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五十六章 远赴东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只见那人却是仙墉门剑阁长老,柳非烟的爷爷,风兮真人摇头一叹,仍是负手望着萧尘消失的夜空,缓缓道:“属于后辈们的大时代,已经来了,古轴里记载的,也未必全然是真。~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

    ……

    三天后,萧尘穿越东洲,又回到了昔日刚来紫府的地方,青周两国交界的龙脉山,站在飞云石边缘,能够清楚看到下方山脉蜿蜒,甚至还能看见那天他顺流而下的青青河流。

    当年他在这里,被筑基修为的楚凌娇追杀时,有没有想过,多年后他会如今日一般又回到这里?

    回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心间,仿佛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遇见柳凤凰,与楚凌娇斗心斗力,与落殇颜逃离周国……

    “咳……咳咳……”

    小亭子里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咳嗽,萧尘回过神来,疾步走了过去:“姑娘,你醒了。”

    皇甫心儿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此刻看着他,仍是有着几分戒备,皱眉道:“你到底是谁?要带我去哪?”

    萧尘摇了摇头:“姑娘放心,玉某对姑娘绝无任何歹意,我们现在,去东土之滨……”

    “铮!”一声疾响,他话未说完,皇甫心儿已一剑向他刺来,但见剑尖吞吐不定的红色剑芒,锋利无比,离他的喉咙,只有半分距离。

    “你是他们派来抓我回去的!”

    皇甫心儿眼神冰冷,显然对于一个陌生男子,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萧尘摇了摇头:“那晚你昏迷过去,我见你身上绝情毒作,想必只有崔心莲才有解药,这些事,我是抓来一个北轩家的人,才知道的。”

    “你说谎!你身上的绝情咒又是哪里来的?难道不是崔心莲给你下的?你千方百计……呃。”

    话到此处,皇甫心儿突然出一声闷哼,脸色顿时更加苍白了,萧尘足步一动,将她扶住:“你勿要运功,这些日好生调理。”

    “男女授受不亲,不要碰我。”皇甫心儿衣袖一拂,将他的手甩开了。

    “抱歉,是在下冒昧了。”萧尘眉头微皱,又向下方山川河流看了去,笑了笑道:“你还记得这些地方吗?这里是我们东洲,不是东土之滨。”

    皇甫心儿看了一会儿,目光依然冰冷,向他看去,冷冷道:“你到底是谁?若要我相信你,先将面具摘下!”

    萧尘微微一笑:“我戴上这张面具,人人便都知我是玉伤城,摘与不摘,又有什么区别。”

    “哼!”皇甫心儿冷冷一哼,不再说话了。萧尘笑了笑,放慢了飞云石的度,指着远处几座青山道:“还记得那里吗?你以前,应该来过吧?”

    “不记得了。”皇甫心儿冷冷道。

    萧尘轻轻一笑:“没事,可以一点点慢慢回忆起来……”

    说这句话时,他心中却是在道:“萧尘萧尘,她好不容易才将你忘了,你何必还要她再忆起来,再忆起来,也无非全是让她更痛苦的恨罢了……”

    ……

    时间又过去三天,这三天里,皇甫心儿的绝情毒和反噬先后作过两次,都是萧尘割腕喂血,才慢慢使她安静睡去,但醒来后,便不记得了。

    而萧尘也传讯回了风云城,让白楹不要担心,他这次并非是去找北轩家麻烦,一切都会小心行事。

    跨过千山万水,这日终于来到了临近东海的地方,此地因被千山万险所阻,无法与外界来往,故不如紫境其他地方繁华,相对较为落后,大多都是普通百姓,倒和凡尘有些相似。

    而这些日,因为萧尘无微不至的照顾,皇甫心儿对他的戒备也稍稍减轻了些许,从一开始的冷冰冰不说话,变成偶尔也会与他说两句话了。

    暮色降临时,两人终于来到了一座沿海城镇,这里的居民大多以捕鱼为业,也有心血来潮的年轻人时常出海,说是什么寻觅仙岛,寻求一朝仙缘,还说在海上见过青龙。

    当然,回来后往往都是被自家老爹拿着棍子满屋子追:“格老子的,成天不务正业!异想天开,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

    “真的有嘛,隔壁二牛就说他上个月在海上,看见天上有一座山那么大的岛在飞,上面还有好多人,肯定就是修仙之人……”

    “嘿你个浑小子!还越说越来劲了,老子今天先来修一下你!让你修仙,让你修仙,还修不修了?”

    “哎哟,老爹别打,真的看见了,这个世上真的有修仙之人……”

    “浑小子!有客人来了,还不快去招呼!”

    “这浑小子成天就异想天开,让二位客官见笑了,快快里边请……”

    萧尘走到柜台前,放了一锭纹银在上面:“两间上房。”

    “浑小子,快去给二位客官收拾两间客房出来!”

