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九十一章 灭!(大章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一剑,仿佛从太古斩来,要将这个世界的一切化归于湮灭一般,剑芒尚未斩至,附近几座山头已经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力量,纷纷爆裂了。~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远处的修者更是吓得心胆俱裂,在剑风笼罩之下,他们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了,连呼吸也停止了,毫无疑问,这一剑若是朝着他们斩来,他们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

    北轩老祖看着那惊天一剑斩来,双目圆睁,眼睛上迅速布满了血丝,但这一刻,他也被剑风笼罩住了,逃不开,躲不了。

    “轰隆!”

    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四周空间剧烈一颤,仿佛整座山都下沉了不少,周围的一切,全都在这一剑之下灰飞烟灭了,前方,出现了一道千丈鸿沟。

    整座山峰,顿时变得烟尘滚滚,待烟尘逐渐散去,只见北轩老祖披头散发,脸上全是鲜血,已然连元神也受到了重创。

    这一剑,是萧尘动用刚刚吸收而来的力量,加上他自己将真元催至了极限,可想而知威力有多大,但饶是如此,毕竟一位太上境的地仙也不是那么好杀的,难以一剑毙命。

    这一刻,远处所有人都惊呆了,仿佛还身处梦里一般,北轩家的人更是仿佛坠入了无底的绝望深渊。

    北轩老祖虽然抵抗下了这一剑,但修为明显受损,甚至恐怕连北轩天风都不如了,没个百八十年,难以恢复元气。

    就在这时,远处天际又有大片黑影飞来,凝目一瞧,却是北轩家另外的长老带着人疾驰过来了。

    太初道门三位真人见着北轩家又来人了,脸色均是微微一变,方才萧尘发出那一剑,恐怕消耗不小,短时间内难以再发出第二剑。

    而北轩家的人见到族里的人前来增援,这时也都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绳索,从无底的绝望深渊,被拉上来了。

    然而此刻,萧尘脸上神色却异常的轻松,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长老们来了!我们有救了!”这时,许多北轩家的弟子都露出了欣喜容颜。

    然而,北轩天风和北轩正卓此刻的脸色却异常凝重,临走前他们吩咐过,让其余人镇守凌霄城,现在自己并没有传讯回去,他们怎会来得这么快……

    “家……家主!”

    这时,一个青衣长老率先飞了过来,只见他脸色着急,上气不接下气,身上还沾着鲜血,北轩天风蓦然感到一惊:“怎么了!”

    而这时,后面的北轩族人也飞至了,但是每个人衣服上都沾满了鲜血,似乎是从某个地方,一路突围杀出来的。

    那青衣长老脸色惨白,气急声噎,断断续续道:“凌……凌霄城,被……被亡命岛的人……攻陷了,族人……族人,只剩下我们突围出来了,其余全部被……被斩首了……”

    “你说什么!”北轩天风脸色一白,顿时只觉天旋地转,有些站立不稳了。

    北轩寒瑀一下子冲了上来,额头青筋暴绽,提着那青衣长老的衣领,双目欲裂,布满了血丝,沉声道:“我娘和我妹妹呢?她们出来没!”

    那青衣长老浑身一颤,已是说不出话来了。

    很明显,北轩家逃出来的,就只有这几十个人了,亡命岛那一群都是些什么人?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与北轩家也有着深仇大恨,他们会手下留情?

    他们一攻陷北轩家,便将所有男人全部杀死了,灵石法宝仙剑,能抢的通通抢光,女人自然也是被全部抢走了,还不知会遭受到何等凌辱。

    “萧尘……”北轩寒瑀几乎双瞪裂了,指甲已经掐入了掌心,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而萧尘,此刻脸上带着淡淡笑容,若说他狠,这一次,恐怕是最狠的了,他今日之所以来迟了一些,便是昨晚连夜去找罗阎和邪神那群人了。

    而罗阎和邪神,且不说他们与北轩家本身就有仇,便是北轩家那些奇珍异宝,他们焉能不动心?是以今日北轩老祖等人前脚一走,他们后脚便杀进了北轩家,北轩家没了主力,结果可想而知。

