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四十五章 摧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够杀呀……”

    话到最后,萧尘眼神一冷,手掌一抬,一道掌力笼罩过去,左边那男子连闷哼也来不及出,一瞬间化为了虚无。*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右边的男子彻底愣住了,好片刻才回过神来,脸上已是惨无人色,惊恐的看着萧尘,一步步往后退去:“不要……不要过来……”

    这一刻,或许他应该明白了,为什么只是对付一个人,却要兴师动众来这么多人。

    萧尘眼神寒冷,冷冷道:“现在我问,你答。”

    “呃!”男子已是吓得心胆俱裂,不断点头。

    “你们,究竟对皇甫心儿做了什么?”

    “皇……皇甫心儿?”

    “就是你刚刚口中的冷无情。”

    男子浑身一颤,想了许久才摇头道:“没……没有,是崔婆婆,不关我的事……”

    “崔婆婆是谁?”萧尘眼神冰冷,又走近了些许。

    男子见他靠近,立时吓得有些语无伦次了:“就是摧心婆婆,我……不,不是我……当天她快死了……我……不关我的事……”

    “算了,不用你回答了,我自己来。”萧尘手掌一抬,五根手指按在了他头顶,男子立时双目一睁,仿佛魂魄要被吸走一般,然而却动弹不了,这是萧尘在强行以神念查探他的记忆。

    原来,这男子名叫北轩阳炎,三年前,东土之滨。

    “听说长老今天从海边捡回来一个貌若天仙的姑娘?”

    “嘿嘿,走,去看看。”

    北轩阳炎与另一人来到了一座花开似锦的庭院里,往里走了进去,到达后院一间屋前,只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

    “嘘……”北轩阳炎打了个噤声手势,又往屋子那边指了指,示意过去看看。

    二人透过窗户缝隙,瞧见了屋内情形,除了两个长老,床榻上还躺着一个昏迷过去的红衣女子。

    北轩阳炎立时心跳一快,没想到世上竟有生得如此好看的女子,一时间,不禁有些心醉神迷。

    青衣老者道:“这女娃好奇特的体质,竟然连海中鲨鱼也惧怕她身上的寒气,你猜,她是从哪里来?”

    另一个紫衣老者道:“我瞧她这身打扮,莫不正是从那紫境而来?这……她一个人,怎能跑这么远?”

    青衣老者道:“一般人不会跑这么远,这女娃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萧……萧尘哥哥……”床榻上,皇甫心儿忽然出了细微的声音。

    “听,她在说什么?”

    “萧……莫不是中了情毒?我瞧她没受伤,怎会这般虚弱?”

    “情毒?要不,去趟无情谷,让那崔老太婆来看看?”

    “咳咳!阳炎,阳宇!你们两个在外面做什么?”

    “啊!呃……刚刚,呃,要去无情谷请崔婆婆来么?那我去吧。”

    过了一会儿,屋里才传来青衣老者的声音:“那快去快回,记得跟崔前辈说清楚。”

    “好,好勒!”北轩阳炎又朝屋里床榻上看了一眼,这才恋恋不舍离开。

    崔婆婆原名崔心莲,人称摧心婆婆,亦正亦邪,修为不算顶尖,但练就一身摧心神功,即便是太初道门的那几位真人,也是颇为忌惮,北轩家这些后辈更是不敢无礼,哪怕是公子寒瑀。

    两个时辰后,北轩阳炎请来了崔心莲,崔心莲本是不会来此,但听说与情有关,便也来了,而她进到屋中后,一眼便瞧出了端倪,根本没中什么所谓的情毒。

    “崔前辈?如何?这女娃可还有救?”青衣老者见这么会儿工夫过去了,崔心莲也不说话,遂开口问道。

    崔心莲在皇甫心儿身上摸了又摸,时而探探穴道,时而感受一下功力,越像是打量一件宝贝般的看着皇甫心儿。

    “好极,好极,这娃娃根骨绝佳,乃是千年一见的奇女,久为情困,现在是情功反噬,用情越深,反噬越是厉害,反噬越厉害,那么将来成就便越高,许多年前有位斩情根的绝情天女,这女娃若是也能斩了情根,说不定将来也……”

    屋中两名老者听后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也更加肯定了皇甫心儿来历不小。

    青衣老者问道:“那崔前辈你看,能否医得好?”

    崔心莲转过身来,冷冷哼笑道:“老婆子从来不治病,这女娃患的不是病,是命,这命,天下之大,却也唯有老婆子改得了!”

    二人一听,稍稍放心了一些,青衣老者道:“那前辈,你看何时可以?”

