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六十六章 太极玄天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广场上冷风呼啸,所有人全部愣住了,全然不知道生了何事,血无涯脸上沾满了阴老九的鲜血,此刻亦是同样怔住了。?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原本他四人得到了北轩家的神力,本以为从此在世间便少有敌手,然而此刻,此刻竟然直接被两道最基本的气刃轻易斩杀了,对方只是随手挥过来的两道气刃,不需要动用任何一招一式。

    阴老九和啸天风死了,任莺莺立即冲过去抱起任宏,往任云宗那边跑了去,姐弟二人,仍是吓得不轻,惊魂未定。

    这边,黑木老人怔怔看着萧尘,原本他的修为在东土也是罕有敌手,能与修炼绝情功的崔心莲一战,但是此刻,面对这个红衣男子,他却莫名感到一股震慑,是一股灵魂震慑,对方无论是功力境界还是元神境界,都在他之上。

    “走!”黑木老人当机立断,卷着两个徒儿的尸身,化作一道黑雾往远处天际飞了去,血无涯和仇似海也瞬间跟了上去。

    倘若是面对其他人,他的两个徒儿被杀死了,他焉能不立刻报仇?只是此刻面对的是萧尘,他感受到了那面具下面的一双寒冷眼睛,仿佛是世间最没有感情的事物。

    下面已经攻上来的魔宗门人见到黑木老人突然遁走了,皆有些不知所措,萧尘眼神寒冷,手掌一抬,一道金色掌印直接笼罩了下去,顿时令得狂风大作,天地失色。

    “轰隆!”只听一声巨响,数十个处于掌力中心的魔宗门人直接被震为一片虚无,边缘处的也是死的死,伤的伤,全往外面倒飞了出去。

    远处正在进攻的魔宗门人见到这一幕,顿时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哪里还顾得继续进攻,纷纷往远处遁走了。

    原本厮杀不断的藏剑山庄,这一刻忽然变得有些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萧尘,他们完全无法去感受,对方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等地步,倘若是一个老者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一个年轻人,如此一来,给他们的震撼就更大了。

    任云宗将女儿和儿子护在身后,这一刻也同样有些惊恐的看着萧尘,他从未听说过东土何时出了如此厉害的一号人物,他自然也看得出,恐怕这人也是为了太极玄天婴而来,颤声道:“阁下……阁下是谁?”

    萧尘缓缓往前走了几步,周围的任家子弟都不敢靠近,只听他淡淡道:“太极玄天婴,在哪?”

    任云宗浑身一颤,果然也是为太极玄天婴而来,萧尘道:“想必任庄主也该清楚你们任家如今的形势,也该清楚,是谁想得到太极玄天婴……恕我直言,现在你们将元婴交给我,是生,继续留着,他们会把你们杀得一个不留。”

    任云宗又是浑身一颤,脸色变得惨白难看,他心里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即便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说到底,一切罪恶的根源,都来自于这个太极玄天婴。

    一个太极玄天婴,将人阴暗的一面,暴露得一显无遗,人人都想得到这个元婴,哪怕是不择手段,什么正道,什么道义,在利益面前,皆为浮云。

    而他任家,当年任逍遥在时,自然无人敢来犯,可如今没落至此,再将太极玄天婴勉强留着,也只是给族里徒添横祸罢了,今天有一个北轩家,明天就还会有一个南轩家,躲不过。

    “罢了,罢了……”任云宗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似乎终于认清了事实,事实便是,他任家已经没有实力留住如此一个烫手山芋了,说道:“好,太极玄天婴,交给阁下便是。”

    现在只有将太极玄天婴交给萧尘,把北轩家的注意力引到萧尘身上去,如此一来,他们任家或许才能有一丝生机。

    “爹爹……”任莺莺脸上泪光盈盈,声音哽涩。

    遥想当年,任家何其鼎盛辉煌,玄天剑一出,谁敢不服,然而如今,终究是没落了,这一天,早已注定,无法更改。

    任云宗长长一叹:“罢了罢了,莺莺,带你弟弟去后殿,不要再出来。”说罢,又向萧尘看去:“阁下,随我来吧。”

    萧尘神色淡然,负手往前随他而去了,现在他需要尽快拿到太极玄天婴,然后离开,因为之前来时,他察觉到了一丝北轩家的神力气息,想必北轩家暗中藏着的人离这里并不远。

    半柱香后,萧尘随着任云宗来到了后山一处隐秘的幽谷谷口,这里乃是一处玄境的入口,任天擎便是在这里面尝试融合太极玄天婴。

    此刻,在幽谷玄境里面,一名须皓白的老者盘膝而坐,在他面前悬浮着一颗红色元婴,正是太极玄天婴了。

    元婴约有一只手掌般大小,形状仿佛一个小小的婴孩儿,外表包裹着一层真气,这层真气是无法直接穿透的,也即是无法用手直接触碰这颗元婴,只能碰着外面的一层真气。

    这已经是任天擎不知第几次尝试融合这枚元婴了,即便他已经修成地仙,修为也非一般的初境地仙可比,但这一次,还是被太极玄天婴的力量震飞了出去,口中鲜血长流不止。

    “呃……”任天擎捂着胸口,看着远处红芒阵阵的元婴,脸上充满了苦涩:“即便我已修成地仙,如今还是无法得到你的认可,唉,罢了,罢了,你是真祖留下来的,大概也只认真祖一人……”

    许多年前,任天擎还是一个小青年时,便十分喜欢这枚元婴,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将其融合,然而一生夙愿,即便时至今日也难以得偿,不止是他,任家的祖祖辈辈,又有哪一个不是如此?即便临终含恨,也难偿夙愿。

    如果只是普通的元婴,修者还可以凭着本事强行融炼,但这枚元婴是一位古仙的太极玄天婴,岂是能够强行融炼的?