    这一招借刀杀人也算是巧妙,非但给他自己省下了不少力气,最主要的还是,日后世人不会说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连老人妇孺也不放过的大魔头。

    “萧尘……啊!”北轩寒瑀双目欲裂,这一刻失去了理智,疯狂的向萧尘扑了去,然而却被他父亲北轩正卓拉住了:“留得青山在……”

    说这句话时,他自己心里也在滴血,那可是他的夫人和女儿,此刻,恐怕是已经被亡命岛那群人凌辱致死了……

    正是恶有恶报,苍天饶过谁?口出恶言,行出恶事,他日必遭恶报!

    这百年间,他北轩家也是暗中勾结魔道,以这等手段威逼一些不顺从他北轩家的正道玄门,甚至也是以此方法灭人门派,便如同上次勾结五阴教对付任家一般,今日,总算也落到自己头上了。

    “走!”此刻北轩老祖当机立断,今日他元气大伤,再逗留片刻,恐怕北轩家最后这几百人,也要命丧此地了。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萧尘恢复了些许真元,又是一剑斩了过去,这一剑却是远不如刚才那惊天一剑了,但饶是如此,威力也同样不可小觑。

    北轩天风等人损耗颇重,这时合力抵挡,只听轰隆一声,几个稍稍还有战力的人,也被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走!”北轩老祖更不犹豫,衣袖一拂,拼着三成命元,将数百人卷着遁走了。

    皇甫心儿身形一动,正要去追,萧尘手一伸,将她拦住了,凝望着北轩老祖逃离的天际:“罢了,穷寇勿追。”

    如今北轩老祖元气大伤,北轩天风也元气大伤,地仙也几乎都死完了,于他而言,可说是一点威胁都没了,剩下的这些残兵败将,便交给他们东土自己去清理门户吧。

    这次北轩家也算是灭亡了,在东土兴风作浪这么多年,终究难逃车裂,现在这几百个人,自然不是回凌霄城,而是逃,逃得越远越好,逃到南部山水险恶之地,逃到北荒之地,总之是绝不可能再留在东土繁华之地了,要杀他们的人,不计其数,根本无须萧尘再亲自动手了。

    此刻,众人仍是还未回过神来,似乎还有些难以相信,在东土叱咤风云几千年的北轩家,今日已经亡了。

    天上的乌云,也渐渐散了。

    “似乎还有一件事,并没有结束。”萧尘淡淡说着,又向凌天南看了去。

    凌天南心中一颤,方才他消耗颇大,此刻全然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但总算他也是道天盟盟主,此刻强自镇定道:“你待如何?”

    萧尘眼神淡然,向远处天际看去,朗声道:“前辈,便请出来吧。”

    凌天南心中又是一惊,还有什么人会来?凝目向那边天际望了去,只见一道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是曲乘风前辈!是老盟主!”

    人群里惊呼了起来,只见一名青袍老者凌空踏来,这一刻,柳清扬也彻底怔住了,彻底怔住了。

    凌天南更是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想也不想,转身便要施展遁地术逃走,萧尘手掌一抬,一股磅礴掌力登时向他笼罩了过去,立时便教他动弹不得了。

    “见了师父,跑什么跑?还不跪下!”

    话到最后,萧尘掌心真元一催,一股大力猛地将他拉了回来,然后又将他往地上按了去。

    “咚”的一声,凌天南双膝撞在地上,竟是将这丈许内的地砖撞得四分五裂,石粒乱飞。

    周围连同远处的人又是一惊,凌天南先前消耗过大,此刻被萧尘的无匹掌力压着,竟是动弹不得。

    “老……老盟主,真的是老盟主!”

