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六十五章 黄雀在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们……你们,你们先放了他,他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任云宗声音有些颤抖,他知道这四个人行事手段有多么残忍,不要说一个孩子,哪怕只是一个未满月的婴儿,他们都能下得了手。?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爹爹!宏儿不怕!宏儿要杀死这些坏人!”

    任宏紧紧咬着两排小牙,不停去踢啸天风的脸,但却又踢不着,拿小木剑也砍不到。

    血无涯走了过去,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脸,笑道:“多可爱的一个孩子啊,告诉我,害怕吗?害怕的话,就告诉你爹爹,让他来救你……”

    “呸!我才不怕你们!等我练好了姐姐教的剑法,把你们一个个打倒!”

    “呵呵,还真是……天真无邪呢。”血无涯淡淡一笑,话到最后,向任云宗看了去,同时手掌也按在了任宏的头顶,任云宗登时吓得不轻:“你要做什么!住手!”

    “我数到三,说出任天擎的位置,否则……”血无涯目光寒冷,话到此处,掌心微微一用力,任宏立时疼得大叫了起来:“坏人!我要把你们通通杀死!”

    “一!”血无涯冷冷一喝,掌心一运力,几道诡异的红芒立时缠在了任宏头上。

    任云宗猛然一惊:“住手!”

    便在这时,广场后面忽然飞出来一道绿色的人影:“住手!不要伤我弟弟!”却是之前那碧衣少女飞了过来,正是任云宗的女儿任莺莺。

    “姐姐!你快走!他们是坏人,你不要过来……”

    任宏大声喊道,任云宗也是一惊,这回连女儿也要落到这四人手里了。

    任莺莺心系弟弟安危,此刻不管自己修为够不够,直接飞了过去,然而这一飞过去,任云宗来不及阻止,血无涯一瞬间便将她擒住了。

    任莺莺立即反应过来,使出一招“雾里探花”,一剑便向血无涯脖颈刺了去,然而凭她这点修为,就算血无涯站着给她砍半个时辰,她也砍不死。

    “铮!”一声疾响,这一剑根本连血无涯的护体真气也刺不破,血无涯看着任云宗,淡淡笑道:“现在又多了一个女儿,倘若再加一个夫人,一家三口,不知道够不够换一枚元婴呢?”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他那血红色的指甲,在任莺莺脸上轻轻滑过。

    “先把他们放了……”任云宗紧紧捏着手里的玄天剑,额上青筋条条暴绽,模样神情煞是恐怖。

    “放……了?”血无涯淡淡一笑,凑近任莺莺头发旁边闻了闻,闭上眼道:“这香味,真熟悉……是处子的味道。”

    “滚开!别碰我!”任莺莺将头一偏,然而却挣脱不开束缚。

    血无涯淡淡笑道:“可惜,我对女人,不感兴趣,这么好的炉鼎,老九一定很喜欢。”说罢,手一扔,直接将任莺莺往阴老九那边抛去了。

    “啊!”任莺莺发出一声惊叫,还不待反应过来,已被阴老九的隔空掌瞬间抓了过去。

    “这么美的姑娘,滋味一定很好……”阴老九舔了舔嘴唇,他相貌奇丑无比,连舌头都是分开的,仿佛蛇信一般,竟要往任莺莺脸上伸去。

    “放开她!”任云宗猛催真元,提剑冲了上去,然而还未冲至阴老九近前,血无涯衣袖一挥,一股磅礴大力倾泻而出,轰隆一声,竟是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

    “庄主!”后面七八个任家青年立即冲上来将他扶住了,然而七八个人合力都挡不住血无涯的余力,扶着任云宗,仍是退了十几步方才站定。

    “你……你!”任云宗目露惊色,惊恐的看着四人,这四人即便再厉害,凭他的修为也能抵挡住,何况此刻还有玄天剑在手?

    但刚才却毫无还手之力的被震飞了,他感受到了,那不是血无涯原本的玄力,而是一股……隐隐约约的神力!是北轩家的神力!

    “这力量,果然好用……”血无涯看着自己的手掌,淡淡笑道。

    “你……你们……”任云宗其实早该想到了,这一次五阴教来犯,全然是北轩家在幕后暗中操作。

    北轩家觊觎太极玄天婴已久,但碍于正道同门,一直没有理由来夺取,所以这一次,北轩家暗地里买通了五阴教的人,让他们来将太极玄天婴抢走,然后他北轩家再来个“卫道”,将太极玄天婴夺回来。

    当然,夺回后自然是要再还给任家,否则也说不过理,所以他们这次,让五阴教的人不止是把元婴抢走,而且还要灭门,只要任家被灭门了,他们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将元婴收入囊中了。

    这一切,要真说起来,大多还是因为这次他们去了紫境的缘故,否则也不会这般急于得到太极玄天婴,只有拿到此元婴将其融合,他们才能有力量彻底铲除萧尘这根刺头,接着铲除紫境的五大派,乃至铲除万仙盟,霸占整个紫境,然后继续扩张领土,直至称霸整个紫府。

    当湮灭时代第三个阶段来临时,他们便有了整个人界为基础,再与天界北轩神族联手,可谓野心勃勃。

    所以这次五阴教攻任家,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北轩家的策划,但谁敢多说什么?连道天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正道门派,敢多说什么?

