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一千零九章 绝情圣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许久后,萧尘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这三年来,每每夜深人静时,总是会想起昔日与皇甫心儿的点点滴滴,每每想起,心里总是会痛。<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就像心口插着一把刀,拔出来,会流血,不拔,就会一直痛下去,而这把刀,是当初他刺向皇甫心儿的那一剑。

    “你们先回城吧,其余的事,不用担心。”又过了片刻,萧尘转过身,向青鸾等人道。

    青鸾情知已无法劝说,皱眉道:“主上万事小心。”

    “恩。”萧尘点了点头,一撇眼又瞧见了殿里面掉在地上的九龙神火罩,手一伸,将其取了过来。

    此物乃是仙界遗宝,传闻乃是上一个神话时代太乙真人所炼制,后遗落凡间,非人界的凡品法宝可比。

    法宝品级分为凡宝、鸿宝、灵宝、圣品、仙品、神品、鸿蒙、至尊等,当年墨玄子赠送给他的阴阳乾坤镜乃是灵宝级别,而这九龙神火罩,姑且看来,至少是仙品级别,即便焚天老祖一生修炼火云真气,也难以发挥此宝十之一二的威力。

    而伏羲琴当属鸿蒙至尊级别的法宝,只可惜如今早已没有太古时期的威力了。

    将九龙神火罩收起后,萧尘又向她们看了看:“我走了,你们也尽快回去,若是夜沧溟来了,须立即传讯于我。”话音甫落,身形晃处,已在殿外,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夜色里。

    以他如今的实力和势力,他根本无须忌惮血煞门和玄阴殿,即便灭了他们的圣天宗,即便灭了焚天宗,又如何。

    紫芸儿仍然望着他消失的夜空,双眉微蹙,自言自语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话未说完便被青鸾瞪了一眼,吐了吐舌头,也就不再说了。

    这三年,发生了许多事,紫府暗潮汹涌,两年前,萧尘把母亲苏晴接回了凡尘萧家,或许如今凡尘更像是一方净土,而一年前,水月又带着天羽他们来过一次,如今天羽他们都长大了,再过些年,大概也要离开云雾院了。

    次日暮色降临时,萧尘才抵达落英谷,谷中落花依旧,再次来到这里,萧尘的心情,或多或少有些沉重。

    而此刻,在绝情宫大殿,只见殿上半跪着七八十个人,有老者,有男子,也有女子,有仙风道骨的,也有面相凶恶的,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此刻这几十人都不敢出大气,身体也在微微发颤。

    而在殿首之上,坐着一个红衣男子,那男子的模样竟与萧尘有几分相似,但不同的是,他没有萧尘那等男子气概,脸上施粉画眉,充满着一股女子的阴柔气息,甚至看上去有些妖艳。

    “都起来吧。”

    妖艳男子淡淡说着,下边几十个人听后,这才敢起身,但仍是不敢说话,片刻后,只见妖艳男子衣袖微微一抬,面前立时凭空出现了七八十枚红色丹药,紧接着又见他衣袖一挥,丹药立时飞了下去,落在了各人手里。

    “多谢圣使大人。”众人拿到药后,立即服下,而几十个人里面,其余人都拿到丹药了,唯独一个青衣中年手上什么也没有,此刻他脸上已经凝满了冷汗。

    “好了,都回去吧,柳门主,你留下。”妖艳男子淡淡说着,其余人立即退出了殿外,只留下了那个没拿到丹药的青衣中年。

    “不……不知圣使大人有何吩咐……”那柳姓中年声音有些发颤,脸色也有些惨白,什么事他不知道,但知道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妖艳男子淡淡一笑:“柳门主无须见外,请上来说话。”

    “是……是。”柳姓中年闻言走了上去,妖艳男子将一枚红色丹药拿在手里,笑道:“我听说柳门主有个尚未出阁的女儿,今年刚满十八岁,是不是?”

    柳姓中年顿时浑身一颤,脸色更加惨白了,额上冷汗涔涔,颤声道:“是……是这样。”

    妖艳男子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宫中今年招收弟子,不如便请柳门主将令千金送来绝情宫吧。”

    听闻此言,柳姓中年更是浑身一颤:“小……小女资质平庸,实是不配来绝情宫,圣……圣使大人的好意,柳某心领了……”

    他心中清楚得很,这绝情圣使修炼一身阴阳玄功,最是会采阴补阳之术,此人不是要引荐自己女儿,而是想将其作为双修炉鼎。

    妖艳男子淡淡笑道:“没事,柳门主不必担心,我会亲自替令千金打通阻碍。”

    柳姓中年仍是浑身颤抖不止:“请……请圣使大人收回成命……”说这句话时,他心几乎快跳出胸膛了。

    果不其然,妖艳男子眼神骤然一冷,冷冷道:“既如此,柳门主请吧。”