    这一刻,道天盟的人也完全惊呆了,看着这个缓缓落到地面的青袍老者,一时无法言语。

    原来,当年曲乘风并没有真正死去,正是因为他的“天灵神功”,才瞒过了凌天南与北轩天风。

    他被埋入土里后,拼着消耗命元以遁地之术逃离了道天盟,因为当时整个道天盟已经被凌天南和北轩家控制了,他不能现身,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而他离开后,自然是第一时间去找三位真人,三位真人再将他送到桃花宫请玉娥救治。

    而即便知道了这一切,但当时整个东土已被北轩家和凌天南严严控制,三位真人也不能声张,只能隐忍,否则非但无济于事,还会打草惊蛇。

    后来曲乘风被玉娥医好了,但功力终究难以恢复如初,所以这些年来,也只能藏着,直至昨日,玉娥才让萧尘去找的他。

    此刻,众人仍是无法相信,传闻当年柳清扬弑师篡位,但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跪下的却是凌天南?

    柳清扬此刻脸上已是涕泪纵横,慢慢走到曲乘风面前,难以想象,一个模样七八十岁的老者,此刻竟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师父……真的是你吗……”

    “唉……”曲乘风长长一叹,这百年来,他也苍老了不少,扶着柳清扬的双肩:“清扬,你这些年,受苦了……”话到最后,又向崔心莲看去,脸上后悔不已:“若非当年为师执意……唉。”说到最后,只是不住摇头叹气。

    崔心莲此时也已红了眼睛,如今已过去百年,该发生的也发生了,追悔莫及,又有什么用?只见她走上来,瞪着凌天南,狠狠道:“好!今日所有人都在,我便来说一说,当年……”

    话未说完,柳清扬急忙上前将她一拉,脸上涕泪纵横,不断摇头:“莲妹,算了……”

    崔心莲脸上一苦,哽咽道:“清扬哥,你总是心肠好,但这个人,他这百年如何待你的?今天你别拦我,我就要说说,当年究竟是谁弑师篡位!究竟是谁,害你这百年来蒙受不白之冤,受尽了折磨!”说罢,推开柳清扬,又向凌天南走了去。

    众人这一刻也都向凌天南看了去,崔心莲指着他狠狠道:“凌天南,你倒是说说看,当年究竟是谁弑师篡位!”

    弑师,别说是正道,就是魔道里边,那也是大逆不道。

    凌天南脸上早已是惨无人色,终于还是将当年如何与北轩天风合谋弑师一事,以及这些年北轩家如何与五阴教勾结,残害无数忠义之士,一一说了。

    这一刻,连同远处的修者也震惊无比,纷纷怒涌而上,竟像是要将他就地正法一般,但碍于萧尘和曲乘风在此,他们也不会真的对凌天南出手。

    曲乘风走了上来,对着萧尘抱了抱拳:“萧少侠,多亏有你,才使得我东土之滨,免去百年大劫。”

    萧尘这时才收回掌力,也回了一礼,轩眉笑道:“举手之劳而已,前辈不必客气。”

    这一刻,许多人都向他看了去,眼神里都露出了钦佩之色,原本他们有的人还真以为萧尘是异域来的魔人,对东土图谋不轨,但是现在看来,萧尘分明是拯救了东土的英雄,若不是他,北轩家究竟还要猖狂到什么时候?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恐怕真的要教北轩家一直瞒天过海下去了。

    曲乘风又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凌天南,这一刻脸上异常平静,缓缓道:“事已至此,已难追究,为师只想知道,当年,你是如何令我练功走火入魔的?”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这才纷纷醒悟过来,曲乘风当年修为之高,可算是东土第一人,仅凭一个小小的凌天南和北轩天风,如何杀得了?必然是趁其练功走火入魔时下的手,可曲乘风的天灵神功玄妙无比,怎会突然走火入魔?实是令人费解。

    此刻,曲乘风看着凌天南,脸上仍是十分平静,他这百年间,冥思苦想,任凭殚精竭虑,也找不出当年走火入魔的原因,而他练就一身天灵神功,不要说凌天南和北轩天风,便是整个东土,在当时也找不出能够悄无声息令他走火入魔的人来。

    这件事情,并不寻常。

    (感谢胡发悠悠、夏宁萱、夏末丶秋至、脚踏八千魔啸、ejong、神之秒杀、吃罐头鱼、清羽影、stone_傻子、黑老板_、转坟,还有其他许多朋友的捧场投票!)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