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五十三章 风雪五岳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众人只瞧见一道红影疾掠出来,尚未看清,便听“砰砰”几声响,七八个人被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出来了!是这妖女!”

    远处众人立时祭出仙剑法宝戒备了起来,只见皇甫心儿站在雪地里,脸色煞白,嘴角还沾着一丝鲜血,一身红衣飘飘,仿佛嫁衣一般,被众人这般围堵,白雪在她身边飞绕,竟有几分凄美。

    “妖女!今日任你插翅也难逃!我劝你最好束手就擒!”

    “哈哈哈哈!”皇甫心儿仰头一阵大笑,继而目光一冷,冷冷道:“逃?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逃了?”

    “你……”众人都戒备了起来,也有一些人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退,如此多的高手在场,竟惧一个女子,也确实难以想象到。

    “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皇甫心儿眼神冰冷可怕,话末身形一动,只见几道红芒一闪,众人来不及避开,立时便有五六个人丧命。

    “杀了她!”

    只听一声喝令,无数飞剑顿时掩映而来,夹杂着漫天飞雪,剑锋寒芒阵阵,甚是逼人。

    皇甫心儿挥剑连斩,剑芒无人能挡,剑身变得血红,如同染了鲜血一般,令人胆寒不已。

    众人着实没有料到,她受了伤还能有此等功力,当然,他们并不知道皇甫心儿是绝情功反噬,只以为是受了伤,否则今日恐怕会来更多的人。

    “妖女!你屡犯我正道,今日苍天也容不下你!”

    数百人加急了攻势,或是掐诀引咒,或是远程控制飞剑,皇甫心儿在数百人围攻之下游走,剑锋无情,整个山顶,立时弥漫了一层浓浓的血腥之气。

    但她此刻身遭绝情功反噬,终于还是快抵挡不住了,就在这时,西边方向忽然响起一声琴音,那琴音化作一道浅紫色的音波,来势甚疾,甚是凶猛,所过之处,不留一物。

    急忙中,皇甫心儿往后一个倒纵,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道音波打在她先前站立的位置,顿时激起千层冰雪,余波激荡出去,仍是令人心神一震。

    还未待她站稳,东边方向又是一道碧绿色的指力打来,这道指力同样凶猛无比,摧金裂石,无坚不摧。

    “嗤”的一声,指力打在她身后一座巨石上,登时便将那巨石打成了一片齑粉。

    随后,南边方向又有道道锋利的气刃飞来,皇甫心儿躲避不及,肩膀上终于被割开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飞溅。

    只见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均有一名须皓白的老者极飞来,东边的老者身着青衣,正是刚才出指力的人。

    西边的老者身着紫衣,怀抱一张紫檀色瑶琴,南边的老者御风而行,北边的老者手持一支大铁笔。

    这四人,分别乃是青城派的掌门贺一指,练就一门弹指神功,指力摧金裂石,无坚不摧,独无音寺的大力金刚指能与之争锋。

    怀抱瑶琴的紫衣老者乃是玄月宗掌门梁丘平,也是名动一方的人物,南边御风而行的是巽风门掌门风无极,北边持铁笔的老者乃是潇湘阁阁主朱逸才。

    这四人本是早已成名的人物,但近些年一直都十分低调,这次却不知为何突然出动了。

    而青城派、玄月宗、巽风门、潇湘阁这四个门派,虽不及五大古派声名远播,但也是紫府的大门派,不在玉卿门、天岚宗这些玄门之下,非那些小门派可比。

    “冷无情!月前你无故杀我门下弟子一十三人,今日要你血债血偿!”

    “你这妖女,处处为孽,今日我等决计不容你再祸害苍生!”

    “哈哈!”皇甫心儿仰头一笑:“四位前辈今日无非是为绝情玄功而来,又何必绕这么多弯。”

    “执迷不悟!”

    玄月宗梁丘平冷声一喝,手中琴弦一,琴音登时化作一道紫色音波冲击了出去,青城派贺一指也再次去一道指力,朱逸才铁笔一挥,一道墨色玄力也飞了过去,巽风门风无极更是双袖一挥,漫天飞雪顿时化作片片锋利的利刃,旋绕着呼啸了过去。

    面对四人合力围攻,皇甫心儿已是再难撄其锋芒,纵身一跃,瞬间腾起十余丈来高,对着下方四人便是一剑斩了去。

    剑气破空而至,但却被四人轻易化去了,此刻皇甫心儿身遭反噬,功力自是大有所不如了。

    “这妖女抵受不住四位前辈攻击,快上!”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远处数百个人,又再一次攻了上来。

    堪堪半柱香后,皇甫心儿寡不敌众,加上绝情功反噬,须立即运功,但梁丘平那四人却丝毫不给喘息机会,攻势一阵比一阵凶猛。

    终于,皇甫心儿被暗处飞来的一件法宝打中胸口,登时一口鲜血喷出,往后倒飞了出去,将这一路的冰雪激得满天飞。

    “妖女受伤了,快上!”

