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八百二十七章 昭月公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欧阳公子,你来了,哈哈!”

    昭明帝仰头一笑,他之所以年年要请欧阳子卿来做琴师,并非是因昭明国找不出其他琴师了,而是玉灵山不同寻常,他便是有意拉拢这个修真势力,拉拢御风琴圣。{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天籁小  说

    萧尘拱手一笑,朗声道:“欧阳子卿,参见陛下。”

    整个昭明国,后辈之中也就只有欧阳子卿可以免行君臣之礼,不必跪拜,便是颜家的颜如玉,这等场合下,见了皇帝依旧得单膝跪拜。

    昭明帝朗声笑道:“欧阳公子不必多礼,久日未见尊师,不知现今可好?”

    萧尘笑道:“家师一切安好,也时常挂念陛下。”

    说话时,萧尘一直留意着昭明帝左边身旁的那个白宦官,从欧阳子卿记忆里得知少许,此人名叫赵忠,乃是当今九千岁,在宫中可谓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只有他,有实力与颜家抗衡,其个人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而在皇帝右边身旁,还有一名身姿嫣然的妙龄女子,这女子一身红裙,肌肤如雪,也可谓人间绝色,自刚刚萧尘来时,她便美目流盼,最后目光一直留在萧尘脸上,欲掩还羞,但似乎又掩盖不住心中喜悦,一颗芳心扑扑直跳,脸上红红的,越明艳照人。

    萧尘自然也得知,此女子便是昭月公主,与欧阳子卿有着密切来往,只是此刻唯独不见太子韩宇。

    接下来,便是先安排宴席替他接风洗尘,而他作为琴师而来,自也不必备寿礼,一直到暮色时分,这期间,他始终不能真正接近皇帝身边,即使能够接近,他也断不可能在此时动手。

    黄昏时刻,萧尘独自一人去到宫中御花园,思忖接下来之计,斜阳之下,但见园中百花齐放,争芳斗艳,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花香,有牡丹、月季、水仙等各种不同季节的花,但却唯独不见大红色的花,想来这离境也和紫境一样,都是谈花色变了,不再栽培大红色的花。

    “这么久不见了,你刚刚话也不与我多说几句。”

    正在萧尘凝思营救之计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轻轻的女子声音,声音听来带着几分幽怨,萧尘转过身去,见是昭月公主来了,几只彩色的蝴蝶在她身旁翩翩飞舞,只是在她脸上,却有一丝说不清的幽怨。

    萧尘习惯性的微微拱手一笑:“公主。”

    “你!”昭月公主顿时柳眉一蹙,轻轻瞪着他,颇带幽怨之色:“你叫我什么?”

    “呃……”萧尘这才回想起来,自己现在是欧阳子卿,轻轻笑道:“月儿,抱歉,我刚才……”

    “哼!”昭月公主走到他面前,抬起头颇带幽怨的盯着他,一双美目里含着盈盈泪光,委屈道:“这一年你都不曾捎封书信给我,你心里是不是有别人了?”

    萧尘尴尬一笑:“怎么会呢,月儿,我……”话未说完,两片温润的朱唇已经贴了上来。

    “别说话,吻我……”昭月公主双臂交缠在他脖子后面,轻吐丁香小舌,尽情的释放心中思念之意。

    片刻后,两人终于分开,昭月公主脸上红扑扑的,映着天边晚霞,更显娇艳明媚,眼中泪光盈盈,又增几分楚楚动人之态,只见她将头一偏,看着池中一朵白莲,幽怨道:“我为你守身如玉,你却在外边……”

    “没有。”萧尘连忙道:“我这一年都在玉灵山,从未下过山,你也知道我师父平日里是从不允许我下山的,我心中又何尝不是万分思念月儿,每每只得对月抚琴,以寄心中思念。”

    说出这些话时,萧尘感觉自己都快受不了了,然而对昭月公主却是大为受用,只见她一下子抬起头来,脸现喜色:“真的吗,你不骗我……”

    “当然。”萧尘抚着她脸颊,轻轻笑道。

    昭月公主将头一偏:“哼,那今晚你要好好陪我说话,寿宴的事,明日再说……”

    萧尘蓦地一惊,莫非她也跟那颜如画一样?这却怎叫使得?连忙道:“万万不可,月儿你贵为公主,我只是一介草民,倘若让陛下知晓了,必是会惹得陛下不开心的,那么明年我想再见月儿,只怕是……”

    不待话说完,昭月公主轻轻瞪了他一下:“你怎生如此糊涂?虽然我从未与父皇说过,但父皇暗地里早已默许,来日你便是昭明国的驸马,什么草民不草民的……”

    事实上确实如此,昭明帝为了拉拢御风琴圣,早已想把昭月公主许配给欧阳子卿,只是此话尚未谈开而已。

    萧尘暗暗凝思,这却如何是好,想了片刻,一时也想不出个好计策,便岔开话题道:“对了,怎么一天不见韩兄,他没在宫里吗?”

