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天界遗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欧阳画不禁心下一骇,全然没想到这个凡人非但剑法如此迅疾,体内更是有着如此深厚的功力,还不待他反应过来,萧尘下一剑又已送至。<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这次萧尘使出了三十三重天碧箫剑法里面的“凤鸣在竹”,剑起时,风鸣不止,剑落处,虚影重重,刹那间便将欧阳画全身大穴所笼罩,避无可避!

    下方众仙哑然无语,这是什么剑法,他们竟然从未见过,而外面各派的弟子更是惊讶无比。

    “铮!”又是一声疾响,欧阳画再次被逼退了三尺,就这样一路被逼退,他所学的剑法,根本及不过萧尘的剑法,要硬拼玄力,萧尘有了凌音的仙力,他也拼不过。

    柳清浅不禁背后冷汗直流,她蓬莱岛的剑法号称一绝,但眼前这个凡人的剑法,更是玄妙无比,全无破绽可言,更可怕的是师哥为何不能强行还击?难道是玄力也拼不过他?这怎么可能!这只是一个凡人啊!

    片刻后,欧阳画已经快被逼到斗法台边缘了,众仙更是惊讶万分,起初还以为是欧阳画让着这个凡人,但现在仔细一看,分明是在这个凡人凌厉剑势下,连一点手都还不上啊!

    天呐……

    众仙这一刻有些凌乱了,究竟谁才是仙?这真的是凡人?确定不是天帝下游人间,弄出来的私生子?

    “铮!”又一声疾响,欧阳画彻底被逼到斗法台边缘了,想要还手,却见远处四道碧青色的剑芒急遽向他斩去,丝毫不给他任何还手余地,正是萧尘使出了“一碧千里”。

    剑势来得极其凶猛,欧阳画往后一仰,避开四道剑芒,等站直时,无垢剑已经悬在了他的喉咙前,只需再前进三寸,便能将他震飞出去,虽说伤不了性命,但必伤仙元。

    “你……”欧阳画脸色难看至极,心中既震惊,又不甘,想要再比仙法,但一想到对方那深厚的功力……

    “承让了,玄大仙。”萧尘手一招,又将无垢剑收了回来,而这时,天上掉下来了一样事物,众仙定睛一看,却是之前被他抛上天的那枚人参果。

    萧尘接住人参果,便往嘴边送去,但送至嘴边时,却又放回了衣袖里,笑道:“切,我留给心儿的,才不舍得吃呢。”

    这一次众仙见他将人参果放回衣袖,却是再无人取笑了,而玉娥看着他笑了笑,似乎对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并不诧异,倒是桃小妖在一旁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仿佛还在梦里面一般。

    正当萧尘打算下台时,桃小妖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傻木头——当心啊!”

    而众仙也在这一瞬间脸色惊变,这一刻,仿佛时间变缓了,只见欧阳画身形暴涨数倍,竟然催动了他的玄仙之力,满脸青筋暴绽,再催以蓬莱岛的无上仙法,双手举剑,一剑向萧尘背后斩了去。

    这一剑,直令风云惊变,天地失色,凡人莫能与之争锋,这一剑,凡人,必死无疑,众仙惊骇万分,他竟然对一个凡人下了死手!

    玉娥仙子这一刻也脸色惊变,但要施救,已然来不及了,斗法台上有着结界,时间太短,孟尝仙君要撤去结界也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剑向萧尘斩至……

    “住手——”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萧尘察觉背后恐怖剑风袭至,想也不想,转身便是一招“排山倒海”打出,下一刻,云海翻腾,天地动荡,“轰!”一声巨响,几乎整座云白山皆是剧烈一颤,掌力在半空中化作一座金芒四射的大山,直接将欧阳画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轰轰轰!”

    斗法台上三层结界,直接被震碎了,余力激荡出去,直令庭院里的众仙身体一颤,庭院外的弟子更是险些被掀飞出去,若非云白山被仙法笼罩,只怕这间小小庭院,已经灰飞烟灭了。

    众仙惊骇不下,使掌力在半空中化作一座金芒大山,如此恐怖的威力,这究竟是什么功法!

    萧尘也惊住了,惊骇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不相信刚才那一掌是自己发出的,刚才他所使出的乃是“乾坤清气诀”里面的“排山倒海”,可是在凡界的时候,这排山倒海远没有如此恐怖的威力,更不会化出一座金山来,这是为什么?

    而且,在那座金山下面,似乎还有一点点海的淡淡虚影,但海并没有翻腾起来,似乎是自己的功力不够。

    猛然间,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这“乾坤清气诀”乃是天界遗书“八部奇书”里面的问情篇,乃是八部奇书里面的功法,而八部奇书是天界的功法,难道是因为到了天界的缘故?

