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五十四章 八部奇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位小友,还是暂且留步吧。?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

    挡在萧尘面前的,是一个紫袍老者,此人不显山露水,旁人难以一眼看出其修为深浅,但瞧其脸上,似乎带着几分亦正亦邪的味道,看样子,并非那些所谓的“名门正道”中人。

    萧尘目光冰冷,冷冷道:“何人挡道。”

    “老夫木奎子。”紫袍老者淡淡道。

    听此人道出名号,远处众人,连同梁丘平那四人亦是一惊,木奎子乃是近些年出现在紫府的,想必是隐世中人。

    而此人与正魔两道皆少有交集,一向独来独往,但其修为却是深不可测,一些大门派喜欢欺压散修,却唯独不敢去轻易招惹这个散修。

    此人今日来这里,又是为何?

    “怎么?你也是来‘替天行道’的?”萧尘眼神冰冷,话语中带着尖锐的刺。

    木奎子道:“小友误会了,老夫来此,只为一样东西……八部奇书。”话到最后,向皇甫心儿看了去。

    远处许多人皆是一怔,这八部奇书,是为何物?

    萧尘冷冷道:“抱歉,这里没有什么八部九部奇书,要找的话,去北洲风云城,有个叫萧尘的人,够胆就去向他要,让开!”

    木奎子手一伸,又将二人拦下了,道:“小友或许没有,但这位姑娘……”说到此处,再一次向皇甫心儿看了去。

    “这位姑娘也没有,让开!”

    萧尘态度强硬,若是从前,他遇见一个地仙,或许还会设法与对方周旋,但如今修为已非昔日可比,加上今日皇甫心儿被众人围杀,他更是没了耐心。

    “那么,得罪了!”木奎子手掌一抬,立时便想将皇甫心儿强行抓过去,但似乎却小瞧了萧尘。

    “轰!”只听一声巨响,漫天冰雪激飞,却是萧尘拂袖挡住了他的掌力。

    木奎子不禁微微一惊,心道此子功力竟然如此深厚,立时再催真元,又一道掌力笼罩了过去。

    萧尘同样不甘示弱,体内真元一运,掌力倾泻而出,二人掌力相撞,登时激得附近的冰雪漫天飞舞,梁丘平等人皆已是无法靠近了。

    “呃……”皇甫心儿抵受不住二人的功力,出一声闷哼,脸色立时变得更加惨白了。

    “姑娘!”萧尘此刻心系于她,立时感到心口一痛,早不来晚不来,竟是绝情咒隐隐作了。

    木奎子见机会到来,立时手掌一翻,又一道凶猛的掌力逼了过去,萧尘抬掌相抗,轰隆一声,这次两人均被对方的掌力震退了。

    眼见皇甫心儿脸色越来越难看,萧尘眉头一皱,不再恋战,携着她便往东岳峰那边方向飞了去,但木奎子岂会罢手,双足一蹬,凌空又一掌向二人背后打了去。

    掌力登时将地上的冰雪激得飞旋到了空中,萧尘返身一掌击出,二人掌力再次对抗在一起。

    远处梁丘平眼中寒芒一闪,一掌向皇甫心儿偷袭了去,皇甫心儿猝不及防,立时便被这一掌震飞了出去。

    萧尘转过身去,眼神一怒:“找死!”话末一掌向梁丘平打去,这一掌之力岂是等闲,梁丘平招架不住,立时便被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后面木奎子抓准机会,猛催真元一掌又向萧尘背上打去,萧尘身中掌力,闷哼一声,飞落至了皇甫心儿身旁。

    “走!”此时萧尘身上的绝情咒也作了,携着皇甫心儿便往悬崖边飞去,后面木奎子穷追不舍,终于将二人逼到了峭崖边,冷冷道:“二位现在皆受了内伤,这万丈悬崖,小友怕是飞渡不过去。”

    悬崖边罡风冷冽,但见二人红衣飘飘,仿佛一对被逼上绝路的新人般,萧尘现在只是绝情咒作,否则以他的功力,不会如此被动。

    忽然间,只见他凝掌一划,“轰隆”一声,竟是将这悬崖斩断了,远处众人皆是一惊,这五岳山高数千丈,这般摔下去,仙人怕是也要死无全尸。

    然而,下一瞬间,萧尘将功力催至了极限,猛地运起了“物换星移”,一瞬间将数十里外东岳峰上的一座山头,与断崖互换了位置。

    这一下,便相当于他二人瞬间移至了东岳峰上,一瞬间与木奎子拉开了几十里的距离,木奎子想要再追上来,恐怕是不可能了。

    “姑娘,撑住。”萧尘忍住身上的绝情咒,携着皇甫心儿,将凌仙步施展到了极致,往东边方向的山脉遁去了。

    中岳峰上,木奎子怔怔看着东岳峰的方向,着实没想到此子非但功力深厚,更是有着这等本领神通,他想再追上去,确实有些不大可能了。

    一炷香后,萧尘带着皇甫心儿落到了一处深山老林里,正待言说什么,皇甫心儿却忽然一剑向他指了过来:“你也是为绝情玄功而来?”

