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百三十七章 自在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楹微微一惊,立即带着上官嫣等人往紫默青风那边去了,而远处其余人见到萧尘突然往那煞气冲天的山峰飞去,也是一惊。*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他要做什么?”万仙盟紫桓、青冥二位长老微微惊道。

    石天青眉心深锁不语,他自然知晓萧尘非一般之人,但此刻也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只希望不要弄出什么乱子来。

    “进去了!他进去了!”远处许多人突然惊呼了出来。

    只见七峰上面煞气冲天,寻常修真者已是无法靠近,然而萧尘却长驱直入,直接御空飞了进去,丝毫不受煞气影响。

    远处北轩家的几个地仙神色也变得凝重了,寻常修仙之人,除非修为高深,否则又岂有不惧魔煞之理,这小子究竟是何来历,竟能惊动族里几位隐世不出的太长老,似乎之前莫家也一直想擒拿这小子……

    北轩寒瑀眼神冰冷,于他这种贵公子而言,方才那是奇耻大辱,教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旁边一名老者见他脸上戾气渐生,意味深长道:“寒瑀,成大事者,路上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宝剑锋从磨砺出,自古成大事者,他们脚下的路,都不会是平坦的,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我知道,所以我会亲手杀了他……”

    “恩。”老者点点头,又道:“等会这里必将大乱,万仙盟和五大派的人必定无暇顾及旁人,那时候我们要擒下此子,易如探囊取物。”

    “好……”北轩寒瑀声音低沉,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见十八般酷刑伺候在萧尘身上时的情景了。

    七峰这边,五魔祖已经按照五行方位御空站好,只等待会弃苍天破封而出,此刻见到忽有一人进来,太上心魔问道:“你是何人?胆子不小,来此作甚?”

    萧尘负手悬空而立,神色间显得几分淡然,淡淡笑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只是来看看。”说话时,目光落在下方的七峰上面。

    千羽心魔向他看去,双眉一蹙:“你是谁?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萧尘向她看去,笑着摇了摇头:“仙子也许记错了,我们不认识。”

    “记错了么……”

    “恩……”

    这一刻,萧尘心里有些说不出的苦涩,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千羽霓裳,是眼前这个魔化千羽,还是天上的那个千羽。

    按照常理,也许在数千年的时间长河里,千羽霓裳会一点一点逐渐把自己忘记,忘记曾有过一个事事回护她的师哥,忘记一切,可是秋水剑上,为何还刻着二人的名字……

    其实这一刻,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他早已不再恨千羽霓裳了,恨也罢,怨也罢,都早已随风远去,如今玄青门不在了,玄青山快塌了,而千羽霓裳,是他最后一个师妹。

    这一刻,眼眶又有些被风吹红了,萧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下方的玄青山,一切的一切,仿佛还如昨日,历历在目。

    昔日的欢声笑语,都化作了此刻爬满墙壁的藤蔓,像是一座枯坟,静静守候着一个人的回忆。

    “我也见过你,上一次在昆仑,是你动用了我留下的封天剑阵吧?”独孤心魔忽然说道。

    独孤圣本是一个气宇轩昂,一身正气凛然的中年人,但是眼下这个,却是魔化模样,令人有些害怕。

    萧尘轻轻点头一笑,摩罗心魔又道:“地下此人要破封而出了,小施主,你还是快些去到一旁吧。”

    “无妨,我只是来看看。”萧尘轻轻笑道,片刻后,五魔祖也不说话了,都紧紧凝视着下方不断震动的七座山峰。

    萧尘也收起了那些回忆,凝视着下方不住震荡的山峰,弃苍天到底是谁,为何这三个字如此熟悉,却又记不起来,为何玄青山能够镇压得住……

    片刻后,他又如同那次在仙墉门第一次尝试“天人合一境”那样,神游体外,又来到了玄青山下面,外人是无法察觉的。

    他心中明白,自己这是在玩火,连五魔祖都对弃苍天十分忌惮,自己如此神游体外去查探,一旦被对方创伤,恐怕会元神重创,难以复原,但是有些事,他想要弄清楚。

    “你,又来了……”一个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在他前边不远响起。

    萧尘走近了一些,上一次他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道魔影,但是这一次,他看得真真切切了。

    眼前的是一个披肩散的男子,全身为秘术所禁锢,双目通红,眉心魔气阵阵,赤着上身,而身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疤,有被业火灼伤的,有被金钩刺穿的,仿佛受尽了酷刑一般。

    萧尘内心微微一颤,他之前第一次见到问天时,问天给他的感觉是一种睥睨天下,纵横八荒,唯我独尊的气势。

    而眼前这个男子,这个男子的实力应是和问天差不多,但是却给他一种……一种莫名的沧桑和心酸。

    如他当年一般,仿佛是弃子,被满天神佛所遗弃的弃子,蓦然间,萧尘又想起了那次隐隐约约听见的那句话:“苍生负我,苍天弃我……”

    一朝成佛一朝魔,众生不度弃苍天……

    究竟是谁负了谁?