    猛然间,萧尘又打了个冷颤,糟了,这八部奇书既然是众仙神争夺的功法,在西天佛祖那里遗失,现在自己突然使出了里面的掌法,不会让人看穿吧?希望这里没人知道这是什么功法……

    台下,柳清浅脸色惨白:“师哥!”话未落,已瞬间向欧阳画冲了去,而孟尝上仙也是一惊,连忙瞬移了过去,抬掌便向欧阳画体内渡入仙元。

    萧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次等心儿醒后,便立即回人界,然后等真正渡劫后,能够完全动用师父的仙力时再上来,思念及此,双足一点,往台下飘了去。

    玉娥仙子看着他眉心深锁,而桃小妖站在一旁,仍是愣愣的,仿佛还在梦里面一般。

    庭院里许多上仙也还未回过神来,这一刻,他们都蓦然想起了上古时期,一位天界大神流传下来的话,凡人是六界之中最弱的,寿元比不过妖,力量比不过魔,幻化比不过鬼,但凡人有时候,却是最强的,往往可超仙神。

    庭外,蓬莱岛的弟子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也向欧阳画跑了去,片刻后,欧阳画脸色稍稍好了一些,若非他有法宝护身,恐怕已经重伤甚至殒命了。

    此刻他在柳清浅搀扶下走了回来,瞪着萧尘,心中又恨又怒,却又生出了忌惮,可笑,他一个玄仙,竟然忌惮一个凡人。

    “胜负乃兵家常事,若是连一点小小挫败也承受不了,来日,如何成为强者。”萧尘一边饮酒,一边淡淡笑道,目的是为了转移众仙注意力,别再去想他方才所使出的功法了。

    众仙一听果然一怔,这才回过神来,本是一句好话,但此刻从他口中讲出,这不成天大讽刺了么?

    “你……”欧阳画手指捏得直作响,只恨不得一掌将其拍灭,柳清浅更是气得满脸通红,向萧尘瞪去:“你够了没!你赢便赢了,恶语伤人作甚?怪不得是凡间来的,一点教养也没有!”

    桃小妖听着不乐意了,站起身来,双手插在腰上,瞪着她道:“谁没教养了?刚刚是谁大言不惭,挑衅在先?况且还是他自己要来偷袭的,怨得了谁!要今天傻木头被他打死了,找谁伸冤去?傻木头是凡人又怎样?就该被你们欺负么!凡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你算什么东西!你一个小小妖精也配在我面前大声呼喝!”柳清浅杏目圆睁,更加恼怒了,蓬莱岛本就与桃花宫有过节,今日还被一个小妖精喝斥,她焉能不恼?

    桃小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玉娥仙子瞪了一眼:“小妖!”

    “哼!”桃小妖头一偏,嘀咕道:“本来就是嘛,刚才要是傻木头输了,那谁谁谁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话出来呢,切!”

    “呵呵……罢了。”欧阳画目光里闪过一丝阴寒,嘴角还带着鲜血,一把甩开柳清浅的手,冷冷道:“师妹,走吧。”说罢又向旁边孟尝上仙抱了抱拳:“告辞了,孟尝上仙。”

    孟尝上仙有些为难:“我送欧阳小友……”

    “不必!”欧阳画手一抬,他受了严重内伤,此刻强忍着伤痛,与柳清浅往庭院外面去了,蓬莱岛的十几个弟子狠狠瞪了萧尘一眼,这才随二人出去。

    片刻后,孟尝上仙目送蓬莱岛的人离开,叹了口气,又转回身来,脸上带着些许苦笑,而众仙,此刻也有不少人摇头叹息,还有的人向萧尘看了去。

    这欧阳画非但是蓬莱掌门的首座弟子,而且还是欧阳一氏的三公子,这个叫一尘的,这回算是闯了天大的祸了,他要是一回人间还好,但若将来飞升天界,这仙界岂有他容身之处?难不成要看着这么一个好苗子被逼到神魔渊去?这岂不是仙界的损失吗,唉……

    众仙都在心里叹气不止,神魔渊与仙界是绝对势不两立的,见面必定是厮杀,可教如何是好?

    孟尝上仙也紧皱着眉,得罪了蓬莱岛和欧阳氏这两家,除非让萧尘去登门赔罪任罚,否则仙界决计无他容身之处,想到此处,不禁在心里叹了声气。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俏皮的少女声音:“呀!刚刚好像错过了一场好戏呀!”

    听见这声音,众仙皆是凛然一惊,仿佛见了鬼一般,而萧尘也是一怔,这声音……

    “咻!”只听一阵风响,一个红衣少女已不知何时坐在了一颗桃花树上,摇晃着两只小脚。

    那少女模样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众人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什么上仙啊,玄仙啊,这时仿佛都变成了凡人,脸色白如纸张。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