    正在任天擎叹息之余,外面忽然一道红色人影闪了进来,任天擎猛然一惊,这里怎么会有人能够进来?第一反应便是去拿太极玄天婴,然而红色人影度更快,手一伸,隔空取物之术施展开来,立时便将元婴吸了过去。

    “这,就是太极玄天婴么?”

    这道红色人影自然是萧尘了,此刻只见他手里拿着太极玄天婴,手掌只能触碰到外面的一层真气,无法真正触碰到里面的元婴,不过他此刻的语气神态,似乎也并未有多么惊讶,仿佛就像看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物,看着这枚元婴。

    在别人眼里,这枚元婴是人人必争的“仙王元婴”,但在他眼里,这只是一样给皇甫心儿解毒治伤的东西,没什么稀奇,反正他对元婴修炼也早已失望了,又怎会如其他人那般热忱。

    “你是谁!”

    任天擎疾声一喝,双足一蹬,便纵飞了过来,想要将元婴夺回,然而萧尘手臂一挥,一股大力从衣袖里吐出,登时狂风大作,直接便将他抵挡在三五丈开外了。

    “似乎,也没什么好稀奇的。”萧尘仍是淡淡打量着手里的元婴,言语间,甚至有些淡淡的失望。

    任天擎不禁骇然一惊,一来因为萧尘的功力,二来,他此刻手里拿着人人俱思的仙王元婴,竟如此淡然。

    萧尘向他看去,语气间仍是显得淡然:“任老前辈,这枚元婴,我要带走。”

    “你!”任天擎神色一紧,若是鼎盛时期,或许他还能争抢一二,但是这几日他消耗太大,方才又被元婴震伤,此刻万不可能是萧尘的对手。

    这时外面传来了任云宗的神念,任天擎收到神念,得知这些日外面的事情后,长长一叹:“罢了,罢了……”

    眼下他无法融合太极玄天婴,若要强留,也只是给任家留下无穷祸害而已,北轩家又岂会善罢甘休。

    “也罢……”任天擎长叹一声,脸上十分苦涩:“这枚元婴是我任家先祖留下来的,怪也只怪,我辈悟性太低,阁下若要带走,至少……至少让我知道阁下的名字,让我知道,这枚元婴最终的主人是谁……”

    语气里充满了辛酸与无奈,一枚小小元婴,里面饱含了多少代人的辛酸与苍凉,一个家族从繁华到落寞,又有谁知晓。

    大概,也只有这枚元婴见证了任家两千年来的衰落。

    萧尘道:“总之,我并不是北轩家的人,也不是,道天盟的人。”

    话音方落,外面忽然透进来了一阵阵神力波动,任天擎神色微微一变,他自然也能感受到,是北轩家的人来了。

    萧尘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北轩家的人来得这么快,而且这一次,气息似乎与那些普通初境地仙不同……

    “任老前辈,你先出去吧。”

    任天擎向他看了一眼,眉头一皱,最终还是往外面去了,去到外面,只见四个北轩家的白须老者凌空而来。

    四人的神色似乎都有些着急,见到衣襟带血的任天擎后,为一人立即道:“抱歉任家主,我收到消息后就星夜兼程赶来,不想还是慢了一步,太极玄天婴现在可还在?”

    这人正是上次最后出现在玄青山的北轩天宏,任天擎心里冷笑,但脸上却做出一副苦涩的样子,咳出几口淤血,道:“刚刚……被一个魔道妖人闯进来,元婴……被他夺去了。”

    现在他也只能这么说,否则若让北轩家知道他们是故意将元婴拱手相让萧尘,恐怕也免不了一劫。

    四人立时神情一变,北轩天宏朝幽谷里朗声道:“不管阁下是谁,交出元婴,否则今日你插翅难逃!”

    幽谷玄境里面,萧尘眉心深锁,他能感受到,外面那四人皆非等闲之辈,至少有两个是接近太极境的,凭他一人对付不了,这回恐怕有些麻烦了。

    就在这时,他手中的太极玄天婴,红芒忽然闪烁了一下。

    (今天看见许多朋友关心古异的情况,大家放心,没事。当然也可以把九界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同学,让更多人看到。还可以提一下,因为之前九界重写过,所以目前其他一些地方,大多还保留着错误版本,目前只有纵横上面是最新修订版,谢谢大家!)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