    众人立时又一拥而上,皇甫心儿一掌拍地,纵跃了起来,一剑刺出,将面前冲上来的两人刺死,但却防不住暗处的偷袭,又被一掌给震飞了出去。

    堪堪又过去半柱香时间,皇甫心儿已然抵挡不住众人的攻击了,身形一动,便往东岳峰的方向逃去,然而梁丘平却早已在那边等候,此时见她冲来,猛催体内真元,一掌便打了过去。

    皇甫心儿猝不及防,被这一掌正中胸口,立时一口鲜血喷出,往后倒飞了出去,将这一路的冰雪激起了七八丈来高。

    “呃……”皇甫心儿半躺在雪地里,嘴里一口暗红色的鲜血涌出,这一次,是彻彻底底无法再运功了。

    众人围在外面,此刻仍是有些忌惮于她,不敢立刻上前擒拿,过了一会儿,才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冷无情,你杀我师父,今日纳命来!”

    话音甫落,只见一个紫衣男子冲了过去,一脚踹在她腹部上,登时便将她踢飞了出去。

    众人这才醒过神来,看样子,这妖女确实是没有反抗之力了。一时间,更多的人冲了上去:“冷无情!你还我师弟命来!”

    梁丘平四人对视了一眼,这时却按兵不动了,现在任由这些人泄,只须不伤了皇甫心儿性命即可,反正最后,他们四个也会把人带走的。

    ……

    堪堪过得片刻,皇甫心儿倒在雪地里,已是满嘴鲜血,但眼神兀自寒冷可怕,环视着这里的每一个人,如同一只垂死的凶兽,记下每一个仇人的模样。

    众人被这可怕的眼神一盯,也不禁感到几分胆寒,这是一种来自心底的胆寒,各人心中暗思,今日万不可能放其离去,否则来日被灭的,便是他们了。

    一名老者往前一踏,冷冷道:“冷无情,半个月前你杀我师妹和三个徒儿,今日便让你血债血偿!”话末,手掌一抬,一道磅礴的掌力向皇甫心儿笼罩了去,激得漫天冰雪纷飞。

    远处梁丘平四人皆是一惊,这等恐怖的掌力,非得当场取了皇甫心儿的性命不可,就在这时,北岳峰那边忽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透来,直令众人感到阵阵窒息。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只见一道红色人影瞬间闪至,“砰”的一声,挡住了那老者的掌力,却是一个红衣男子。

    这红衣男子脸上带着一张白玉面具,面具右下角刻着一个“玉”字,不是别人,正是萧尘。

    “心……”萧尘向地上半躺着的皇甫心儿看去,见她满嘴是血,怒由心生,手掌一推,一股磅礴掌力倾泻而出,登时便将那老者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外面众人皆是一惊,还未待反应过来,萧尘又是一掌推出,掌力有如怒海狂涛,势不可挡。

    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数百个人,夹杂着漫天飞雪,如同人墙一般,皆被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可谓不堪一击。

    梁丘平那四人相顾骇然,贺一指冷声道:“阁下是谁?莫非与这妖女是同党?”

    萧尘没理会他,瞬间移至皇甫心儿身前,以真气抵住喉咙道:“姑娘莫怕,我是来救你的。”说罢,去探她伤势,不禁心中一痛,随即向梁丘平那四人狠狠瞪去:“你们几个再不滚,今日我要你们命丧于此!”

    “好大的口气!”梁丘平手掌一翻,一道掌力便笼罩了过来,然而他这点功力,在萧尘面前与蚍蜉撼树无异。

    “找死!”萧尘手臂一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玄力从袖中吐出,立时将那四人压得动弹不了了,最后只听“轰隆”一声,四人夹着满天飞雪,被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同样是不堪一击。

    远处众人尽皆骇然,此人已然有地仙之境的功力,但气息内敛,竟无人能瞧出他的修为。

    “阁下究竟是谁?”一名老者惊声问道。

    萧尘转过头向人群里看去,冷冷道:“西域,玉面邪君。”

    西洲与其他四洲隔着汪洋大海,向来少与其他四洲来往,因此他将自己说成是西洲的人,众人自然也摸不清真假。

    那老者想了又想,回忆不起来西洲有没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说道:“不管阁下是谁,莫非阁下是要与天下正道为敌么?”

    “正道?便是几百个人在这里围攻一个无法再继续反抗的姑娘么?”

    萧尘眼神冰冷,话末衣袖一拂,不再去理会这些人,扶着皇甫心儿往远处去了,他现在要取这些人的性命,可谓易如反掌,但如此一来,这些人的死,恐怕又要算在皇甫心儿头上了。

    几百个人面面相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人带走,此刻没有人敢上去,上去只有一个死字,毕竟双方实力差距太大。

    就在这时,西边天际忽有一道人影飞来,落在了萧尘面前,淡淡道:“这位小友,还是暂且留步吧。”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