    “我……”萧尘正待解释,却忽然感到心口一阵剧烈绞痛,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了。

    皇甫心儿微微一蹙眉:“你中的是绝情咒?”

    萧尘封了身上几处穴道,点了点头,又道:“姑娘放心,玉某绝非为图姑娘的功法而来,我叫玉伤城,是受一位故人所托而来。”

    皇甫心儿疑心更重了,她虽然失去一些记忆,虽然变得无情,但不代表她人变得迷糊了,当今世上,她所知晓的,唯独她师父花殇和崔心莲会绝情功法,此人的绝情咒,却是被谁人所下?

    “你身上的绝情咒,是如何来的?”

    “许多年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那你是要我帮你化解绝情咒?”

    萧尘摇了摇头,笑道:“化不化解,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这么多年了,我早已习惯,痛,便说明心里有她……”

    “哼!”皇甫心儿冷冷一拂衣袖,往一间山洞里飘了去,冷冷道:“我要运功,你不得进来。”

    萧尘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声气,现在他不能袒露身份,如今皇甫心儿已经忘记曾经与他的记忆了,现在心里只有恨。

    ……

    到夜里时,萧尘忽然听见山洞里边传来异动,立时一惊,跑了进去,随手凝起一团光华,却见皇甫心儿身上红雾缠绕,双眼变得血红,指甲也变得血红,模样十分可怕,显然是绝情功反噬作了。

    “无情姑娘!”

    萧尘立时冲了过去,皇甫心儿神态恐怖,厉声道:“出去!不要靠近我!”

    萧尘微微一惊,他在北轩阳炎的记忆里得知,每每皇甫心儿绝情功反噬作时,便会心神错乱,任何人靠近她,都会被她所伤,但现在没有摧心丸,若任由她反噬下去,恐怕会走火入魔。

    “你先不要运功,凝神静气!”

    “出去!”皇甫心儿全然不理会他,样子越来越可怕了,双手捂着头,似乎十分痛苦。

    萧尘心跳渐剧,心想唯一克制无情功的,便只有“有情功”,思念及此,立即运转起了那套“乾坤清气诀”,随后冲上前,两指真气一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她眉心点了去。

    这不点还好,一点之下,他立时察觉不对劲,这两套功法,似乎天生相克,而且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又有如水火,根本不能碰在一块,否则会令两人大伤。

    似乎果真如此,皇甫心儿一下子变得更加狂暴了,红芒一闪,竟然将他震飞了出去。

    萧尘被震飞出去后,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竟然抵挡不住此刻皇甫心儿的力量。

    下一刻,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皇甫心儿又如鬼魅一般瞬间移至,五指一伸,朝他肩膀下面刺了去。

    “呃……”萧尘出一声闷哼,肩膀下面顿时鲜血长流,而皇甫心儿忽然不再继续攻击了,接下来的一幕更是令他有些出乎意料。

    只见皇甫心儿一下子抓住他肩膀,竟然开始吸他的血了,就像一个孩子般,贪婪的吮吸着。

    萧尘惊魂未定,心中疑惑再起,为什么,自己的血可以使她暂时宁静下来?

    片刻后,皇甫心儿仿佛仍未满足一般,贪婪的吮吸着,萧尘静静看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心儿,好些了吗……”

    皇甫心儿仍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才总算慢慢靠着他肩膀睡去了,嘴角,还沾着他的鲜血。

    萧尘轻轻抹去她嘴角的鲜血,只要能使她稍稍减轻些痛苦,便是让自己割腕喂血,又有何妨?

    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想了许久,萧尘将她抱了起来,还是决定去仙墉门找风兮真人。

    刚才他现皇甫心儿修炼的绝情功,与他无意所获的“乾坤清气诀”天生相克,而且似乎有着紧密联系,现在他终于开始有些怀疑这什么绝情功的来历了。

    而老一辈的,一定比他知道的更多,要真算起来,即便加上他上一世,也不过四十年,再除去十岁垂髻之年,充其量也就二十年。

    论修为,或许他现在不逊老一辈,但论经验,如何比得过那些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再看现在二十岁的青年,多半还都是些纸上谈兵的二愣子,相比之下,他算是好的了。

    ……

    次日夜里时,萧尘才抵达仙墉门,而皇甫心儿依然处于昏迷状态。

    秘殿里,风兮真人凝神看了许久,萧尘皱眉道:“如何?真人可看出一二?”

    风兮真人想了许久,最后捋了捋胡须,只道出四个字:“八部奇书。”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