    究竟是谁弃了谁?

    眼前这个男子,胸膛上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分明是被佛祖的舍利子所伤……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萧尘又走近了一些,试探性的问道。

    “你……”弃苍天抬起头来,即便乱散肩,依旧能看清他英朗的面容,只听他沉声道:“你……你和我的一个故人,长得很像……”

    “故人?”萧尘微微一颤,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他……”弃苍天忽然捂着头,似乎已经忘却了许多事,喃喃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我……我记不起来了。”

    萧尘眼神有些呆滞,这一刻不知为何,忽然感觉十分心酸,为什么,这一刻竟有一种故人重逢,想要哭的冲动?

    “萧一尘!你当年犯下弥天大错,今却不思悔过,竟与魔称兄道弟,天道难容!”

    猛然间,他脑海里闪过一副仿佛不属于他的记忆画面,等清醒过来时,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他现在越肯定了,当年玄青门一审过后,那次自己一定没死,一定活过来了,但是后来,后来生的所有事,通通不记得了,那段记忆,失去了。

    而眼前,眼前这个弃苍天,或许与自己一样,都失去了一段记忆,还有仙儿,夙夜,所有人的记忆都失去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弃苍天忽然道。

    萧尘看着他,或许是因为此刻的似曾相识感,也或许是因为看惯了如今正道的虚伪,他对魔,已经不如从前那般憎恨了,说道:“你是佛界第六天大天尊者,自在天吗?”

    “自在天……”弃苍天声音又低沉了许多:“世上已无自在天,只有弃苍天……不度众生,不渡苦海,我已回不了头,我已上不了岸……呃啊!”

    忽然间,只见他双手捂住头,神色间有几分痛苦,几分癫狂:“佛祖……佛祖……为什么!为什么……”

    只见他额头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金红色,仿佛焚着烈焰的“卐”,刚好与佛教的“卍”相反,犹如三千业火燎身,令他痛苦不已。

    “为什么!啊——”

    一股滔天魔气涌散了出去,令得整座玄青山剧烈一颤,碎石不断滚落,轰隆隆有如雷鸣一般。

    弃苍天双目通红,魔心大起,沉声道:“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萧尘往后退了退,但并未离开,不知过了多久,弃苍天才逐渐恢复,额头上的“卐”也慢慢消退了下去,直至看不见。

    “为什么不走?”弃苍天声音有些低沉,仿佛刚经历了三千大劫一般。

    “这是什么?”萧尘问道。

    “天刑印,是佛祖留在我身上的天刑印……”

    “天刑印……”萧尘微微一怔,在凡尘里有一种刑法叫做“墨刑”,即对十恶不赦之人,在其脸上刺上刺青,令其一生失去尊严,失去身份,失去自由。

    弃苍天看着他,仿佛对他也没有敌意,说道:“走吧……”

    萧尘道:“此刻我的大敌就在外面,我恐怕敌不过他们,你能帮我么?”

    他心中清楚这次北轩家来了多少人,刚刚在外面他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等会外面一旦起乱,万仙盟和五大派的人也会自顾不暇,北轩家的人一定会对他展开行动。

    “我为什么要帮你?”弃苍天沉声道。

    萧尘看着他,想了想道:“你刚才不是说……我和你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吗?”

    “哈哈!”弃苍天仰头一笑:“好!好!”

    ……

    片刻后,萧尘回到了外面,整座玄青山的封印已经逐渐松动了,五魔祖稍稍离得远了一些,而远处众修者也屏息凝神的看着,不知下面会冲出来一个什么。

    萧尘向北轩家那边稍稍瞟了一眼,立时察觉到了北轩寒瑀阴鸷的目光,当下默不作声,身形一动,去到了远处。

    “轰隆!”一声巨响,顿时山崩地裂,玄青山七座险峰,仿佛要裂开一般,碎石不断滚落,宫殿不断塌陷,众人惊到了极点,山底下的魔,终于要冲出来了。

    “呃啊——”只听一声沉吼,一道魔影终于从山体裂痕当中冲了出来,七杀大阵彻底崩塌了。

    但见魔气滔天,那人悬空而立,仿佛万丈魔影一般,令人心神俱震。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