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八百六十九章 得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月儿别怕,我带你四处看看,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随-梦-小说 WWW.SUIMENG. lā 』”

    月流辉说罢,微笑摆了个请字,二人便在这座偌大的宫殿里四处走走逛逛,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

    这期间月流辉不断以合欢功的心法迷惑素怜月,但又岂知他那点小把戏在素怜月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实际上,却是素怜月神不知鬼不觉,正在一点一点以媚术侵入他的六识。

    两人在外面逛了好久,今晚夜空如墨,不见星月,二人终于进入了宫殿里面,但见殿里装饰繁复,最里面的屏风后面,有着一张金丝玉榻,甚是奢侈。

    素怜月假装被他迷惑,一改先前娇羞矜持的模样,继而双眼迷离的看着他:“流月公子,我感觉有些晕乎乎的……”

    “好好……月儿,我扶你去榻上坐一会儿……”

    月流辉心中窃喜,将她扶到玉榻上坐下,看着她绯红的脸颊,玲珑有致的娇躯,不禁感到一阵窒息,他也不知怎么了,仿佛自己倒先被这女子迷得神魂颠倒了,竟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去脱她的衣裳。

    “公子别急。”素怜月一下躲开,看着他,媚笑道:“公子可曾听过一句话,自古温柔乡,尽是英雄冢?”

    “若是英雄冢,那就让月某从此一梦不醒吧……”月流辉说着,又向她扑去。

    素怜月动如脱兔,快躲开,站到桌前,媚声笑道:“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若是追到我了,我就随意让公子怜爱……好吗?”

    月流辉心里微微一颤,没想到在自己合欢功迷惑之下,她竟然连这等话也说出来了,不过这只会让他更加兴奋,笑道:“好呀!那你快跑!我来追你了。”

    二人就在这屋子里追来逐去,素怜月已暗中对他不知施了多少道媚术了,月流辉满身大汗淋漓,道:“好月儿,你怎么跑得跟只兔子一样……”

    “嘻嘻,公子要认输了吗……”素怜月一边说着,一边假装踢到板凳,一下子扑倒在了床榻上,露出半轮明月,映照着雪白修长的。

    月流辉见此美景,更是心神一荡,笑道:“哈哈!这回你跑不掉啦!我来啦!”

    “站住!不许动!”素怜月说着,忽然一下子拂灭了案上的烛火,整间屋殿立时变得漆黑不见五指了。

    “月儿,你这是做什么?这样,我就看不见你了,太煞风景了……”

    “嘻嘻,我要看月亮,你不是说我们名字里皆带了一个‘月’字吗?”

    “啊!我怎么没想到?甚好甚好!”月流辉大笑着,衣袖一拂,打开了屋殿四面的窗户,然而今晚没有月亮,外面漆黑一片。

    “呃……今晚没有月亮,要不,月儿,我们下次再看月亮吧?”

    “不嘛不嘛,我就要看月亮,没有月亮,你就给我变个月亮出来……”

    “这……”月流辉凝思细想许久,不想煞了今夜风景,笑道:“好!月儿,你瞧好了,我这就给你变个月亮出来。”

    没过片刻,屋子里果然亮了起来,只见屋顶上出现了一轮皎月,像是真正的月亮一般,甚至周围还有星子,淡淡的月光,就这样笼罩了整间房。

    不过细看之下,那皎月却是一块玉石所化,正是流月符。

    “哈哈!月儿快看,月亮,我给你变出来了。”月流辉朗笑一声,向床榻那边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着了迷,整个人,完全呆呆站在原地不动了。

    只见榻上美人,已经一丝不沾的半卧在床上,美目流盼,浑身上下,无不散着一股迷人的味道。

    “公子不是想要月儿吗,快过来呀……”

    “月儿,你……”月流辉整个人已经完全神魂颠倒了,慢慢褪去自己的衣衫,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搂着床上一丝不沾的美人儿,怔怔道:“月儿,我来了……”

    当然,这已经是幻象了,实际上,素怜月早已拿着流月符逃之夭夭了,而月流辉,却是一个人在床上,抱着个绣花枕头当美人儿。

    这边素怜月轻易得手了,不过花影宫那边,萧尘可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得手了,一来他没有什么媚术,二来……还那么扭扭捏捏。

    “花影宫主,别急别急,哎哎,慢点慢点,听我说……”

    “柳公子,你不是叫寻花吗?花就在这里,你怎么不来寻呢……”

    这已经不知是花弄影第几次缠在萧尘身上了,她先前用尽各种方法,断定了萧尘是纯阳之体无误,心中大喜过望,只恨不得一口气将他吸干了,可惜没料到,这小子竟然如此扭扭捏捏,不知想耍什么把戏。

    “公子,你是嫌弃花影生得不够美吗?不然,为何这般冷落人家……”

    花弄影双臂交缠在萧尘脖子上,而她此刻已经是只穿了一件薄薄轻纱,藏不住的玲珑玉体,呼之欲出。

    萧尘咳嗽一声,笑道:“柳某寻花寻花,所谓寻花,自是要花前月下,可惜今夜无月,本已大煞风景,若连无花,着实无趣。”

    花弄影噗嗤一笑,原来这小子不是不解风情,而是颇有情调,如此甚好,说道:“这宫中无花,但我却可令这宫中花开遍地,公子信吗?”

