何还能笑得出来,皇甫心儿一蹙眉,轻轻哼道:“你昨天还说以后都听我的……”

    “心儿……”萧尘缓缓伸出手,轻轻抚摸在她脸上,努力挤了个笑容出来,皇甫心儿嘻嘻一笑,又刮了刮他鼻子:“这就好了嘛……咳,咳咳……咳咳!”

    “心儿!”萧尘连忙将她扶住,渡送了一股真元过去,皇甫心儿摇摇手道:“没事,我没事……”

    夜风吹拂,呜呜作响,犹带哽咽之声。

    不知过了多久,皇甫心儿靠在萧尘胸膛上,轻轻笑道:“萧尘哥哥,你知道吗,这一个多月,是心儿过得最开心的日子了……”

    “恩,恩……”萧尘声音有些哽咽,时至今日,或许他才明白,这一个多月来,其实心儿,要的只是这一个多月。

    “萧尘哥哥……”皇甫心儿忽然看着他,原本苍白的脸庞,又有些红润了,缓缓道:“心儿想……”

    这一刻,她看着萧尘,眼中全是柔情和最后的依恋,脸色苍白中却又带着几分红晕,缓缓道:“心儿怕再也没有机会了,现在想给……”话到最后,缓缓伸手向衣襟解了去。

    “心儿……你做什么!”萧尘脸色一惊,忙将她衣襟扶了上去,眼中含泪,不断摇头:“你不要胡说,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原来,皇甫心儿那天在云白岛听见玉娥仙子的话后,心里便知晓自己大限将至,也许即便找到了南极仙翁也没用,也许根本就找不到。

    所以,这一个多月来,她之所以不想萧尘那么快来到祖洲,是怕找不到南极仙翁,或者南极仙翁也没办法,那样的话,剩下的时间萧尘就要在焦虑和绝望中度过了,所以只要不那么快来到祖洲,萧尘心中就还会有希望,她不想萧尘的希望破灭,她想好好过完这最后的时间。

    ……

    大概到了中夜时分,皇甫心儿气息越来越虚弱了,忽然轻声道:“萧尘哥哥,我想看云海……”

    “好,好……”萧尘扶着她来到山洞外面,靠着一棵大树而坐,只见远处云海慢慢翻涌,天上悬挂着一弯弦月,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又仿佛那么遥远,遥不可及。

    皇甫心儿脸色苍白,却面带微笑:“萧尘哥哥,还记得那次吗?你来我家,我们就这样,坐在屋顶看星星,你跟我说,这些星星发出的光芒,都是亿万年前发出的光芒,当我们看见的时候,说不定早就陨落了,可是星星明明就在天上,怎么会陨落了呢……”

    越到最后,她的声音越虚弱了,最后又看着萧尘,轻轻笑了笑:“萧尘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你陪心儿再说说话好吗……”

    “恩,恩……”萧尘声音有些哽涩,笑了笑道:“心儿想听什么?”

    “恩……”皇甫心儿想了想,轻轻笑道:“萧尘哥哥讲个笑话给我听吧……”

    “恩,好……”萧尘擦了擦眼角,笑着道:“从前有两只螃蟹,一只青色,一只红色,青螃蟹一炷香能爬五里路,红螃蟹一炷香能爬十里,你说它们两个,谁爬得快?”

    皇甫心儿噗的一笑:“笨蛋,当然是青螃蟹啦,红螃蟹都被烤熟了,怎么爬啊……”

    萧尘干笑了两声:“啊,好像是啊,一点也不好笑,咳咳,那我再重新讲一个,从前有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它们约定看谁跑得快,兔子一眨眼就不见了,乌龟慢慢追上去,看见它在路边睡觉,就说‘哈哈!你在这里睡觉,你要输啦,你快起来,不要睡啦’……然后,然后兔子就赢了,你说乌龟,它傻不傻啊……哈哈……心儿,你说好笑不好笑,心儿……你不要睡,我还有一个故事,从前……”

    说着说着,两行眼泪从他眼中滑了出来,皇甫心儿靠在他胸膛上,安安静静,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萧尘张着嘴,还想继续说,但喉咙里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两行眼泪不断流下,顺着下巴,一滴一滴落在了皇甫心儿逐渐冰凉的脸庞上。

    “心儿……心儿,醒醒,不要睡,心儿,你听见我说话吗……”

    然而,皇甫心儿怎么也不可能回答了,安安静静,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萧尘紧紧将她抱在怀里,这一个多月来,每一幕都历历在目,欢声笑语,但此刻,却仿佛化作了一把利刃,一刀一刀在他心上割着。

    “我会救活你,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救活你!”

    萧尘将她抱起,双足一蹬,往仙桃岛那边方向去了。

    ……

    “开门!开门!”

    他用力叩打着门环,片刻后,门打开了,又是白天的那两个仙童,两名仙童仍是一副“双耳不闻他人事”的模样,甚至有些漠然,道:“阁下请回吧。”

    萧尘看着二人:“我要见仙翁。”

    两名仙童仍是脸色漠然,摇了摇头:“祖师外出云游,门中若无重大之事,我们是不会传讯打扰他老人家的,所以阁下请回吧。”

    这两个小仙童看尽了生死,对于一个人的生死,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简而言之,就是皇甫心儿的生死,与他们无关,他们不会为了一个人的生死,而传讯给南极仙翁。

    而南极仙翁对天界中人虽然不怎样,但却向来是对凡人和蔼可亲,仙人有难,他不去管,但若凡人有难,他必定出手相救,此刻他若是知晓了有两个凡人上到仙界,万里迢迢来找他,必然立时便赶回来了,然而此刻坏就坏在,这两个仙童却不通人情冷暖,不肯传讯。

    这一刻,萧尘眼神骤然变得有些寒冷了:“你们是说,必须要门中有大事,才会传讯给仙翁是吗?一个人的性命,不算大事,对吗?”

    “没错,神仙也有一死,此为命数,无法更改,阁下请回吧。”两个仙童依旧脸色淡漠,像是朗诵课文一样的说着这些话。

    萧尘眼神寒冷,往前边走了几步:“那你们觉得,什么才是大事?一人之命是小事,那若再添两个,算不算大事……算不算命数!”

    两名仙童见他此刻突如其来的寒冷杀意,不禁吓了一跳。

    (今天一章。)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