    由于欧阳子卿与这兄妹二人关系甚好,所以私下里,都不会以太子公主这些称谓称呼对方的。

    昭月公主柳眉微蹙,轻轻摘下树上一朵白花,说道:“哥哥他好像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要审几个异域乱党。”说到此处,又抬起头道:“对了子卿哥,你知道吗?上个月不知哪里来了一批异域乱党,他们竟然屠了我们的护国神兽,太可怕了……”

    萧尘心里暗道不妙,那晚柳非烟说太子还要再斩两人,恐怕便是今日开刀问斩了,现在怎么办?倘若斩的是秦少阳,他回去如何跟仙墉门风兮真人交代?

    昭月公主见他神情不对,问道:“子卿哥,你怎么了?放心,宫里很安全,有赵公公在,那些异域乱党敢来便是一个死字,你不用担心。”

    “不是,月儿你听我说。”萧尘故作一脸凝重,随后又装模作样闭着眼捻指掐算,口中还不停念着一些昭月听不懂的话。

    “子卿哥,你怎么了?不要吓月儿……”昭月公主见他神情可怕,小声道。

    “糟了!”萧尘猛地睁开眼,故作一脸惊恐状道:“今日初六,乃是七星曜月日,血轮转变,七宫移位,太子这三日绝不能见血光,否则今月之内,必有一生死大劫!无法免除!”

    昭月公主被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吓得脸色煞白,怔怔道:“那怎么办?”

    “快!你哥在哪!必须尽快阻止他!否则血轮归位,再也无法挽救!”

    “好!好!子卿哥你别急!”昭月公主这回是真的被吓坏了,她从来不会怀疑欧阳子卿的话,仔细想了想道:“青龙门,哥哥一定是在青龙门斩他们!”

    “事不宜迟!月儿!快!”

    萧尘拉着她便往花园外飞奔而去,马上日落了,他必须赶在日落前到达青龙门!然而两人刚出花园不远,却遇见了那大内总管赵忠。

    “公主,欧阳公子,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啊?”赵忠一脸阴鸷,说话时,犹如鹰眼一般的目光盯在萧尘脸上,一动不动。

    昭月公主抬起头来,急道:“我要去找皇兄,有急事!”

    “哦?太子殿下现在正在斩乱党,有什么事,还是请殿下回来再说吧。”

    “不!不行!现在就要去!”昭月公主说完,拉着萧尘便往外面飞奔而去了。

    萧尘暗叹好险,这个死太监从一开始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对,莫非被他现了?不可能啊?不过总算有这公主在,当真好险。

    皇宫实在是太大了,两人跑到天边仅剩一丝余晖时,才来到青龙门附近,只见前方已经伫立了两列黑甲守卫,见有人闯来,为两人立即拦了下来:“殿下斩犯人,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混账!”昭月公主一时情急了,也不管形象了,破口大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我是闲杂人等吗!”

    “抱……抱歉,原来是昭月公主……”守卫话未说完,昭月已经拉着萧尘往青龙门城门那边跑去了。

    到得城门下,只见城门上的虎头铡已经按了两人,那两人正是秦少阳和左丘阳,旁边负手而立站着一人,正是太子韩宇。

    “斩!”只听一声叱喝,虎头铡立时斩了下去,萧尘吓得脸色惨白,手掌一伸,绝对领域瞬间施展开来,在铡刀离二人脖子还有一寸距离不到时,将其凝固住了。

    “什么人!”韩宇转过身一声冷喝,却见是自己妹妹和欧阳子卿来了,不禁愣了一愣,大声道:“欧阳兄,你做什么!”

    萧尘已是脸色惨白,背后凝了一身冷汗,而昭月公主信了萧尘的鬼话,也差些急得哭了,大声喊道:“哥哥!万万斩不得!会有血光之灾,快先将那二人放下来!”

    韩宇微微一愣,见妹妹神情慌张,一时也觉心里七上八下的,向虎头铡上面那二人看了一眼,冷冷道:“放下来!”

    此刻,左丘阳还好,仍是紧紧咬着牙齿,因为他知道,即便自己被斩了,家里还有着自己的本命元神,兴许还能救活自己,替自己重塑肉身,而秦少阳却已是脸色煞白,整个人完全瘫软了,像是丢了几道魂魄一般,他二人的功力,明显已经被封住了,连元神也遁逃不出去。

    韩宇转过身向下面望去,心想他们二人怎么突然来了?问道:“欧阳兄,你们怎么来了?”

    萧尘稍稍松了一口气,大声道:“韩兄,你先下来,我与你慢慢说。”

    韩宇微一皱眉,向身后两名守卫道:“将这二人也带下来!”说罢,便朝城楼下走去了。

    去到下面,秦少阳仍是脸色惨白,鬼门关走了一趟,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而左丘阳稍稍好一些,向萧尘看去,忽然眼神一变,沉声道:“你……”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