    柳姓中年微微一颤,看着他手里的红色丹药,颤声道:“那……那……”

    “三天内,等你想好了,再回来找我拿吧。”妖艳男子声音冰冷,冷冷的道。

    此人被封为“绝情圣使”,名叫萧一郎,若说各派的人只是憎恨皇甫心儿,那么对萧一郎,便是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此人无法无天,以摧心丹为要挟,胁迫各派的人听他命令,这两年背着皇甫心儿做过的事不计其数,在绝情宫里,即便是婉青紫妍等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片刻后,暮色沉沉,萧一郎来到绝情宫后殿,屋殿里弥漫着一层淡淡馨香,装饰也甚是精美,屏上画彩仙灵,屋梁红绫悬挂,一如那天,萧尘走的时候,三年来,从未变过。

    尽头处,摆着一张锦丝软榻,榻上挂着几条薄薄轻纱,透过轻纱,隐隐约约能看见上面侧卧着一个女子,正是皇甫心儿。

    “事情,办完了吗。”轻纱里面,传出了她冰冷的声音。

    萧一郎拂了拂衣袖,单膝跪下,拱手道:“一十八门主,二十四宗主,三十六堂主,属下按照宫主吩咐,七十八枚摧心丹均已发放完毕。”

    这些年皇甫心儿以绝情毒控制着各大派,这一十八门主,乃是十八个正道玄门,二十四宗主,乃是二十四个魔宗门派,三十六堂主,乃是为绝情宫收服的三十六个门派。

    “既如此,退下吧。”皇甫心儿声音依旧冰冰冷冷。

    然而片刻后,萧一郎并未起身退下,皇甫心儿淡淡道:“还有何事?”

    萧一郎沉吟片刻,问道:“不知宫主……何时移驾五岳山?”

    整间屋殿,忽然陷入了沉寂,许久后才听得轻纱里面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恩?”

    萧一郎顿时浑身一颤,连忙道:“属下知错,不敢再问。”说完低下了头去,不敢再出声。

    过得片刻,一只纤纤玉手从里面将轻纱撩开了,皇甫心儿坐了起来,如今她仍是一身红衣,眉心一点落梅,头发却是银白色,三年前她一夜白头,至今依然白发如雪。

    “为什么,不敢抬头看着本宫说话。”皇甫心儿看着他,冷冷的道。

    萧一郎轻轻一颤,仍是不敢抬头,皇甫心儿笑了笑:“你此刻是不是在想,等有一天吸了本宫的功力,整个绝情宫,便都是你的了。”

    萧一郎全身剧烈一颤,连忙道:“当年属下得宫主相救,万万不敢有这等大逆不道之心。”

    “是么……”皇甫心儿从床上站了起来,赤着双足,一步步慢慢向他走了去,走到他面前,慢慢伸出手指,抬起他的下巴,看着这个与萧尘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或许,只有这个时候,她的眼神,才会稍稍温柔一些。片刻后,等她手指收回去了,萧一郎又慢慢低下了头去。

    “抬起头,看着本宫。”

    “属……属下不敢。”

    “本宫让你抬起头来!”皇甫心儿忽然冷冷一喝,萧一郎浑身一颤,这才慢慢抬起头来,但眼神,依旧有些闪烁,有些怯懦。

    皇甫心儿看着他,看着他此时胆怯的模样,眼神又逐渐变得有些寒冷了:“为什么……你除了与他长得有几分相似,你哪里像他了!我给你取名萧一郎,有什么用!”

    萧一郎浑身一颤,背上已经凝起了一层冷汗,声音有些颤抖:“属……属下知错……”

    “滚!”

    “是……属下告退。”

    萧一郎慢慢起身往殿外退去,到得外面,却只见他嘴角闪过一丝诡笑,眼中也有一道寒芒闪过。“萧一郎”这个名字是皇甫心儿替他取的,至于他的原名,无人知晓。

    屋殿里面,皇甫心儿仿佛丢了魂魄一般,走走停停,或是痴痴的笑着。

    三年来,她有时候也会歇斯底里,她爱他,但是这种爱,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刀一刀在她心上来回割着。

    爱一个人,用了十年,恨一个人,需要多久才能忘记,她并不恨他,只恨自己不争气,偏偏还要想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暮色四合,夜风轻拂,天已经快黑了,忽然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皇甫心儿立时眼神一冷,冷冰冰道:“又回来做什么?”

    但是,在她话说完后,屋殿里并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风吹过,吹动纱帘轻轻晃动。

    这一刻安静得有些诡异,皇甫心儿心跳渐渐加快了,不是萧一郎,这丝熟悉的气息,是……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