    “真的有嘛……”

    ……

    这晚二人就在城里休息一夜,萧尘出去准备了些清水和干粮,次日去到无人的地方,才招来飞云石,出海而去,昨日听闻那店家的儿子说看到天上有人在飞,不知是北轩家的人,还是其他什么人。

    飞云石一直在海上飞行了三天三夜,虽未碰上恶劣天气,但皇甫心儿状态却不甚好,一日比一日虚弱了,绝情毒和反噬也作得越来越频繁,甚至有两次险些伤了萧尘。

    这日恰逢她绝情毒再次作,萧尘急忙取来半碗鲜血,尽管以药物去除了味道,但这次似乎她神智还未完全模糊,一口尚未饮下便全吐了出来。

    “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是……红薯汤。”

    “红薯汤?海上怎么会有红薯,你骗我……”皇甫心儿脸色煞白,正巧看见了他手腕上的伤口,喃喃道:“是你的血……”

    忽然间,只见她神态变得癫狂了起来,一下子将碗掀飞了出去,双手捂着头,这一刻仿佛想起了前些夜晚,她饮血的画面,惊恐道:“我怎么会喝你的血,我到底是人还是怪物,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轰隆!”一声巨响,飞云石忽然剧烈一颤,皇甫心儿越癫狂了,脸上痛苦之色也越来越明显。

    “心儿!”萧尘疾步冲了上去,皇甫心儿惊恐的看着他:“你叫我什么?你到底是谁?走开!我不要喝你的血,我不是怪物,我不是怪物……”

    “无情姑娘,你听我说,你身中绝情毒,我是百毒不侵之体,可以缓解你的绝情毒……”

    萧尘说着,用力将手腕按在了她嘴边,皇甫心儿想要反抗,但却无法抗拒,无法抗拒她此刻的痛苦……

    萧尘看着她此时的模样,眼眶里忍不住又聚起了泪水,忽然出一声闷哼,却是绝情咒作了。

    “你怎么了?”皇甫心儿猛地抬起头来,嘴角还沾着他的鲜血。

    “没……没事。”萧尘神色痛苦,即便戴着面具,也藏不住。

    “不对……你是绝情咒作了!你的绝情咒此刻怎会作,你……我们是不是认识?”

    “不……不认识。”

    萧尘捂着胸口,终于再也忍不住,往后倒了下去,皇甫心儿脸色惨白,喃喃道:“不……不可能,素昧平生,你怎么会……”话到最后,身形一动,用力点了他身上几处穴道,这才使他稍稍好了一些。

    片刻后,两人都有些憔悴,萧尘向一望无际的大海看去,问道:“大概还有多少日,才能到东土之滨?”

    皇甫心儿沉默不语,萧尘转过身向她看去:“姑娘?”

    皇甫心儿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道:“到不了的。”

    “怎么了?”萧尘眉心一皱,问道。

    “前方有片雷域,阻隔两境往来,北轩家是有着强力的大阵,故能穿行无阻……”

    话到最后,皇甫心儿向他看去:“玉伤城,你走吧,回去吧……你救不了我,崔心莲不会给解药的,我所剩时日已经不多,我活着,只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萧尘看着她:“相信我,不会有事。”

    皇甫心儿也看着他,素昧平生,为何却似曾相识。

    ……

    又过了两天,这日仿佛来到了皇甫心儿所说的那片雷域,只见前方海面波涛汹涌,狂澜万丈,而天上汇聚了大片大片的雷云,电闪雷鸣,景象煞是惊人。

    萧尘控制飞云石下降了一些,但又不能被海浪打到,前方的雷域不等同上次他们去离境遇到的,那次只是人为控制,而这次,却是天地之力。

    无论何时,都不要小瞧了天地之力,哪怕是到了他如今的境界,与天地相比,也只是芥子而已。

    “你去亭子里,不要出来。”

    萧尘控制着飞云石,小心翼翼往雷域里穿行而去,约行出百里,天上雷云翻滚得更加凶猛了,时不时有一道耀眼闪电朝飞云石打来,每一次,都是令得整座飞云石剧烈一颤。

    “呃……”皇甫心儿忽然出一声闷哼,萧尘瞬间移过去将她扶住,一边控制着飞云石极穿行。

    “若能穿过这片雷域,再行一日,前面有个国家那么大的流放岛,自成一境,里面全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人,但凡有飞云石经过,无论是谁,他们都会攻击……”

    皇甫心儿脸色煞白,有气无力说着。

    萧尘眉头紧皱,专心控制着飞云石,而前方的落雷也越来越密集了,仿佛是天要阻止,不让他过去。

    “轰!”一道千丈紫雷打了下来,顿时令得整座飞云石剧烈一震,皇甫心儿被这力量一冲,脸色立时更加苍白了。

    “贼老天,你往日处处与我作对,今日你还要阻我,我便逆了你这个天!”

    萧尘紧紧咬着牙齿,立时将飞云石的度催至了极限,如此一来,天上的落雷也更加凶猛了。

    “轰隆!”只听一声巨响,天上忽然落下来一道万丈紫雷,恐怖的力量,直令海水也往两边翻涌了去。

    萧尘猛然一惊,这一道雷若打在飞云石上,即便有着防御,恐怕也要瞬间四分五裂。

    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一瞬间笼罩在了飞云石四周。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