    这几年北轩家利用皇甫心儿,已经暗中铲除了不少异己,甚至连道天盟里面一些针对弹劾他们的人,都被皇甫心儿暗杀了,其余的人,还能多说什么?

    现在无论北轩家做什么,只要不明目张胆的触犯正道忌讳,都不会有人去说什么,大多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北轩家,有足够的实力在东土只手遮天,即便他们指着一头鹿说是马,那众人也得跟着说那就是马。

    而当初他们去紫境,一次次被萧尘打得落花流水回来的那些人,要真说起来,那些人不过整个北轩家势力的十之一二罢了。

    此刻,广场上冷风呼啸,阴老九封了任莺莺的玄功,冷森森笑道:“任庄主,我劝你最好快点交代出,那老东西到底在哪里,否则这里这么多人,你这个黄花大闺女,恐怕要当着众人面,被我……”说到此处,忽然用力一撕,嗤的一声,便将任莺莺半边衣服撕了下来。

    任莺莺登时吓得花容惨变,任云宗双目欲裂:“住手!”

    此刻他儿子和女儿都被擒了,他现在能怎么办?眼见下面其余许多魔宗的人也攻上来了,已然是穷途末路。

    忽然间,只见他仰头惨笑了起来:“北轩正卓,你无非是想拿到太极玄天婴罢了,又何必赶尽杀绝,名门正道,道天盟,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只听“咻”的一声,一道黑色玄光从远处射了过来,砰地一声,便将他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爹爹!”任莺莺发出一声惊叫,任云宗落定站稳后,抬头向远处疾视过去,只见一个浑身黑气缠绕的老者飘然而至。

    那老者身穿一件黑袍,头上戴着连袍兜帽,手里拿着一根黑色的木杖,正是毒炎门的门主黑木老人。

    任云宗见这大魔头也来了,这一回是彻底面如死灰了,今日即便交出太极玄天婴,任家也免不了灭门,黑木老人,绝不会留一个活口。

    显然血无涯自然也看得出他此刻心中所想,也不会说什么“只要交出元婴就放过你们”一类的话,而是向阴老九看了去,淡淡笑道:“老九,好久没见识到你那门功夫了,试试看有没有退步。”

    阴老九嘿嘿一笑:“好说!”又向任云宗看了去:“老子可不是你们这些名门正道,明跟你说了,今日你们谁也别想活,但你现在若说出元婴所在,我可以直接杀了这女娃,让她死得干干净净,否则,嘿嘿……”

    任云宗抬起头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儿,双眼逐渐变得通红了,咬牙道:“莺莺,对不起了……”

    话末,忽然只见他猛地催运起了全身真元,一剑向任莺莺刺了去,他宁可一剑刺死女儿,也绝不能让她当众被阴老九侮辱了,不能让她死前还要承受如此痛苦的身心折磨。

    一个父亲,一剑向自己十八岁的女儿刺去,已然是绝望至极。

    “铮!”一声疾响,这一剑却被黑木老人凝指一弹,轻易便弹开了,而任云宗,也再次被震飞了出去,他想杀女儿,根本不可能。

    “爹爹……”任莺莺脸上哭得梨花带雨,哽咽道:“女儿不怕,不怕……”她此刻只想震断全身经脉而亡,但功力被封,也不可能。

    “莺莺……对不起……”任云宗眼里也滚落出了泪水,随后,只见他仰头发出一声厉啸,竟然抬剑向自己脖子抹了去,四周顿时罡风大作。

    “庄主!不要!”十几个任家子弟吓得魂飞魄散,然而却被罡风阻挡在外,靠近不了。

    就在这时,远处忽有一道金色真气射来,“铮”的一声,便将任云宗手中的玄天剑震飞了,随后,只听远处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传来:“动不动就要死要活,你还怎么做一庄之主。”

    “谁!”黑木老人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然而还不待反应过来,只听“嗤嗤”两声,他的两个徒儿,阴老九和啸天风,皆在一瞬间被两道气刃取了首级,连元魂都未能逃离出去,尸体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所有人皆是一惊,而下一瞬间,只见广场上多了一个人,一个身穿红衣,脸戴玉面的人,没人看见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仿佛一瞬间就出现在这里了。

    “你!”黑木老人凛然大惊:“阁下是谁?”

    萧尘淡淡道:“滚。”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