    “哦?这地板皆由三层玉石铺成,不知宫主如何让玉石里开出花来?”萧尘轻轻一笑,假意在她身上爱抚了起来。

    花弄影笑道:“公子不知,我有一样事物,名曰‘影花符’,别说这玉石,便是那铁板,我也能教它开出花来。”

    “哦?如此神奇,那柳某倒想一试。”

    花弄影娇媚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公子找找看,我这影花符藏在哪。”

    萧尘左右一看,最后目光落在了她颈上一条细细红绳上面,那红绳下边吊着个红色玉坠,被她夹在胸中,便是影花符了,萧尘这才明白过来,先前还以为藏在元鼎里,笑道:“原来宫主竟将这影花符藏在妙处。”

    花弄影轻轻一笑:“影花符就在这里,那么劳烦公子,自己将它拿出来咯。”

    “呃……好吧。”萧尘咳嗽一声,便要去摘她颈上的红绳,花弄影立时将他手抓住,掌心一运力,便将绳子震断,笑道:“我是说,公子取这影花符,可没说公子能够碰这小绳哦。”言下之意,竟是要萧尘探入她里边取符。

    “这……这岂非太过冒犯宫主了……”

    花弄影妩媚一笑:“今夜我与公子两相欢,不谈身份地位,公子想要,随时来便是。”

    “如此,冒犯了。”萧尘说着,一鼓作气,只好伸手探宝,花弄影立时出一声细哼,轻声道:“能否取出,就看公子的本事了……”

    萧尘背后冷汗直冒,花弄影暗运内功,将这影花符死死夹在中间,根本不易取出,萧尘又不敢贸然运功强取,只得苦笑道:“宫主能否松开一些?柳某这……实在取不出呀。”

    “哼!”花弄影轻哼一声:“我不是说了么?这就要看公子的本事了……”

    “好吧,宫主分明是戏弄柳某,那柳某来了!”萧尘一咬牙,只得用力揉弄了起来,只盼尽早将这影花符取出,莫叫素怜月待会到来撞见了。

    如此捣鼓了一盏茶工夫,萧尘手都快麻了,而花弄影也被他弄得满身香汗淋漓,双眼微眯,口中微微出细喘之声。

    就在此时,殿外忽然有一丝丝阴风透了进来,萧尘凛然一惊,糟了,素怜月来了,若教她撞见这一幕,可如何是好?

    正自着急时,花弄影也开始扭动娇躯了,不断娇声道:“好啦好啦,公子,你弄得人家……给你啦,不要弄啦……”

    萧尘随即用力取出影花符,而素怜月,此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站在屋外了,眼神冰冷得直似要杀人一般。

    “公子,你真是坏死了……”花弄影双眼半睁半眯,话未说完,萧尘趁着她此时没有防备,瞬间点了她的穴道,封住了她的玄功。

    “你!”花弄影一下子睁开了眼,但仍自不乱,媚声笑道:“柳公子,你点了人家穴道做什么,你还想怎么玩嘛……”

    萧尘咳嗽一声,道:“抱歉,方才冒犯宫主,实非我意。”说罢,身形一动,便往外去了。

    “你!站住!你是什么人!”

    花弄影浑身一颤,立知大不妙,而这时,流月殿那边也传来一道神念:“师妹!看好影花符!我立即过来!”

    花弄影收到了师兄的神念,立时知晓着了道了,忍不住更是浑身一颤,这回完了……

    片刻后,一道人影闪了进来,正是月流辉,花弄影急道:“师兄!快替我解开穴道!”

    月流辉两指一并,往她身上打去几道指力,急声问道:“师妹!影花符还在么?”

    “被拿走了,你的流月符呢?”

    “也被拿走了……”

    “糟了……快追!他们定是往幽泉殿那边去了!”

    花弄影连外衣也顾不得穿了,师兄妹二人身形一动,立即往外追了出去,一路上月流辉脸色惨白,这幽泉殿里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他们师兄妹二人,十个脑袋也不保!

    ……

    离开花影宫后,萧尘与素怜月疾行如飞,一路往幽泉殿而去,萧尘心中知晓,百年前神鼎抓来的那些人皆非等闲之辈,光是九重楼里面那四位,如今至少也有地仙,只要将人救出来,到时候要离开幽泉峰便不成问题,而神鼎这些年来收集魂魄一事,究竟是为什么,也将大白天下。

    片刻后,两人到达了一座小峰前,只见上面耸立着一座幽深的大殿,透着无穷的诡谧,在夜幕笼罩下,仿佛那座幽殿,便是一切生命的终点,被一股浓浓的死气所笼罩。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