    崔心莲道:“不用等,现在我便带她回无情谷,短则三月,长则一年,须看她这情种得有多深,时间长一些无妨,自是越深越好,任凭世间多少痴男怨女,没有老婆子治不好的,哼!”

    青衣老者点了点头:“好,那这些时日,我便差两个人过去,供前辈吩咐。”

    一听此言,崔心莲怫然不悦道:“怎么?莫不是你怕我抢了你这个人?不还给你了?既然如此,也罢,二位另请高明吧,老身告辞。”

    “前辈留步!”青衣老者立即将她拉住了,有些为难的道:“前辈也应当知晓,我北轩一氏过不多久便要前往紫境,这女娃又来历不小,怕是日后对我北轩家有大用。”

    崔心莲冷冷一笑:“我知道,那到时候,不知能否也分老婆子一杯羹?”

    “这是自然。”二老连忙赔笑,又向北轩阳炎二人道:“阳炎、阳宇,这些时日你们便驻留无情谷,任何事都要听崔前辈的,知道没?”

    北轩阳炎一听,心中大喜,立时便答应了,他自刚才看见皇甫心儿后,便如同三魂七魄都缠绕在了对方身边,如此一来,岂非天天都能看见她了?

    接下来,北轩阳炎和北轩阳宇便去了无情谷,到达一间秘殿后,崔心莲道:“你们两个,守在外面即可。”说完抱着皇甫心儿进去了。

    北轩阳炎将耳朵贴在石门上,片刻后只听里面崔心莲一人自言自语道:“竟没想到,还是个处子之身,好极好极,如此一来,摧心神功必然事半功倍……”

    到天黑时,崔心莲才又从里面出来,冷冷道:“你们两个守在外面,没我的吩咐,敢擅自进去一步,哪只腿先踏进去,老婆子便先砍哪只腿!”

    “是,是,崔婆婆放心,事关重大,我二人绝不敢胡来……”

    如此过了三日,这天北轩阳宇茅房走得勤,只剩北轩阳炎一人守在殿外,正自百无聊赖,忽闻里面有细细的声音传出,北轩阳炎立时来了精神,遂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萧……萧尘哥哥……你在哪……心儿想你……呃……”

    “萧尘哥哥……心儿知道,你已经不喜欢心儿了,可是……心儿忘不了,忘不了……呃……”

    ……

    回忆至此,萧尘已是双眼泛红,泪水泫然欲滴,身上绝情咒又作了,心里有如刀割一般疼痛。

    心儿受苦之时,自己却在离境与颜如画那妖女纠缠,与昭月公主纠缠,想到此处,只恨不得一剑刺死了自己,忽然觉得之前在玉卿门,皇甫心儿刺自己那一剑是对的,应该再刺深一些。

    北轩阳炎见他脸色不对,立时便想逃去。

    “你可以动一下试试看。”

    北轩阳炎浑身一颤,愣是不敢动了,萧尘冷哼一声,再次探入了他的记忆里。

    ……

    秘殿外,北轩阳炎听见声音,立时心中一动,朝外面看了看,左思右想,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打开了石门,这石门上有机关,但他这些日看崔心莲进进出出,早已将开门方法默记于心中。

    进到秘殿里后,只觉阴寒无比,而皇甫心儿一个人躺在冰冷的石床上,翻来覆去,表情痛苦不已,北轩阳炎心里不禁起了怜惜之意。

    “萧……萧尘哥哥,是你吗……你不要心儿了吗……”皇甫心儿闭着眼睛,双眉紧蹙,犹似梦呓一般喃喃道。

    北轩阳炎心中更是一痛,慢慢走了过去,见到皇甫心儿的容颜,一时又忍不住心神荡漾了,想要去抱抱她。

    等他靠近时,皇甫心儿迷迷糊糊察觉不是萧尘,但又睁不开眼,不断反抗:“不……你是谁,走开……不要碰我……”

    “是我,别怕……”北轩阳炎一颗心扑扑直跳,仍是想要去抱她,便在此时,背后响起一个怒斥声,把他吓了个心胆俱裂。

    “混账东西!滚开!”

    北轩阳炎连忙起身,还未站稳,“啪”的一声,便被崔心莲重重扇了一耳光:“混账!你今儿个若是玷污了她的身子,导致摧心神功失败,你十条小命也不保!滚出去!”

    “是……是!阳炎知错,再也不敢了……”北轩阳炎捂着脸,连忙跑了出去,其实刚才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来,只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思慕之情而已。

    此事过后,他便再也不敢对皇甫心儿有任何非分之想了,每次只有等崔心莲进去时,他才能在外面远远偷看皇甫心儿一眼,每多看一眼,便越是忍不住心中的思慕之情。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皇甫心儿,将会被铸成一件最锋利的兵刃。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